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14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的书架

第14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哦!我说曾老板,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凭什么不让我试训了,你在拿我当猴耍吗?

  我都说了是你自己战队队员在拖我的后腿,我分才这么少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参加试训了?总得给我说个理由吧!”

  陈然强忍着骂人的冲动,要不是为了当职业选手,自己何至于被人戏耍至此!

  由此可见,今天陈然打过一场训练赛以后,对职业赛场更加向往了,他还是很想成为职业选手的。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怪我没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用试训,直接来战队签约了!”

  曾志兵嘴上对不起,心里麻麦皮,心想这都能理解错误,就这智商是怎么把游戏玩得这么好的?难道智商越低玩游戏越牛批?这特么的也不科学呀?

  “我说曾老板,你说话能不能别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你该不会是搞传销的吧?想骗我进你的传销窝子,你可要考虑清楚,我可是会武功的哦!”

  曾志兵被陈然搞得一脑门子黑线,这也不行,那也不信,果然是越容易得到的越不懂得珍惜,越是上赶着的事情越让人起疑。

  他心情烦躁的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两口之后,犹如发怒的黄牛一般从鼻孔里喷出两股烟雾。

  听着陈然还在电话那头没完没了的逼逼叨叨,越想越特么的气人。

  “我最后说一遍,我没骗你,你爱信不信,爱来不来,爱上哪上哪去。”

  曾志兵无奈的想到,以那些电竞豪门的嗅觉,像陈然这种摇钱树,自己早晚都是留不住的。

  索性他就破罐子破摔,对着手机胡乱的发泄了一通,然后果断的掐掉了电话。

  陈然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盲音,感觉有些失魂落魄。

  开始琢磨是不是自己的疑心太重了?想的太多了?打不了职业自己能干嘛?难道要继续当代练?

  陈然越想就越是失落,感觉职业选手,电竞俱乐部这类一听就很高级的词语,就要和自己再无瓜葛了。

  就这样想着想着,他又厚颜无耻的给曾志兵打了一个微信电话过去。

  “啊!那个曾老板啊!我想了想,咱们这么多天相处下来,我觉得你人还是不错的,还是值得相信的。

  我就是想问一下,我不用试训直接签约的话,那一个月开我多少工资啊?”

  额!

  曾志兵刚才一怒之下挂掉了陈然的电话,冷静下来以后多少有点儿后悔,他刚想给陈然回拨过去,没想到陈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陈然,我刚才脑子有点乱,我这样跟你说吧!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给你开多少钱工资比较合适。

  要不你抽空来一趟我们俱乐部,我们见面再聊你薪资的问题!不过我可以先给你拖个底,我能给你的薪资绝对比你预想的要高!”

  “好吧!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那我明天过去。”

  其实,陈然根本不在乎工资的多少,只要能养活自己就行,相对而言,他更害怕孤独,他厌倦了这座只有他一个人的小县城,厌倦了这一间只有他一个人的出租屋。

  当晚,陈然忐忑得整夜没睡着觉,从小到大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从村里到县城,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孤身一人远赴一个只会出现在电视上的地方……魔都。

  第二天一大早,陈然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起床穿衣洗漱。

  一切都收拾妥当以后,他才心情复杂的拨通了一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麻将声音。

  “爸,我要去魔都了!”

  “没钱!”

  “……!”

  陈然脸上浮起一抹无声的苦笑,默默的挂掉了电话,鼻子有些发酸。

  我,不是找你要钱的啊!

  茫然四顾,一个人,一间廉价出租屋,连个告别的人都没有,也许这就是心无挂碍、形单影只吧!

  钥匙插在门上,背上自己的书包,推开房门,仰头望苍穹,大步而去。

  陈然没见过世面,等到他到了林城火车站,他才知道自己所在的开阳县城是多么渺小。

  在火车站找到售票口,心疼的用了二百块钱买了一张去魔都的车票。

  跟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到站台上,看见穿着制服的乘务员都感觉自己有些自卑。

  坐上了开往魔都的火车,望着窗外的街景逐渐从视野消失,陈然才恍然发现林城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魔都对陈然而言,就是新闻上的那几段笼统的台词,经济、繁华、时尚,这些词汇都无比抽象,就像是一部打着马赛克的小电影,虽然朦胧,但充满幻想。

  由于昨晚的忐忑不安,导致一夜未眠。随着微微摇晃的车厢和咣当咣当的轨道声,陈然顿感一阵困意袭来。

  将装着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的挎包抱在怀里,脑袋靠在窗沿上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的睡了十几个小时,感觉胳膊被碰了一下。

  陈然茫然的睁开眼睛,扭头就看见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几乎要贴到了自己脸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调皮的往鼻孔里钻。

  陈然上下看了看才发现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孩子,她正单膝跪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双手费力的托举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想要塞到头顶的货架上去。

  也许是力气小,也许是箱子沉,几番尝试都没能如愿,这才无意中蹭了一下陈然的胳膊。

  陈然主动站了起来搭了把手,以他一八零的个头,举这么个箱子也就是顺手的事儿。

  女孩腼腆的说了句谢谢,陈然故作洒脱的摆了摆手,连话都没好意思说。

  因为刚才两个人身体贴的太近,只是那淡淡的香水味道,就让陈然感到面红耳赤了,加上女孩穿着又凉快,陈然都没好意思和女孩对视,若无其事的扭头看着窗外的空气。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

  女孩本来挺害羞的,不过她看到陈然比她还害羞,所以她也就不害羞了,开始大方的找陈然说话。

  因为陈然是头朝外,他也不敢确定女孩是不是问他,所以嗫嚅着半天没有说话。

  要是自己转过去说我叫陈然,万一人家不是问自己,那岂不得尴尬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女孩就坐在陈然斜对面,刚好能看到陈然的侧脸,刚才陈然欲言又止的样子被她尽收眼底,悄无声息的笑开了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