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5章 第 5 章

我的书架

第5章 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色大众从机场停车场驶入,很快汇入主路。

车内,杨瑜坐在后座,她一身干练的休闲西装,盘着腿,姿态疲惫。

车内灯光有些暗,杨瑜揉了揉眉心,目光往外一瞥,这才注意到后座上似乎还有几本书。

她抬手按亮车灯,随手抽了其中一本,“新买的书怎么放车里?”

驾驶座的男人一身灰色西装,五官立体深邃。眉线平而缓,眼窝深,是一张很有辨识度的脸。

闻言,搭在方向盘的手微顿,他没回头,微蹙眉:“您别乱动我东西。”

杨瑜随意翻了几页,发现大多是些自然风光照,就兴致缺缺的放在一旁。

她抬头,看向驾驶座的白萧,是公事公办的吩咐口吻,“先去趟诗诗那,这孩子刚失去父母,又遭遇车祸,我放心不下。”

车子停在红灯路口,白萧垂眼看了眼腕表,“她只是擦伤,不严重,今天很晚了,我还是送您回家吧。”

“不严重我就不能去看了?诗诗这孩子最近情绪本就不稳定,我放心不下。”杨瑜沉着脸,语气都变得凌厉起来,“别说了,开去诗诗那。”

多年来位居高位,早已容不下任何忤逆。

白萧没说话,车内气氛一时有些凝固。

杨瑜板着脸看向窗外,数秒后,安静的空间内响起简单利落的两个字。

“可以。”

杨瑜面色稍霁,以为白萧让步,正准备说点什么缓和气氛。

这时,指示灯由红转绿,车子平稳加速,前方男人背脊挺拔,他语气是平静的,不带半分情绪,“不过,我也只能送您到诗诗那。”

杨瑜听懂了,他在告诉自己,他不会和她上去,更不会等她看完诗诗再送她回家。

杨瑜将头扭向窗外,将他刚才看腕表的动作尽收眼底,“那么赶时间就不应该来接我。”

她语气依旧是平静的,可话语里的情绪显露无遗。

“那下次,您不要再上飞机前,临时知会我一声。”白萧神色没有半分变化,“您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被临时安排。”

--

另一边。

温雪和盛夏吃得差不多时,助理将衣服送了过来。

盛夏心里有些感动,她当时刚进屋,温雪就不高兴的在那玩手机,大概是那个时候就已经吩咐助理去买衣服了。

包间有独立卫生间,盛夏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温姐姐,你怎么了?”小助理见温雪盯着桌子发呆,小声问道,“不会和夏夏姐吵架了吧?”她刚才有注意到,夏夏姐似乎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还有刚才收到温雪微信时,温雪在微信里提的奇奇怪怪的要求,[到附近商场尽快买条裙子上来。]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很快又发过来一条:[不用买太好看的,最好丑一点的。]

温雪没答,只是沉默的看着桌上的饭菜,原本给不吃辣的白萧准备的糖醋排骨所剩无几,其他菜品盛夏几乎没动。

“小照,你说我为什么就是忍不住呢?”

她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弄得助理小照一脸懵逼,什么忍不住呢?在小照眼里,温雪是个极为自律的人,她可以为了一句台词彻夜不眠,为了控制体重不管外人怎么诱惑都不为所动,超一克的卡路里都是犯罪。

“其实我知道,她和白萧之间的事,我是外人,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管。”温雪没刻意压着音量,“可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做不到。”

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谁听的,温雪看着满座的菜,笑了下:“认识白萧以前,她无辣不欢,每次和我出去吃饭必点麻辣小龙虾,吃完饭我们两会一起唱k,或者去江边吹风,有任何开心的,不开心的,她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

她明明是笑着的,可小照却觉得此时的温姐姐整个人难过到骨子里。

她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到底在问谁:“后来呢?”

“温姐姐……”小助理的情绪都跟着低落起来,她很想让她不要说了,可温雪忽的偏过头,看着卫生间的方向。

“后来那个姑娘好像很乖,也不吃爱吃辣了,有了很多新的习惯。”温雪顿了一下,声音几近哽咽,“也学会了将委屈都咽在肚子里。”

卫生间里静的出奇,连衣料摩擦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温雪知道她在听,她面容依旧是笑着的,“有时候,我觉得,她的感情不是迷恋,更像是没有尽头的迷失。”

-

那晚温雪没有送盛夏回去,她临时改了行程,乘坐最快的航班离开了。

盛夏没有给白萧打电话,她撑着温雪临走时丢给她的伞,走进雨幕里打了个车。

白萧回来的时候,整个客厅黑漆漆的,他一愣,正准备拉开鞋柜,脚边就触碰到一双鞋。

男人抬手按了开关,客厅霎时亮了起来。

脚下的障碍物映入眼眸,白色运动鞋歪歪倒倒的散在鞋柜旁,鞋上还有几处污渍。

男人眉头微蹙,换了鞋穿过宽阔明亮客厅,直奔卧室。以往他回家时,盛夏大多时候都在客厅。

卧室门推开,仍是黑漆漆一片,白萧这才意识到不对。房间灯点亮,空无一人。

他疾步走向另外几个卧室,他一边走一边喊盛夏的名字:“夏夏?”

没人应答。

他疾步往前奏,忽的瞥到一道微弱的光。

客厅角落里,影音室的门紧闭着,门底的缝隙里透着微弱的光。

伴随着开门声的一起的,是男人低沉的声音:“怎么不接我电话?”

依旧没人应答。

房门斜对着投影仪,投影对面的沙发靠墙。

借着投影的光,白萧看到陷在沙发里的盛夏。

她带着耳机,像是压根就没有听到这边的动静,目光直直的盯着屏幕。

白萧抬眼,看了投影仪一眼,似乎是她喜欢看的那个综艺。

她似乎很喜欢看这个综艺,偶尔他在书房办公,都还能听到她乐不可支的声音。

她以前也会问他要不要一起看,问完又自问自答似的说,开玩笑的,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看。

他确实受不了这种一群人在那瞎闹腾的无脑综艺。

白萧仍然站在门口,再喊她的名字时,语气微沉:“夏夏?”

音量是开得多大?这么喊她都听不到?

窝在沙发上的身影偏头看了过来,白萧见她终于有反应,伸手一拨,屋内瞬间亮了起来。

沙发上的女人盘着腿,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衬衫,黑色直筒裤,黑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开,见他出现,她眼神有些迷茫,“你怎么回来了?”

白萧信步走过去,长手一勾,取下盛夏的耳机。

他没立刻放在一侧,而是挂在自己耳侧听了半秒,然后拧眉看着她,“你平时都是这样看综艺?”

盛夏没懂他这没来由的一问,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

男人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垂眸,盯着她看了数秒,“一个人在家,戴什么耳机?”

那些已经被她压下去的难受情绪又不受控制的往上涌,她垂眸避开他视线,声音嗡嗡的,“没有为什么,喜欢戴。”

“行。”白萧将耳机塞在她手里,“那你继续。”

他没再多说一句,转身就往外走,拖鞋摩擦着地面,发出轻微的声音。

盛夏抬头,看着男人挺括的背影。

哪有那么多喜欢。

只是因为喜欢那个人,喜欢到将不喜欢的慢慢变成了喜欢,将不习惯的渐渐变成了习惯。

男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温雪一直以为她喜欢白萧是因为脸,其实并不是。

让她一眼心动的,是这个男人的背影,安全感十足的背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