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三十六章 奇谋妙计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奇谋妙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越此时基本已经明白吴乾的意图,他是想分化细阳县城的敌军,利用山寨地势之险先消灭一部分,然后再集中力量攻取县城,好个妙计。

他见胡车焦急,也不愿说破,只是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等着看好戏吧。”

胡车岂能把心放肚子里,他欲言又止,惶惶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时只听吴乾发号施令道:“朱大哥,你带人负责山寨门前三道陷坑的挖掘,梁鑫,你带人负责山寨门口四座箭塔的修建,天黑前务必完成。”

朱越和梁鑫双双领命而去,吴乾转头对胡车说道:“胡大哥,你带领手下兄弟,多准备些雷石滚木,放在半山腰上,越多越好。”

胡车虽然满脑袋问候,这时也只好照办,带着手下兄弟前往准备。

梁仁急道:“我呢?给我安排什么任务?”

吴乾笑道:“仁弟你先好好休息,如果我预料不错,细阳县城的守军,必定趁夜前来攻击我们,到时候你就带领我们弟兄们,用弓箭好好招待一下敌人。”

安排妥当,吴乾才优哉游哉的外出巡视各人准备情况。

且说那几名虞军俘虏,逃出山寨后一路飞奔回细阳县城,见着守城将领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将吴乾一众的情况献宝似的一一汇报,当然,过程中不忘无中生有,说自己被俘后如何坚贞不屈,誓死不从巴拉巴拉。

驻守细阳县城的虞国将领叫牛犇,本来领着千数兄弟驻守细阳,是件美差,毕竟细阳县城已经被占领,虞丰战线一路北推,自己不必担心有人来攻,可前两日派出去搜刮粮食物资的队伍,有一支百十人的队伍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活也不见人死也不见尸,正在他不知该如何向上边交代时,这几名逃回来的虞军士兵才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原来自己失踪的兄弟是被人给暗算了。

“哼,岂有此理,丰国鼠辈竟敢触我虎须,真真不知死活。”牛犇一拍桌子,气道。

那几名逃回来的士兵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牛犇想了想,又问道:“你们确定偷袭你们的丰国军队只有百十来人?”

一名虞军信誓旦旦道:“小的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好,来人,通知下去,戌时一刻吃饭,亥时点兵六百随我捣毁丰军大营。”牛犇发号施令道。在他看来,丰国小小百十来号的残兵败将,自己带人一走一过间,就能把他们的营寨给踏平了,正好可以将功补过。

待到亥时,牛犇草草吃过战饭,便率领六百步兵朝着吴乾等人所在的山寨进发,是夜天空无月,光线昏暗,牛犇令逃回来的虞军头前引路,快到山寨时,一名士兵道:“将军,过了前面那道坡就到敌军营寨了。”

“嗯,我们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杀过去,看看这群丰国的残兵败将能猖狂到几时。”牛犇坐在马上狠声说道。随后他一仰手中长刀,命令部队全速杀奔过去。

临近山门,牛犇一拉马缰停下战马,六百士兵整齐地结成一个方阵,只见牛犇骑着战马在阵前来回移动,目光始终不离山门,而偌大一个营寨,门口竟连一个岗哨都没有,莫不是丰军见我势大,丢弃营寨集体跑路了?牛犇心里寻思着。

正在这时,只见一伙人挥舞着兵器冲出寨门,牛犇着实一惊,定睛一看,他的嘴都快撇到耳根了,只见寨门前稀稀拉拉站着二三十人,一个个举着刀枪,拿着火把,带头一位又矮又胖,顶着一个硕大的圆脑袋,活脱脱一个葫芦成精了。

只听这矮胖子用手中铁锤一指牛犇,大喝道:“呔,哪来的贼军,敢闯我营寨?”

牛犇在马背上哈哈大笑,道:“好一群不知死活的残兵败将,见到你牛爷爷还不弃械投降?”

这矮胖子正是胡车,他哼笑一声,道:“虞国贼子好大的口气,你姓牛还真会吹牛,爷爷我就在这,有本事来呀。”

牛犇脸色一沉,对身后士兵喝道:“进攻!杀光这群丰国余孽。”

虞国士兵举着盾牌,拔出战刀,一边向前移动,一边用刀拍打着盾牌,嘴里喊道:“杀!杀!杀!”声势震人,胡车一众看着虞军阵容,不由得一个个脸若死灰,心中祈祷吴乾的计策有效,不然今天的太阳怕是看不到了。

突然,行进在前排的士兵猛地踩空,整整一排人掉入地下,原来脚下竟是一条长近百米,一人多深的陷坑,坑内竖着尖刺,掉下去的虞国士兵很难活命,整个虞军方阵也跟着一滞,牛犇来到阵前一看,鼻子差点气歪了,他一指胡车骂道:“好个狡猾的贼军,等我一会抓到你,一定把你扒皮抽筋了。”

胡车却一扭他圆胖的大屁股,把两只大铁锤往肩上一扛,挑衅道:“你来啊你来啊。”

牛犇气的七窍生烟,他对士兵喝道:“不要停,所有人分成两队,左右方向绕过陷坑继续进攻。”虞国士兵依令而行,迅速分成两队,左右朝胡车一众杀去,可还没冲几步,跑在前面的士兵又掉进了第二道陷坑,这道陷坑不像第一道陷坑是一条直线,而是两条短直线分布在第一道陷坑左右,似乎早算准了敌军会左右攻至,牛犇此时已经彻底暴走了,他红着双眼,在马上急催道:“不要停,继续进攻。”

可是等着他们的还有第三道陷坑,这道陷坑和第一道一样,呈一条直线布于寨门前,等到牛犇率兵好不容易冲到寨门下时,最少已经损失了过百人马,而胡车带领手下兄弟早就往山上跑去,牛犇于是带领士兵继续朝山上追赶,一众人马挤在又窄又陡的山道上,早没有队形可言,牛犇也从马上下来,在左右亲兵的保护下徒步往前冲杀,突然前方乱箭齐发,流矢如雨点般落入虞军队伍之中,一时间人仰马翻,死伤无数,好在此次进攻的虞军以步兵为主,反应过来的士兵连忙竖起盾牌,形成一道盾墙,后边士兵连忙把身体藏在盾墙之后,但仍不时有人被居高临下的箭矢射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