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二十一章 伊人同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伊人同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仁指着瘫坐在地的梦茹问道:“这位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络腮胡子回道:“疤面虎杀光宅中男女后,发现还有一名女孩和一名小男孩,便扣下小男孩,让女孩帮我们每日在各大酒楼客栈打听消息,让她发现另外半块玉佩就把人带到这里来。”

“那她弟弟现在在何处?”梁仁继续问道。

那贼人犹豫半刻,道:“起初那孩子还算听话,可是后来又哭又闹,疤面虎怕他引起邻里注意,把他……把他拎起来给摔死了!”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只见梦茹捡起地上的钢刀,尖叫着刺进了贼人后心,刀尖探出贼人胸口。

梦茹凄惨痛哭,哭声让人肝肠寸断。

吴乾本想上前安慰,看见梁仁正踌躇徘徊,便给他使眼色,让他去安慰梦茹。

梁仁于是蹲在梦茹身侧,伸手按着她的肩膀,柔声说道:“哭吧,哭出来就好受点了。”

梦茹听了他的话,扑如梁仁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良久,她才魂断神伤地抬起头,望着梁仁道:“梁大哥,刚才我把你们引入山匪的圈套,你不怪我吗?”

梁仁疼惜地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微笑道:“你也是受山贼所迫,我不怪你。”

梦茹又转头望向吴乾,吴乾此刻也毫无责怪之意,他起身来到梦茹身旁,伸手道:“我的师傅也是被山匪所杀,今后我要杀尽世间山匪,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梦茹伸手和他相握,梁仁也伸手,三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不再隔阂,不再猜忌。

这时闻讯而来的官兵冲入宅院,被眼前院中的血腥场景所震撼,带队捕快来到吴乾三人前问道:“这些人是你们杀的?”

吴乾道:“这些人都是山匪,带头山匪叫疤面虎,他们烧杀掠夺,恶贯满盈,杀光了宅中男女,这位便是唯一的幸存者。”

梦茹缓缓站起,对捕快说:“前几日这帮匪人闯入我家,杀光我所有的家人,今日幸亏有这二位少侠相助,帮我报仇雪恨。”

捕快头领一听,死者是疤面虎,那可是官府通缉的要犯啊,于是随着吴乾指引,找到疤面虎断头,果然和通缉令上的一样,这次自己可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走狗屎运了。

于是连忙吩咐手下把山匪的尸体一一登记抬走,吴乾三人当然也被一并带往县衙调查。

第二日,吴乾三人便从县衙走出,杀了疤面虎一众算是为民除害,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县衙按照悬赏金额,给了吴乾三人白银共三百两作为奖励,这让吴乾不禁心动,以后自己或许可以做个赏金猎人,专门缉拿江洋大盗换赏钱,哈哈。当然,这也就是想想罢了,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吴、梁二人送梦茹回到家中,原本温馨幸福的一家遭此横祸,变得空无一人,梦茹伤心之余,不愿多待,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后便锁了宅门,和吴乾二人回到客栈。

回到房间后,吴乾拿出合在一起的玉佩和那个黑色的铁盒,递给梦茹道:“宏远镖局,使命必达。这是镖货,给你吧。”

梦茹看着吴乾递过来的玉佩和铁盒,却没有接,她缓缓道:“这个铁盒本是我爷爷之物,现在爷爷不在了,我留着也无用,不如吴大哥你帮我保管吧,省的我睹物思人。”

吴乾急道:“这怎么能行?当日找我师父押运此物的是一位神秘女子,她给了我们三千两作为押运费用,想来这盒子里的东西必定相当宝贵,而且疤面虎一众山匪费尽心机想要得到此物,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让我帮你保管呢?”

梦茹却道:“你也说了这盒子应该很贵重,让你帮我保管我会比较放心。”

“……”吴乾还有待辩驳,却见梁仁从他手里接过铁盒四下查看,一边查看还一边自语:“这么小个盒子,里面能装什么宝贵的东西呢?”

梦茹眼神一黯,仿佛陷入深深的回忆中:“我小时候比较顽皮,有一次偷偷进入爷爷书房玩耍,在爷爷的案头见过这个盒子,当时被爷爷严厉地训斥了一顿,那也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次被爷爷训斥。自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进爷爷书房了。至于这盒子里是什么东西,我却不得知。”

吴乾继续问道:“那你知道当日在徐州找我们押镖的神秘女子是谁吗?当时她黑纱遮面,我看不清她长相。”

梦茹只是摇头,说自己印象中从未见过这名女子,而且她也不知道在徐州有什么亲戚。

这下所有的线索又断了,吴乾不禁颓然叹息。

梁仁却只顾研究手中的铁盒,只见那盒子通体玄黑,四面浮雕山川河流图案,盒子上面没有锁,但任凭梁仁怎么用力也打不开,仿佛是用一块完整的铁块雕刻而成,但重量却不符,里面似乎是空的,拿在手里摇一摇,还能听到有东西在其中晃荡,会是什么东西呢?

梦茹的爷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这个铁盒是她爷爷之物,那铁盒怎么又会在徐州出现?而且还需要花大价钱交给宏远镖局押送回汝城?那个神秘女子是谁?又是谁把押镖的消息泄露给山匪的?……

这些问题一个一个困扰着吴乾,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最后只得抛到一边不去想,走一步算一步吧。

随后三人决定一起返回徐州,想办法找到那个神秘女子一探究竟,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次日三人收拾停当,本想骑马返回徐州,但考虑梦茹身娇体贵,便改坐船返回,这样一路比较舒适,梦茹对自己这两位大哥的贴心甚是感激,三人还是雇佣一艘商船,一路上观赏江边风景,畅谈志趣梦想,倒也自在。

自从手刃仇人为师傅报了仇,吴乾胸中恨意大消,如今又有兄弟相陪,伊人相伴,自是另一番感受。

梦茹虽是女子,却满腹才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让梁仁这个大老粗很是钦佩,吴乾也发自内心地竖大拇指,用秀外慧中来形容她,一点也不为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