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37章,给我一个舞台行吗

我的书架

第37章,给我一个舞台行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今年已经三十有六了,俱乐部也一直处于亏损经营的状态,说道这里我得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我签你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拿你卖个好价钱的打算。”

  曾志兵说道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他并没有看到陈然脸上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心里暗暗感叹陈然小小年纪心思好重,然后又继续说道:

  “现在jc奸臣开出了一千个w的转会费买你,我可以给你总价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两百,然后我再把俱乐部解散宣布破产,你百分之20的股份我又能给你两百。

  也就是说,你从俱乐部离开就能拿到四百,扣掉%45的个税,到手也有个一百七八,我给你凑个整,保你到手两百。

  两百万!对比你这个年纪来讲,已经比绝大多数人的起点要高了,进了jc奸臣以后,身价只会越来越高。”

  陈然一边翻看着曾志兵的一些抵押贷款的合同,和俱乐部的注册文件,一边听着曾志兵长篇大论的絮絮叨叨。

  曾志兵说完以后,陈然放下手里的文件夹,笑眯眯的看着曾志兵,看得曾志兵有些精神恍惚,又有些头皮发麻。

  心道陈然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宠辱不惊也就罢了,在赤裸裸的利益诱惑下还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换作是一般同龄人,就算不高兴得跳起来,但基本的神色变化总该有吧!

  诚如他自己所说,两百万,对于陈然这个年纪而言,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可他没能从陈然的脸上看到应有的不知所措和欣喜若狂,他看到的是一种不以为然的淡定,是谈笑自若的从容。

  “曾总,曾老板,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对两百万感到喜不自胜?又或者是对你所说的市场环境感到心丧若死?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钱,我是很想要,能被你卖出这么高的价钱,我也感觉很自豪,但我实话跟你说吧!jc给的价钱再高,我都不会签那种等同于卖身契的合同。

  以前我饥寒交迫的时候,我就在脑海里做过很多白日梦,如果我有了花不完的钱,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豪车豪宅,不是环游世界,而是找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心无旁骛的玩游戏。你可以笑话我鼠目寸光,也可以笑话我见识浅薄!但……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无奈,我不觉得你满胸豪气追逐梦想的做法有多么伟大,也不觉得俱乐部打不出成绩是市场环境阻碍了你,那都是你为自己的软弱无能寻找的借口罢了!

  我不管你要解散俱乐部也好,打包卖掉俱乐部也罢,能不能等我们打完下个月的城市联赛再做决定?给我一个舞台,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行不行?曾总!”

  听完陈然言词恳切的一番话,看着陈然那一双如黑曜石般透亮的眸子,曾志兵仿佛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的自己,也像现在的陈然一般,恳求老板不要把战队解散,恳求让自己打完最后一场百城联赛。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自己一把称霸主道的泼射ak,依旧止步八强,曾志兵被指缝中的烟蒂烫得哆嗦了一下,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发现陈然还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我又没有逼你,都说了想走想留都是你自己的自由,你看你担心什么,转会也是需要选手本人同意才行的,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你要能在城市联赛把成绩打得漂亮一点,说不定价钱还可以往上提提。”

  是的,职业选手转会,选手自愿也是一个必要条件,陈然不同意,曾志兵也是没有办法的,再加上陈然如果铁了心跟他绑在一起,他还是对俱乐部抱有几分希望的。

  而陈然的意思就更好理解了,他想要自由,想要自己说了算,乔韵叮嘱过他,别人买他的价格越高,合同就绑得越死,何况去了jc那样的电竞豪门,不一定有在SV呆得舒服。

  在陈然看来,你豪门战队有钱,你可以买顶级选手,请顶级教练,我就是要带着一个草台班子打得你们落花流水,那样才解气,那样才够爽。

  且不管他这种想法是不是仇富,是不是异想天开,但是此刻的陈然,就是有一种自幼养成的那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逆反心态。

  加之这个黄志辉和之前给自己打过电话的大神慧一样,言词虽然客气,但陈然总能感觉到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在里头。

  和曾志兵达成共识以后,陈然就准备起身回回会议室,曾志兵朝茶几上努了努嘴,茶几上放着一个非常精致的紫色礼盒,那是黄志辉临走时留下的,说是给陈然的见面礼。

  陈然打开礼盒,一张邀请函,一张黄志辉的个人名片,和一部新款iPhone手机。

  “好家伙,13ProMax,1TB内存,这得一万多吧!奸臣果然是大手笔啊,陈然,要我是你,很难抵挡得住这种攻势!”

  陈然没搭理曾志兵的调侃,他随手拆开包装丢在茶几上,拿出自己的二手7p把卡取出来装到新手机里,喜滋滋的摆弄起来。

  他这一通操作看得曾志兵一愣一愣的,“你小子不是不待见黄志辉吗?”

  “我是不待见他这个人,他的钱我还是很待见的,白送的东西不拿白不拿,干嘛要跟这么漂亮的手机过不去!”

  陈然本来就是用的7p,新款13摆弄起来倒也没有多大阻碍,摇头晃脑的把面容ID录入以后,就把新旧两部手机,和茶几上的半盒黑利群一起揣进裤兜里,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你拿走我抽什么啊?”

  陈然没搭理曾志兵,径直走进会议室,看到众人聊天的聊天,刷视频的刷视频,压根没注意到他,拍了拍手掌,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以后,一句让大家集体懵b的话脱口而出。

  “曾志兵刚才跟我说,战队的比赛成绩打得稀烂,他没有必要花钱白养你们,他要解散俱乐部了,诸位可有想过今后何去何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