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24章,你身份证带了吗

我的书架

第24章,你身份证带了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连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曾志兵和姜伟明,都在不顾形象的扯着那被烟酒侵染多年的破锣嗓子,歇斯底里的嚎着兄弟你瘦了。

  现场唯一清醒的人,就只剩乔韵一个,她拿着陈然的外套神色担忧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女朋友真漂亮?”

  “呵呵?”听到胡飞的恭维,陈然只是干涩的笑了笑,拍了拍发胀的后脑勺,无语的望着餐厅门口的两台车。

  他在长椅上休息了很久,虽然脑袋依然跟灌了铅似的重,但好歹人是清醒的,还勉强走得稳路。

  目测现在除了乔韵陈然和胡飞之外,没一个走的动道儿的。

  好嘛?都喝成这b样了,车没人开了,胡飞虽然没醉,但他也是喝了酒的。

  没办法了,曾志兵的别克gl8和胡飞的哈弗H6就扔餐厅门口吧,明天早上酒醒了再来开走,被开罚单总比酒驾要划算许多。

  陈然问乔韵怎么回去,乔韵却说宿舍锁门了,回不去了,好嘛!她欺负陈然也没上过大学,撒起谎来眼都不眨。

  陈然压根想都没想过乔韵会骗他,因为他认为乔韵根本没有欺骗他的动机。

  他就一涉世未深的纯情小处男,还不知道社会的黑暗和人性的险恶。

  陈然没上过大学倒也没啥感觉,可胡飞上过的啊,他一听见乔韵说宿舍锁门就习惯性的看了看时间。

  他不看时间还好,一看清楚时间就立马后悔了,都是过来人,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好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贱呢?这不是硬啃狗粮两大碗么?

  他们六个人打了两台车,直接开溜,唯独留下乔韵和陈然两个人,陈然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尾灯,脑子有点乱。

  魔都是个生活节奏很快的国际大都市,不过在临近郊区的宝山,多少还是能感受到几分难得的悠闲。

  三三两两的共享单车悠然的在街道上往来穿梭,陈然和乔韵手挽着手,慢慢吞吞的踱步在昏黄的路灯下,路灯带着迷人的光影,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乔韵总爱扭头偷看陈然的侧脸,看着他眉头微皱、若有所思的凝望着前方,她感觉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已经不可自制的喜欢上了这个傻傻的大男生。

  陈然并不是在装模作样的忧郁,而是不知所措的懊恼,他完全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心想难道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走到天亮?不会走着走着,就走回老家了吧?

  老家是不可能走到的,不过倒是走到了一家闪着霓虹灯的酒店门口。

  乔韵主动停下了脚步,忽闪着水汪汪的眸子看着陈然,声音发颤的问了一句“你身份证带了吗?”

  “啊?”

  “啊什么啊?”

  陈然脑子有些短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就被乔韵拉着走进了酒店。

  乔韵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前台,神色自若的要了一个房间。

  滴!

  看着乔韵熟练的用房卡开门的动作,陈然脑海中就冒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念头,难道她经常和别人开房?

  乔韵看陈然还傻站着不动,索性自己推门走进了房间,把挎包放在床头柜上,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直到浴室传来了哗哗的水声,陈然才磨磨蹭蹭的走进房间。

  他怔怔的看着浴室的门把手,努力的回忆和乔韵从地铁相识的点点滴滴。

  陈然并不傻,而且还很聪明,他身体虽然已经有了明显的反应,但他还是努力克制着自己推门闯进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一天,就只是一天,确切的说,自己和乔韵认识还不到24小时。

  彼此没有表白,没有恋爱,没有承诺,没有过相守一生的誓言,难道就要稀里糊涂的滚到一张床上去?

  好吧,以上所说的都是屁话,但,总感觉好像还是差了一点儿什么啊!

  其实理智这种东西,永远抵不过基因里的本能,当你控制不住的时候,总会给自己不受控制的大脑寻找诸多借口。

  陈然在经过短暂的心理挣扎以后,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反正他看乔韵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应该也不是啥正经女人。

  对,像她这种有相貌有身材又有钱的富家千金,指不定也就只是玩玩而已,睡了也就睡了,不一定就要在一起结婚。

  理由虽然是找到了,但毕竟是人生头一回,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恐惧和紧张。

  给自己点了根烟,靠在浴室的门框上大口大口的抽着,试图缓解浑身躁动的血液。

  水声停了,浴室里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只过了一小会儿,乔韵就裹着浴袍推门走了出来。

  乔韵表面上看起来镇定自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但当他看见陈然呼吸急促的瞪着自己的时候,小心脏跳动的频率都快供不上血了,紧张的近乎窒息。

  “我……我……我有点儿困,先去睡了,你……你也………”

  乔韵磕磕巴巴的话还没说完,陈然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用力往回一拉,就把乔韵打横抱了起来走向床榻。

  陈然像是着了魔一般,按着乔韵疯狂亲吻的同时还不忘上下齐手,隔着浴袍都能感受到她凹凸有致的身段。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乔韵紧紧的并拢了双腿,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奋力推开了陈然,神色慌张的坐了起来。

  她理了理头发,脸蛋红得快要出血,心脏咚咚的乱跳,都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不………不行,我……我害怕!”

  陈然正是jc上脑的时候,却没想到乔韵会半路刹车,实在是大煞风景。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让浑身躁动的血液平静下来以后,他才惊奇的发现,乔韵的浴袍里面居然还穿着衣服裤子。

  “我是不是特没劲啊?像我这样的女孩,是不是很不招男孩子喜欢?”

  乔韵有点丧气地道,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出息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有几个情侣是等到结婚了才走到最后那一步的?

  陈然摇了摇头,眼神认真的望着乔韵,语气极为认真的道:“发乎情,止乎礼,我现在才是真的对你另眼相看了?”

  陈然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神色恍惚地走进浴室,冰凉的水浇灭了躁动的心,他为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后悔,为刚才内心的恶意揣测感到内疚。

  如果不是乔韵及时制止了他鲁莽的行为,自己还真就把她当做一个轻浮的女人给办了,这样一来既是对乔韵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再次走出浴室的陈然眼神一片清明,理智回归了本体,他走到床边,看到乔韵已经钻进了被窝里,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有些慌张、又有些讨好。

  “你睡吧!我再去找前台要个房间。”

  “要不……你就在这睡吧!你睡这边,我睡那边?”

  “你睡吧?我怕控制不住!”

  陈然看着乔韵这副可爱的样子有些好笑,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故作潇洒的迈步走了出去,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乔韵看着陈然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心情莫名的有些失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