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17章,地铁乌龙

我的书架

第17章,地铁乌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然感觉这女人的反应怎么不太对劲儿,自己看她挺着个大肚子,好心好意给她让座,她不说谢谢也就算了,你那深闺怨妇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姐姐你别跟我客气!我在学校可是评过三好学生奖的,不能辜负老师的教导,遇到孕妇老幼要让座,你就放心坐吧!”

  陈然语气很真诚,他是真心想给人让个座,一来是发乎本心,二来是面前站的人太多,光线都挡没了,觉得有点压抑,想起来站一会儿,没想到人家还不领情。

  陈然也不敢硬拉着人家坐,要是拉出个好歹来,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想坐就坐,不坐也由她,陈然自己站了起来挤开人群,走到门边活动活动筋骨。

  “哈哈哈!你太可爱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然刚走到这里,一个偷瞄了他好一会儿的女生就开口和他搭讪。

  当然,偷瞄陈然的也不止她一个,只是有勇气开口的只有她罢了!

  陈然抬眼打量了一眼门口这个和自己说话的女生,又是t恤短裤小白鞋!

  一看到这穿搭,陈然就想起童倩倩,心情瞬间就烦躁起来。

  一般女生看到陈然这种级别的颜值,只敢偷摸瞄两眼,别说什么开口搭讪,她们连跟陈然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就像火车上陈然和邻座的那哥们看到童倩倩的感觉是一样的,不敢对视,不敢说话,除非对方上赶着。

  有勇气开口搭讪的人,普遍都是对自己某个领域某项特长有着绝对的自信,无论男女,盲目自信的除外。

  这女孩虽然颜值不及童倩倩,但人家单凭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也能打个8.5分。

  “我叫陈然,陈是玉树临风的陈,然是风流倜傥的然。”

  不得不说,近距离接触过童倩倩那种级别的女孩以后,陈然已经对美女产生抗体了,学会不尊重女生了,学会口花花了。

  又或者是报复心理在作祟,童倩倩触发了陈然脑袋里的某项开关,激发了陈然的渣男属性,从此江湖又多了一个风流倜傥的然哥哥。

  “玉树临风的陈…?风流倜傥的然…?哈哈哈,你太逗了!”

  女孩被陈然乱七八糟的自我介绍逗得花枝乱颤,那诱人的曲线看得车厢内无数牲口垂涎三尺。

  陈然也若无其事的瞄了一眼,果然很雄厚、很壮观啊!

  “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名字?难道本小姐还入不得你的法眼?”

  陈然乱瞄的眼神被她逮了个正着,不过她不但不生气,还刻意对着陈然挺了挺,一脸的傲娇怎么都隐藏不住。

  陈然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揉了揉鼻子,生怕自己的鼻血流出来,故作镇定的随意问道,“咳咳!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乔韵,沉鱼落雁的乔,闭月羞花的韵!”

  陈然看了看女孩那惊人的曲线,“你是风韵犹存的韵吧!”

  “你先别跟我贫,你告诉我,谁跟你说大肚子就一定是孕妇的?”

  “啥意思?”陈然有点懵!

  “人家只是单纯的胖,你给人当成孕妇,要不是因为你这张脸实在太招人喜爱,人家早用蒲扇般大的巴掌抽你了你信不?”

  额!

  难怪刚才有几个人脸上的肌肉在抖个不停,一副内急找不到厕所的表情,陈然还以为他们得了便秘,肚子里憋着屁呢,原来特么的自己错把胖妞当孕妇了啊!

  完了完了!

  自己无意中伤害了一颗脆弱的心灵,罪过大了呀!

  陈然急忙在车厢里四处寻找刚才那位胖姐姐的身影,找了半天才得知人家早就转线了,而且还是哭着跑出去的。

  这下子陈然真有点慌了,涉及尊严的事情那是可大可小,真不是开玩笑的。

  因为以前上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满脸雀斑的胖妞,本名叫朱丽。

  她被几个整天不干好事儿,到处给人起外号的憨批取了个外号叫朱丽叶。

  朱丽叶这个名字单个拎出来的话,那可是英国文学家威廉·莎士比亚所著戏剧里的女主,美艳不可方物。

  但那群无事生非的憨批偏偏要给一个本名叫朱丽的、满脸雀斑的、肥胖的、两次中考失利的、自尊心强的女生起了这个外号。

  外号是童话故事中的美丽女主朱丽叶,再结合胖妞本人形象的巨大反差。

  好家伙,这件有话题,有热点,有反差,有趣味性的事情,一夜之间便火遍全校,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每次上课老师点名朱丽,总有几个憨批要在后面加个叶字,全班哄堂大笑。

  老师也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是不痛不痒的训斥了几句,而且训斥的过程中自己都憋不住笑场了。

  每次校园运动会的时候,班长扯着嗓子点名朱丽,那几个憨批永远不会缺席,异口同声吼了声叶,全校哄堂大笑。

  上课要喊叶,下课要喊叶,吃饭要喊叶,如厕要喊叶。

  叶!终于上课了、叶!终于下课了、叶!终于吃饭了、叶!我拉出来了。

  忍无可忍之下,悲剧发生了,女孩跳楼了,人没事,腿断了,终身残疾。

  由谁负责,由谁买单?

  找不到!

  因为全校都在起哄,到底是谁起的外号早已无从考究。

  找不到直接责任人怎么办?

  校方赔呗!

  校方赔了钱,心疼怎么办,开除吧!亡羊补牢,为时已晚矣!

  很多不幸事情的起因都不是一件很恶劣的事,都是一步一步发酵的。

  今天这个事情比起当年,危险系数要大很多。

  随时可能出大事儿,也有可能已经出大事儿了,陈然真着急了。

  就算是因为无主观动机、出发点是好的`预料不到等等诸多客观原因,自己不用承担责任。

  但事情起因是他,他良心不安,会受到人性的谴责。

  乔韵看到陈然在忙急忙慌的四处打听胖妞下车的车站,着急得满头大汗!

  又看陈然表情不似作伪,的确是很着急,她有些不能理解,一个小小的误会,陈然到底在担心什么?

  在陈然的竭力打听下,终于得知了胖妞下车的站名。

  地铁又一次到站停下的时候,陈然毅然决然的下了车。

  就在他到处寻找回程线的时候,胳膊被抓住了。

  陈然一回头,发现居然是刚才那个叫乔韵的姑娘。

  “你拉着我做什么?”因为着急,所以陈然声音很大。

  “你到底在慌什么?”乔韵被凶,感觉有些委屈,所以声音也不小,不知内情的路人看了还以为是小情侣吵架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