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小镖师 > 第四十一章 巧设埋伏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巧设埋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寿阳守将陈双经过紧急军事会议,认为细阳战略位置重要,必须得救,能够轻易打败细阳千数守军,丰国兵力最少不会少于两千,而从前线传回的消息却是并无丰军调动迹象,对此,虞国将领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从哪里冒出的这股敌人。

最后,陈双计划派出五千人马攻取细阳,当然,他还多留了一个心眼,主力人马继续驻守寿阳,防止丰国调虎离山,因为寿阳城对虞国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此次率军前往细阳的,是虞国折冲将军贺文龙,此人素以勇武著称,乃陈双手下第一悍将,身上大小军功无数。

贺文龙领军前往细阳途中,恰好遇到战败归来的牛犇一众,当手下来报时,贺文龙暗自嘀咕难道丰军改信佛了?居然白白放掉了二百多俘虏。等他看到牛犇众人一个个仍在往外渗血的断腕,整个人登时气得火冒三丈,只听他在马上咆哮道:“丰军真真欺人太甚,居然如此羞辱我虞国将士。等我杀回去一定将尔等挫骨扬灰。”

他找来牛犇问清战败原由,敌军主力究竟有多少人,牛犇支支吾吾一一道来,丝毫不敢隐瞒。当贺文龙得知战败牛犇的只有不足两百余众丰军时,他只能气愤牛犇莽撞和无能。最后贺文龙拍着牛犇的肩膀,道:“你们且先回寿阳,待我为你们讨回公道。”

虞军在贺文龙的率领下,气势汹汹地赶至细阳城下,本以为正好可以携愤给予城中丰军一重击,可当他们拉开架势准备攻城时,却发现城中丰军早已不见踪影,对此,贺文龙冲着空荡荡的城墙大骂丰军是胆小鼠辈,随后他率人前往县衙大堂,发现了那两口装满血淋淋断手的箱子和那封信,贺文龙看完信中内容,整个人差点气绝而亡,丰国余孽真是欺人太甚!

不过这贺文龙能做到陈双手下第一悍将也并非浪得虚名,他愤怒之余,命令百余骑兵出城侦查敌人踪迹,自己则带人接手城防,安抚民心。

没过多久,随军司马紧急来报,县衙官仓内粮草辎重全被搬空。贺文龙此次来战,并未携带多少粮草辎重,在他看来,自己五千余众,一走一过之间就能荡平细阳贼寇,如今虽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回了细阳县城,可城中缺少粮草,并非长远之计。于是他一方面派人返回寿阳通报情况,想要陈双给自己支拨些粮草,同时派人追寻丰军下落,想要速战速决。

时至傍晚,外出侦查的骑兵部队返回细阳,侦查队长急急找到贺文龙,禀报道:“启禀将军,我们在城外五十里的林子里发现了敌军踪迹。”

贺文龙一听,马上来了精神,他双目如炬,盯着侦查队长问道:“对方有多少人马?可有堡垒营寨?”

骑兵队长道:“并无堡垒营寨,不过一群散兵游勇,最多不超过二百人。”

“岂有此理,就这么点散兵游勇,就能打败牛犇一千余众?真不知道他们是个个天神下凡,还是牛犇实在太无能了,哼。”贺文龙讥讽道:“你去知会都佰以上将官到我这里议事。”

“诺!”侦查队长领命而去。

没多久贺文龙账下都佰以上将官纷纷到来,贺文龙居首而坐,他沉吟片刻,见人已到齐,于是道:“刚刚侦查骑已经发现敌军踪迹,他们藏匿于城外五十里的一处林子里,总数不过二百人,你们有谁愿意出战,一举歼灭这伙贼子?”

一名将领应声而起,拱手道:“郑某不才,愿意出战!”此人乃骑兵校尉郑宇,只见他身长八尺,虎背熊腰,颇有勇武之相。

贺文龙笑道:“好,郑将军勇气可嘉,就命你带领轻骑部队,一举剿灭林中丰国余孽,本将军在此恭候佳音。”

郑宇再一施礼,转身欲走。这时一名文人装束的中年男子起身道:“郑将军切勿轻敌大意,牛犇一千余众皆折损于此股贼兵手里,想必其中必有蹊跷。”

郑宇心道,你把我和牛犇那个废物相比较,真是可恶,就你懂得谨慎吗?只见他对着那名文士拱了拱手,道:“多谢元兄提醒,郑某心中有数。”随后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那位文士还想说什么,此时也只能把话噎在肚子里,他看见贺文龙此刻也用一双毒蛇般的目光冷冷的注视着自己,难道自己说错话了吗?

贺文龙环视一圈众人,道:“郑宇将军领兵剿贼,尔等坚守各自岗位,不得有失。”

众人齐声应是,于是各自归营。

且说那郑宇出来县衙,召集麾下千余轻甲骑兵,趁着夜色出城朝丰军藏匿的林子驰去,战马奔腾,大地震颤。

等到他们快到林边的时候,郑宇勒停战马,其他骑兵见状也纷纷跟着停下,只见前方不足两里的林子里,正燃着几堆篝火,在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刺目,隐隐可以听到有人嬉笑吵闹。

郑宇观察片刻,认定这群丰国余孽不过一群乌合之众,早知道自己带领一两百人来足可把他们剿灭,何必如此劳师动众。不过既然来了,就当速战速决,好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们见识见识我郑某人的手段。想罢,他挥手叫来几名手下,吩咐道:“一会你们各率人马,分别绕到林子四面,待我信号同时进攻,务必速战速决,不放过一个丰贼。”

“诺!”几人纷纷领命,然后各领手下朝林子散去,郑宇待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叫人点燃一支信号箭,朝着林子上方射去,信号箭升至最高处猛然炸响,爆出一朵绚丽的烟花,这也引燃了各路虞军攻击的节奏,只见众多骑兵如同下山之猛虎,尖啸着从四面朝林子中央杀奔而来。

郑宇带领一队从南面杀至,眼看林中篝火越来越近,郑宇嘴角也露出了笑容,他攥紧手中骑枪,准备用它饱饮敌军鲜血,突然,跑在最前面的骑兵人仰马翻,郑宇还没来得及弄清怎么回事,自己也被一根半臂粗的铁链拦落马下,后边的骑兵不知道什么状况,还在催促着战马朝前奔驰,一时间和前面坠马的骑兵挤作一团,互相踩踏。这时一支支火箭突然从四面八方朝林子射至,整片林子瞬间陷入火海,大火从外往内蔓延,郑宇心道不好,难道自己中了丰军的埋伏了?想到这里他扶了扶战盔,重新跨上马背,大喝道:“不要慌,不要乱,保持队形,后队变前队,大家随我杀出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