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推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当时,她脑海深处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清秀的男孩是谁?
后来,她从同学口中得知,五班有一个男生,叫沈风,成绩很好,家境也不错,最重要的是,长得很帅,让人忍不住着迷。当时她很好奇,究竟是谁,长得如此好看,难道比她在小超市里遇见的男孩还要好看吗?再后来,她才发现原来是同一个人。
第一次跟沈风说话,她已经是高二学生了。那时,他来找她们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因为已经是中午了,班里的其它同学都跑去食堂吃饭了,由于胃不舒服,她便独自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扳着手指头。
之前听班上女同学说,如果把手指头全部扳到一块儿不动,就有可能会实现一个愿望。后来她想,许是扳手指头的缘故吧,她的愿望竟然就那样堂而皇之地实现了。只是她的手指头还没有全部扳到一起,沈风就踩着他那双晃人眼的白球鞋走到她身边。
眸光在触及到她有些潮红的面颊上时,微怔了怔神,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本蓝皮的笔记本让她转交给她们同班的某个男同学,等她终于压制下内心的娇羞在度抬起头来时,他已经大踏步走出了教室,阳光射在他的背影上,晕出一道圈儿,金灿灿的,有些恍惚,看上去很不真实。
她后来一直在想,许是自己太过平凡了吧,以至于沈风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
自那日后,她再没有见过沈风,只偶尔的一次,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他就那样直挺挺的牵着一个少女的手从她身边走过。她看的很清楚,那个女孩儿是夏凝栀。
当她缓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早就没了影儿。莫名的,心底有种涩涩的感觉划过,很细微的一抹心伤,却堵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暗恋是件痛苦的事,这种感觉,在上高二的时候,安仪就切身体会过了,心中苦涩,却永远都无可奈何,你永远都无法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就算你把心中的鲜血都流淌出来,对方照样不会关注你喜欢你。
随着年龄的增长,安仪渐渐的明白了一件事:感情是不能拖着的,要么努力追寻,要么就直接放弃,否则,做不出选择,最后伤的还是自己。
当安仪决定彻底放下这段感情时,泪,毫无征兆地、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经过三年高中的努力学习,安仪对自己考上大学一事很有把握,如果发挥超常的话,她还有考上一本的可能。
填高考志愿表时,她犹豫不决,询问着身边的同学应该报考哪所大学比较稳定,蓦地,她忽然想起一个夏天爱穿白色衬衫的男孩,忽然想起男孩牵着一个女孩的手经过她身边的那一幕,心不经意间地疼了起来。原来,她还是忘不了他,她苦笑着。
带着几分紧张与激动,她最后报考了几所离本省很远的大学。
经过最后一轮复习,大家就直接参加高考了。虽然之前安仪参加过一样重要的中考,但是考试期间她还是会控制不住的紧张,拿笔的手都能感觉到溢出的汗。
考完后,她打包好寝室里不多的行李就坐公交车回乡下了。车上,各异的风景沿路掠过,有那么一瞬,她觉得自己在沈风的世界里,就是充当这样的角色,不论多么努力,也只是他人生中一秒的风景。
照镜子的时候,前面的刘海太长总会无故的垂落下来,划到眉心上时痒痒的,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拿着剪刀,一狠心,就直接从长发变成了短发。
经过三个月的漫长等待,安仪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高兴,激动,伤心,难过,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经过三年努力,她终于获得回报了,可是,这也意味着,她会离他越来越远,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交集了。
安仪回忆着大学里的三年生活,很开心,但也很累。三年里,安仪遇到了许多知心的朋友,不再常常是孤身一人,可起初,她还是会不经意地想起他,会忍不住地问自己:他还好吗?如果我不做这个决定,会有可能和他在一起吗?
为了不再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她努力地学习,努力地做兼职,努力地让自己不再有多余的时间。渐渐地,这段感情泯灭在了岁月的长河里。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聚会,估计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吧。安仪看着这个俊秀的男生,心想。就算是再见,恐怕也只会是陌路人罢了。
————————————————
“安仪,在想什么呢?”蓦地,张倩倩把目光投向了她。
“没……没什么。”安仪朝她笑了笑,有些无措。她向来是如此,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不起眼的地方,默默地关注着四周。好像自己从来不与他们融合般。
“你总是这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张倩倩叹了口气说道。安仪虽然是个开朗的女孩,但她总是爱发呆,有时候和她交流都觉得有些无措。
安仪开口,想要反驳,此时另一个班的班长大人直接站了起来,说大家吃完饭后直接去KTV玩耍。
听到班长说自己掏钱时,大家都纷纷笑出了声。安仪也选择不再解释。她这次过来参加聚会可还是临时找总编请了假的,所以如果耽误太长时间肯定是会挨批的,即便安仪也想趁机和大家聚一聚,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大家蜂拥而至,一直安静的沈风突然站起身来,说:“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KTV挺不错的,我带大家去,我来请客。”
沈风的声音一如往常的薄凉却清脆,像一阵溪流进入她的心田,灌溉了她的心房。突然间,她不想拒绝他,默默跟着大家,走在了最后面。
由于安仪不太会唱歌,所以她没有点歌,期间张倩倩多次将麦克风塞到她手里,却又被她给推脱了。
于是也只能这般了,可她也不愿意放过表现的机会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