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平精英之最强指挥 > 第43章,你想不想打职业

我的书架

第43章,你想不想打职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然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把脑海里的思路整理了一下,拿起手机,拨通了王浩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听筒里就传来一阵哐当哐当的声音,“然哥,最近干哈呢,看你很少上线啊!”

  当陈然听到电话里那声熟悉的然哥时,感到了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脸上浮起真挚爽朗的笑。

  盛阳工业开发区,某五金加工厂内。

  一个浑身油污的青年双手捂着电话,小跑着出了车间以后,周遭的机器噪音才稍微安静了一些。

  “然哥,你嘎嘎笑啥啊,咋不说话呢?”

  青年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满脸污渍,看不出来年龄,只是时时刻刻都皱着的眉头诠释着他生活的艰苦。

  电话开着免提,笑声慢慢小了下来,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车间门口,主管探头出来对着青年喊到,“王浩,你干嘛呢,机器不看了?”

  “接个电话,马上就回去!”青年虽然听到电话里头的笑声也很开心,但主管的催促也让他有些着急。

  “然哥,啥事儿你快说呗,要不着急的话,我九点半下班给你回过去?”

  “浩子,你干冲床一个月有多少工资啊?”电话里的声音慢条斯理,跟唠家常似的。

  “正常也就五千来块,加班多的话能有个六七千,然哥你是需要钱吗?”

  王浩虽然着急,但他害怕陈然有什么难事儿,所以还是耐着性子等陈然的回答。

  “嗯,确实要用点钱,你那能整出多少?”陈然声音极为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卡里还有九百,你给我那单子结了两千九百八,给小东转了一千,我自个儿花了一些,微信里还有一千六百多。

  加上银行卡里的九百,拢共两千五,我还有十来天开资,留五百生活费,给你整两千够不?”

  陈然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浩子,你想不想打职业?”

  王浩愣了愣,“然哥,你试探我昂?”语气有些不悦。

  “咋滴,你然哥哥不能试探你呗!”陈然用戏谑的语气调侃着王浩。

  “然哥,你这有点儿伤感情了昂,连我你都信不过,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呐!”

  王浩用一句玩笑带过了陈然的试探,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纠结这个话题。

  “你记得我们上次打单子遇到的那两个职业选手吗?他们邀请我加入他们战队,我现在就是他们的队长!”

  陈然语气有些得瑟,这时候才表现得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我艹然哥,你没开玩笑吧!你真成职业选手了啊?”王浩很是惊讶,虽然他知道陈然很厉害,但潜意识里还是认为职业选手是一种传说中的存在。

  陈然一听王浩语气里的惊讶,瞬间就不高兴了,很是不悦地道:“哎呀我说浩子,合着你们平时对然哥哥的崇拜都是拍马屁呢?瞧不起你然哥哥是不?”

  “哎呦我滴然哥,你别急眼昂,我这不是一时间不敢相信嘛,我就知道你很行,但……我也可以么?”王浩语气里有些激动,又有些跃跃欲试。

  陈然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一本正经的道,“浩子,职业选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职业训练和你平时玩游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每天起码十个小时以上的训练,日复一日的重复干一件事情,谁都会感到厌烦,并不比你在工厂打工舒服多少。

  训练时候打游戏打到头晕眼花,打到吐,你都得咬牙坚持,一旦稍有懈怠,就有被替补顶下去的风险。

  我把条件和你说一下,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工资最低的就是替补,基本工资4800,管吃住,没有其他收入。

  主力队员基本工资最低8000,如果队伍比赛拿了奖金,可以按比例分成。

  我们战队很小,拢共不到十个人,除了老板和教练,就是四个主力和三个替补,整体实力不堪入目,连最基本的城市海选赛都没出过线,都没进过前五。

  就是这样一支不入流的队伍,也充满了狗屁倒灶的勾心斗角,你来了还不能直接上主力,为了服众,要么得从替补干起,要么就参加试训定薪。

  试训流程繁琐周期太长,有我在战队,你只要有实力就别怕没机会,你要来的话我建议你先干替补,然后再竞争主力!

  你仔细考虑一下,想来的话直接联系我就行,不来咱也依然是哥们儿,不要意气用事,综合你自身情况来做决定!”

  陈然并没有任何隐瞒,把战队真实的现状说与王浩知道,因为王浩和战队所有队员都不一样,他和陈然相识于微末,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

  陈然自己都不确定电竞这条路是对是错,他害怕自己的撺掇会害了王浩,所以言词之间都尽可能的贴近现实。

  王浩和陈然一样,是一个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他今年22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年纪,冲动和闯劲还有,但已经学会了考虑利益得失。

  两个人也是在游戏里认识的,一般像陈然这类指挥型的尖端玩家,身边从来不缺实力触顶的打手和曲意奉承的小弟。

  混分也好,学艺也罢,他们之所以啸聚在陈然身边,都有各自的目的和诉求。

  其中王浩无论操作还是意识都不是最厉害的,但他却是陈然最偏爱的一个,不为别的,就因为王浩很仗义,三千五千的借钱给陈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很肤浅,但也是现实。

  王浩就是一个打工仔,每天重复着机械式的固定工作,工资基本只够生活,想要攒钱就得省吃俭用,但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哪有那种自律能攒得住钱呢。

  如果陈然没有阴差阳错的成为职业选手,大概率会和王浩一般进厂打工吧。

  但话又说回来,职业选手也是在给俱乐部打工,一般在正规的职业战队里,选手前期试训通过以后,就会进入青训营。

  在青训营苦哈哈的熬个几年,熬到二队缺人的时候,才有机会被俱乐部从青训营里面提溜上去试试斤两。

  然后剩下没被提溜上去的只能继续熬,熬到受不了自己滚蛋,或者作为青训退役,也就是人家劝你滚蛋。

  被提溜到二队以后,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职业选手,有机会在主队队员出现不可逆转的意外的时候作为替补上场,只是有机会而已。

  反倒是在SV这种不入流的战队里,才能突显出陈然不可取缔的稀缺性,这也是jc奸臣花重金都挖不走陈然的原因。

  陈然太傲了,宁为鸡头,不坐凤尾,想要在人家奸臣那样的电竞豪门里吆五喝六的话,陈然还没那个资历。

  王浩最终还是做出了和陈然当初同样的选择,周六一大早,连最基本的辞职手续都没写,只是给车间主管打了个电话,就火急火燎的赶往魔都。

  陈然收到了王浩发来的到站时间,陈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火车站接王浩。

  就像是网恋奔现一般刺激,不知道王浩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以后,会不会恼羞成怒的对自己大打出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