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二十七章 抵抗力量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抵抗力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吴乾尚未起床便被梁仁唤醒,也不管他是否愿意,就被匆匆拖往晒谷场,那里已经等候着近三十名梁族猎人,他们一个个昂首挺胸,意气风发。

吴乾到场后,发现梦茹和朱越也在,朱越此时像个奸商似得,围着场上的梁族猎人打转,梁仁指着这些族人说道:“大哥,这些均是同我一起长大的族中猎手,既然你想要趁此乱世干一番大事,我们都愿意追随你。”

吴乾揉着脑袋,昨晚的酒还未消尽,此时听梁仁说的这些话,他有些茫然,梁仁见状,还以为他对自己的族人不满意,于是冲着在场的梁族猎人发号施令道:“孩儿们,咱们操练起来。”

“喏!”梁族猎人应声如雷。

只见所有人翻身上马,动作整齐划一,策马绕着晒谷场前进,起初速度较慢,然后越来越快,等到所有人马首尾相接时,战马的速度达到极致,整个队伍却丝毫不乱,众骑手在马背上一会翻身藏于马侧,一会用脚轻点地面翻回马背,一会仅凭双腿控马,腾出双手或持刀枪突刺,或弯弓搭箭射向箭靶,一个个动作娴熟,身手敏捷,这时梁仁从场中向天空扔起数个泥盘,泥盘腾空,猎人们纷纷摘弓搭箭,战马速度不减,劲箭纷纷腾空而起,精准地射中泥盘,泥盘在空中被一一击碎。

这一手骑射功夫引来吴乾诸人叫好,梦茹更是兴奋地拍红了小手,朱越心中嘀咕道,这群猎手好俊的骑射功夫,战场上骑兵主要用于机动和冲击,如果再具备远程打击能力,那将是敌人的噩梦。

吴乾也被梁族猎人精彩的骑射震撼,他转头问梁仁道:“仁弟,你刚才说什么追随我是什么意思?”

不待梁仁回答,只见老者朝这边走来,身后还跟着几名青年,抬着三口大箱子。梁仁挥手示意,全速奔驰中的梁族猎人纷纷勒停战马,整齐地排成一行。

老者来到场中,梁仁吴乾等人纷纷见礼,只听老者道:“乾儿,想要在这乱世中有一番作为,除了自身能力出众外,还得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我的这些族人平日里和仁儿一起主要负责空苍山外围警戒和打探情报,其次是狩猎,他们个个精于骑射和侦查,且都不甘于隐没于世外,昨夜你一番壮志,引得人人热血沸腾、摩拳擦掌,你可愿意带领他们一起去创建一番功业?”

吴乾此时完全清醒,他昨夜酒后一时兴起,口出狂言,怎能料到会被大家当真?如今可如何是好,总不能坦言自己一时失言,那样以后还有何脸面与大家相处啊?想到此处,吴乾不再犹豫,只见他单膝跪倒在地,拱手对老者说道:“乾儿谨遵爷爷教诲,必将带领大家一起,救国于危难,救万民于水火。”

老者满意的点点头,上前扶起吴乾,示意身后众人打开抬来的三口大箱子,原来箱子中竟放的是铠甲,老者指着箱子中的铠甲说道:“这些铠甲是我为将时朝廷赏赐的,这些年一直随我隔绝在这空苍山里,蒙尘了啊。今日,我把他们一并交给你,希望以后对你们有些帮助。”

老者说完就背着手离开了,早起的朝阳把他的身影拖得好长好长,更显伟岸与不凡。

吴乾等人朝着老者离去的方向深深一躬,感谢老者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和无私帮助。这时梦茹嘻嘻笑道:“如今我们有人有马还有铠甲,我们的吴大将军意欲何为啊?”

吴乾回过神来,道:“如今国难当头,百姓罹难,我等兄弟既然有机会聚在一起,当肝胆相照,生死相随。今日,我们就成立一支抵抗军,从空苍山开始,干一番大事业。”

众人被吴乾的话再次点燃,一个个挥着右臂大喊:“好!好!好!”呼声响彻云霄。

吴乾、梁仁、梦茹和朱越返回房中,朱越此时心情比较复杂,自己是官军出身,可惜如今无兵无权,光杆司令一个,连队伍都找不到,如今看着吴乾梁仁等人聚首山林,要成立什么抵抗军,自己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急得他不住挠头。

吴乾见状心里大概已经猜出个所以然了,却故意问道:“朱大人为何频频抓耳挠腮?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梁仁和梦茹一起朝朱越望去,朱越稳了稳情绪,道:“我朱越是个直爽人,虽然咱们相处时间不长,我很佩服各位的雄心壮志,但有些话憋在心里不讲不痛快。”

吴乾笑道:“朱大人但讲无妨。”

朱越于是道:“你们在此聚首成立抵抗军,却并非朝廷允许,说不好听点,这叫私设武装,如果被朝廷知晓,是要杀头的。”

吴乾给众人倒了杯茶,不紧不慢地说道:“咱们的朝廷什么样子我想朱大人比我更清楚,奸佞当道,民不聊生,如今又被虞国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我们成立抵抗军旨在救国救民,难不成还要经过朝廷批准?”

梦茹眼睛滴溜溜一转,道:“朱大人所言莫非是想把这支抵抗军收入自己麾下,那样就不是私设武装了!”

还未等吴乾言语,梁仁已经瞪着双目狠狠地钉在朱越脸上,自己的一班兄弟凭什么送给朝廷的都佰?再说了,爷爷和族人之所以避祸空苍山,还不是朝廷昏庸,让我们归入朝廷,想都别想。

朱越一开始其实是有私心的,他本来想把缴获的那批战马上交,这样既可以抵消自己失守大营之罪,可如今寿阳也失守了,吴乾他们还要成立什么抵抗军,战马肯定被他们征用了,如果能把这支抵抗军收入自己囊中,那自己不但无过,说不定还有功哩。可惜他的小九九被梦茹一言道破,这时他尴尬地笑道:“我哪里会有那样的想法?我就是提醒提醒你们罢了。”

梁仁和朱越不熟,而且恨屋及乌,他看见朝廷的人心里就来气,只听他冷冷地道:“我们和朱大人好歹相识一场,如果大家做朋友,我空苍山欢迎,如果有人打歪主意,可别怪我梁仁翻脸。”

吴乾怕梁仁一会忍不住把朱越赶走了,连忙道:“朱大人说的也不无道理,但现在情势紧急,我们先成立了抵抗军,精忠报国,以后有机会再谋求朝廷的许可吧。”

梁仁哼了一声,转头不看朱越,朱越讪笑道:“还是吴乾兄弟明事理”,他见梁仁和梦茹纷纷竖起了眉毛,连忙又说:“当然,梁仁兄弟和梦茹妹妹也晓得大义,呵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