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二十三章 战地逃亡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战地逃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虞军后队莫名地一阵骚动,前队不明就里,还以为丰军的救援部队赶过来了,攻势随之一滞,丰军利用好这难得的机会,组织人手全力向西侧突围,一时间还能战斗的丰军士兵纷纷呐喊着举起兵刃,跟随着自己的将领奋力突围。

刀锋入骨的声音,双方士兵受伤后撕心裂肺的惨叫,将领的呼喊声充斥着整个战场,随着丰军残余的突围,整个战场的焦点向西转移,虞军组织一队人马尾随杀至,毕竟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谁都不愿意放过。

原本近三百人的丰国边军,此时逃出来的不过二十人,而且各个丢盔弃甲,满身血污,身后蹄声乍起,虞军轻骑策马追来,两条腿如何能够跑过四条腿,坠后的士兵被追上来的敌军砍于马下,逃命的兵士开始放弃奔逃,转身准备拼死一搏,带头的是一名都佰(百夫长),年纪大约三十多岁,豹头环眼,满面虬髯,只听他大喝道:“弟兄们,今日我们被虞国偷袭,突围无望,与其窝囊的死去,不如舍命一搏,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剩余的十几个士兵纷纷拿起兵器,欲做困兽之斗,虞国骑兵越来越近,跑在最前面的一名虞国骑兵,端起长枪,迎着一名丰国士兵前胸刺去,枪借马势,丰国士兵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眼见长枪就要刺入士兵前胸,猛地后方射来一箭,风驰电掣的一箭,这一箭精准地射入骑兵后脑,箭间自其左目探出,一颗血淋淋的眼球挂在箭身上,马上骑兵声都未吭便栽下马匹,坠地而亡。紧接着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箭无虚发,一箭一命,转瞬间追上来的十数虞国骑兵纷纷应箭而亡,只剩下十余匹战马停驻原地,似乎在等待自己的主人。

丰国士兵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此刻见虞国骑兵一个个被射杀,感觉跟做梦似得,如此精准的箭法他们生平所见,不由得一个个踮脚张望,只见一名青年手持怪弩,领着一名女子站在不远处。

这位青年正是吴乾,他在破庙中听到阵阵追杀声向着村口方向传来,便带着梦茹准备转移,正巧看到虞国骑兵正在追杀丰国逃兵,紧急时刻便出手相救,丰国都佰领着剩下的九名士兵赶到吴乾面前,纷纷行礼致谢。

这位都佰抱拳道:“多谢少侠出手相救,如今我军大营已被虞军攻破,此地不宜久留,不多时虞军将会追至,二位还请尽快离去。”

吴乾还礼道:“将军不必客气,我们同是丰人,自当相互声援,将军请即刻离去,我们还得等到我兄弟。”

那都佰再施一礼,转身对手下兵士道:“各位兄弟,敌军转瞬即至,你们快快牵住敌军战马,骑马赶往我军寿阳据点,把这里的战况报告给刑将军,让他早作准备,防止虞军偷袭。”

一名兵士问道:“都佰大人不和我们一起吗?”

都佰道:“这位小兄弟刚救过我们,敌军将至,我不能丢下他们自顾逃命,你们快走,稍后我们寿阳相见。”众士兵于是纷纷骑上敌军马匹,朝东北方向策去。

吴乾对于这位都佰顿生好感,生死关头他能知恩图报,而且临危不乱,知道安排人手尽快通报敌情,是位不错的长官。敌人骑兵先至,步兵应该也离得不远了,也不知道梁仁多久能够返回。

为了以防万一,吴乾让梦茹躲进路边树丛中,自己重新装箭拉栓,那位都佰也从地上捡起一把短弓,那是便于骑兵马上射击的牛角弓,同时捡起两壶箭矢,二人准备停当,分隐藏在道路一侧。

这都佰偷瞄了吴乾手中的怪弩几眼,忍不住问道:“小兄弟,你这是什么奇怪兵器,怎么似弩又不像弩呢?”

吴乾静静地望向道路尽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诸葛连弩。”

都佰赞叹道:“弩我见得多了,你这什么连弩却没见过,不过想想刚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射杀十余名敌骑,实在威力惊人。”

这时,远处又传来一阵蹄声,只见一人骑马同时牵着两匹空马朝着村口方向驰来,原来正是梁仁策骑而归,吴乾忙从路旁现身,大喊道:“仁弟!”

梁仁拉紧缰绳,战马一声长嘶,抬起前腿人立而起方才刹住步伐,梁仁见是吴乾,便在马上喝道:“二里外约有百名敌军正朝这边追来,大家快快上马,随我离去。”

吴乾不疑有他,唤出梦茹和那都佰,吴乾和梦茹共骑一马,四人一起朝着北方密林驰去,而后方一队骑兵紧追不舍,点点火把如同一条催命的火龙蜿蜒在身后。

耳边疾风阵阵,健马疾步如飞。

大约疾驰一个时辰后,三匹战马均已力竭,各个鼻响连连,而后方追击的敌军速度似乎未减,看来他们应该有备用马匹倒换着骑,再继续下去几人的战马必将首先坚持不住,想到这里,吴乾勒停战马,其他二人也跟着停下,纷纷看向吴乾,只听吴乾道:“敌人紧追我们不放,关键是他们肯定有备用马倒换,追上我们是迟早的事,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那位都佰疑问道:“小兄弟的意思是?”

吴乾见梁仁注视着眼前这名军人不明就里,于是连忙解释道:“仁弟,这位军爷是从边防大营突围出来的,他安排好手下人突围通报军情,自己留下了保护我们撤离。”

保护我们?别拖我们后腿就行了。梁仁心里叨咕着。

只见军汉自我介绍道:“鄙人朱越,本是这安风哨站的都佰,和另两名都佰率领手下三百多兄弟驻守在安风附近,作为寿阳据点的前哨,前几日安风和古风村镇因为改水道的问题发生械斗,我们于是前来调停,现在看来定是虞国狗贼设下的圈套,可怜我众多兄弟就这样洒血疆场,唉……”

一声叹息,叹不尽英雄悲歌。

梁仁听到此处心中不由生出敬意,这时只听吴乾分析道:“按理说虞军占领丰军大营后,初步目的已经达到,没理由对几个残兵败将穷追不舍啊?”

朱越也不禁陷入沉思,自己也不过是一个都佰,军阶属于不入流,不应该啊。

这时只听梁仁说道:“我刚才在军营南侧射杀了敌军一名将领,想必他们是为此而来。”

朱越惊道:“难怪当时南门敌军陷入混乱,原来是这位小兄弟出手相助,只不知你射杀的是敌军什么级别的将领?”

吴乾笑道:“都佰大人也不必小兄弟的称呼我们了,我叫吴乾,这是我兄弟梁仁,她叫梦茹。”

朱越一一向众人见礼,悠然说道:“不曾想我丰国竟有诸位少年英雄,朱某幸会。”

梦茹奔驰了这一路,本已疲惫不堪,这时候终于喘匀了气,急道:“我说各位,敌人马上追上来了,咱们是不是得继续逃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