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十六章 意外之财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意外之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声熊咆,惊的马儿嘶叫,宿鸟纷飞,梁仁紧握猎刀,对吴乾喊道:“我引开它,你快去取武器。”

不待吴乾回应,他已朝着奔腾而来的狗熊扑去,半尺长的小猎刀面对狗熊庞然身躯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但梁仁没有退缩。狗熊冲到近前,抬起右掌猛地拍向梁仁的头,尖利的爪子霍霍生辉,梁仁不敢大意,使一个假身闪到狗熊的右侧,避开狗熊威猛的一掌,回手一刀刺向狗熊脖颈,这狗熊看似憨笨,动作却丝毫不慢,竟然勘堪躲过梁仁这一刀(估计也是猎刀太短的缘故),随即转身张口咬向梁仁的腰肋。

此时吴乾已经跑到马旁,他伸手摘下诸葛连弩,一拉弩栓,瞄向场中咆哮不断的狗熊,却听梁仁大喝道:“射头!”

吴乾不敢怠慢,他屏气凝神,这几月每日练习射箭,箭术早已大涨,当然离梁仁还差的远,这时只见狗熊腾空扑向梁仁,血盆大口似乎一口就能咬下梁仁的脑袋,吴乾扣动扳机,“啪!”箭声刚响,箭尖已经射进了狗熊的巨口,从脑后射出。

狗熊庞大的身躯从空中跌落,已然断气,这下可苦了梁仁,他被落下的熊尸狠狠地砸在地上,差点没背过气去。

等到吴乾跑过来,二人协力翻开熊尸,梁仁才紫青着脸坐起身来,大口的喘息着,他一边喘息一边对着瘫坐在旁边的吴乾竖起大拇指,赞道:“好箭!”然后二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为了劫后余生,也为了彼此间的兄弟情义。

良久,吴梁二人才恢复过来,这一番打斗,早就使得二人肚响如雷,吴乾爬起身子对梁仁道:“仁弟,你烤的兔肉实在太香了,未免一会又有什么不速之客不请自来,咱们还是赶快把它消灭了吧。”

梁仁哈哈一笑,取下兔肉一分两半,二人捧起喷香的兔肉大快朵颐起来。

不多时,兔肉被二人消灭的一干二净,吴乾挥袖擦掉嘴边的油腻,由衷赞道:“仁弟的烤兔肉实在太香了,要不是我肚子撑不下,真想再来几只!”

梁仁也摸着圆滚的肚皮说道:“好,既然你喜欢吃,弟弟以后经常烤给你吃。”吴乾连连点头,梁仁往火堆里加点柴火,然后拉起吴乾道:“走,咱们去看看那只馋熊去。”

二人来到熊尸前,借着火光,发现这只熊最少有三四百斤重,肥大壮硕的身体,粗壮有力的四肢,无不彰显它的恐怖实力。吴乾那一箭射的恰好,从熊嘴中射入,穿脑而过,一箭毙命!不然随便射在其他什么部位,估计都很难一箭把它杀死。

梁仁道:“你这一箭射的位置极好,如果射在其他部位,这块熊皮就不珍贵了。”说着只见他拔出猎刀开始给熊剥皮。

吴乾不禁哭笑不得,刚才情况紧急,自己超常发挥的这一箭,现在想来也算是瞎猫碰个死耗子。他不禁打趣道:“那现在这张熊皮够给你娶个媳妇吗?”

梁仁笑道:“哈哈,这张熊皮最少能换十匹良马,熊掌能换二十只羊。”

这个傻弟弟竟然还停留在以物易物的阶段,不过自己在空苍山的这几个月,好像还真没见过有谁使用过钱。吴乾心里想到。

于是他对梁仁说:“仁弟,外面的世界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叫作钱,我们可以先把自己的东西换成钱,再用钱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这熊皮和熊掌,我们明天拿到寿阳集市上,少说能换一百两银子,然后用银子可以买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

“先把熊皮熊掌换成钱,再用钱去买东西,是不是太过于麻烦了?”梁仁似乎很不理解,吴乾却只是笑而不语。

二人经此一遇,再也不敢掉以轻心,各自抱着武器入睡。

第二天天刚亮,二人便草草吃点干粮出发,疾驰三个时辰后,寿阳城低矮的城门便浮现在眼前,此时已是下午,二人骑马来到城门口,见有兵丁正在盘查过往行人,把门守卫见二人年纪不大,身着兽皮,马后还绑着一卷熊皮,料定肯定是附近山里的猎民,稍加盘问便已放行。

进的城内,吴、梁二人牵马而行,梁仁还是首次看到这么大的城市,似乎什么都是新奇的,街上行人穿梭往来,街边商铺旗幡随风飘扬,不过在吴乾看来,这寿阳城虽也繁华,但无论是规模还是繁荣度,都比徐州差远了。

二人走到一家杂货铺前,吴乾取下马背上的熊皮和熊掌,让梁仁照看马匹和行李,自己一人进得店去。

店里有一个年岁不大的伙计正在打扫卫生,看到吴乾进来,连忙停下手中活计笑脸迎上“欢迎客官大驾光临,请问有什么小的可以效劳的?”

吴乾对付这种奸滑商人自有一套,只见他拍了拍怀中熊皮,道:“我这有一整张上等皮货想出手,不知你们收不收?”

伙计问道:“不知客人说的是什么皮货?”

吴乾道:“上等熊皮外加四只熊掌,是我和我兄弟昨晚猎到的。”

熊皮?这平时可不多见,以往见得狐皮羊皮鹿皮,眼前这个小伙子竟能猎得熊皮,看来不简单。伙计心里盘算着,问道:“客人可否让我先看看货?”

吴乾却连忙抱紧怀中之物,道:“你能做主吗?如果不行请叫个能做主的人出来。”

“客人好大的口气。”这话不是伙计说的,是一位尖嘴猴腮,穿着华丽的瘦子说的。“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客人尽管把你的货物展示无妨,只要货物品相不错,我自然不会让你吃亏的。”

“老板爽快。”说着吴乾把整张熊皮铺在一张方桌上,只见熊皮完整无伤,皮毛光泽油亮,老板心中不住赞叹,他捋着下巴上的几根鼠须,眼珠提溜一转,道:“这张熊皮还算完整,我今天心情也好,这么滴吧,我给你出三十两,咱们做个朋友。”

他刚出完价,却见吴乾开始收拾东西作势要走,于是连忙拦住他道:“哎,你别走啊,那我再给你加五两如何?”

吴乾冷笑道:“不知是老板您不识货,还是欺我年少不懂行,我这块熊皮完整无缺,连个伤疤都没有,这么上品的皮草市场上可不多见啊。”

老板见吴乾原来很懂行,于是一改奸商的嘴脸,问道:“那小兄弟准备多少钱才出手?”

吴乾道:“低于一百两不卖。”

老板不禁犹豫起来,一百两是不多,但自己赚钱的余地就少了,他又问道:“那你的熊掌又准备卖多少钱呢?”

吴乾对于熊掌的价值还真没多少估量,随口说道:“熊掌四只,算你五十两。”

老板听后心里乐开了花,原来这傻小子不知道熊掌比熊皮贵多了,于是连忙吩咐伙计取钱,生怕吴乾反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