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4章 第 4 章

我的书架

第4章 第 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天早上一向早到的盛夏踩着点才到公司,险些迟到。

姜可怏怏不乐的趴在桌上,盛夏进来也没什么反应。

盛夏偏头看了她一眼,少见的调侃起来,“怎么了?参加了他生日会,今天还不高兴?”

姜可一眼就看出来盛夏心情不错,盛夏平日里很少开玩笑,姜可刚开始跟在盛夏身边的时候,觉得这人有些高冷,话少就算了,平日里几乎也不怎么主动找话题和她聊天,可她偏偏是个话茬子,当不了哑巴。

熟悉后,发现盛夏也不是高冷,她似乎……只是有点慢热。

姜可依旧闷闷的趴在桌上,她整个人显得很烦躁,“开心什么,他带了个女生过来,说是他妹妹,亲密得很。要是真的妹妹也就算的,偏偏是刚认识的。你说是什么妹妹,情妹妹吗?”

女人白皙的手指搭在笔记本上,闻言一顿,她并不擅长安慰人。从小朋友就不多,温雪那个“宁愿我伤害别人,也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我”的个性也不需要她安慰。

盛夏想了下,问:“如果是情妹妹你就要退出吗?”

“当然不,他们又没有在一起,我当然要努力争取不让自己留遗憾。”

盛夏笑了下,这一腔热血,还真的挺像那个时候无所畏惧的她。

“那不就得了,你又不会把他拱手让人,你难过什么。退一步讲,大部分男人都不会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人介绍成妹妹的,他既然光明正大的介绍是妹妹,应该对那姑娘没什么心思。”

闻言,姜可心里舒坦了些,可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谁知道呢,男人大多心口不一。”

“姜可。”盛夏叫她的名字,姜可回头,就看到盛夏对她笑了下,她声音少见的温柔,“乐观点,否则你很难坚持下去。”

暗恋太苦了,是糖也止不住的苦。

姜可性格本就活泼开朗,一上去过去,又满血复活了。

中午饭点,两人到公司附近一家家常菜饭馆。

两人是这家店的常客,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三两下点好菜后,姜可这才想起昨晚的事,也开始不正经的调侃,尽管周围没人,她还是压着声音,“夏夏姐,昨晚白律师去接你,有没有享受下荒无人烟的快/感呀?”

盛夏不解的看了姜可一眼。昨晚温雪接到她后,她给姜可报了平安。这丫头大概还以为白萧去接的她。

盛夏也没解释。

姜可一看盛夏这反应就是没get到,她有点无语,“夏夏姐,不是吧,你要不要这么纯呀?”

姜可左右扫了一圈,确定周围没人,身子微微往前倾着:“那个地方,很偏移,周围都没有人,白律师开车去接,很适合在车里做点什么的?”

盛夏这才明白过来,白萧没来接自己的事,她没打算告诉姜可,“打住,白日荒淫不合适。”

姜可:“切,你们大晚上的,算什么白日荒淫了。”

盛夏看了眼姜可:“我说你。”

姜可:……

“夏夏姐,你要不要这么无趣呀1

姜可哀嚎,不经意一瞥,盛夏今天少见的穿着一件圆领衬衫,领口处一个小红点被半遮着,不仔细看压根看不出来。

姜可眼睛一亮,像发现了新大陆,她嘿嘿一笑,“夏夏姐,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

见姜可盯着自己脖颈,盛夏低头,淡定自若的把领口往上提了提,“这不是昨晚的。”

她原本只是想解释她确实没和白萧在车里上演特别情趣,可姜可脑袋转的快,秒懂,笑的有些坏,“哦,不是昨晚的,那意思是…今早的咯?”

盛夏:……

被话题带起的画面感浮现,情侣睡衣被白萧穿了又扒,他在这事上向来游刃有余,盛夏被她折腾的不停求饶,最后还是第三次闹钟响起某人才罢手。

星城的天气阴晴不定,和姜可吃完饭回到公司时,又下起了小雨。

临近下班,雨越下越大。本来还准备下班后去超市买菜给温大明星做顿美味晚餐赔礼道歉的盛夏犯了难。

md摄影地处星城cbd,距离温莎公馆一公里的路程,盛夏早上上班大多步行,今早误了时间,还是白萧开车送她的。

温雪后天就要回剧组,盛夏正琢磨着要把时间改到明天,温雪就发了消息过来:【晚上7点,叫上白萧一起,来望庭春,a18。】

这么多年,温雪约盛夏吃饭几乎从不主动提让她带上白萧,盛夏猜到原因。温雪一直都这样,嘴硬心软,舍不得她为难。

望庭春是星城会员制的高端餐厅,出入里面的非富即贵。虽不至于被粉丝围观,盛夏还是免不了担心:【在外面吃?你经纪人同意?万一被拍了怎么办?我原本打算今晚家里做顿便饭的。】

温雪:【他敢不同意,没事,我都安排好了,你们准时到,等你没问题,等你男人就算了。】

盛夏:……

这人是非要打几句嘴炮才过瘾。

盛夏:【知道了,保证准时到。】

盛夏站在走廊外拨了白萧的电话,电话很久才接通,声音有些嘈杂,隐约能听到播报航班的声音,到了嘴边的话改了口,盛夏问:“你不在公司吗?”

机场闹得白萧有些头疼,他撇了眼大屏幕,提步往外走,将手机往耳侧拢了拢,“没有,杨女士今天回来,我来机场接。”

白萧几乎不下早班,因此盛夏无事从不在这个点给他打电话,白萧问,“是有什么事吗?”

杨女士,是白萧的母亲杨瑜。

白萧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去过杨瑜那。

盛夏沉默半秒,才说:“没什么事,就是温雪约我吃饭,今天回去可能有点晚。”

“好。”白萧应了声,顿了下,才道,“吃完如果需要我来接你,给我电话。”

挂断电话,盛夏站在走廊上,冷风往里灌,她对着冰冷的雨水笑了下,压住心里那点失落。

杨瑜是三天前离开的,当时盛夏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好去接机,白母说这次去谈一个重要合作,最快也要半个月。

可重要是有对比的。

半年前,她在户外拍摄中不小心从高处摔下来,粉碎性骨折,住院半个月。

而杨瑜,远在国外。

--

望庭春的经理领着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盛夏出现在门口时,温雪正拿着手机兴致勃勃的刷自己的超话,听到动静,她抬眼看去的同时,眼里都是笑意:“哟,今天到这么——”早字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温雪收起笑意,冷着脸吩咐经理,“行了,你先出去吧。”

经理一脸懵逼,不懂前一秒还笑容满面的温雪为什么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他应了声好,贴心的带上了门。

心道果然是演员呀,这简直一秒变脸。

这温雪,后台挺硬呀,他在望庭春干了十年了,这接待的工作怎么都轮不上他,可上面破天荒专门吩咐他过来接待,还刻意强调要确保里面的人的隐私和安全。

果然,这娱乐圈,爬的高的,谁还没个金主了。

经理走后,房间里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盛夏自然看出来温雪生气了,要是换做以往,看到她这副惨兮兮的模样,温雪估计早就一边骂她一边给她扔毛巾了。

可这会儿,温雪岿然不动,像压根没看到她这个人一般。从最开始抬头看了盛夏一眼,而后就一直低头玩手机。

沉默半晌,盛夏率先打破沉默,比谁先沉得住气,她向来不是温雪的对手。

“温温,抱歉,他有事来不了。”

闻言,温雪脸色更难看了。但她并不是生白萧的气,这个结果她早就料到,她只是替盛夏难过。

白萧没来,她其实并不意外,更何况,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被鸽。

这些年,她为盛夏不值,没少阴阳怪气白萧,她素来心高气傲,潜意识里知道插手两人之间的事不对,可每次看到盛夏默默受委屈又忍不祝

她并不打算道歉,又怕盛夏夹在中间难做。每次到最后都是假意请两人一起吃个饭,打着一饭泯恩仇,可大部分时候,白萧都是爽约的。

爽约的理由千篇一律,忙。

温雪一度以为她闺蜜找了个什么了不起的国家政要呢。

忙,忙到不吃饭,那你以后别吃饭了,行吗?

她始终认为,一个深爱你的男人,必然给与你好友亲人足够的尊重。

温雪是亲眼见证了盛夏在这段感情里,一次次又一次的跌倒失落后,又很快的自我修复。

白萧和盛夏刚在一起的那年,君也刚成立,白萧就像一个开疆扩土的战士,全国各地到处飞。

同一个城市的“异地恋”,个中苦楚温雪太清楚,那个时候的盛夏不擅长隐藏情绪,还会和温雪分享感情里的喜怒哀乐。

有次白萧出差回来,盛夏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提前告诉白萧。原本飞机落地是晚上11点,因此暴风雨航班晚点,凌晨6点才落地。

盛夏早早的就问清航班,准备去接机,冬日的夜晚寒风刺骨,盛夏一个人在机场足足等了7个小时,她困得眼皮不断打架,可不敢闭眼,机场里人来人往,她生怕闭眼那一秒,她就和白萧错过了。

那道航班最终没有白萧的身影,因为要上班,盛夏没等到人就直接回了公司。

冬日的风刺骨,冷得她全身都难受。

那天的机场并没有白萧的身影,他临时改了航班。和往常一样,无论是起飞还是落地,但凡盛夏不问,他从不主动说。

往事让试图平复情绪的温雪更烦躁了,她将手机往桌上一扔,发出刺啦的响声,就这样直直的盯着盛夏,“他来不了,你到什么歉?”

盛夏没吱声,索性将哑巴精神发扬到底,她太了解温雪了,但凡她敢说一句“我只是代白萧替你道歉”,温大明星大概又要气炸毛了。

见盛夏没吱声,温雪很想怼一句半个小时前你还说的保证到,看到盛夏惨兮兮的样子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算了。”温雪看了盛夏一眼,语气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你都不介意,我介意什么。”

“行了,过来吃饭。”温雪不想因为某人破坏心情,随手抓了张帕子走过去胡乱给盛夏身上一擦,一边擦一边骂:“你是猪吗?他不来你不知道给我电话,我过去接你就是了,用得着把自己淋着这样吗?”

她狠狠掐了盛夏一下,“你丫的,是不是和我来苦肉计,淋成落汤鸡博同情,我就不生气了?”

“你那车出入不方便。”盛夏见温雪不生气了,这才笑道,“再说了,淋点雨而已,不碍事,我哪有那么娇气。”

温雪知道她说的有道理,自己那辆林肯黑色保姆车确实有些扎眼,本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可盛夏后面的话像是刺中她某根神经,“你以前可娇气的很,是谁让你变得不娇气了。”

盛夏不说话了。

她忽的意识到,温雪对白萧的成见,日积月累,已经到了一种水火不容的地步。

即便他们不再谈论白萧,温雪言语间,总是无形的影射到白萧。

温雪不想继续找不痛快,可她偏偏忍不祝她向来讨厌那种喜欢在恋人之间指点江山的人,可没想到有一天,她自己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有时候,温雪会觉得,自己对盛夏是一种“怒其不争”的老母亲心态。

她有点嫌弃自己,把毛巾放一旁,“过来吃饭吧。”

温雪按下桌面的上菜按钮,经理亲自上菜后离开。

方形小桌,全都是盛夏爱吃的,她从小就爱吃辣,尖椒鸡、水煮牛肉、麻辣鱼等,麻辣小龙虾,唯一一个不辣的菜品糖醋排骨,以及一份温雪给自己准备的蔬菜沙拉。

盛夏剥了个小龙虾就准备往温雪碗里塞:“吃个小龙虾换换口味吧,这个不长肉,整天吃蔬菜沙拉你也不腻。”

温雪见盛夏关心自己,脸色缓和了些,可她没打算吃,手一伸,将盛夏的手推了回去,“你自己吃,这个辣,我吃了万一长痘痘怎么办?”

盛夏:……

盛夏还在心里感叹温大明星偶像包袱重,就听到温雪小声嘀咕道:“万一长了痘痘,被那厮看到了又要笑我管不住嘴了。”

盛夏了然。在感情观上,温雪和她大相径庭。盛夏勇于追逐,从不畏惧失败,而温雪主张循序渐进,张弛有度,不打没把握之仗,对方没有亮出底牌之前,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

以往温雪回星城,祁远楠几乎都会随行,盛夏夹了一个糖醋排骨,声音有些含糊,“这次祁远楠怎么和你一起回来?”

“我看你还是真是除了你家白律师,两耳不闻窗外事。”温雪无语的撇她一眼,“最近都在热搜上霸屏好几天了,周秦和唐安安分手了。”

周秦和唐安安,娱乐圈的金童玉女,一个22岁就荣获影帝,在圈内一炮而红,一个一出道就因为清纯可人的脸被誉为国民初恋,两人都是实打实的顶流,一年前被爆恋情时,震惊圈内外。

周秦是“源星”娱乐的王牌,又和祁远楠是好友,难怪祁远楠这次没和温雪一起回来。

见盛夏丝毫没有八卦的意思,温雪放下碗筷,就这样看着她。盛夏被她盯得头皮有些发麻,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怎么忘了,温大明星平日里很喜欢和她分享这些娱乐圈八卦。不能对圈内人说的,在她这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荆

盛夏配合道:“他们为什么分手?”

温雪卖起了关子,“你猜谁提的分手?”

盛夏思考几秒,才道:“周秦?”

因为温雪的原因,盛夏有幸见过周秦和唐安安,唐安安那人看起来有些高冷,可在周秦身边像是变了一个人,温柔得整个人都在发光。

温雪摇摇头,“我一开始也以为是周秦。”

盛夏也有些意外,这次她是真有几分好奇了,“唐安安提的分手?为什么,周秦出轨了?”

“没有。两人对外是宣称和平分手,但我听祁远楠说,好像是因为唐安安知道了周秦曾经有过一段感情。”

盛夏没太懂,“这是不能接受自己不是对方的初恋?”

“不至于那么矫情。”大概有些唏嘘,温雪情绪也少见得低落起来,“是不能接受周秦曾经为那个女生做过的一切疯狂的事。”

“你知道吗?安安给我打了电话,在电话里没哭,语气特别冷静的问我。”盛夏是知道的,温雪在圈内没什么朋友,唐安安是唯数私交不错的朋友。

她问我,“温雪,他是不是觉得,我不值得。”唐安安话没说完,温雪却默契的懂了。

不值得他疯狂,一次也不曾有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