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三十九章 俘虏难题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俘虏难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日,吴乾正在县衙大堂研究地图,梦茹走了进来,自顾自地坐在吴乾对面,也不说话,静静的注视着吴乾。

被人注视,特别是被异性注视,让人浑身很不自然,吴乾也不例外,他抬头迎上梦茹的目光,微笑道:“我知道我很帅,梦茹妹妹也不必这么花痴吧,哈哈。”

梦茹脑袋一歪,差点晕倒在桌子上,心道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她没好气地白了吴乾一眼,道:“你还有闲情逸致开玩笑,你这个风雷军统帅是不是当得太清闲了?”

吴乾两手一摊投降道:“我这不是一直在忙嘛,有哪里我没做好,梦茹妹妹不妨提醒我一下。”

梦茹嘟着小嘴,道:“如今我们队伍不断壮大,对粮食物资的需求也不断在增加,可是现在我们每天还需要额外承担两百多人的开销,你就不担心吗?”

吴乾道:“你是说那些虞国俘虏吧,这个问题我一直悬而未决,放也不是杀也不是,就这么一直留着也不是办法,你说该咋办?”

梦茹也知道吴乾的难处,这个问题她其实也站在吴乾的角度思考过,只听她道:“我倒是有个建议,你想不想听?”

“哦?梦茹妹妹快快道来。”吴乾急道。

“我的办法就是把这些俘虏当做奴隶卖给奴隶贩子,这样我们既不用再承担他们的开销,还能换点钱花,一举两得。”梦茹说完,得意的笑了起来。

吴乾却一个劲的摇头,这小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于财迷,活脱脱的二百多人,怎么能说卖就卖呢?不过……

想到这里吴乾猛地一拍桌子,道:“有了!”

“有什么了?”梦茹问道。

“你快去请仁弟、朱大哥和胡大哥,等人齐了我再告你有什么了。”说着吴乾一边拉起梦茹往门外推,一边跑回桌边取出纸笔不知道在写什么。

梦茹站在门外嘟囔道:“真是个奇怪的人,哼……”

不多时,梁仁众人和梦茹一起来到县衙大堂,吴乾见人都到齐了,便道:“我让梦茹妹妹请大家来,有要事相商。刚刚梦茹妹妹来找我,说关于虞国那两百余众俘虏开销大的问题,不知各位有何想法。”

胡车抬头道:“留着这些俘虏本就是累赘,我们每天还要提供他们吃喝,还得提防他们逃跑,我看不如全都杀了一了百了!”

梦茹惊道:“胡大哥,那可是活生生二百多大活人啊,他们也有父母妻儿,怎么能说杀就全都杀了呢?”

梁仁附和道:“对呀,我们可以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打败他们甚至杀死他们都无可厚非,但我不屑于杀已经投降认输的敌人,那和屠宰牲畜有何分别?”

胡车见梦茹和梁仁一个鼻孔出气,赶紧举手笑道:“嘿嘿,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你们怎么还当真了呢?俺也不是个屠夫对吧,哈哈。”

朱越见吴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问道:“想必吴兄弟已经有了办法,不妨说来听听。”

吴乾微笑着看了看梦茹,道:“我的办法还要感谢梦茹妹妹,对于这两百虞国俘虏,我们自然不能一放了之,也不能一杀了之,我计划让虞军花钱来赎。”

“花钱来赎?”几人一起问道

“对,我已经拟好了一封信,稍后我们派人把信送到寿阳,让驻防寿阳的虞军花钱来赎回被我们俘虏的虞军。”吴乾道。

众人一个个面露惊色,胡车更是脸色发白,只听他道:“当日寿阳失守后,虞军最少留有一万兵力驻防,一旦他们知道细阳已经被我们夺回,万一派兵前来围剿,我们这点家底可能就什么都不剩了。”

吴乾点头道:“寿阳战略位置重要,直接关系到虞军退路和补给线,我估计驻守寿阳的兵力最少不会低于两万人!”

胡车差点要哭出来了,急道:“那就更不能暴露我们的行踪了啊。”

朱越却道:“就算我们不主动告知,寿阳城内的敌人知道细阳失守的消息也是迟早的事情。”

胡车哑然,的确,细阳距离寿阳不远,也就二百来里路程,骑兵星夜兼程,最多一天半即可到达,风雷军占领了细阳,十天半个月尚可,时间一长,寿阳得不到细阳城的消息,必然知道细阳有恙,只要一派人来查看,自会知道真相。

吴乾道:“朱大哥所言极是,与其那时候敌人主动出击,不如我们就以这二百余众俘虏为饵,钓寿阳城的守军主动来攻,变被动为主动。”

梁仁担忧道:“可是我们如今的兵力满打满算也就五百人,如何能够抵挡住寿阳守军的攻击?”

吴乾哈哈笑道:“别说五百了,我们就是有五千人也守不住细阳。”

梁仁更不明白了,他转头看看其他几人,发现大家和自己一样都是一脸懵逼,吴乾却道:“你们忘了我们是如何拿下细阳的了?”

几日后,吴乾亲笔书写的那封信被送到寿阳城守将陈双手中,等陈双看完信中内容,不由地火冒三丈,信纸转瞬便他被撕得粉碎,陈双一边撕还一边喝骂道:“好个不知死活的丰国小贼,竟敢敲诈勒索,真真找死。来人!”

随军参将应声而至,问道:“将军为何如此生气?”

陈双哼道:“近些日可有细阳消息?”

参将略一思考,道:“没有,我们最后一次接到细阳消息,是在半月前了。”

陈双久经沙场,是一位有勇有谋的战将,他沉思一阵,对参将道:“细阳可能出事了,你即刻派人前去查探一下,速速报我。”

“属下遵命!”参将施礼而退。

陈双负手在帅案前来回走动,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如今丰国全线退缩防守,不可能有丰军主力绕过我军前沿阵地穿插到细阳一带,细阳县城驻守约一千步军,岂能说败就败了?

不几日,从细阳县城传回消息,证实细阳已丢。陈双整个人陷入沉思,但他却不能坐视细阳落入丰军手里,更不能不顾虞军战俘的生死,于是他紧急升帐,与手下一起研究对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