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四章,花名的狙

我的书架

第四章,花名的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哒哒哒!

  杨晓东被击倒。

  “草!浩子你救他,我来架枪!”

  “小东爬过来,你那个位置要吃雷!”

  哒哒哒、哒哒哒……

  小东一倒,对面就想冲楼,被陈然两次闪身枪打了回去。

  “完了然哥,楼顶没圈了,圈在围墙。”

  “还有雷吗?”

  “我四个烟,雷用完了。”

  “我也用完了!”

  “别慌!我想想……”

  这最后一个圈刷的非常尴尬,对面枪法很好,把高楼架得死死的,压得陈然等人无法冒头。

  草!早知道这圈会刷出去,刚才就让他们冲到楼里来好了。

  “时间不多了,然哥!”

  王浩声音急切!

  “要不我先跳下去吸引火力?”

  陈然没搭理杨晓东的馊主意,而是语气沉稳的安排战术。

  “浩子把烟全给我,小东留楼顶架正门,收身要快,别贪枪,做到不倒就行。

  浩子跟我走楼梯下一楼,你绕后面右边的围墙缺口,架住右侧围墙。

  我从左边封烟拉到树后,应该能把他们的身位逼到你枪线上去,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能马枪,能做到吗?”

  “我尽力!”

  “ok,行动!”

  陈然左侧烟刚铺起来,对面就是一阵哒哒哒的乱枪往烟里穿。

  果然是高手!意识都很强!

  不能犹豫了,这个篮圈根本没法扛,预瞄,干拉出去。

  众所周知,干拉有掩体的敌人,是一件极其吃亏的事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会在什么时候冒出来打你。

  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灵活的走位和精准的枪法在气势上给对方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哒哒哒!哒哒哒!

  陈然开几枪,走几步,一会儿向左疾跑,一会儿朝右下蹲。

  用诡异的身法和断断续续的提前枪,得寸进尺的朝左前方推进着。

  眼角余光留意了一下弹夹里的子弹数量,应该足够自己拉到左侧树后。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围墙这两个人,就是在学区楼被陈然他们迂回偷家的那两个。

  虽然他们都不是庸手,但此时他们依然被陈然的这一波帝王干拉整得有些荒神。

  是的,的确!

  如果是高手之间,干拉有掩体的敌人,很容易被对方用闪身枪一点一点的蹭你的血量。

  好在陈然干拉的是他俩的左手位,很难用闪身枪来进行蹭血。

  而且陈然手里拿的还是狗砸,威慑力极大,一旦拉出去对枪,就是舍弃了掩体优势,和陈然硬拼枪法。

  陈然他们有人数优势,他俩根本不敢和陈然换血。

  “得得得,算他nb,别跟他硬刚,往左边围墙撤一手。”

  “卧槽,左边有人!”

  很显然,他们的左边,就是陈然的右边。就是陈然跟他们安排好的葬身之地。

  “浩子,两个都过去你那一侧了,你顶住!”

  哒哒哒哒……

  你的队友爱吃鱼子酱使用GROZA突击步枪命中身体击倒了SV.大鹏。

  砰!

  王浩GROZA的枪声戛然而止。

  你的队友爱吃鱼子酱被SV.花名使用AWM狙击枪命中头部击倒了。

  王浩:“卧槽,真tm准,我倒了,还剩最后一个,小东可以打!”

  哒哒哒哒……

  砰!

  杨晓东m4的枪声戛然而止。

  你的队友高射炮轰牛屎被SV.花名使用AWM狙击枪命中头部击倒了……

  杨晓东:“卧槽!对不起然哥!这b太tm准了!”

  “他没救人,小心点!”

  “没事,有我在,问题不大!”

  砰!

  卧槽!

  陈然神色凝重的闪到围墙后面,他没敢第一时间打药,怕敌人乘机莽脸。

  没想到刚才两个人都被他的提前枪压得不敢冒头,现在剩一个人还敢拉处这么大身位来打狙。

  这波操作,可谓是打了陈然一个出其不意,虽然因为陈然身法诡异没打到头,但这一枪也将陈然打成了残血。

  “然哥,他在救人!”杨晓东倒在楼顶,利用视野优势给陈然报点。

  怎么办?

  打药?

  还是莽他?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只是电光火石之间,陈然选择打药!

  虽然等对面扶起队友要面临一打二的局面,但是前提是他能扶的起来。

  扶人需要十秒,而打药,只要六秒。

  陈然边打急救包,边小幅度的朝着敌人所在的墙角移动,拼的就是时间。

  药打上了,血量虽然不满,但已经来不急磕小药,果断莽他。

  在杨晓东的视角里,看到陈然的游戏角色踩着诡异的步伐,身形忽左忽右的朝敌人冲去。

  哒哒哒!

  砰!

  游戏结束!

  “然哥牛逼!”

  王浩和杨晓东这异口同声的牛逼喊得歇斯底里,振得陈然耳膜发麻。

  开门红,顺利吃鸡。

  “淡定!都给我坐下,基操勿六。”

  陈然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比王浩杨晓东还要激动,肾上腺素直线飙升。

  这、就是电子竞技的魅力。

  游戏结束,没有浪费时间,三个人迅速退出游戏。

  陈然喝了口水,点了根烟。

  “准备!开始下一把!”

  游戏开始……

  这把航线是p港出发,经过农场,终点L城,陈然选择的跳点是y城。

  “伞落慢点,先注意看人!”

  “然哥,五栋一队高飘。”

  “c楼也有一队!已经落了。”

  “别下去,飘车库楼。小东把车库的车控到外围去,你俩搜车库四栋,我搜两排海景房,搜快点!”

  陈然的海景房还没搜完,就听见旁边三层楼有脚步声!

  “浩子,我隔壁三层打靶楼有个人,你上楼给我架一下,我要往小诊所撤一手。”

  “ok,我就位了,你撤吧!”

  “走走走,别搜了,赶紧走,这帮b压得太快了,不知道什么来路,咱要以大局为重。”

  陈然车皮都来不急变,开着白皮86带着两个小弟连滚带爬的退出了y城。

  “浩子下车,把桥头的吉普给他们偷了,绕到洋房后面的车库打一波伏击。

  从网红坡那边绕大圈,注意别被c楼的人看到。”

  “好,你带路,我跟着你的路线走。”

  来到L形车库,陈然指挥队友把车藏到房子后面。

  杨晓东踩住车库左侧的斜坡,王浩呆厨房楼楼顶,

  陈然趴在马路对面的树后,行成三个方向的交叉火力,敌人敢来便是十死无生。

  这个L形车库就在洋房后面,一般y城没车的情况下来这里找车相对是比较安全的,这就是一个很基础的伏击战术。

  王浩:“然哥,他们会不会来啊,呆得我tm都犯困了!”

  陈然:“…………”

  杨晓东:“好安静啊,怎么感觉我们仨好像洒b啊!”

  陈然:“…………”

  王浩:“小东,整点儿绝活来提提神,比如唱歌啥的!”

  杨晓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陈然:“都给老子闭嘴,认真点行不行,一天天尽知道呜呜渣渣的,想不想上大分了?”

  “来了来了,真的来了,他们带着物资走来了!”

  “三个人坐着一辆边三轮儿来找车,真tm是一队奇葩!”

  “嘘!别激动,放近了打,”

  哒哒哒…

  在陈然精心布置的交叉火力输出之下,没有任何意外,三个人瞬间成盒,走得很安详,没有一点儿痛苦。

  “Surprise,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咦,兄弟你们还挺肥的哦,果然是屠一城不如等一人啊!”

  杨晓东这货的全部麦,那是时时刻刻都开着的。

  无论打输打赢,他都喜欢口嗨几句,打赢了可劲儿嘲讽,打输了骂人是挂。

  “额,是我啊,涛哥,咋会是你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