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34章,线上试训的那一场复盘

我的书架

第34章,线上试训的那一场复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然手拿指挥棒,站在挂壁电子屏幕的讲台上,直接让姜伟明把他线上试训的那一场对局调了出来,开始了他升任SV队长的第一次复盘分析。

  他先是把进度条拉到他跳伞的时候开始,贴脸落p城五栋海景,把敌人打倒在厨房楼一楼,然后就是围点打援,卡楼梯提前枪秒掉两个,跳下阳台打倒最后一个,到此画面定格。

  陈然犀利的目光扫向众人,没有卖关子,直接开口问道,“如果你们是敌方战队的指挥,你们会怎么做,该怎么做?”

  陈然问完以后,众人面面相觑,大家以为陈然给他们看这一波一穿四,目的是在炫耀和立威,没想到陈然会问出这样一个他们想都没想过的问题。

  “我要是对面指挥,迷宫楼的那个根本不用封烟顶到你楼下来,只要上迷宫楼楼顶透过厨房楼阳台窗户打你侧身,你楼梯卡位点和小房间都占不住。”

  胡飞不愧是战队队长,哦!不对,是前任队长,他多少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一开口就切住了要害,虽然不够全面,但能想到这一步也算是一个合格的指挥了,不过也仅仅只是勉强合格而已,接下来还得陈然补充完整。

  “首先,跳p城这种房区,开始发现有人以后,别急着落地,避免别人贴脸玩命。

  其次一旦有人1v1贴脸,就算手里是一把手枪,也不要盲目转移别的房区,不露不莽,就地死卡,等待队友支援。

  再者如果队友倒地的时候,队伍还没支援到位的话,就要做好放弃的心理准备,稳扎稳打,就算是只有一个敌人,也不能轻敌干拉!

  最后就是要学会分庭抗礼,和平发育,就算独狼打掉你一个队友,那也是自身学艺不精,不可意气用事。

  轮流把他架死在五栋海景那一片,搜完其它地方的物资,是战是退再做计较,有了投掷物打他一个独狼还不是手拿把抓的事情,总结,不到绝境绝对不能1v1。”

  陈然说完,略微停顿了几秒,留给众人一些反应思考的时间,看到胡飞和张君都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陈然略感欣慰。

  大屏幕上的画面一转,直接跳到了陈然开车去m城支援时走的路线,到达支援地点时定格,犀利的目光再次扫向众人,审视询问的意味很浓。

  看到众人一脸懵b的样子,陈然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始讲述自己的观点,意思就是无论支援还是转移,都要尽量避开路线附近的所有房区和点位的枪线范围,总结就是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切不可进行长距离的转移,按部就班的跟圈拿点。

  陈然说完,又把进度条拉到了m城胡飞他们接敌开战前,而且还把每个人的第一视角和敌人的第一视角都放了一遍,看得三个人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

  敌人是从核电站开车转点途径m城麦田,胡飞m4扫下来一个,敌人封烟救人,胡飞和陶兵干拉顶到麦田草堆准备拔雷。

  结果胡飞被人家架枪的人撂倒在半路上,陶兵开枪穿烟击倒一个,想要贪输出拉枪打第二个被人反秒,战况就此陷入僵局。

  陈然眼神在胡飞和陶兵脸上来回扫视,见他们除了尴尬还是尴尬,压根不懂得反思自己的无脑行为。

  陈然当时还奇怪他俩是怎么倒在麦田里的,现在才知道他们是贪人头贪输出,还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陈然也算是死心了,不指望他们能有多少进步,反正打完下个月的城市赛,战队也要大换血。

  就算曾志兵没钱挖那些顶尖选手,陈然自己把王浩和杨晓东拉过来,都比这一帮棒槌要强得太多,真心不理解jc奸臣俱乐部怎么舍得花四百来万挖胡飞这种水平的选手。

  陈然不知道的是,jc奸臣俱乐部之所以肯花大价钱挖胡飞,都是粘了他的光,别人都不知道那场训练赛的决赛圈是陈然在指挥,所以把指挥的决策功劳算在了胡飞这个队长的头上。

  陈然彻底死心以后,接下来的复盘就干净利落多了,画面放到哪,陈然就照本宣科的讲到哪。

  他还理所当然的吩咐姜伟明到训练室把自己手机拿过来,登录游戏进入训练场,把手机画面一起投屏到大屏幕上,一边演示操作,一边讲解理论,语气不温不火,语速不急不缓。

  “你们顶到麦田草堆丢雷的思路没有错,错的是不该两个人顶,正确的做法是两个人架枪,一个人顶。

  顶的人顶到位以后,留一个人架枪,另一个人去车库开车,从左边城头绕大圈,把枪线拉到山上两面夹击,这一队就能稳稳吃掉。

  还有就是在每次出枪之前,要卡好预瞄之后再定点出枪,收身要快,不可贪枪,多用闪身枪,把敌人打回掩体以后就要立马掐雷,速度要快,起码得比敌人快,否则吃雷的就是你自己。”

  陈然说完以后,又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同时也给这些棒槌留一点思考的时间,至于自己所讲的内容他们能领悟多少,全凭个人本事。

  画面继续快进,跳到桥头迷宫楼占点,张君在假车库楼顶、被m城炮台三层楼的敌人集火打倒,陈然刚把他救起来,迷宫楼楼顶的胡飞和陶兵就被农场反坡的满编队连打带补。

  队伍还没进决赛圈就减员两人,而且还是白给,看到这里两人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陈然还委婉的提醒过他俩,胡飞其实是听进去了的,只是自己作为战队队长兼指挥,碍于面子不好意思下来。

  陶兵则是看到胡飞都没下来,自己要是下来的话,有怕胡飞脸上挂不住,所以两人是硬着头皮死要面子,结果就死了。

  陈然见他俩实在是已经羞愤难当了,才把看白痴的眼神从他两脸上挪开,多少给他们留了点面子,直截了当的开始讲述占点时的占位分布和注意事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