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三十四章 兵不血刃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兵不血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有机可乘,不用吴乾吩咐,梁仁已悄悄朝那名山匪摸去,快到山匪藏身的矮树时,一阵臭味随风而至,梁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暗骂这家伙吃什么了,这么臭。

梁仁骂归骂,但并不影响他行动,只见他移动到距离山匪两步远的地方,如猎豹般猛地蹿起,斜刺里将那名山匪扑倒在地,同时一手捂住对方口鼻,一手拔出腰间猎刀抵在对方脖颈处,那山匪本来拉的正爽,突然被人斜刺里扑倒,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发出,便已经被人捂住口鼻了,想叫也叫不出,只觉得脖颈处传来阵阵钻心的寒冷。

梁仁示意他想活命就不要乱动,对方瞪着惊恐的眼光连连点头,梁仁于是忍着臭气,先撕下山匪一块衣服,团了团塞进他的嘴里,又从那山匪手中接过他的腰带,三两下把他五花大绑,然后拎着像个粽子似的山匪慢慢返回坡顶,可笑的是那山匪到现在仍未有机会提起裤子,屁股上沾满了粪便。

回到坡顶,众人向观赏猎物一般盯着那山匪,这山匪也就二十岁左右,可能是害怕或是没提裤子的原因,他一脸惊恐,双腿并紧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吴乾和朱越等人来到山匪面前,尚未开口,朱越惊道:“你是侯老三?”

那山匪听闻有人唤自己的名字,连忙抬头观望,见竟是自己以前的都佰,激动地直哼哼,可惜嘴被堵着说不出话。

朱越连忙上前,一把扯掉他嘴里的破布,侯老三竟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叫到:“朱大哥,呜呜……”

吴乾连忙示意他小声点,然后问朱越:“朱大哥,你认识这个山匪?”

朱越也挺激动,道:“他是我原来的兄弟,安风一战,我还以为手下兄弟都死完了……”

侯老三止住哭声,道:“朱大哥,那晚我们被虞军冲散,我和几名弟兄找不到你,便逃到了这里。”

朱越气道:“你们跑到这里当了山匪?”

侯老三连忙回道:“我们不是山匪,这里汇集的都是从战场上败下来的丰国士兵,有驻守安风哨站的,有驻守寿阳大营的,因为找不到我军主力,便汇集到这里依山结营,等待有朝一日寻得主力部队好继续抵抗虞军。”

朱越二人的对话吴乾当然听到了,他细细一琢磨,认为这名叫侯老三的人说的是实话,于是便道:“朱大哥,先让这位兄弟把裤子穿上再说话不迟。”

那叫侯老三的人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腚了,连忙羞不可耐的探手提上裤子,身上的污物也顾不上擦了。

吴乾说道:“这位兄弟,山上如今有多少丰国弟兄?”

侯老三答道:“因为联系不到大部队,补给短缺,原本还有一百二十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不足百人了。”

朱越问道:“如今山上管事的是谁?”

侯老三道:“是胡车。”

朱越笑道:“又遇到熟人了,哈哈。”

在侯老三的带领下,吴乾众人纷纷从林中坡地涌出,朝着寨门走来,门口哨兵猛然发现来了这么多生面孔,而且个个背弓挂剑,顶盔掼甲,不由得紧张起来,他们其中两人一边往后退一边双手持枪,警惕地戒备着,一人拿起挂在腰间的牛角号,冲着山上吹号示警。

不多时,从山上冲下一队人来,粗略估计八九十众,带头的是一名体型矮胖,圆头圆脑,满脸胡子的大汉,这人双手持一对鎏金大铁锤,上称称一称,少说也得五十斤往上。只见他领着一班人马冲下寨门,左右大锤互击一下,发出震耳声响,接着提起嗓子喝道:“哪里来的人马?敢闯我山寨?”

这时朱越挺身而出,远远喝道:“我说胡扯啊胡扯,几天不见你小子又变矮了。”

那叫胡车的矮胖大汉定睛一看,竟是以前的同僚朱越,于是哈哈一笑,把双锤往地上一杵,老远便伸开双臂朝朱越走来,边走边笑道:“我道是谁了,原来是猪老弟大驾光临啊,欢迎欢迎。”

说着,两人紧紧拥在一起,其间情谊难以言表。

朱越拍了拍胡车宽厚的脊背,浑身上下仔细审视一遍,发现他四肢健全,并无损伤,便问道:“你们原来和刑将军驻守寿阳,兵力众多,怎么就那么容易败了呢?刑将军如今身在何处?”

胡车神情一黯,道:“当日虞军大批部队突然对寿阳城发起猛攻,攻城兵力达五万之众,刑将军带领我们拼死抵抗,奈何敌我兵力悬殊,而且虞军攻城前已经安排细作潜入城中,配合攻城部队里应外合,只一日寿阳城就被攻破了,刑将军带领残余部队出北门突围而去,我和手下弟兄也趁乱逃出,被虞军一路追赶至此,唉,寿阳一战,弟兄们损失惨重啊……”

说道这里,胡车满面悲凉。朱越正待好言安慰,只听身后吴乾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在哪里跌倒就应该在哪里爬起来,唉声叹气管什么用?”

胡车抬头,见说话者是一位手持怪弩的青年,只见他中等身材,肩宽腰细,面白无须,相貌平平,但一双眸子明亮异常,似乎能够看穿一切。

朱越连忙介绍道:“这位是风雷军的统帅吴乾,吴兄弟,这位是原镇守寿阳的步兵都佰胡车,别看他外表矮胖,一双大锤那可是所向披靡。”

“去去去,有你那么介绍人的吗?”胡车阻断朱越的介绍,问道:“风雷军?丰国的军队编制里好像没听说过这支部队啊?”。

吴乾心中憋笑,暗道这人不光长得有趣,名字也有意思,胡车?胡扯!哈哈,这时听胡车询问,于是面色一正,道:“对,风雷军,其疾如风,势若雷霆。我们是丰国人自己成立的抵抗军,专门和虞国作战。”

“哦?”胡车似乎不太相信,不由得望向朱越,朱越点点头表示吴乾所言非虚,胡车于是抬头往前望去,只见吴乾身后不过三四十人,一个个年纪都不大,但个个神足精饱,气势不凡。他不禁问道:“风雷军就你们这点人?”

吴乾道:“不止,还有十几人。”

胡车哼笑道:“你们‘好多’的人马啊!”

吴乾哪能听不出他的讽意,洒然一笑,道:“兵贵精不贵多,风雷军目前人数是少,却是一支精兵劲旅。”

胡车拉着朱越往远处走了走,低声道:“我说老朱啊,你没发烧吧,怎么陪着这么一群小娃娃瞎折腾,你们过家家呢?”

朱越却道:“起初我也看不上风雷军,但我佩服他们的抵抗意志,也钦佩吴乾的足智多谋和少年壮志,相信我,跟着眼前这个青年,我们一定可以出人头地。”

胡车欲言又止,这怎么跟闹着玩儿似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