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章 第 2 章

我的书架

第2章 第 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城郊的气温比市区低,晚上夜风中带着丝丝凉意。

女人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夏夏姐,你找哥哥有什么事吗?”

盛夏愣祝

和白萧在一起三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着白萧的手机回复盛夏。

电话那边的人也没打算介绍自己是谁,但盛夏听出来了。

这个声音她并不陌生,何诗诗在国外的那些年,盛夏偶尔会听到她和白萧视频通话。白萧从不避讳什么,所以她常常无意间,将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白萧是独子,一开始盛夏以为何诗诗是白萧的堂表妹。

后来才知道,白萧父母那代,生的全都是建设银行。

这一声哥哥,并无血缘。

何诗诗是邻居家的女儿,两家关系很好,大概是由于白家这代没有女儿的缘故,白母很喜欢何诗诗,恨不得将何诗诗变成自己的女儿,这一声哥哥已经叫了很多年。

盛夏大概能猜到何诗诗的心思,以往她在国外,偶尔来个电话,倒也无碍。

上个月,移民国外多年的何父何母在一场交通意外中去世。料理完父母的后事后,何诗诗一周前回了国。

大概是因为刚是去双亲,近一周的时间里,何诗诗情绪不稳定,每晚都会给白萧打电话。

盛夏好几次想提醒白萧,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必要。

她看得出来,白萧是真心把何诗诗当妹妹,她何必让他为难。

更何况,何诗诗的心思,也只是她的猜测。

大概是见盛夏一直没说话,何诗诗又道:“夏夏姐,哥哥他这会儿没在我旁边,刚医生把他叫过去了,你找哥哥有什么事,要不我一会儿帮你转达?”

闻言,盛夏顿时心跳加速,紧张得语速都快了几分,“医院?他怎么了?”

“你别担心,哥哥他没事,是我2个小时前出了车祸,脚骨折了,我刚回国不知道联系谁,所以才给哥哥打的电话。”说到这,何诗诗像想到什么似的,她语气立刻变得歉意起来,“夏夏姐,你和哥哥今天是不是有约?我是不是耽误你们约会了?”

确定白萧没事,盛夏才放下心来,她声音很平静,完全听不出半分不高兴,“没事,那你好好休息。”

何诗诗笑了下,没主动提让白萧给她回个电话,只是甜甜道,“嗯,那夏夏姐再见。”

--

医院上空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何诗诗坐在急诊室外,紧紧的握住手机,她的视线一直盯着医生办公室,三分钟前,白萧被医生喊了进去。

白萧的手机会在何诗诗手里,纯碎是因为五分钟前白母的电话。

还在外地出差的白母得知何诗诗车祸的事,给何诗诗打了电话没人接,转而打给白萧,当时何诗诗已经从急诊室处理完伤口出来,她其实伤得不严重,小腿轻微擦伤,出了点血。

她没吱声,轻手轻脚坐在白萧旁边听着,隐约能猜到白母问到她伤势,交代白萧好好照顾她。

白萧语气稍显冷淡的回复着。

这时,一个护士忽然出来叫走了白萧,白萧正欲掐断电话,白母在电话那端交代让白萧把电话给何诗诗,于是白萧的手机这才落在何诗诗手中。

白家这一代没有女儿命,白母对何诗诗的喜欢溢于言表。上个月何父何母的后事,白母还在百忙之中赶到国外协助何诗诗料理。

这次要不是因为白母在外地出差,她肯定早赶来了,在电话里嘘寒问暖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刺鼻难闻,身体的疼痛感像是后知后觉似的缓慢的蔓延开。

何诗诗咬着唇,目光一动不动的继续注视着医生办公室,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收紧。

6年了,从18岁移民到国外,她在白萧的生命里消失了整整6年,久到她近乎看不懂现在的白萧了。

何诗诗又想起刚那一幕。

白母的电话打进来之前,男人手指正在屏幕上滑动,医院里灯光打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清冷英俊的五官像是被灯光笼罩出一种柔和的错觉,何诗诗当时愣了一下,半晌回神后,男人的神情已恢复到清冷。

刚刚,宛若一闪而过的致命错觉。

何诗诗垂眸,死死的看着微信对话框里的对话。她终于知道2个小时前,给白萧电话让他赶过来时,他为什么沉默了数秒才答应。

她当时就想,为什么不让她伤的严重一些,这样,他应该就不会犹豫了吧。

而此时,微信对话框里的“临时”像是对她消失六年最大的凌迟。

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也会这样去迁就一个人。

何诗诗的目光落在屏幕上,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萧的微信列表很干净,干净得像一个刚注册的微信号。

不是置顶,而是整个列表干净得,只有一个头像:阳光普照下,太阳花一枝独秀的立在中央。

-

白萧拿着单子出来的时候,何诗诗靠在椅背上似乎睡着了,脸色略显苍白,手里还握着他的手机。

白萧走到她面前,没立刻叫醒她,轻轻抽走了手机,然后提步往药房走。

男人穿着灰色西装,精致的腕表挂在手腕上,他身高腿长,在人群里很显眼,一路上时不时有目光落在他身上。

脚步声远去,坐在椅子上的何诗诗睁眼,将那些悄悄打量白萧的目光看在眼里。

她也不过,是这些人中的一员罢了。

女人的目光定定的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

他和她认识的所有男人都不同,他从不沉迷迷恋于任何声色场所,也从不走马观花的陷入一段又一段的感情里。

感情与他,向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何诗诗刚出国那两年,曾试探的问白萧,会不会有很想谈恋爱的时候?

白萧当时没有一秒的犹豫:“不会。”他语气是赤\裸裸的嫌弃,“太闹腾了。”

现在这个,是从不会闹腾吗?

--

白萧拿着药单走出急诊室后,就发现了不对劲。微信对话框里,聊天时长01:02秒跳入男人眼眸。

白萧脚步一顿,转身欲往回走。

何诗诗的微信准时发了过来:【哥哥,刚夏夏姐给你发消息,我就顺便回复了下,告诉了她我车祸的事,那个…不好意思,刚我睡着了,没来得及告诉你。】

白萧一个电话拨过去,何诗诗那边接听后,语气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心翼翼,一个劲的道歉:“哥哥,对不起,我刚睡着了,我不该睡觉的,夏夏姐是不是生气了?”

白萧语气有些冷淡:“谁让你动我微信的?”

回国这一周里,因为照顾何诗诗的情绪,白萧从未用这样…语气和她说话。

何诗诗沉默数秒,像是极力压抑着什么,再开口时,已经能明显听出哭腔,“对不起…,我…我当时…只是觉得我也不是外人,所以才帮你回复下夏夏姐,我以后再也乱动你微信了。”

白萧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重,想到何诗诗刚刚丧失双亲,最终没再说什么。

挂了电话后,白萧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两下,微信聊天框只剩下清爽的太阳花。

数秒后,他拨了盛夏的电话,他向来不喜欢微信语音,这么多年,他从未给盛夏发过微信语音通话。

接通后,熟悉的声音没有从电话那端传来。

见盛夏一直不说话,白萧有点意外,“生气了?”

他们在一起3年,盛夏向来体贴知事,不至于因为这种事生气。

“没有。”盛夏否认的很快。

白萧微微蹙眉,“那你刚刚,怎么不说话?”

盛夏沉默半晌,才低声道,“我只是怕…给我打电话的不是你。”

白萧很快反应过来,少见的耐心解释了来龙去脉:“那是个意外,杨女士打诗诗电话没打通,打到我这来了,恰巧那个时候医生叫我,杨女士坚持要和她通电话,我才把手机递给她了。”

白萧口中的杨女士是白萧的母亲杨瑜。这些年,他一直都是这么称呼他杨瑜。

盛夏淡淡嗯了一声。

看到她发的消息,白萧就知道她此时肯定还在原地。也对,他都说了让她等他了,她断然不会同公司的车一起走。

“那你在那等我,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

“不用了。”盛夏的声音刚响起。

于此同时,另外一道声音也从电话里噼里啪啦的传来,语速很快,一口气都不带停歇的,“蠢猪才要在原地等你,不能来接不会提早说一声?开车两小时跑回去英雄救美,白大律师是律师费没有挣够,还要去抢120业务赚钱?我给你发250够不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