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十一章 死去活来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死去活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没有殷实的家资,没有显赫的背景,想要出人头地,唯一的途径就是读书,吴乾正是出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小的时候他已经想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读书一直很努力。

奈何城里孩子有家教辅导学习,吴乾却只能靠自己,死读书读死书,学习效率可想而知,记得高中那几年,父母勒紧裤腰带,保证他每周能有50元的生活费就不错了,而这点生活费还没有城里孩子一天的零花钱多……

好不容易挨到高中毕业,虽然吴乾已经尽力了,但高考的成绩却离本地本科录取分数线少了几分,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三条路,第一复读,第二结束学业去打工,第三上一所专科院校。

选择复读无疑是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结束学业去打工吴乾又不甘心,所以最终他选择了一所外地的专科院校,他坚信只要自己努力,未来仍有无限可能。

上大学期间,吴乾一有时间就参加社会实践,他做过家教当过临促发过传单,零星挣得钱基本能够自己生活费,努力学习获得的奖学金基本够自己的学费,所以大学几年吴乾基本没有给父母添过多少负担,直到大学毕业,残酷的社会现实再次让他看不到未来,谁都知道大专学历不好就业,而且是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没有关系没有人脉,投递出的简历如同石落大海,连个声响都没有。

可是生活再艰难吴乾只有自己承受,他不能告诉父母,他不愿父母对自己失望,所以最后他选择送快递,先就业再择业。

送快递也是门学问,要求勤快和吃得了苦,这点对于吴乾来说不算什么,他每天五点起床,骑上自己的电驴子揽件、送件,忙到晚上十点才能休息,虽然辛苦,但收入还算可观,这不,通过自己的努力,他把挣来的钱转给家里,让家里修缮旧屋,这让他成就满满。

突然,黑暗的树林中传来阵阵喊杀声,一群群山匪举着刀剑蜂拥而至,一个浑身是血的胖大叔阻挡在身后,“吴乾,快跑!”

那是我师父李宏远,他为了掩护我逃跑不惜牺牲自己,这时一支冷箭从师傅背后射入,箭尖从师傅胸前探出,一股血水喷涌而出。

“乾儿,记住,镖在人在。”

“师傅……”

吴乾在昏迷中呼喊着师傅惊坐而起,不禁泪流满面。

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木屋内,右腿上绑着两块木板,身上缠绕着布条,伤口都被人敷上了草药。

难道我被山匪抓住了?吴乾心想,但很快又释然了,如果是被山匪抓住,他们不把我剥皮抽筋就已经开恩了,怎会给自己诊治伤口?

“吱呀”一声,一位白发老者推门而入,只见他身材高大,面容慈祥,须发皆白,估计年纪应该在六七十岁,身上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脖子上挂着一串兽牙所制的吊坠,手里端着一碗药,还在冒着热气。

“你醒了?”老者声音沙哑但有磁性,他来到吴乾身旁,递过药碗说道:“趁热把药喝了吧。”

吴乾往后仰了仰身子,警惕的望着老者,问道:“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老者把药碗放在床头边,缓缓说道:“小子无礼,这里是空苍山,三日前我的族人外出打猎,发现身受重伤的你,便把你救了回来。”

难道我已昏睡了三日,想到这里吴乾连忙抱拳施礼道: “感谢前辈救命之恩,还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以后必当结草衔环报答前辈?”

“嗯”老者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先把药喝了,好好养伤,你我相识也算是缘,等机会成熟了我自然会告诉你我是谁。”说着老者再次把药碗递到吴乾面前。

吴乾连忙双手接过老者递来的药碗,看着碗中黑漆漆的药汤,皱了皱眉仰头把碗中汤药一饮而尽,挥袖擦净嘴边残留药液,再双手捧碗递还给老者,连声感谢。

老者接过药碗,微笑说道:“不用客气,要说感谢,我还得感谢你救了我的族人。”

“你的族人?”吴乾一时有些茫然。

“就是山里那些猎民,我从逃回来的族人口中得知是你和你父亲把她们从山匪手中救下的。”老者解开缠绕在吴乾左臂上的纱布检视伤口,开始为他换药。

回想树林遇袭那天,吴乾和师傅一起救下的几名猎民,吴乾恍然大悟,老者口中的“父亲”应该就是师傅李宏远,想到师傅,吴乾不由得心伤魂断,眼泪禁不住的嗖嗖落下。

老者见伤心落泪,安慰道:“善恶终有因,你的父亲是个英雄。”

吴乾握了握拳头,狠声说道:“对,我的 ‘父亲’是个英雄,我一定会为他报仇的。”

老者将他扶着躺下,帮他盖好被子,慈祥地说道:“小子安心养伤,没有好的身体何谈报仇?”说完端起空碗缓缓走出。

“前辈请留步。”吴乾突然想起什么,道:“不知我的随身之物……”怕引起老者误会,吴乾有些吞吞吐吐。

老者扬天长笑,道:“哈哈哈,放心吧,老夫岂是贪财之人,当日救起你时,见你怀中紧抱一把钢刀,为了给你敷药就把你怀中之刀取出放在床尾那口箱子里了,等你伤好了自行取出便是。”

吴乾显得有些尴尬,道:“前辈请勿见怪,那把刀是我师傅留给我的,非常重要。”

老者并未生气,继续道:“嗯,小子重情重义,你师父没看错人,对了,还有一个黑色的铁盒和半块玉佩,也都放在那口箱子里了。”

吴乾再次拱手施礼,恭送老者离去。

躺在床上,吴乾想起师傅往日对自己的好,拼死护他逃跑的景象,如今尚未报答师恩,却已是天人相隔,禁不住又流下两行热泪……

老者对吴乾很是照顾,每天端药送饭,检查伤口,好不贴心,吴乾再次感受到除师傅师娘外的人带给自己的关怀和照顾,内心感激非常,和老者之间的关系也日益熟惯。

又过半月,吴乾已经可以拄着拐杖下地了,他身上多为皮外伤,只有右腿小腿骨折了,这样的恢复速度让照顾他的老者不住感叹年轻人体质好。

这天上午,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吴乾脸上,窗外传来阵阵鸟鸣,吴乾好奇窗外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于是便拄着拐杖一跛一跛地朝着门口走去,伸手拉开木门,只见门外房屋叠叠、田野纵横、小路交错,一条小溪穿村而过,座座田舍升起袅袅炊烟,想必是家中妇女正在准备早饭。远处湛蓝的天空飘过几朵白云,一群人正在田间劳作,山坡上牛羊点点正在悠闲地吃草;近处几个小孩正在追逐嬉戏,欢快的笑声随风飘扬,一群鸡鸭正在觅食,不时传来阵阵鸣叫,一条黄狗躺在太阳下伸着懒腰……

这景象和自己以前学过的课文《桃花源记》所描述的内容何其相似?迎着朝阳,吴乾忍不住闭目深吸,似乎想把这里的宁静和太平吸入胸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