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背后的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代二十一世纪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梦里,烟雾缭绕,一白袍男子独立于高山山顶,昂头,孤寂,落寞,似自言又非自语道。
“什么意思?”梦里,林初夏穿着粉色襦裙,不解地望着这男子,问。
蓦地,一片桃花落至少女肩上,抬头一望,只见满天桃花纷纷扬扬,落英缤纷,好唯美的意境。
“如若有缘,我们定会相见……”只见沉默许久后,男子转身,露出半张脸,似笑非笑地勾唇道。
“叮零零~”
随着闹钟的突然声响,林初夏气的嗷嗷直叫,好不容易梦见个帅哥,还未看清整张脸,居然就这样被吵醒了。
哎,果然,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早上六点不想起,睡眠太少不长命,人类应该睡到自然醒……”
“喂”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林初夏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滑过接听键,放置耳边。
“是我,夏夏。”孟维说道。可能是因为刚睡醒,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比林初夏的声音还慵懒,并且带有一丝沙哑。
“恩,有事吗?”林初夏半闭眼半睁眼问道。因为不只是孟维,林初夏也是刚被闹钟吵醒。
“下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对方开门见山地约林初夏。
“行,五点半吧,地点你定。”
“就佳乐饭店吧,不见不散。”
“好。”林初夏应了一声,然后挂断。
孟维是林初夏交往三个月的男友,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平平淡淡,偶尔吃顿饭、看个电影,连小手都没有牵过。说白了交往模式跟普通朋友没啥区别,就是名义上好听一点 —— 比朋友多了个“男”字。
若说林初夏和孟维是怎么认识的呢,剧情可以说是相当狗血,孟维是二十五岁的奋斗青年,属于高穷帅的那种,却爱上了一个白富美,孟维使出浑身解数去追白富美,而白富美对人家明显不屑一顾,再强大的自信也会受到伤害,于是乎,孟维学会了借酒消愁,而林初夏就是在孟维借酒消愁的阶段认识的,地点就是佳乐饭店。
经过精心打扮一番后,林初夏挎着自己的红色手提包出门了,赶到美博婚纱店时,正好有一对夫妻过来拍婚纱照。
老板不在,只好林初夏去招待了。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林初夏放下自己的包包,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这里有这种款式的红色长裙婚纱吗?”女方指着模特上的雪白色长裙婚纱问道。
“恩,有的,请等一下,我这就去拿。”说完,林初夏一头扎进了仓库里,寻找着红色长裙婚纱。
不一会儿,林初夏双手捧着一件红色婚纱走出来,然后给女方换上了。
男方随意挑了几件西装后,两个人便开始拍婚纱照。
明明是拍婚纱照,男女双方却都是一副你不情我不愿的态度,让人感觉更像是在拍离婚照。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拍摄,对方才比较满意地离开了美博婚纱店。
林初夏在两人走后,又开始忙碌起来,因为还要洗底片。
“原来你来啦,我还以为你没来上班呢。”周涛走进店。
“我也以为你还没上班呢。”林初夏语气不友好地说。
周涛只是笑笑,没再接话。
一直忙啊忙,除了中午停下来吃顿饭休息了半小时,林初夏就一直忙于工作。
直到下午三点半时,才总算松了口气。
林初夏的工作时间是朝八晚四,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林初夏随意地收拾了下摄影室里的东西后,就干坐着等下班。
“忙完了?”周涛走进摄影室,眯眼看着林初夏。
“恩。”林初夏将自己的手机塞入包中,点点头。
“估计待会儿也没什么生意了,今天就特许你提早下班吧。”周涛难得大发慈悲。
“为什么?”林初夏不解。
“我还有事。”周涛煞有介事地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有啥大事呢。
知周涛者林初夏也,她当然知道周涛口中的有事就是指泡妞。
“……”
早点下班早解脱,林初夏也没矫情,说了句谢谢就直接拎包包走人。
留下周涛一人在美博婚纱店中,手中把玩着貌似紫玉的玩意儿……
林初夏走在街上,心想着情人节快到了,应该送什么礼物给孟维好,他身边似乎也不缺什么,猛地想起孟维一直用的黑色皮夹挺旧了,那就买个皮夹吧。
林初夏推开百货商场的玻璃门,这个时间段商场里的人很少,导购小姐走到林初夏身边,问:“请问您需要什么?”
“我想买一个男士皮夹送给男朋友。”
“好,请跟我这边来。”
林初夏跟着导购小姐走到男士皮包专卖区,琳琅满目的商品里,其中有两款皮包最为显目,一个是黑色的多层皮夹,上面制有细微花纹,所以并不会觉得单调,反而别出心裁,另一个是深蓝色的皮夹,虽然颜色有些艳,但典雅大方又不失尊贵,也很适合。
一时间林初夏不知道该怎么选择,问了问导购小姐的意见,最终买下了那个黑色多层皮夹。
一路上走得很慢,林初夏到佳乐饭店时已经是五点四十了。
孟维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林小姐,你已经迟到了十分钟。”
“呃,抱歉,因为有事,所以耽误了。”
“有什么事,会让你认为比约会还重要呢?”孟维语气中明显不爽。
“……”
“好了,不纠结这些,你要吃些什么?”孟维翻开菜单,头也不抬地问道。
明明是你先纠结的,林初夏在心中诽议。
“随便。”
“菜单上明显没有‘随便’这道菜。”
“……”
“你觉得我没这样的相处模式怎样?”孟维合上菜单,望着窗外的风景,问。
“很别扭。”
“我也觉得,所以……”孟维顿了顿,“我们分手吧。”
“这就是你约我来的目的?”林初夏看着孟维,语气几乎是责问。
“算是吧,我们这样相处也不开心,不如分手。”说完,孟维瞥了一眼林初夏,只见对方面无痛苦表情,心中有些不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