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九章 危机四伏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危机四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乾见师傅仍然沉浸在被崇拜的氛围里不能自拔,便轻叹一声,对李宏远说道:“师傅,接下了的路恐怕不好走了,你还笑得出来?”

李宏远被爱徒这么一提醒,也不禁露出凝重,道:“乾儿,你的鬼点子最多,你说说怎么接下了怎么办?”

吴乾道:“接下了我们只有两条路选择,这一嘛我们即刻掉头回徐州,找到货主退掉这单生意。”看着李宏远瞪大的双眼,吴乾又赶紧说道:“不过师傅您把名声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加上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当时托货的那位神秘客人是谁,想退掉这单也不可能了。”

李宏远随即点头应道:“说第二条吧。”

“第二条路就是我们继续任务,现在去往汝城路上的山匪强盗估计正磨好刀剑等着咱俩送上门了,这条路肯定不好走,弄不好咱们的小命都得交代了。”吴乾说道。

“做我们镖局这行的,信誉比命大,既然接了镖就必须完成任务,哪怕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李宏远满面严肃的说道。

吴乾不由在心中又对自己的师傅增加几分敬意,可是他们押镖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而其他镖师又无法及时增援,如何才能化险为夷,最后圆满完成任务呢?吴乾不禁陷入沉思。

李宏远见自己这位平时不拘无束、鬼主意最多的小徒弟这会也陷入了沉思,不免也跟着陷入沉思,这时候他难免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接镖接的过于草率了,世上哪有那么容易挣到的银子,唉……

良久,吴乾终于想出了办法,他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跳下马来到路旁开始自顾自的画了起来,李宏远也赶紧凑了过来,只见地上画了一幅简易地图,吴乾指着地图上的一点说道:“师傅,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大概在这里,再往前是下蔡,过了下蔡继续西行,离汝城不足1000里路了,但是这500里路尽是平原,没有遮拦,不利于我们逃走,我想,山匪强盗如果要设伏,必会是下蔡,因为那里山高林密,即便我们逃过了下蔡,剩下的路,我们一定逃不掉山匪的平原追击。”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李宏远见爱徒分析的条条是道,自是对他信心满满。

吴乾又指着南边的寿阳说道:“与其自投罗网,不如我们改道南行,这里到寿阳不过200里路,只要到了寿阳我们改走水路,坐船沿着闽江一路西下去汝城。”

“好办法!”李宏远一拍大腿,欣喜万分,自己这个徒儿确实聪慧。

二人事不宜迟,调转马头向南进发,只要涉过眼前这200里密林,到了寿阳,自可大出山匪意料,到那时候山匪想追恐怕也追不上了。

因为地势险要,密林丛生,很多时候二人不得不下马步行,速度自然又慢了下来。这天下午,二人越过一座山坡,突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呼救声,二人对视一眼,忙把马匹拴在树上,各拿兵器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摸去。

原来,在他们前方300米开外,有几间木屋,应该是猎户住所,此时正被20多山匪劫掠,几名猎户虽有反抗,奈何敌众我寡,此时均已倒在血泊中,山匪举着屠刀朝着女人和孩子走去。

李宏远紧握钢刀,他想跳出去施救,又担心因此暴露自己师徒二人的行踪,正在他犹豫之际,眼看一名歹徒举起长矛,正要刺向一名妇人。

“住手!”一声断喝,吴乾拔刀冲向歹徒。

李宏远无奈摇头,只见他抽出钢刀,就地跃起,如下山之猛虎,卷入山匪当中,左突右冲,迅若鬼魅,一刀力劈华山,砍断一名山匪手中长刀,顺便斜肩劈入山匪体内,几乎将山匪劈成两段,一脚踢飞眼前尸体,矮身避过头顶袭来的长矛,一刀横扫,两名山匪顿时肚破肠流、哀嚎倒地,左边猛然刺来两矛,右边袭来两刀,李宏远竖起刀身,就地旋转,来袭兵刃纷纷荡开,人未落地,钢刀又随着他旋转的身体横扫而出,四名山匪顿时身首异处。

剩余山匪见来者不善,纷纷转身逃走,这时候吴乾欲要追赶,却被李宏远伸手拦住,“算了,由他们去吧。”说着李宏远朝倒地女子走去,师徒二人救起五名女子、三名小孩,担心山匪回来报复,就让女人带着小孩赶快离开,逃往别处安身。

“师傅,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暴露了行踪。”吴乾认错道。

李宏远伸出自己的大手,拍着吴乾的肩膀说:“乾儿,你没有做错,如果我们见死不救,那和冷血的畜生有何区别!算了,不说这些了,趁山匪没有追来,咱俩也赶快撤吧”

“师傅”

“嗯?”

“你刚才施展的奔雷刀法真厉害,刀刀入肉,看的我都心惊肉跳的。”吴乾漏出了孩子气,他对师傅的刀法崇拜之至。

“奔雷刀法贵在一个气字,气由丹田而发,刀随意使,意随气发,抛开胆怯和杂念,终有一日你也会达到此境。”李宏远不忘教导吴乾。

“徒儿记下了。”吴乾在马上拱手说道。

“师傅”

“又怎么啦?”

“以后我也要和你一样,做一个大侠,行侠仗义!”吴乾目视远方,憧憬道。

“傻徒儿,大侠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等到有一天天下太平了,我希望你能远离江湖,过平凡人的生活。”李宏远也微笑道。

李宏远和吴乾一路南下,行至月上枝头,方才停下来休息,晚上的密林,五步以外便看不清事物,他们不敢点起篝火,只能就着水壶吃点干粮,好在秋夜虽有凉意,倒也不至于寒冷。

吴乾卸下马鞍,把马牵到有草的地方,让马儿也能吃点青草恢复体力。

“乾儿,这几天你跟着我受累了,吃完干粮你早点休息吧,等天一亮我们快马加鞭,明日下午应该能到寿阳。”李宏远吃完东西,抱着钢刀坐在一棵大树下。

“师傅,那我先睡一会,一会换你休息。”吴乾说完裹着毯子睡在师傅旁。

李宏远望着躺在旁边的徒弟,一脸慈祥,他依稀还记得,自己当初押镖返回,走过徐州城的时候,看到一队百十人的难民,吴乾当时也在其中,这孩子衣衫褴褛,面容枯瘦,自己都快饿的走不动了,却还将自己仅剩的半块饼子让给一位快要饿死的老妇人。李宏远那时甚是感动,于是决定收他为徒。

时光荏苒,吴乾一天天成长,李宏远看在眼里,乐在心中,他这些年走南闯北,虽然也很努力但夫人就是没有给他生个一儿半女,本来还挺埋怨老天爷,现在老天爷赐给自己一个好徒弟,他便已经很满足了,只不知吴乾以后愿不愿意改姓李,李乾……好像也很好听嘛……

或许因为太累缘故,李宏远想着想着竟然也睡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