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7章 第 7 章

我的书架

第7章 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4月的尾巴裹着暖阳,一连好几天都是艳阳天。

盛夏这几天心情不太美丽,温雪落地那晚她给温雪打了电话,是助理小照接的,说温雪在车里睡着了。

盛夏其实知道,这只是借口,温雪不想接她电话。

接下来一连两天给温雪发消息,温雪每次都是隔了两天才回,话题根本没办法继续。

她看出温雪还在生气,这几天打了好几通电话过去,无一例外都是小照接的,最后那次,小照实在看不下去了,悄悄对她说,夏夏姐,你这几天先不要给温姐姐电话了,她还在气头上,等过几天她气消了,自然就会理你了。

以往这样的事也不在少数,她两偶尔也会吵架,温雪过两天也就气消了,两人又和以前一样腻歪。

盛夏没告诉小照,这次和以前不一样。

她知道温雪因为什么生气,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头疼。

屋漏偏逢连夜雨,让她头疼的事接踵而至。

晚上七点,盛夏还在办公室加班,杨瑜的电话打了进来,盛夏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犹豫数秒才接。

杨瑜没客套,长驱直入的问:“明晚八点有时间吗?”

盛夏没立刻答,只是问:”阿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让你和白萧回来吃个饭。”

距离上次回杨瑜那,已经整整半年。

盛夏不确定白萧的态度,于是道:“我没问题,可白萧他不一定时间,您知道的,他工作挺忙的。”

“没事,你告诉他一声,他如果没空,你就一个人过来也成。”

和白母这样久经沙场的人对话,盛夏自然差了点火候。被将了一军,盛夏无奈只好应下。

晚上白萧洗完澡出来,盛夏将这事告诉他。

尽管她语调平缓得还原了两个人的对话,白萧还是听出了她的不情愿,“不想去?”

“也不是。”盛夏盘腿坐在床上,实话实说,“阿姨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让我劝你,陪我一起过去而已。”

白萧和杨瑜关系不咸不淡很多年了。

盛夏从未追问过原因,白萧也不曾主动提及。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年,她就已经察觉到他和杨瑜关系不太好。

他对杨瑜,礼貌到稍显疏离,一口一个您,或者永远的杨女士。

灯光下,男人拿着毛巾随意的挫了搓头发,他语气不甚在意:“所以,你要劝吗?”

头顶的灯光柔软的打在女人素净的脸上,她沉默两秒,然后缓慢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像是反悔似的,摇了摇头。

白萧将毛巾仍一旁,有点好笑的看着她:“你摇头又点头的,到底是想要我去,还是不去?”

“我不想勉强你。”她垂着眸子,声音低低的,“可阿姨第一次邀请我,我总归不好拒绝。”

男人沉吟半秒,一句话,就将盛夏悬着的心击落在地,“明晚7点我约了人。”

盛夏伸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床头柜的手机,而后,女人很快低头。手机屏幕里,那双黑亮的眼睛藏不住的失落,她努力控制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样,“嗯,我知道了,我会给阿姨解释的。”

“不用,我会给她解释。”

白萧去了书房。盛夏仍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睡意所剩无几。

和白萧在一起三年,这是三年来,第一次杨瑜试图通过她的口,让白萧回家。

她一开始就不打算去劝,可又忍不住想要知道答案。

即便一次,一次成为小小的例外也好。

早该知道的,哪有那么多例外。

一分钟后,一条短信发了出去:【阿姨,抱歉,白萧说他明晚约了人。】

--

书房里的窗户大大敞开,阳台上,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立在那。

男人倚在墙边,耳边挂着手机,电话接通,这次连敷衍的客套都省了,“您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就成。”

晚上11点,城市仿佛万籁静寂,只有零星的几处灯光。

被饶了清梦的杨瑜脑袋昏沉沉的,语气带着几分怒意:“你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

杨瑜生活作息一向规律,白萧不至于不知道。

揉了揉额头,杨瑜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不过是给盛夏打了个电话,你至于发这么大火?”没待白萧回答,杨瑜又道,“还是你不肯来,你们为这事吵架了?”

黑暗里,男人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意,“杨女士,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和您一样。”

兴许是被“杨女士”三个字刺激到,杨瑜音量拨高,整个人都变得尖锐起来,“是,她和我不一样。她既然没和你闹,那你今晚给我打这通电话做什么?不陪她一起来,所以打个电话假意维护她?”

“你的喜欢,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杨瑜说完,电话沉默了很久。

没有她以为的怒气和反讽,白萧一直很平静,就在杨瑜以为电话就要这样被掐断之际,男人沉稳开口,他语速放得很慢,平静却有力:“请您以后别再去为难她。”

-

盛夏是第二天中午收到杨瑜的回复的,当时她正和姜可在吃午餐。

杨瑜:【没事,工作要紧。他不过来,需要我另外安排司机去接你吗?】

盛夏回复说不用,自己打车过去,白母没有再回复。

姜可扒了一口饭,抬眼就看到盛夏没怎么动筷子了,“夏夏姐,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呀?”

“我就是在烦恼送什么礼物。”盛夏在这方面实在没经验,她不至于傻到去问温雪,温大明星这两天好不容易气消了些,让她知道这事,大概又要暴跳如雷了。

姜可笑嘻嘻道:“这事我有经验,给谁送呀?我帮你出主意。”

盛夏和姜可挺投缘的,也没打算瞒她:“我男朋友的母亲。”

姜可愣了数秒,像是思索似的快速眨了眨眼,“夏夏姐,你——”犹豫半秒,她问道,“你今晚要去见白律师他妈妈吗?”

盛夏没多想,点了点头。

姜可没说话,几乎是下意识的,筷子往碗里戳了戳。

盛夏觉得她这反应有点奇怪,“怎么了?”

“我就是在想,送什么礼物合适。”姜可挤出一个笑脸,见盛夏不再怀疑,她问,“那白律师晚上要过来接你一起吗?”

“他今晚有事。”

“让你一个人面对他妈,白律师也真是有够放心的。”姜可顶了顶压槽,语气有些微妙。

闻言,女人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而后,低头,不让姜可看到自己眼底的失落,她语气很轻,像是没有底气,不知道是在对姜可说,还是在说服自己。

“恰巧而已,阿姨约的时间,他刚好没空。”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盛夏看着姜可,眼里闪着光,“不是要帮我想送什么礼物好吗?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抱歉,夏夏姐,送男朋友母亲礼物这事,我确实没经验,而且我可不敢给你瞎出主意,万一白律师妈妈不喜欢,我不就帮倒忙了。”一开始夸夸其口要给盛夏出主意的姜可想拍死一分钱前的自己,她歉意的冲盛夏笑了下,建议道,“这事,我觉得你还是问问白律师比较好。”

问白萧吗?从他嘴里得到的答案,大概和以往一样——不需要。

第一次去拜访杨瑜时,她头天晚上紧张得得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的顶着个黑眼圈,脑子像瞬间清醒,白萧当时还在睡觉,她着急得直接将人弄醒:“糟了,我还没给阿姨买礼物,你快告诉我,阿姨喜欢什么礼物,我一会儿去买。”

那天恰好她休息。时间上是充足的。

男人被闹醒,睡眼惺忪的看着一脸愁容的盛夏,像是觉得她小题大做似的,“一大早把我闹醒,就为了这事?”

那时两人已经在一起一年多,盛夏搬到他那住却才一个月,盛夏本就刻意避开家人的话题,因此平日里两人几乎从未聊到过父母。

白萧的语气太过漫不经心,以致于盛夏有一秒的呆愣,也许是她对这事敏感,她当时就隐约有个猜测,她故作轻松的问:“我第一次见你妈妈,能不紧张吗?万一阿姨不喜欢我怎么办?你准备顶着母亲大人的压力和我谈恋爱?”

她玩笑似的话语并没有让白萧的脸色好看几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话语里的词,他声音忽的有些冷淡,“不需要。”

盛夏被他忽然冷沉的脸色吓了一跳,声音弱了下来,“不需要什么?”

白萧没答,一双漆黑锐利的双眼就这样看着他,他脸色有些沉,视线越过她,眼底是记忆的影子。

盛夏低头,有点不知所措。

太过类似,所以那一刻,她清楚的意识到,白萧和杨瑜的关系可能不是她以为的那么融洽。

那些脑海深处的记忆再一次穿浮上涌,那一刻,她共情得很想去抱抱白萧,可又怕这个动作让他觉得是怜悯。

兴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冷淡,面前的男人忽的低声笑了下,深邃的黑眸里映着女人的倒影,他语调稍扬,像逗她似的,“你是和我谈恋爱,还是和她呢?”

“所以,瞎担心些什么。”

他这一句连安慰都算不上的话,忽的就刺激到盛夏的某根神经,她心脏骤然一缩,眼眶不受控制的一热。

他这人,向来都这样,从来不会讲什么好听肉麻的情话,就连表达喜欢的方式,都是这么隐晦。

可偏偏盛夏很受用。

大概是喜欢那个人,喜欢到他不经意的一个温柔,都如光芒将她围绕。

盛夏听懂了,他在告诉她,他喜欢她,和他母亲无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