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前往香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匆匆忙忙地穿上鞋,她气喘吁吁地跑到偌大庭院,却为眼前的场景停滞。
眼前的男人剑眉入鬓,宛若天际翱翔的鹰,清冽的眼眸顺着眉上挑,墨黑的瞳孔眼波流转,鼻若刀削,浑身上下散发着帝王般的桀骜与不羁。
痞痞地半靠在价值不菲的车跟前,身上的西装不难看出来是上等的料子。
见她过来,沈琛绅士地替她打开了车门,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等等,沈琛我还没有换好衣服,我去换衣服。”赵珺若说着要往回走。
刚转身却撞上了一堵散发着薄荷清香的“墙”。
不由分说地拉起赵珺若的手将她塞到副驾驶,也不顾她的抗议。
“信我就跟我走。”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车子飞速地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不一会儿停到了一家朴实无华的店铺跟前。
这是一家平平无奇的店,隐藏在偏僻的角落里,没有华丽的店面,少有人注意。
赵珺若四下打量着,她对这家店完全没有印象。
“沈先生,您来了。”店员似乎跟沈琛相熟的样子,一见面热情地招呼着。
“lin呢?”沈琛到处寻找林奇的踪迹。
听到这个名字,赵珺若着实吓了一大跳,这个lin不会就是那个她想的那个lin吧?
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服装设计师,不轻易给别人设计衣服,开口就是七位数起步,且这人脾气古怪,踪迹难觅,想要见到他比登天还难除非他主动找上你为你做衣服。
饶是赵珺若从小就在非富即贵的赵家长大,也没有穿过这位大名鼎鼎的lin设计的衣服。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隐藏在这么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打量间,一个长发懒懒的扎起胡子拉碴的男人从试衣间走出来,若不是前世见过此人的照片,赵珺若真的不敢将那迷一样的lin与眼前这位大叔联系起来。
“漂亮。”林奇欣赏的眼光将赵珺若从上到下看了个遍,而后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
要知道,夸赞的话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可真是稀奇。
“若若,这是我的好友林奇,你可以直接喊他lin。”沈琛的话打断了赵珺若的思绪。
“lin,这是赵珺若,我的夫人。”沈琛指了指赵珺若。
林奇的眼中藏不住对这位沈太太的赞美和欣赏,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等衣架子了。
“沈太太是吧?跟我来。”林奇说完,向前走着。
跟着他穿过幽暗的房间,赵珺若猛的眼前一亮。
这里的一切与外面大相庭径,如果说外面只是一个掩饰,那么这里才该是林奇真正待的地方。
“沈太太,你试一试这几件。”他说着挑出来几件跟赵珺若气质相符的小礼服。
门缓慢地打开,一缕阳光撒到她的脸上,银色的小礼服包裹不住性感的身材,裙子短到沈琛不想将目光从她的大腿移走。
“换。”他用杂志挡住脸。
远处身着草绿色小礼服佳人正款款朝他走来,绿色更衬得赵珺若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肤如凝脂,折纤腰以微步,美眸朱唇。
再定睛一看,深v的设计,凸显出了她幽深难测的沟,这一幕让沈琛觉得自己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换。”他摇了摇头。
而林奇似乎很满意这两套的效果,他想在衣服上体现的情愫终于被赵珺若展现出来。
简约的黑色礼服衬得白皙的皮肤如清水芙蓉般娇嫩,明亮的双眸清澈如溪水,朱唇与肌肤相映衬,一字领的设计很好的凸显出她的锁骨,一颦一笑如山水画般绝美。
“就这套了。”沈琛说着,将杂志放到一边站了起来。
听到这话赵珺若也松了一口气。
“等等,”沈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刹那间,赵珺若觉得自己脖颈上多了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再低头一看,一条湛蓝湛蓝的项链赫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海洋之心。
赵珺若自然知道这东西有多么贵重,若是将它卖掉大概可以买下半个李氏。
“很漂亮。”沈琛很满意她戴上的结果。
清清冽冽的气质,略施粉黛的面容上一双凤眸透露着云雾般的光彩,整个人纤尘不染,竟然让沈琛觉得此女子高不可攀,却又心生旖念。
“待会儿,我要送你一份大礼。”他趴在她的耳边小声呢喃着,绅士地替她穿上高跟鞋。
……
“奶奶,生日快乐。”赵珺若一进赵家便是寻找她的奶奶,郑合欢。
哪怕她嫁给沈琛完全是因为她,可是赵珺若最爱的人还是她。
“若若。”郑合欢裂开了嘴,满脸的褶子像菊花一样绽放。
看到她的这张脸,赵珺若闭上眼,不由得想起来前世奶奶那副以死相逼的模样。
……
“赵珺若,你要是不嫁,你就不是赵家人,你从今以后没有我这个奶奶。”郑合欢站在最顶层,大声冲下面的赵珺若喊着,说罢作势要往下跳。
“奶奶,不要,我嫁,我嫁……”她说完后泪流满面。
后来她才知道,赵氏亏损,面临着破产的风险,只有沈家能帮他们,条件就是赵珺若嫁过去,所以郑合欢才出此下策。
赵珺若能理解她当时的所做所为,可是现在想来心底还是有些心疼,原来在奶奶那里,她还是比不上赵氏。
“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沈琛礼貌的寒暄着。
“好好好,你们俩,也要好好的啊。”郑合欢拉着赵珺若的手,又将沈琛的手拉过来搭在上面。“好好的。”她再次强调。
对于这个大孙女,郑合欢无疑是愧疚的,她何尝不知道孙女的幸福被她葬送了,可是她不能看着赵氏百年基业在她这里毁于一旦。
“若若,你来。”郑合欢冲她招呼着。
“这是我们赵家的传家宝,现在,我将它交给你。”郑合欢颤颤巍巍的手拿出一枚翠绿通透的镯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不,奶奶……”她想要拒绝,话还没说完却被强行戴到手上。
这一幕与前世出现了偏差,前世郑合欢的宴会上可是没有给她好脸色。仅仅是因为她没有邀请沈琛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