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三十五章 重建据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重建据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胡车见朱越死心塌地的跟随吴乾,自己无论军职头脑还是身手,都不见得强过朱越,这些日子以来山上兄弟的吃喝拉撒都快把他逼疯了,这真的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希望这风雷军有些家底,能让自己和兄弟们有饭吃,不然迟早兄弟们得走光了。既然朱越选择了风雷军,自己暂且也随大流吧,先看看风雷军的实力再说。

想到这里,胡车开始有些归附之意,于是他哈哈一笑,忙把吴乾一众迎入山寨,吴乾使人返回营地,把梦茹一众和军马、物资等一并接应过来,胡车一边命手下弟兄安排吴乾等人的住处,一边把吴乾、朱越、梁仁几人请入半山腰的议事大堂,分宾主坐下后,道:“各位兄弟莫笑话,这里原本盘踞着三五十山匪,被我们众兄弟给端了,因着这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于是兄弟们便暂时息居于此地,只是没想到,这伙山匪穷困潦倒,没有多少粮食物资,害的弟兄们饥一顿饱一顿的,唉。”

吴乾听他说的有趣,笑道:“胡大哥在此收拢兄弟有功,不知接下来有何打算?”

胡车难为道:“就我们这百十来号人,还不够虞军塞牙缝的,我们只能是固守在这里,不断派人出去搜寻大部队,希望可以尽快归队。”

“哦?那派出的人可有回报?”

胡车更显难为,道:“这些日子共派出三四波人马,可惜派出去的人一个也没返回,也不知道是被虞军拦截了,还是临阵脱逃了,所以这几天我也不敢再派人出去了。”

这时手下来报,说是风雷军剩余人员携马匹、物资等归营,胡车一听物资,马上像饿久了的老猫闻见咸鱼的味道一样,两眼放光。可当他看到吴乾一众那少的可怜的物资时,不禁一阵失望,还以为加入风雷军,从此可以混个肚儿圆,唉,不过有总好过于无吧,这些物资起码可以让山上兄弟饱食几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吴乾哪里猜不出他的心意,待到一切安排妥当,他令人把俘获的那几名虞军俘虏押上大堂,看着跪在大堂中央的几名虞军俘虏,胡车和一直被压着打的丰国参军一个个恨不得扑上去饮其血啖其肉,这时只见吴乾绕着俘虏观察一阵,留下一名年纪较轻,惊慌不定的俘虏,其他俘虏全都被押了回去。这人见同伴一个个被押走了,剩下自己一人,心中更是惶恐,被缚于身后的双手一个劲地扭动着,仿佛想要挣脱束缚。

吴乾对着这名俘虏问道:“告诉我你所属部队的番号。”

那俘虏脑袋一低,却不言语。

胡车闻言,拎起大锤就要上前,却被朱越拦住。

吴乾也不生气,只见他停步半蹲在俘虏面前,手中不时把玩着一把匕首,道:“你们虞国无故侵我国土,杀我百姓,所作所为,人神共愤,今日,你落到我的手中,难逃一死,但我不是弑杀之人,我也知道当兵听令的道理,只要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但饶你不死,还会放你们几人回去。”

那俘虏闻状抬起头,颤声问道:“我如何能信你?”

吴乾笑道:“你好像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不如选择信我一回,给自己和你那些伙伴一次机会。”

俘虏犹豫良久,方才说道:“我们隶属虞军第三兵团第二十九师步战营。”

吴乾问道:“你们营如今驻防在哪里?”

俘虏道:“我们营驻防在细阳县城。”

“共有多少人马?”

“大约八百人。”

“细阳县城想必物资充足,为何你们还要到周边村庄抢掠老百姓?”吴乾问道。

“县城的物资大部分被送往前线了,留给我们的本就不多,眼看天气转凉,将军便使我们到周边村镇多收集粮草。”那俘虏答道。

吴乾盯着俘虏恐惧的眼睛半晌,感觉他没有说谎,于是令人把他押了下去,同时对梁伟说道:“你带人把那几名俘虏分开关押,同时询问我刚才的问题,印证一下他们有没有说谎,稍后报来。”

梁伟领命而去。

吴乾对在座众人说道:“刚才那俘虏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细阳县城如今只驻扎不到八百的虞军,我们不如主动出击,先吃了这伙贼军如何?”

梁仁听见有仗可打,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连连叫好。

胡车却道:“如今我们满打满算,至多不过五十骑兵,一百步兵,如何能够吃掉对方八百之众?”

吴乾心中早有计划,只见他哈哈一笑,道:“莫说八百,就是一千人我也有信心打赢他们。”

胡车暗自嘀咕,说大话谁不会啊,虞军要是那么好打我们至于被打的这么惨吗?吴乾仿佛能够听到他心中所想似得,道:“胡大哥可是不信?”

胡车坦言道:“虞军战斗力不弱,我只是希望吴兄弟不要轻敌。”

吴乾道:“好,我们不妨打个赌,如果这次我们能够战胜细阳之敌,以后胡大哥要归入我风雷军。”

“如果打不赢呢?”胡车问道。

“如果打不赢,那我风雷军就归入你的手下,听你差使。”吴乾答道。

“好,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两人击掌为约,胡车想不明白吴乾哪来的自信,能够凭这点人马打败细阳之敌,但既然朱越对吴乾如此信服,自己也正好趁此机会看看吴乾的手段。

吴乾待梁伟反馈众俘虏的讯问结果后,连夜安排梁仁带人前往细阳县城,进一步侦查城中情况。自己则绕着这座山寨从上到下,从内到外仔细勘察一番,回来后找来纸笔,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内不知干什么,竟连晚饭都未吃。

待到第二天一早,他拿着一张草图,召集朱越等人来到房中,道:“胡大哥选取的这座山寨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我又根据地形情况,重新设置了几道防线,大家看,我们在寨门前横挖三道陷坑,作为第一道防线,寨门里侧设置四座箭塔,作为第二道防线,其他人员隐藏在半山腰,多准备滚石、箭矢,作为第三道防线。”

胡车奇怪道:“我们不是要攻取细阳县城吗?你怎么又安排起布防了?”

吴乾信心满满,却不做解释,此时梁仁侦查归来,将细阳县城情况汇报道:“细阳县城的情况和俘虏说的基本一致,城中驻扎八百多虞军,都是步兵,但城墙高三丈,不好强攻。”

吴乾给梁仁倒了一杯水,说道:“仁弟辛苦了。”

他又使人把虞军俘虏带上大堂,当面斥道:“今日我且放过你们几人,如果再敢犯我丰土,必杀不赦。”然后当众令人解开绳索,把俘虏给放了。

那几个虞军俘虏还以为命不久矣,现在突然被放,一个个如同做梦一般难以置信,迟疑片刻后撒欢朝山下跑去。

朱越本想阻拦,话未出口,就听胡车急道:“我说吴兄弟啊,你就这么把这几个俘虏给放了,那我们的据点岂不是暴露了?”

吴乾哈哈笑道:“现在知道我为何要布防了吧,不把俘虏放了,敌人如何来攻?”

胡车把朱越拉到一旁,低声说道:“你们这位吴兄弟是不是疯了?就我们这点人马,还敢主动引敌人来攻,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