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五章 神秘客人

我的书架

第五章 神秘客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寒风凛冽。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宁静的黑暗。

“谁呀”?门房老宋一边很不情愿地钻出温暖的被窝,一边掌灯询问。

“我找李总镖头,有大生意上门”门外传来的竟是甜美女声。

最近的生意还真叫火,白天来客不断,深更半夜还有人找上门,老宋低声叨咕着开门,门外果然站着一名女子,只是黑衣加身,黑纱遮面,看不清尊容和年纪。

“客人请前厅稍坐,李总镖头马上就到”,老宋把女子让进前厅,转入后院禀告总镖头。

不到一刻钟,李宏远顶这个发福的肚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步入大堂。

“李总镖头你好”

“请问你是?”从声音身材,李宏远看不出这位来客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单大生意,不知道李总镖头敢不敢接。”女子虽黑纱遮面,仍能让人感到双目的灼热。

“客人既然找到宏远镖局,就应该知道本镖局在徐州一带的声望和地位,只要不违反王法,没有什么镖我们不敢接的。”李宏远自信道。

“很好!”女子赞叹一声,从怀中取出一个只有拳头大小、通体玄黑的铁盒放在桌上,道“我想拜托李总镖头把这个盒子送到汝城,酬金三千两。”

“三千两?!”李宏远惊道,要知道按照镖行的规矩,一般酬金占到货物价值的十分之一,这个小铁盒中会是什么东西竟能这般宝贵。

“李总镖头没有听错,即刻出发,星夜兼程,最快一月内当可到达,这钱挣来倒也容易。”女子隔着黑纱凝视着李宏远。

“这么容易你怎么不自己去?”这话不是李宏远说的,只见门外走进一名青年,七尺身材,肩宽腰细,面白无须,浓眉秀目,特别是那双秀目异常明亮,映着烛光似乎在闪烁光芒。

“客人勿见怪,这是我的徒弟吴乾。”李宏远赶忙解释道。

女子审视着眼前这个小伙,吴乾也审视着这位神秘客人。

“此去路途艰辛,强盗林立,我一个女流之辈如何能够应对?”女子柔声说道。

想想倒也合理,李宏远伸手拦住吴乾道:“客人勿怪,只是近期护镖任务较多,我的镖师基本都已经派出去了,现如今无人可派啊。”

只听那女子道:“派其他人走这趟镖我还实在不太放心,那就劳烦李总镖头亲自走一趟吧。”

为了在家照顾受伤的吴乾,李宏远的确在家赋闲了好几个月,像他这种常年在外走镖的人,早就浑身难受了,再想想三千两的酬金,李宏远于是决定道:“好,这镖我宏远镖局接了,只不知客人所托之物谁来接收?”

“痛快!李总镖头到了地方自然有人会找你”说着女子拿出半块玉佩,“这是信物,找你之人会用另外半块玉佩取货。”

“按规矩,我们需要签一字据,客人需先付一半定金。”李宏远道。

“字据就不必了”,说着女子从腰间取出一个香囊,打开一看竟是一颗核桃大小的珠子,只见那颗珠子通体泛绿,晶莹剔透,映着烛光竟然霍霍生辉。

女子将珠子放在掌心,道:“这颗夜明珠乃海外之物,其价少说可值五千两,我就将此物当做酬金。”

李宏远师徒二人被眼前的珍贵之物惊呆了,就连吴乾这个现代人,也深知眼前这颗珠子价值连城,映着夜明珠绿莹莹的光,吴乾此刻满眼都是钱。

过了半晌,李宏远咽了口唾沫,笑道:“客人果然大方,好,我们明天就出发,保证镖在人在,使命必达。”

吴乾心里暗道,这怎么和我以前送快递那家的广告词差不多呀?

“李总镖头最好即刻出发,如果货物有失,不光是砸了宏远镖局的招牌这么简单,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说罢,女子放下珠子竟不辞而别,留下一脸诧异的李宏远和吴乾。

“师傅,这趟镖看来并不简单啊。”吴乾打量着师傅手里的夜明珠咂嘴道。

“你小子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跑来瞎参合什么?”李宏远愠怒道。

“那我回去睡觉了。”吴乾说着背起双手准备离去。

“回来,你个臭小子知道我现在没人手可用,还故意装模作样。”说着李宏远伸手拧住吴乾的耳朵,“现在回去准备,这趟镖咱爷俩去押。”

“唉,看来我的逍遥日子要宣告结束了!”

其实吴乾心里是很开心的,以前的世界里自己天天送快递,每个月也就挣个三瓜两枣,时常还需要借花呗,如今在这个世界里,押一趟镖竟然能够赚到这么多的酬劳,而且师傅师娘对自己如此照顾有加,自己也正好趁这次机会帮师傅解忧。

李宏远是老江湖了,他也深知看似越简单的事情实际上越不简单,这一趟镖,对方肯出巨资且指明自己亲自押运,看来所托之物必定价值不菲,而且时间要求又很急,没办法,带上吴乾多少有个照应,只是不知道夫人那关好不好过。

果然,师娘听说李宏远要带吴乾两个人去走镖,当时就炸了,死活不同意。最后还是李宏远百般保证,吴乾从旁辅助,师娘才勉强同意,但要求李宏远无论如何要毫发无损地把吴乾带回来,不然要他好看。

寅时,李宏远和吴乾二人整装待发,门房老宋牵来两匹快马,他们草草吃了点东西,跨上马背踏着初秋的薄雾出发了。

刚出徐州城,吴乾打趣道:“师傅,你挣的钱也够安度晚年了,为什么还要为了钱财接这趟镖?”

李宏远一脸严肃地道:“我说我是为了一个理想,你信吗?”

吴乾问道:“什么理想?”

李宏远道:“就是你给我描绘的那个理想,我想着把宏远镖局分号开遍大江南北,用银票取代走镖,不再让镖师过刀头舔血、聚少离多的日子。”

吴乾回想起之前给师傅师娘讲的银票的事,自己事后想起也觉得很难办,没想到师傅竟然当真了。

“吁!”,骏马听话地停下脚步,李宏远凝视着吴乾,道:“这个理想或许我这辈子完不成,但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驾!”说罢一加双腿,骏马扬起四蹄绝尘而去,留下吴乾一脸惊诧,但他内心深处的一团火似乎被师傅的话给点燃了,于是也策马朝着师傅追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