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二十九章 空苍练兵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空苍练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过几人商议,最终为抵抗军定名为风雷军,寓意其疾如风,势若雷霆之意,由吴乾任统帅,全面掌管和指挥风雷军。梁仁任先锋,负责训练和带领斥候测探情报,刺杀任务。朱越任教头,负责新兵队伍方阵训练、兵器训练等,梦茹任军曹,负责后勤物资供给、军功记录等。几人做了分工,然后又从空苍山选取了近二十名年轻猎人,总共五十余人的风雷军便开始在空苍山组织训练。

按照朱越的说法,梁族猎人有先天性优势,他们自小成长在空苍山,同属一族,忠诚度方面肯定没问题,其次,人人擅长骑射,底子都不错,现在重点是在他们骑射的基础上,加强战术训练和兵器训练,如此方可远攻近攻相结合,成为一支尖刀部队。

对于朱越的意见,吴乾和梁仁都是赞同的,于是朱越制订出训练计划,吴乾又结合现代军队训练科目予以修改和完善,最终定为:上午练习箭术、棍棒和刀法,下午体能训练,要求每人负重十里,俯卧撑二百个,仰卧起坐五百个,晚上练习侦查、阵法和刺杀,所有人均需按照此计划进行训练,包括梁仁和吴乾在内。

一开始大家只觉得新奇,个个有说有笑,但连续两天的训练下来,很多人都吃不消了,想到每天从早到晚玩命似得练习,众人无不叫苦连连,这时候大家把希望寄托于梁仁,希望他能找朱越说说情,梁仁自己也觉得训练强度有点过,于是在下午列队准备越野的时候,他带头对朱越说道:“朱教头,咱们的训练强度是否有点过了,大家这几天训练下来个个肌肉酸痛,连马背都爬不上去,你看可否适当减减。”

朱越却一脸刚正,他斜视梁仁一眼,道:“这种训练强度你们就吃不消了?要知道在我丰军部队里随便一个士兵都能轻轻松松完成,你们谁要是怕苦怕累,就趁早滚回家去,省的丢人现眼。”

“你……”梁仁双眼冒着怒火,拳头攥的吱吱响,差点就要爆发,这时候吴乾出列道:“朱教头所言有理,我们现在怕苦怕累,以后上战场怎么办?要知道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梁仁见吴乾支持朱越,只能悻悻归队,朱越这时候更神气了,只见他冲着队伍喊道:“所有人,目标村口土地庙,全速前进!”

其他人见协商无效,唯有硬着头皮背起行囊,忍着四肢酸痛朝着土地庙奔去,在这些人中有两人比较突出,一名叫梁鑫,一名叫梁伟,梁鑫膀大腰圆,身高九尺,蛮力惊人,曾经一个人双手举起村中石碾,就蛮力而言,恐怕梁仁也不是对手。梁伟头脑灵活,悟性极高,每次训练科目都是他首先学会,而且很会与人相处,队伍中数他人缘最好。

一个月后,等到大家渐渐适应了朱越的训练方式,朱越却进一步增加训练强度,每人每天要射箭五百支,负重越野二十里,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八百个……如此高强度的训练,恐怕放眼整个丰国部队,也没有几个人能完成。于是大家纷纷抗议,要求朱越降低训练强度,可是在吴乾的默许下,抗议纷纷无效,最后大家背地里给朱教头起了个绰号,叫猪头,似乎每天训练到趴下后,喊几声猪头会减轻身上的疼痛,消一消心中的怨气。

三个月后,随着朱越训练强度进一步加大,很多人已经跟不上了,这时候朱越根据众人的训练情况,把五十人的队伍重新分组,体能过人训练成绩优异的二十人编入猛虎队,组长梁鑫,主要负责刺杀和战斗。头脑灵活训练成绩良好的二十人编入猎鹰队,组长梁伟,主要负责侦查和突袭。剩下的的十人体能头脑都一般,编入后勤组,由梦茹负责统领,主要负责落实军规军纪,后勤物资运送。

如此调整后,合适的人用在合适的岗位上,行动起来才能如臂使指,效率加倍。

经过三个月的加强训练,从吴乾到下面的战士,一个个脱胎换骨,箭术、阵法、搏杀、侦查等技能都有了质的提升,整支队伍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这日,梦茹找到吴乾和梁仁,商议道:“这三个月来大家都忙于训练,没有帮着村子去狩猎,村中食物消耗较大,长此以往不是办法,我担心会影响到冬季村民们的食物供应。”

梁仁起身道:“我这就带领兄弟们外出打猎,补充食物来源。”

吴乾却挥手阻止他,道:“风雷军基本已经练成,我认为我们不应该继续留在空苍山了,咱们应该转移到战场上去,一边通过实战继续加强自身实力,同时也要学会以战养战,不给族人们添负担。”

梁仁和梦茹觉得有理,于是计划择日转移,梦茹去找朱越,告知他准备转移的事情,好提前做好准备。吴乾携梁仁则一起去探望老者,顺便向老者辞行。

二人来到老者屋前,尚未敲门,便听老者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是乾儿和仁儿吧,进来吧。”

二人对望一眼,推门而入。

此时老者正坐在案前在写什么,见二人进来便示意他们坐下。道:“你们最近训练辛苦了,我见那朱教头的确是个人才,懂得如何训练士兵,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会因材施教,根据每个人自身的优劣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不错不错。”

老者一连两个不错,算是对朱越的极大肯定,吴、梁二人也点头称是,老者继续道:“前些日子趁着你们练兵,我派人外出打探消息,如今丰国国君因为在与虞国之战上态度犹豫不决,加之年老体衰突然暴毙,临终前并未指定接位人选,这使得诸多皇子不顾骨肉亲情萧墙于内,朝中大臣也是分成几派各自拥立自己看中的皇子,说白了也是为了日后皇子继位能因着拥立之弓加官进爵罢了,有几人会真正为丰国着想。”

吴乾见老者神态悲伤,便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想来这种局面不会太久。”

老者道:“更糟的是如今北方狼国见丰国危机,竟也蠢蠢欲动,云州城前些日子便传来军情,周边五六个村子被劫掠,男人被杀,女人孩子被掳,粮食被抢,房子被烧……唉,真是人间炼狱啊。”

吴乾听老者的诉说,眼前便浮现出村庄惨遭劫掠、百姓哀鸿遍野的情景,双眼不由变得模糊,梁仁性格直爽,只见他握拳道:“乘人之危,无耻之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