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十九章 落入圈套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落入圈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梁二人和客栈又要了一间客房给梦茹住,还让店里伙计帮梦茹购置了一套女孩子衣服,待到晚饭时分,二人坐在大厅一边等候梦茹,一边闲聊。

“仁弟,我们行侠仗义本没有错,但这位叫梦茹的姑娘我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没有调查清楚就让她随我们同行,似乎有点草率吧。”吴乾不无担忧的说。

梁仁却丝毫不在乎,他一边喝茶一边回道:“大哥多虑了,这么一个女娃能怎么样,你看她的身世多可怜,如果我们不救她,说不定明天就得饿死街头了。”眼见吴乾还要争辩,他大手一挥,继续道:“爷爷让我们要救百姓于水火,眼前一个弱女子我们都不救,何谈救万民?”

这般大道理,直接噎的平日能言善辩的吴乾也没了言语,正在此时,一名女子沿着楼梯缓步走来,只见她豆蔻年华,长发披肩,面容清秀,虽不施水粉,却更添清新脱俗,身穿一袭淡绿长袍儿,外罩一件红色蜀绣对襟袄,一双纤手白皙修长。

“二位兄长久等了,梦茹这厢有礼。”女子来到二人身旁盈盈一福。

此刻梁仁和吴乾才从震惊中惊醒,原来这才是梦茹原本的样子,秀丽脱俗、靓丽不凡,好似画中人物一般。

“咕咚”梁仁吞下口中茶水,指着梦茹道:“你是梦茹?”

梦茹抿嘴笑道:“我不过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梁大哥就不认识了。”

吴乾此刻却更加肯定,眼前这个女子一定在哪见过。

梁仁邀请梦茹同坐,店家端来三屉包子,两盘咸菜和三碗热汤,梁仁一改往日的狼吞虎咽,慢条斯理的小口吃着包子,看得吴乾别扭,梦茹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看似不经意的说:“云大哥脖子上戴的玉佩,我好想在哪见过。”

“哦?”吴乾一惊,忙问道:“你是说在哪见过同样的玉佩?”

梦茹道:“不是同样的玉佩,而是玉佩上的龙形图案。”

如果梦茹真的在哪见过玉佩上的图案,那一定和接镖人有关,于是吴乾问道“你在哪里见过?”

“就在麻衣巷。”梦茹答道。

“麻衣巷?那又是什么地方?”吴乾继续问道。

梦茹喝了口热汤,道:“等明天我带你们去。”

吴乾见送镖的事情终于有了点线索,于是整个人都开心起来了,他恨不得明天立刻到来。

第二天刚破晓,吴乾便迫不及待地叫起梁仁和梦茹,三人连早饭都未吃,便在梦茹的引导下前往麻衣巷。

原来这麻衣巷在汝城西,被一条宽阔的青石马路南北隔开,巷子里民房密布,错落有致,梦茹带着二人一路来到巷子最深处,在一座宅子前停下,指着宅子前的照壁说道:“你们看,这照壁上的图案不就和云大哥脖子上的玉佩一样吗?”

吴梁二人顺势望去,只见一座青砖砌成的照壁,高约三丈,宽约丈五,中间镶嵌着一整块石质雕刻而成的环形浮雕,左边一条龙,右边一只凤,中间是一颗龙珠,龙凤正环绕着中间的龙珠翱翔。

吴乾摘下脖子上的半块玉佩,玉佩上的龙和照壁上的龙纹一模一样,只是被缩小了,看来另外半块玉佩上面应该雕的是那只凤,吴乾掩不住内心的激动,终于找到线索了,终于可以安全地把镖货交给接镖人了,终于能够完成师傅的心愿保住宏远镖局的招牌了,终于……

梁仁见吴乾激动不已,自己也跟着他高兴。

吴乾走到宅门前,拿起门栓轻轻拍打三下,可是等了半天宅门却丝毫未动,吴乾又拿起门栓,这次他加重敲打,可依然无人应答。

梁仁上前重重的拍在门板上,一边拍一边喊:“有人在家吗?”

话音未落,门板竟应声而开,不过不是有人给开的,有可能是梁仁的蛮力震开的,无论如何,门既然开了,三人互相对望一眼,便举步进门。

吴乾一边走一边喊道:“有人在家吗?”他不想自己三人被人误会成小偷。

三人刚行至院中,只听“嘭”的一声,原本打开的宅门被人从外面拉住,从屋内一下冲出十多名手持刀剑的汉子,领头一位秃头大汉凶神恶煞,左眼一道刀疤,右手攥着一把宽刃大环刀,哈哈一笑,狠声说道:“小子,终于等到你了。”

这个人吴乾认识,正是当日袭击并杀害师傅的山匪头领,他定睛一看,果然在秃头疤面山匪身后,还有几个熟悉的身影,络腮胡子、旅店伙计……想起师傅当日惨死,自己被逼落山崖,吴乾双目通红,燃起了仇恨的火焰。

梁仁见来着不善,正待拔刀保护吴乾,突觉脖颈一凉,一把匕首横在自己勃侧,而拿匕首的人竟是梦茹!梦茹轻道:“别动!”

梁仁大惊道:“你这是作甚?”

梦茹颤声道:“梁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请你原谅。”

这时梁仁终于彻底清醒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圈套,自己可真是一个白痴。

吴乾总觉得梦茹有问题,但他从未想过眼前这个清纯女子,竟是山匪的人,也正是她把自己和梁仁一步一步引进山匪的圈套。

疤面山匪头领扬天长笑,伸刀遥指吴乾道:“小子,那天在断崖下没发现你的尸体,我就料到你肯定没死,但我们却始终无法寻到你的踪迹,于是便早一步隐藏到汝城等你送上门,格老子的,这一等就是小半年。如今终于等到你,识相的就交出宝物,不然,哼哼,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众山匪一个个扬起刀剑,似乎只要头领一句话就会立刻扑上来撕碎吴乾他们。

吴乾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山匪,不得不佩服这伙山匪的执着,可眼前自己落入人家的圈套,梁仁又被挟持,这可如何是好啊,他心里焦急万分。

“疤面虎,我已经按你的指示把他们引来了,请你即刻放了我弟弟。”梦茹恳求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