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王爷:王妃她有读心术 > 第11章 雨消云散故人归

我的书架

第11章 雨消云散故人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抱歉,我早已习惯独自一人,并且我觉得目前挺好的,无需改变。”宁安直言道。
见宁安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燕辞便也不再说什么,任由他离去。
刚走出房外,宁安心里就在计划着接下来的步骤。
他原本是想借宁玉柔的手推宁玉婉落水,再来个英雄救美,引导舆论,让宁玉婉嫁给自己。
却不想宁玉婉居然自己会游泳,而他晚到了一步,计划失败。
两次计划失败,日后想要再从中作梗恐怕只会更难。
绵绵细雨下了将近一个礼拜才停,走出屋外,一摊摊水渍流淌在地面,空气中带着泥土和花的芬香,好像大雨过后,又是一场万物复苏。
春芝像个小孩般欣喜地在屋外踩水,咚咚咚地响声把正在午休的宁玉婉给吵醒了。
“二小姐对不起。”春芝看见宁玉婉披了件长袍在身走出屋,知道是自己吵醒的,连忙低头道歉。
谁知下一刻宁玉婉竟噗嗤一下笑出声,两颊处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随后她竟然双手紧了紧外套和春芝一块儿踩水玩儿。
这些水基本都被泥土混合过,每踩一脚溅起来的水花都会将裙摆弄脏,凝固成一小块泥巴干在衣服上,但宁玉婉丝毫不在意这些,和春芝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宁二小姐……”一个小婢女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嬉闹,“我们家小姐让我来传话,通知您老爷和夫人现已回山庄内。”
闻声,宁玉婉这才收起了笑容,点点头回屋换衣服,春芝跟在身后帮忙伺候。
按照礼节,长辈回家应该立即亲自去迎接才是,宁玉婉不敢怠慢,可身上衣物太脏,她得换一身才行。
衣物虽多,但挑来挑去宁玉婉总觉得没有合适的。
“小姐,这件如何?”春芝拿出一件水粉色的锦缎长裙询问。
“好,就它。”宁玉婉看了眼,很是满意。
大厅内,固国公贺翁正坐在主位上品茶,神色淡然,眉头却微微皱起。
云阳和贺芳婷坐在左右两旁沉默不语,底下还坐着宁安等一众人。
“玉婉来迟,失礼了。”宁玉婉走到大厅,微微欠身,天气微凉,她外披白色薄烟纱在身,使得原本白皙的肌肤更显苍白,瘦弱的身子看上去有些病状。
“婉儿,你来了就先在一旁坐着,老夫自然会为你讨回公道。”贺翁说道,直视众人。
宁玉婉有些不明白,悄悄走到好友身边,只听贺芳婷低声解释:“爷爷这是为你寻真相。”
“宁皓是我多年的好友,我决不允许他的女儿在我地盘上出事,所以这件事情我会彻查到底!”贺翁拍了下桌子,厉声说道,虽是已年入四十,却身子硬朗,说话总是铿锵有力,一副不服老的态度。
宁皓是宁玉婉的父亲,宁家的长子,也是当今大云朝赫赫有名的宰相,能文善武,深受皇上喜爱。
去年因为朝廷查出军营有贪污受贿一事,却一直查不出具体账目,想着长期以往必定影响不小,皇上便派自己最信任的人去了军中调查,明面上伪装军师一职。
此话一出,宁玉婉看见坐在角落里的宁玉柔明显身子一颤,脸色也苍白如纸,很不好看。
宁玉婉也想给堂妹一个教训,但如果贺翁知道实情恐怕不会轻易饶过宁玉柔的。
“贺伯伯,我也无大碍,这事就算了吧,都已经过去了,不必再追究。”宁玉婉上前说道,面色平静,语调也平静。
“当时可是你意外落水的?”贺翁挑眉沉声问道,并不打算让此事翻篇。
云阳也赞同,近日来宁玉婉频繁出事,如果不查清楚幕后凶手他也不放心。
“贺国公,此事云阳也赞成查清楚。”
云阳站起身道,下意识看了眼宁玉婉,朝她温和地笑了笑,示意她放心不用怕,他们一定会帮她查清楚真相。
“那天的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人证物证难寻,不如算了吧。”宁玉婉冲云阳摇摇头。
“其实春芝有些话不知道当不当说。”这时候,宁玉婉身边的侍女站了出来。
“直说无妨。”云阳示意春芝交代。
“那天是三小姐拉着二小姐去放风筝的,随后去了湖边,接着二小姐落水了。我觉得此事与三小姐难逃牵连。”春芝低下头说道,不敢抬头看宁玉婉。
春芝知道宁玉婉姐妹情深不愿供出宁玉柔,所以只能她出面做坏人了。
当初云阳把她安排到宁玉婉身边,就是为了保护她,所以春芝必须帮云阳除掉宁玉婉身边的祸患。
春芝话音刚落,宁玉柔就猛地一个激灵,吓得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脸色僵硬,只知道呆呆地望着宁安,像是在求安慰与庇护。
蠢货,宁安心中暗骂,这女人的目光太过直白,这不是在众人面前宣告此事也与他有关吗?
“贺伯伯,柔儿与玉婉姐妹情深,我想此事必定是个意外了,柔儿怎么可能对自己堂姐下手呢。”
宁安起身,站到大厅中间弯腰说道,偷偷瞥了眼宁玉柔,那个蠢货此时已经吓得都快哭了,五官都要扭曲成一团。
“可是当时除了柔儿和婉婉外,无其他在场人员吧?难不成是婉婉自己跳进去的?”贺芳婷冷哼道,总觉得宁安虚情假意十分做作。
“宁三小姐,老夫还望你给个交代,详细说明当时的情景,不然真要派人查清楚,恐怕事情只会更加严厉处理。”
贺翁小啜了口茶,放下茶杯时严肃的眸光让人不寒而栗,像两把刀所泛出的寒光般直射人心。
“我,我……”宁玉柔结结巴巴地,看着宁安希望他能够为自己多求情,只可惜宁安直接回到自己原本位置坐下,不再管她了。
难道此时与宁安有关?宁玉婉看出了倪端。
接下来的心声,直接验证了她的猜想。
[这个蠢货不会打算直接把我供出来吧?]
果真有帮凶……宁玉婉心想,噗嗤一笑,心底如冬日里狂风略过般冰凉。
亏她平时那么疼爱柔儿,认为她和自己一样单纯,毫无城府,现在却和他人勾结一起想置她于死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