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13章,jc黄志辉要挖人

我的书架

第13章,jc黄志辉要挖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都、长天国际大厦。

   jc奸臣电子竞技俱乐部总部,总经理刘尚的办公室内。

  和平精英分部的负责人黄志辉,正指着挂壁液晶屏上的赛事复盘ppt,口沫横飞的给奸臣俱乐部的总裁刘尚阐述着他对“神王白慕”势在必得的决心。

  “刘总,这个ID从来没有在任何赛场上出现过,他要真是那什么SV的签约选手,那这个SV不可能至今依旧名声不显。

  这只是一场日常训练赛,他有可能只是在参加SV的线上试训,他在赛场上的表现所有俱乐部的OB观战位都有目共睹。

  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战队在虎视眈眈,咱们要是出手稍慢,那将是战队、是俱乐部的巨大损失!巨大!”

  刘尚眉头一挑,看着黄志辉满脑门的虚汗和干涩颤抖的嘴唇,心里莫名的一阵突突,难道真有这么屌么?

  他端起办公桌上的水壶给黄志辉倒了杯水,抬手示意黄志辉稍安勿躁先润润嗓子,双手手肘撑在名贵的檀木办公桌上,缓缓的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

  眼神凝重的盯着挂壁屏幕上的ppt,刘尚语重心长的道,

  “阿辉啊!你连这个人他姓什么?叫什么?年龄多大?人在哪里都不知道,现在就申请价格会不会太儿戏了?”

  “刘总!我已经给公关部提交了这个ID的相关资料,相信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你必须给我一个最高的出价额度,我才有底气在群狼环伺的竞争中把他签入战队!”

  黄志辉说着说着又控制不住的站了起来,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瞪着刘尚。

  刘尚见他这副样子,真有点担心自己要是敢说半个不字,他真能把自己吃了。

  无可奈何的刘尚被黄志辉搞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终究还是慎重的考虑起来。

  他也不得不慎重,这毕竟不是一笔小钱,而是一次收益和风险并存的重大投资。

  “如果他和SV有合同怎么办?”

  “挖!买!倾尽财力!”

  听着黄志辉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的语气,刘尚也感受到了黄志辉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他身体微微前倾,眼神死死的盯着黄志辉看了许久,看着黄志辉依旧是坚定如初的眼神,最终还是缓缓的吐出了四个字。

  “那就…整吧!”

  刘尚艰难的说出了这四个字,像是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浑身瘫软的坐回了椅子上。

  黄志辉咧着干涩的嘴唇,满脸笑意的看着刘尚。

  “刘尚!我就知道你的魄力还在,不久的将来,你就会知道你今天所做的决定,是有多么的英明神武!”

  “滚滚滚!你tm的赶紧滚犊子,少给老子戴高帽,我兜里这三瓜两枣早晚得给你霍霍干净!”

  ………

  贵舟开阳城!

  陈然的出租屋内。

  游戏结束以后,陈然在算自己的个人试训成绩。

  淘汰分计分规则如下。

  前两个圈每个淘汰加2分,两个圈以后每个淘汰就只加1分。

   y城落地4个淘汰就是8分,m城支援队友2个淘汰就是4分,决赛圈8个淘汰就是8分。

   8+4+8=20。

  排名分计分规则如下。

  第一名加18分,第二名是15分。

  第三名是12分,第四名是10分。

  第五名是8分,第六名是6分。

  第七名是5分,第八名是4分。

  第九名到十一名是3分。

  十二到十五名是2分。

  十六到二十名是1分。

  二十一名往后全是零分。

  额!陈然是第一名,好像只需要知道第一名加18分就行了。

  所以20加18等于………等于………等于………哎呀!

  陈然正在抓耳挠腮的,忙着算自己的试训积分。

  这时候一个微信电话打了进来,扰乱了他的思路,这让他无比的恼火。连来电显示都没看,他就怒气冲冲的接了起来。

  “你tm谁啊?”

  “额!兄弟,我是曾志兵啊,SV战队的,你刚刚还试训呢,咋就忘了呢?”

  “哦!是你啊,咋滴了嘛?我这才试训一把,分数确实是少了一点,但是我告诉你昂!那都是因为你们战队的人先是叫我去支援,导致我前两个圈没杀到几个人。

  然后决赛圈之前又是两个憨批的一波白给掉点,导致决赛圈不能提前入场,所以我分才这么少,你说说,这能赖我么?”

  陈然拿开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有些不悦的质问曾志兵。

  啥!少?你管个人积分38分叫少?你管落地一穿四叫没怎么杀人,决赛圈1v8还只是入场晚了?

  曾志兵快要被陈然整得精神分裂了,就现在这个成绩,他光这几个小时接到的电话就顶他过去一年了。

  有打听联系方式的、有打听签约费用的,有商讨转会事宜的,有拿重金乱砸的。

  可是他现在只有陈然一个微信号,连陈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这让他欣喜若狂的同时又患得患失。

  “兄弟,你看我俩都认识两天了,我还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方便通个姓名吗?”

  “陈然,耳东陈,自然的然!”

  陈然有些不耐烦,但为了自己能打职业,又不得不跟他虚以委蛇。

  “陈然!好名字,果然是有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悠风骨啊!”

  卧槽!又来!

  为什么说又?

  上一个这么说的是谁来着?

  哎呀!想不起来就不管了。

  “你好好说话昂,别整一些我听不懂的,显摆你很有学问吗?”

  “额!呐内个,我是想和你说,你可以不用参加试训了!”

  曾志兵一脸黑线,心想要不是为了你,我tm用得上搜肠刮肚的找好话去奉承你吗?

  额!陈然有点想不通,他一遇到想不通的事情就发懵,他一懵起来就有点儿生气,他一生气就想骂人?这就是所谓的恼羞成怒!

  但还是那句话,为了打职业,以后还得跟着人家混饭吃呢,不能把人得罪死了。

  “我说那个谁!”

  “鄙人贱姓曾!”

  “哦!我说曾老板,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凭什么不让我试训了,你在拿我当猴耍吗?

  我都说了是你自己战队队员在拖我的后腿,我分才这么少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参加试训了?总得给我说个理由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