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二十章 血战长街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血战长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弟弟?哈哈哈,你弟弟早就做了我们的下酒菜了!”疤面虎和众山匪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梦茹听到自己的弟弟已然不在人间,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手中匕首掉落,人也跟着瘫软倒地。

梁仁和吴乾几乎同时拿起手中兵器,既然冤家路窄,那就只能用鲜血来洗刷仇恨了。吴乾迎着众山匪冲去,疤面虎却站在原地未动,对付两个毛头小子,自己手下弟兄完全足够了,哪还需要他动手。

可惜这次他要失算了,只见吴乾迎上三名山匪,手中奔雷刀闪电般照着一名山匪的脑袋劈下,对方欺他年少力薄,竟横刀硬档,眼看两刀就要碰撞一起了,却见吴乾改劈为刺,迅速收刀猛刺山匪面门,噗,这一刀竟捅进山匪面门,如同刺入西瓜一般,抬脚踢飞山匪尸体,立刀挡住另两名山匪挥来的刀剑,吴乾矮身从两人中间滑过,手中奔雷刀顺势撕破一名山匪的右腹部,他看也未看,刀交左手,一个滚地刀砍断另外一名山匪的腿脚,一走一过间竟有三名山匪死伤在他手上。

梁仁更猛,只见他不进反退,退至门边后端起射日弓,一探箭囊,抽出三支铁箭,搭弓射箭,铁箭犹如一道道黑色闪电,弓弦刚响,铁箭已穿透三名山匪头颅……

六名山匪,转瞬间非死即伤,伤者在地上扭动呻吟,吴乾瞪着一双血红的双目,拖着滴血的奔雷刀,一步一步逼向疤面虎剩余几人,疤面虎明显也被吴乾和梁仁惊人的杀伤力所震撼,此刻他想逃,却又不敢动,他知道,只要他一动,院门边那名少年手中的铁箭会瞬间射透自己的胸膛。

络腮胡子几人被吴乾压迫的透不过气,“妈呀”一声转身欲逃,梁仁手中的铁箭果然如影随形,转瞬间射透几人胸膛。

院中只剩疤面虎一人。

吴乾伸手抹去脸上的血珠,露出森白的牙齿,凄然一笑,道:“我不管你是疤面虎还是疤面猫,今天,我一定要为我师傅报仇。”

疤面虎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见他双目犹如地狱恶鬼般闪着红光,不由地也腿肚子打转,他这些年杀过的人不少,可此刻面临被杀的可能,以前的凶悍不自觉蔫了。

吴乾拖着奔雷刀一边朝着疤面虎走去,一边说道:“我师父是个好人,他在我快饿死的时候救了我,教我武艺,待我如子,最后却落得葬身荒野的下场,你,该死。”

死字刚说完,吴乾的刀刮着疾风也到了,疤面虎连忙举刀格挡,“当”!刀与刀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震耳欲聋,吴乾此刻一心想着给师傅报仇,早已将生死抛诸脑后,一刀接一刀,全是不要命的打法,疤面虎却忌惮梁仁的冷箭,不敢使出全力,场上二人越打越快,最后完全凭直觉在挥刀,这时候比的就是胆量和直觉,奔雷刀法重攻不重守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又过二十余合,吴乾越战越勇,疤面虎却有苦自己知,他心里暗自琢磨道,今日想要活着离开,唯有先制住眼前的少年,想罢他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吴乾以为对方力竭,全力一刀刺向疤面虎的小腹。

疤面虎略一侧身,让过吴乾刺来的这一刀,顺势左臂一探,竟将吴乾的刀夹在腰间,右手举起钢刀,斜劈向吴乾脖子,此时吴乾想回刀格挡已然来不及,梁仁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只见吴乾一抬左臂,疤面虎手中的钢刀狠狠地砍在吴乾左臂上,疤面虎得意哼笑,可还没等他笑出声音,却惊奇地感觉到自己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犹如砍在了钢铁上(钢制护腕),不等他回过神,吴乾一震护腕机关,一把袖剑弹射而出,狠狠地刺在疤面虎的小腹,同时扭转刀身,改刺为捺,疤面虎只觉得小腹一凉,白花花的肠子倾泻而出。

吴乾顺势一个后空翻,人在空中,刀势不减,一刀砍向贼人脖间,“哧”、“咕隆”疤面虎硕大的人头滚落在地,一股血箭射入空中,足有一丈高,良久,贼人的身躯才轰然倒下。

这大恶人生前心狠手辣,残忍好杀,如今终于毙命。

只见吴乾单膝跪地,一手拄着刀,仰天长啸:“师傅,徒儿给您报仇了。”

梁仁此时收起射日弓,跑到吴乾身边,伸手扶住吴乾摇晃的身体,检查他的受伤情况。刚才一战,吴乾力毙四人,自己后背、肩头、胸口多处中刀,好在都是皮肉伤。见吴乾并无大碍,梁仁起身查看众贼,几乎所有山匪均已毙命,只剩被吴乾斩断右腿的那名山匪拖着伤腿向门口爬去,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于是梁仁拎死狗般将这山匪扔在吴乾面前。

只见吴乾大马金刀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瞪着这名受伤的山匪,犹如看一只待宰的羔羊,这山匪似乎感觉到死亡的迫近,他一边哭一边哀求道:“小爷饶命、小爷饶命啊,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喽喽,你师父是疤面虎杀得,不是我杀的,求你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就饶了我吧,呜呜……”

吴乾最看不起这种没骨头的货色,但他仍有一些疑问想不明白,于是问道:“要我饶你也行,但你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受伤山匪一听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马上磕头如捣米:“小爷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吴乾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受伤山匪道:“那日在崖下没有发现你的尸体,疤面虎便认定你没死,后来他派人四下寻找,却中了陷阱,死了几个人后搜寻队伍被引入歧途,最后无功而返,疤面虎非常震怒,最后他断定只要你没死,就一定会到汝城完成送镖任务,便带着我们一起埋伏在汝城城外必经之路。”

吴乾知道陷阱是梁仁所设,把山匪引入歧途也是梁仁所为,不由得佩服梁仁丛林追踪的本事。

受伤山匪继续道:“我们一等就是好几个月,盘缠和食物都耗光了,正好遇到一对人马经过,便劫掠了他们。”说着络腮胡子偷眼望了望倒地的梦茹,道:“抢夺了财物,我们心想如果你来到汝城,必定会联系收货人,于是便挚起抢来的宏远镖局旗幡,扮作镖局的人混入城中,很快便有人联系我们。”

吴乾问道:“联系你们的是什么人?”

那贼人一看自己的伤腿仍在汩汩地往外冒血,一边哭一边哀求道:“小爷快帮我止血,不然我怕是没命回答你的问题了。”

刚才与山匪真刀真枪拼命的时候,杀死对手并未觉得有什么,如今看到眼前受伤的山匪凄惨的样子,吴乾竟于心不忍,于是他让梁仁帮他止血。

那贼人终于长嘘口气,惨白的脸上挂满冷汗,他向吴乾投来感激的目光,道:“感谢小爷,感谢小爷。”

吴乾问道:“回答我的问题,联系你们的是什么人?”

受伤山匪答道:“来人是一名男仆,他把我们带到这座宅子后,一名老者拿出半块玉佩说是要提货,疤面虎便肯定这个老者便是接货人,于是便带人血洗了这座宅子,抢走了玉佩。”

梁仁帮吴乾上完药,在疤面虎的尸体上果然找到了半块雕凤的玉佩,伸手递给吴乾。

吴乾拿出自己手中半块玉佩,正好能够拼成一个完整的环形玉佩,丝毫不差。他继续问道:“持这半块玉佩的老者有没有说什么?”

那贼人想了想道:“当日疤面虎也曾询问那名老者镖货到底为何物,但那位老者却只字未提,最后疤面虎恼羞成怒,对老者严刑拷打,那老者也不经打,没几下就给打死了。”

梁仁瞪着络腮胡子骂道:“你们这群山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真是该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