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三十七章 风雷扬威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风雷扬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牛犇带人好不容易推进到半山腰,截止目前还没碰到敌人一根汗毛,己方却已死伤过半,损失惨重。就在这时,突然前方传来轰隆声,由于天太黑,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等到看清来物时已经晚了,只见一根根怀抱粗细的滚木伴着巨大的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一路追着不知所措的虞军碾压……

牛犇此刻彻底懵了,自己出道以来大战小仗经历无数,何曾被人打得这么惨,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眼看着身边弟兄一个个倒下去,牛犇又气又急,这时身旁一名亲兵急道:“将军,敌军早有准备,我们死伤惨重,再不撤退恐怕弟兄们都得交代到这里了。”

另一名亲兵摇着牛犇的胳膊也急道:“将军,快撤吧。”

牛犇狠狠一跺脚,喊道:“撤!”

随后率领着虞军残余往山下撤去,一路上踩踏着虞军士兵的尸体,牛犇心中滴血,恨自己过于轻敌大意,没有侦查清楚就轻率出击,害的兄弟们死伤惨重……

他们一路撤退到山脚下,粗略统计,撤下来的人马不足百人,牛犇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时身旁亲兵一拉牛犇,道:“将军快走,只要咱们撤回到细阳县城,再重整队伍,报仇不迟。”

牛犇转头望了望身后的敌军寨门,趁着夜色宛如一头吃人怪兽张着的巨口,令人不禁直冒冷汗,好在山上丰军似乎并未追杀下来,自己一众不敢停留,只能一路往细阳县城溃逃。

刚跑出不到五里地,虞军士兵一个个气喘如牛,盔甲也歪了,兵器盾牌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突然,大地传来阵阵颤抖,一队骑兵从后方杀至。

牛犇两眼一闭,完了,自己这点残兵如何能跑得过对方骑兵,他刚想组织手下拼死一搏,奈何对方骑兵速度太快了,眨眼功夫已经追上队尾,马上骑士如同索命恶鬼,自己的兄弟向麦子一样被无情收割。

牛犇无奈,只见他丢掉手中长刀,举起双手大喊道:“住手,快住手,我们投降了。”剩余虞军士兵也跟着丢掉兵器举起双手,或站或跪,集体投降。

原来追杀而至的正是梁仁,他按照吴乾指示,率领着风雷军一路追杀而至,此刻见虞军投降,于是他们呈环形将虞军士兵包围在圈内,不多时吴乾携朱越、胡车等人率众而至,见到虞军投降,队伍中不时传来阵阵喝彩声。

胡车此时对吴乾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一战己方未伤亡一兵一卒的情况下,大败虞国数百人的队伍,此等战绩只能用奇迹来形容,看来朱越所言非虚,跟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日后定会大有作为。

此时,投降的虞军已经被梁仁率众一个个捆绑结实,牛犇向个大粽子似的被押到吴乾众人面前,只见他一脸不服,愤愤不平。

胡车喝道:“败军之将,还不跪下!”

牛犇却站着不动,旁边士兵正欲上前迫使他跪下,吴乾在马上阻止,道:“罢了,这位将军可是败的不服气?”

牛犇见眼前这位小将年纪轻轻,却老道沉稳,恨声说道:“我是败在你们的阴谋诡计上的,有本事咱们真刀真枪地较量一回。”

“兵者,诡道也。你不服气也没办法。”

牛犇听言两眼一闭,脖子一伸,泄气道:“今日我牛犇落入你手,是杀是剐给个痛快吧。”说着一副任你处置的样子。

吴乾却只是冷笑:“将军果然是条汉子,可惜我要的是细阳城,对你等的性命却不感兴趣。”

“妄想!细阳城还有我几百兄弟,岂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牛犇睁眼急道。

“所以我想要你帮我劝降城中守兵。”吴乾在马上轻描淡写的说道。

哈哈哈哈,牛犇气极而笑,等他笑了一阵后,怒目视向吴乾,喘着粗气说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牛犇士可杀不可辱,今天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帮你劝降的。”

“哎,牛将军何必这么早下定结论呢?”说着吴乾令人把被俘的虞军一字排开,足有五六十人,每个虞军身后站着一名丰军战士,吴乾对着牛犇冷声说道:“就算你不怕死,你也得为你手下的弟兄们想想,我没有太多时间和你耗,现在起,我每数一声就杀掉你一名兄弟,直到你愿意劝降细阳守军为止,当然,就算你不劝降,我也有办法拿下细阳城,只是那时候你们虞军多死几个人罢了。”

有那么一瞬间,牛犇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像是一个恶魔,他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修罗地狱,自己整个人都快被冰冻了。

“你……”牛犇还想说什么,吴乾却不给他任何机会,只听他数到:“一……”

旁边一名士兵一刀刺向跪地的一名虞军俘虏,那俘虏连吭都未吭一声便倒地而亡,其他虞国士兵连哭带喊:“将军……将军救我……”

“二……”吴乾又数道,又一名虞国士兵被杀而亡,牛犇耳中回响着自己手下兄弟的惨叫声,整个人彻底崩溃了,只听他哭喊道:“住手……快住手……”

吴乾抬手示意暂停,原本排在第三名的虞国士兵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裤子底下已经湿了一片。

吴乾问道:“牛将军可是想清楚了?”

牛犇颓然坐倒在地上,喃喃说道:“你们可真够狠毒的!”

“对付向你们这样的侵略军,没必要仁慈,说吧,你考虑的结果是什么?”吴乾边说边在马上扣着指甲。

牛犇一叹,无奈道:“我愿意劝降城中守兵,但你得保证,不再伤害我虞军士兵。”

吴乾痛快道:“好,只要虞军士兵愿意投降,我保证一个不杀。”

东方破晓,天边露出了一片朝霞,红彤彤的非常迷人。

远处走来一队人马,最前面是一队骑兵,他们个个安坐马背,背弓挂箭,精神抖擞,后面跟着一队步兵,中间押着一队虞军,朝着细阳县城缓缓而至,不多时,这队人马已经列队在细阳城下。

城上士兵早已发现这支奇怪的队伍,同时,他们也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己方将领——牛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