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二章 可怜身世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可怜身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宏远叫人让出一匹马,将吴乾扶至马上,一边走一遍说起了吴乾的身世。

“那年我遇到你的时候,你正蜷缩在徐州城的街头,饥寒交迫,还发着高烧,见你可怜,我便将你带回家中,由你师娘照顾抚养,后来等你清醒了才知道,你是从城阳逃难到徐州的,唉,这一晃就是6年,我和你师娘视你如己出,如今你竟因伤失去记忆,这让我回去怎么跟你师娘交代啊。”李宏远满脸愁容。

吴乾骑在马上听得云里雾里,师傅口中讲的事情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看来应该是我的意识替换掉了这个世界的吴乾,那他的意识又去了哪里呢?这些问题谁能给我解答一下?吴乾心中痛苦地叫道。

见李宏远不时投来诧异的目光,吴乾歉然道:“师傅,可能我真的是脑袋受伤影响到记忆力了,你说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唉,一声叹息从李宏远口中叹出。

“师傅,那现在是哪朝哪代?”吴乾问道。

李宏远叹息道:“看来你真的伤得不轻,现在是永泰十三年。”

永泰十三年?我只听过永乐、永平、永安纪年,永泰是哪朝啊?吴乾心里直犯嘀咕。

他不由又问道:“那我们现在身处哪国?”

李宏远再叹一声,道:“我们当然是在丰国啊。”

这下吴乾彻底凌乱了,丰国?历史上有这个国家吗?看来我是穿越了,但不是穿越到已知的历史中,而是穿越到一个异世里了。好吧,看来想凭借已知历史傍上哪位历史名人做靠山是行不通了,想到这里,吴乾忍不住再次在心里默默地问候了一下老天。

随后吴乾又一副白痴状,不停地向师傅李宏远问东问西,这个时代的印象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谁也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生逢乱世,遍地狼烟,盗患四起,浮尸遍野。

丰国地处中原却是四战之地,南边与虞国以闽江为界,北拒狼国于壹口关,西北是蛮荒之地,群盗四起,虽然丰国历史悠久,文化丰富,但常年边患不断,经济发展受到极大牵制,丰国百姓特别是边境百姓,时常要受到外国侵略,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吴乾正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为了生存、为了照顾家中老小,刚满10岁,吴乾便已经懂得用双手换取食物的道理,他做过学童,当过帮工,本来生活还能勉强继续,怎奈一场战火让他失去了所有亲人,他只能随着逃难的人群颠沛流离,没有希望,没有目标。

在他即将饿死街头的时候,他遇到了师傅,宏远镖局的总镖头——李宏远,一位声名远播的侠者,一套奔雷刀法威震绿林。师傅救了吴乾,给他衣服食物,教他文化武艺,由于师傅师娘膝下无子,他们便将吴乾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就这样,师傅疼他,师娘宠他,各位师兄也爱护他,吴乾的日子从此过得滋润。

由于战火不断,群盗四起,镖局的生意反而异常兴隆,好在李宏远经营有方,各种生意不断,前不久押送钱银的任务,本想着带吴乾一道长长眼见,增加增加经验,日后好传承衣钵,不料返回途中遭遇劫匪,一番恶斗导致吴乾脑部受伤,才出现如今这种状况。

时值黄昏,徐州城高耸的城墙终于映入眼帘,李宏远一行车队缓缓驶来,向守城官兵出示度牒后,进入城门,一个喧嚣热闹的世界展现在吴乾面前。

只见大街上商铺林立,人头涌涌,一串串红灯笼交相辉映,嘈杂的吆喝声、锣鼓声震人耳膜,挤过人群,行过一段石桥,终于看到宏远镖局的巨额牌匾,此时,一群人已经等在大门口迎接。

吴乾见到等候在大门口的人群中,一位妇人体态丰腴,衣着华丽,年级和师傅相当,便认定她是自己的师娘,于是老远便三步并做两步抢了上去,跪倒在妇人面前,喊道:“师娘……”

只见这名妇人竟僵立当场,仿佛撞鬼一般,其他人原本尚未褪去的笑脸凝固在空气中,转而变成惊愕神态,正在吴乾奇怪大家为何这种表情时,李宏远从他身旁走过,低声道:“傻小子,认错人了。”

说着,李宏远让过面前几人,迎上另一名身材婀娜,年俞四旬的妇人,道:“夫人,我们回来了。”

此刻的吴乾,原本白皙的面庞瞬时间变成猪肝色,只见他低垂着脑袋,仿佛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那妇人却一把推开李宏远,跑到吴乾面前,扶着吴乾的肩膀,惊恐地问道:“乾儿,我的乾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连师娘都不认识了?”说着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吴乾这辈子最见不得女人哭,这个世界里师娘如同自己的母亲,这让他更是心中难过,联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吴乾也跟着师娘哭了起来。

突然,师娘从地上窜起,一把扭住李宏远的耳朵,喝问道:“李宏远,你倒是说说,乾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连我都认不出来?”

李宏远一改往日的威严,连忙解释道:“夫人,你先住手,你听我解释啊……”

镖局后堂,此时烛光灼灼,李宏远一边解释着吴乾受伤的经过,一边喝着丫鬟送上的热茶,师娘正慈爱地查看着吴乾头上的伤口,不一会徐州城最好的郎中呂神医也被请来了,神医查看完吴乾的伤口后喃喃说道:“奇哉、奇哉,脑部受此重创,一般情况下十有八九性命不保,少镖头却能无恙,老夫行医多年却也是第一次见到。”

师娘连忙问道:“神医,乾儿虽说身体无恙,但以前的事情他却一点都不记得了,连我这养他长大的师娘都不认识了……”说着竟又低泣起来。

呂神医又伸手探了探吴乾的脉搏,思虑良久后肯定地说道:“妇人不必担心,少镖头只是暂时失忆了,其他方面一切正常,关于失忆,有的人很快会重新记起以前的事情,有的人却需要很长的时间。”

这时候李宏远放下手中茶杯,震声说道:“只要人没事就行,以前的记忆能记起来固然好,记不起来也无碍。”

听闻李宏远的话,只见师娘狠狠剜了他一眼,那神态像是在说:算你吧,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送走呂神医,吴乾被带到自己的房间,洗漱完毕,他此刻爬在床上,不由得思绪万千。自己此刻的经历如同做梦一般,只不知道究竟以前送快递的那个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哪个才是梦境?好在现在这个世界里的自己,虽然只是一个镖师,却有师傅师娘疼他,家境虽不是太富裕,但也算比较殷实,不用担心房租和花呗……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房门咿呀打开,只见师娘和一名丫鬟步入房内,吴乾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道:“师娘,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啊?”

师娘从丫鬟手中接过木盘,和声说道:“一想到你受了伤,师娘哪还睡的着觉,我给你炖了碗参汤,快来补补身子。”说着给吴乾成了一碗热汤。

吴乾的眼眶再次含满热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