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41章,曾志兵不是冤大头

我的书架

第41章,曾志兵不是冤大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然和乔韵走进这家自助餐厅,发现无论男女,大部分的人都扭头看着他们俩。

  “这是谁啊?”

  “有点帅啊!”

  “这是网红还是明星啊?”

  “看穿着不像明星!”

  “这有点像刘耀文啊!”

  “确实有点像,不过好像比刘耀文帅啊!”

  “确实有点帅,没想到自助餐厅里还能出现这种级别的帅哥!”

  听着别人的窃窃私语,陈然有一种被当成异类围观的恼羞成怒,这就是陈然自幼喜欢独处的原因。

  乔韵和陈然,只是餐厅里的一个插曲,大家也只是惊叹和好奇,之后还是该吃饭吃饭,该聊天聊天,只是几个比较花痴的小姐姐还在嘀嘀咕咕,频频的把目光投向陈然。

  其他男人听到这些嘀咕,心里酸酸的,暗叹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爱我,看到帅哥就原形毕露了,人家真香都还要有个过程呢,你们这是一点程序都不讲啊!

  太现实了!

  其实,也不怪小姐姐们。

  主要是陈然的颜值的确有些能打,在这餐厅里的男人,单独拎出来的话,也有几个是挺好看的。

  但如果跟陈然一对比,那就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人家小姐姐看到年轻养眼的帅哥,悄悄讨论一下也情有可原,就跟男人看到美女,也会挤眉弄眼是一样的。

  其实好色这种事情,甭管男女,大家都一个德性,所谓追求美好事物,是人类的天性,无关性别和年龄。

  因为现在不是用餐高峰期,所以还有很多空位,陈然到吧台点了一个清汤锅底之后,就盯上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

  乔韵虽然很享受其她女性投来的羡慕眼神,但她也知道陈然有些反感,所以就让陈然先去位置上等着,自己去取食材和蘸料。

  陈然刚在位置上坐下,突然感觉身边一暗,抬头一看,居然是胡飞。

  “你怎么在这儿?你有事情找我?”

  陈然看着胡飞表情有些不对劲,就没有虚伪的客套,直接开口询问。

  胡飞看着陈然,眉头皱起又展开,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今天训练结束以后,我给黄志辉打电话,他没接,我打第二次的时候,他给我挂断了,第三次打过去,提示通话中,应该……把我拉黑了。”

  陈然听完胡飞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大概也整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胡飞作为SV的前任队长,确切的说,他合同没到期之前,他都是SV的队长。

  理论上他和陈然是冲突的,只是因为jc奸臣俱乐部的黄志辉给他允诺了四百万的签约费,所以他才对陈然的鸠占鹊巢,始终都保持着一种大度平和的心态。

  现在黄志辉态度含糊不明,而他又和SV有了隔阂,所以他有些慌了,生怕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最终两头都捞不着。

  但是他特意过来告诉自己是想做什么?难道是想让自己退位让贤?他自己要和SV续约?不至于这么天真吧!

  旁边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胡飞和陈然之间的氛围有些不对,也都好奇的看了过来,还在疯狂脑补着各种横刀夺爱的狗血剧情。

  可能是因为羡慕嫉妒,他们巴不得陈然和胡飞就地撕打起来,胡飞最好能在陈然那张脸上挠出几道血印子,那样他们心里才会平衡一点,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你长那么帅。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胡飞说完那些话以后,态度立马就软了下来,语气之中还带着几分伏低做小的意味在里头。

  “陈然,我直说了吧!无论运营意识,还是作战意识,我都不如你。

  奸臣最早的时候,只给我允诺了八十万,是他们误以为你那场决赛圈的一穿八,是我在幕后指挥,所以才把价格提了五倍!

  估计是我们那场训练赛的队内语音泄露出去了,和你相比起来,我就可有可无了,被忽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甘愿降薪做一个替补,你能不能和曾总沟通一下,让我留在战队,只要能在你复盘的时候旁听一下,我有信心能打好一个架枪位!”

  陈然大致也听明白了胡飞的意思,没有追根究底的探寻队内语音泄露的事情,只是在细细思量胡飞话里有几分真假。

  陈然思虑了很久才回过神来,想通了一些问题,笑着说道: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贬低自己,你想留下来根本不需要曾志兵同意,现在战队人员的去留都是我说了算。”

  陈然看到乔韵端着大大小小的盘子,有些踌躇的站在远处不敢靠近,生怕打扰到陈然和胡飞的谈话。

  心里暗叹,不愧是富家千金,这素质和教养简直能甩自己八条街,陈然招手示意乔韵过来,才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

  “这样吧!你也不用打什么替补,薪资暂时不变,我把位置让给你,从周一开始,你带着张君他们一起训练。”

  胡飞听到这里有些慌了,急忙开口说道,“陈然,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陈然摆了摆手,“是你误会了,让你随队训练,你就老老实实随队训练就行了,不要拿你自己的格局来揣测我。”

  “说句不怕打击你的话,三张主流地图哪个边边角角我不熟悉?突击架枪哪个位置我不是游刃有余?”

  陈然说话的同时,不忘伸手把乔韵端来的各色食材接过来摆在桌上。

  “fpp也好,tpp也罢,什么样的单子没被我两天给他干上去过?就算隔着七八十米的距离,我的高抛雷都能塞你嘴里,你觉得我需要和他们训练吗?

  实话跟你讲,我安排的那些训练日程,就只是掰开他们的榆木脑袋,把经验硬塞进去而已,所谓响鼓不用重锤,要是有点儿悟性的人哪需要那么费劲。

  当年我刚接触荒野的时候,只是听到闪身枪三个字,我立马就能操作起来,头一回听到拉枪线三个字,立马就明白什么意思。

  爆头线,提前枪,投掷物,保载具,掩体站位枪线这些词儿很难理解吗?

  每天训练就知道打靶、t2、复盘,打靶、t2、复盘,只顾低头走路,不知抬头看天,真拿人家曾志兵当人傻钱多的冤大头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陈然的这一番话,胡飞反而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

  他脸上浮起一抹自嘲,苦笑着道:“今天我才算是搞明白,自己也就年龄比你痴长几岁,本事一点都没有,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不奢望你能倾囊相授,只要能稍加指点,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呵呵!”陈然笑着说道,“倾囊相授给你又如何,只不过是废些口舌罢了,这只是一款游戏,终究有他的上限。

  不提职业圈,就算在路人玩家中,实力触及这个游戏上限的顶尖高手都不在少数。

  实力触顶之后,除了运气因素之外,胜负输赢之间的博弈全在这里。”

  陈然盯着胡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眼神里藏着浓烈的自信和战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