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35章,门外突兀的掌声

我的书架

第35章,门外突兀的掌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然见他俩实在是已经羞愤难当了,也就把看白痴的眼神从他两脸上挪开,多少给他们留了点面子,直截了当的开始讲述占点时的占位分布和注意事项。

  “所谓占点二字,占在前,点在后,选点只是常识,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老玩家,都能根据圈形选出合理的点位,选点并不可怕,占不住才是笑话。

  占点分为两种,一种是自闭防守点,一种是无敌打靶点,区分这两种点位的关键,就是要前瞻到周围敌人,对己方点位是否能构成致命的威胁。

  坦白来说,就是看周围能秒你的位置多不多,但凡超过两个能秒你的方向和位置,就是自闭防守点。

  反之周围敌人对你构不成威胁,或者能构成威胁的点位不超过两个,那就可以当做无敌打靶点来守。

  所谓无敌打靶点的无敌二字,也不是绝对的无敌,前提是不能给敌人找到突破口的机会,所以队伍里每个人的分工和占位就显得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马虎。

   n港桥头迷宫楼这个点,就是个很明显的自闭防守点,房顶的位置四面八方都能打到你,在质量不高的路人局里,你把他当做打靶点也无可厚非,但训练赛的质量,比赛季初的战神局都要高,上房顶风险极大。”

  陈然一口气说完占点时大致的注意事项,嗓子都干的快冒烟了,走到会议桌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众人看到陈然喝水的样子,都感觉有些过意不去,为了给他们复盘,陈然可谓是尽心尽力了,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对陈然生出了几分感激和倾佩。

  大多数人都不由得端正了一下坐姿,对陈然表示了一定程度上的尊重,都知道决赛圈才是重中之重,都知道陈然还有很多细节要讲。

  陈然喝完水,粗鲁的用手背擦了擦嘴,直接把大屏幕上的画面切到了决赛圈,切到了自己的第一视角。

  “接下来我说的话比较关键,大家仔细听,仔细想,里面有很多知识,都是在坐各位经常干出来的降智操作,观念很新颖,言词很粗鄙,理论很浅显,错误很低级。”

  陈然停顿了一下,冷眼斜视着众人,直到看得个别人端正了心态,他才继续阐述自己的观念和想法。

  “决赛圈的人很多,战况很激烈,场面很混乱,队伍的整体实力不行,也做不到配合的默契,扛不住敌人一队接一队的猛攻,占不住决赛圈的热门点位。

  就算你运气好,选了个天命圈的热门点,没那个实力和信心守下来,那就主动把战场给别人让出来,让别人去争,去抢,情愿打最后一波的主动进攻,也不能做一味的被动防守。

  既然退了出来,怂了就是怂了,没什么难为情的,坦坦荡荡的正视自己的菜,不要东打侧身西偷屁股的四处惹祸。

  要尽可能的减少周围敌人对己方的注意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否则敌人时时刻刻的防备着你,活该你们被架死在圈边!”

  陈然这句话,几乎就是在指着胡飞等人的鼻子大骂菜比了,他也不想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属实是自己看了他们训练赛之后,内心的火气止不住的往脑门上顶。

  其实陈然所讲的这些理论,在一流强队里都是众所周知的常识,无奈SV这种连城市赛都没进过前五的五六七八流战队而言,那可算是金科玉律了。

  至于陈然最后的一波一穿八,他并没有大肆渲染自己是多么无敌,而是把自己的视角、张君的视角、每个敌人的视角、和高空的上帝视角挨个放了好几遍,让大家自己看,自己领悟,懂的自己就能看懂,看不懂的说了也白说,根本用不着多费唇舌。

  张君的视角里,就是他一个人混烟顶上去,AKM提前枪卡墙角,腰射爆头击倒两个,然后被伏地魔打侧身。

  陈然的视角里,把烟全往正前方铺,自己则是扛着毒,从右手反坡卡着视野拉了个侧身,就看见张君那边枪声一响,最后一队人就玩命似的往前冲,被陈然一波侧身接二连三的撂倒在冲锋的路上。

  房区那一队敌人的视角里,脸上烟雾遮天蔽日,却只有一个脚步声,两个人拉出去被ak瞬秒,好在最后一个队友趴在烟里偷了个侧身。

  队友救人的时候,后面反坡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声和雷声,当他们全被救起来的时候,药都来不急打,一个叫SV·神王墓的ID已经完成了灭队刷屏,还直接朝他们干拉过来,一个满血两个丝血,干净利落的被一波带走。

  而最后高空的上帝视角,才能最清楚最直观看到整个战局的全貌,胡飞张君他们再不济也是职业选手,多少还是能看出一点门道来的。

  张君和烟雾,包括房区的敌人,都是陈然的诱饵,抓住机会劝架在高端局里都只是常识,何况这还是t2训练赛。

  张君那边枪声一响,反坡这队看到系统提示有人被击倒,根本不再怀疑有诈,嗷嗷叫着就要去劝架,除非是实力悬殊太大,不然被偷侧身灭队,就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大屏幕上的复盘ptt停止以后,众人内心的复杂情绪久久不能平静,说实话,道理说穿了都感觉也就那么回事儿。

  如果他们有合适的地形,打侧身灭队也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但是难就难在没有那个反应和魄力去拉这么远的枪线。

  万一对面不是满编呢?万一右边有一个独狼伏地呢?万一张君打不倒人就被连打带补呢?万一反坡那一队谨慎不压呢?

  换作是他们面对当时的局面,显然做不到陈然的果决,所以说陈然这一波是预判了敌人的预判,前瞻了敌人的前瞻,他对自己的洞悉战场的敏锐嗅觉有着绝对的自信。

  啪啪啪啪啪!

  “哈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一个路人玩家,在职业战队的训练赛场上,敢以gt冠庭为棋,手捻jc奸臣作子,轻描淡写间将两支新进的电竞豪门玩弄于股掌之间,其中表现出来的城府和决断,连那些成名已久的世界顶级强队也不过如此了吧!”

  额!

  会议室里的众人齐齐扭头看向门外,表情有些愕然!

  陈然转头,斜眼冷视看着门口的曾志兵和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中年,眼神杀气四溢,语气深寒彻骨。

  “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