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8章 第 8 章

我的书架

第8章 第 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7点,华灯初上。

盛夏准点下了班,从公司出来就直奔超市,买了点榴莲和牛奶。

之前和白萧回去时,她有悄悄观察过,杨瑜似乎挺爱吃榴莲。

从超市出来,盛夏拦了个车,下班高峰,车速慢,司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自来熟的和盛夏闲聊几句后,这才注意到后座的榴莲,“买的榴莲?我媳妇儿也爱吃,爱吃也就算了,关键她还没自制力,每次吃的和猪一样,吃完连饭都不吃了。”

这话乍一听像是嫌弃,可盛夏没忽略他提到媳妇时,一脸带着笑的表情。

她忍不住想,白萧在其他人面前提到她时,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很快又自我否定,大概不会,他那个人。情绪向来都很少摆在脸上。

盛夏被司机的情绪感染,也跟着笑了下,解释道:“嗯,家里长辈爱吃,买给长辈的。”

司机大叔嘿嘿干笑两声,像是看破天机似的,“小姑娘,我猜,你也不喜欢吃榴莲吧。”

盛夏确实不爱吃,可她没明白司机是怎么看出来的:“您怎么猜到的?”

“因为喜欢吃榴莲的人,就像我家媳妇儿,一谈到榴莲,眼睛都亮了,逢人就说,这东西闻着是感人,但味道是真好。”

盛夏思绪却飘得很远,她望着窗外,想到了某个人,眼底浮着细碎的光,“你和您妻子感情真好。”

司机大叔也没否认,笑眯眯道:“你这小姑娘,思维还挺跳跃。”

跳跃吗?好像也不是。

大抵只是,这一直是她心心念念向往之事。

杨瑜和白萧一样喜静,这么多年一直住在城郊的别墅。

城郊的温度本就低几度。别墅又临江,一下车,盛夏就感到脚底蹿进一股冷风。

这两天艳阳高照,白天有些闷热,盛夏只穿了件白衬衫九分裤,她加快脚步往里走。

别墅外的花园里,清一色的白色桔梗花在风中摇曳。

那是杨瑜亲手栽种的,多年来从未变过。

盛夏单手拎着水果和牛奶,另外一只手按了门铃。

几秒后,门打开。

面前的女孩子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鹅蛋脸,樱桃唇,不浓不淡的黑色眼线,一头黑发散在肩头,脸上的妆容很精致。

明显是精心打扮过。

盛夏微楞,很快明白过来,也对,以杨瑜对何诗诗的喜欢程度,她出现在这里再正常不过。

何诗诗对着盛夏温柔一笑,热情的盛夏手里的东西:“夏夏姐姐,这么客气做什么?又不是第一次来了,还买这么多东西。”

她这主人的姿态摆得太明显,盛夏心里觉得有点好笑,没和她计较,仍由她接过。

白父去世多年,这些年杨瑜一直一个人住,家里常年有保姆,以往盛夏陪白萧回来,都是保姆王嫂开门。盛夏视线扫了一圈客厅,没见到杨瑜和保姆王嫂,“阿姨和王嫂怎么没在?”

何诗诗提着东西往里走,“瑜姨在厨房准备晚餐,她给王嫂放了一天假,王嫂回家了。”

女孩子脚步如风,粉色拖鞋软哒哒的,摩擦着地面发生轻微响声,她像是忽的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着盛夏,像在提醒:“夏夏姐,鞋柜里有新拖鞋,你自己拿一下。”

盛夏盯着女孩纯真无害的脸看着两秒,然后泰然自若收回视线的收回视线。

鞋柜打开,和粉色拖鞋相同款的灰色男士拖鞋还躺在鞋柜最上方,而鞋柜下一排,摆着两双崭新的女士拖鞋。

盛夏抽出其中一双换上,全程神情没有任何异样。

何诗诗以为她没注意到,将水果和牛奶往餐桌上一放,笑嘻嘻的问盛夏:“夏夏姐,拖鞋合脚吗?”

女孩子说这话时,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自己的脚底。

盛夏把她的动作尽收眼底,但笑不语。

何诗诗回国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她也是这样,近乎幼稚的试探和挑衅。

那天,陪着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杨瑜。

白萧和盛夏去接机,女孩子穿着一套纯白色裙子,脸色有些苍白,眼尾挂着泪珠,一见到白萧,就扑到白萧怀里小声婴宁。

白萧没推开她,机场人来人往,男人长臂始终垂在身侧。

上车的时候,何诗诗先一步上了副驾,而后才想起什么似的问这是不是盛夏的位置,盛夏已随杨瑜跨进后座,还未出声,驾驶座的男人已经先一步开口,他语气稀疏平淡,“你坐。”

何诗诗抿唇浅浅笑了下,不过半秒,笑意就僵在嘴角。

他声音淡淡,像是从不觉得那个位置有着特殊含义,“我从不让她坐这个位置。”

副驾驶里,女孩子的脸色近乎惨白。那时盛夏就几乎已经已经猜到何诗诗的心思。

明亮的水晶灯晃在头顶,打在女人漂亮的五官上,盛夏脸上的表情很淡,和一个人在一起久了,连表情都是高度相似,“谢谢关心,鞋子合不合脚,我自己清楚就够了。”

说完,她没再理会何诗诗,转身往厨房走。

-

晚上8点,君也律师事务所整栋大楼依旧灯火通明。

会客厅房门紧闭,快累瘫了的两个小助理怏怏的趴在座位上,其中一个小助理撇了会客厅一眼,低声感慨:“白律师还要不要人活呀。”

“行了,加班给你开三倍工资你还想怎的,全星城找不出第二家。”

开口的是李明,他以为这姑娘是在抱怨加班,下意识就开口维护白萧。

他对白萧近乎有一种类似神明的膜拜。

他大学的时候,白萧的名字就跟教科书似的,被庆大的教授挂在嘴边,每一个经典案列中都穿插着他的名字。

25岁的年龄,别的很多人还在游戏人间,白萧就已经在律师界坐拥一席之地。

而后,更是以不可阻挡之势站上山顶。

小姑娘知道李明误会了,连连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她再次看向会客厅,“白律师这样帅、这样有钱、这样优秀的人还这么努力,要不要给我们这些小虾米活路呀。”

李明怔了下,然后噗呲一笑,“那是当然,不然你以为白律师凭什么做到现在的地位,这世界没有白来的午餐,你想要什么,就要拼尽全力努力去争龋老板之所以能成为老板,是有道理的。”

君也是和大部分律师事务所的模式不同,不同于其他合伙制的律师事务所,君也作为一家私人制的律所,白萧拥有着绝对话语权。

因为个人制和合伙制税收上的区别,业内大部分律师都是采用的合伙制的模式,当时君也成立后,业内不少人震惊,震惊的不是君也的成立,而是君也选择了税收上最不优惠的一种模式——个人制。

当时所里有人曾问过白萧:当初为何不选择成立合伙制的律所,毕竟,那可真真金白银的纯利润。

白萧当时表情很平静,似玩笑的抛出个问题:“以为三倍工资那么好拿吗?”

他顿了下,话语在初出茅庐的李明听来有些高深莫测,“不想去考验人性。”

“况且,能力和责任本就是成正比的。”

“老板能成为老板的确有道理的,可老板的女朋友就很掺了,白律师简直就是个工作狂,我真不知道她女朋友怎么受得了的,换做是我,估计早疯了。”小姑娘刚入职几个月,对盛夏和白萧的事知之甚少。

李明是君也成立不久就入职了,君也成立之初,盛夏长期往这跑,有时候白萧忙太晚了,两人就一起睡在公司。“能受得了,或许是因为,白律师的女朋友也不是一般人。”

那姑娘丝毫不娇气,经常陪着白萧加班到深夜,不仅没有半分抱怨,休息时反倒是经常往这送爱心餐,连带着他们这些员工都跟着沾了不少的光。

“所谓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也必然会失去一些东西。”小助理有点同情起盛夏。

“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乐在其中。”

“就凭我是女人,有些事你们男人是永远不会了解的。”小助理扬了下眉,给你们一个这你就不懂了的眼神,感慨道,“和白律师这种人谈恋爱,果然是要忍常人所不能忍。”

白萧送客户出来时,刚好就听见这句话。他脚步顿住,漆黑的眸子投向办公室的两人。

君也并不是一个提倡加班文化的律所,但因为律师行业特殊性,总有部分委托人都是在下班后过来详谈,因此免不了加班。

宽阔的办公室这个点还有不少人,见白萧目光瞥向这边,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刚才口不择言的小姑娘。

小姑娘吓蒙了,压根没料到白萧这么快出来,她脸色涨红,整个人坐立不安,下意识就要站起来。

白萧身侧的男人黑衣黑裤,头顶还戴着个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脸被口罩遮住,看不清容貌。

他顺着白萧视线看过去,低声调侃:“别这么盯着人小姑娘看,夏夏知道了醋坛子会打翻的。”

白萧收回视线,冷撇他一眼:“这么多年,你这记性还是没丝毫长进。”

男人浑身气场太强,平常人要是被这么一瞥,早就吓得不敢接话。

可“鸭舌帽”闻言,嘴角微勾了下。认识多年,他自然听得懂白萧哑谜似的话,男人抬手,往白萧肩膀上一勾,“记性没长进?哪里没长进了,你是不是想说,我记人名字没长进?”

“我看白大律师,这记性这么多年也是没什么长进。”男人慢悠悠道,语气有点欠扁,“你好像忘了,我比你先认识——”他说到这,忽的停顿下来,而后,像是为了证明他这么多年,记性是有长进似的,念出盛夏了全名,“盛夏。”

白萧一把甩开他胳膊,语气淡淡扔下两个字。“不错。”

“鸭舌南”快步跟上去,下意识以为白萧这“不错”的意思,是承认了他先认识盛夏这事。

好不容易在某人面前占了一次上风,鸭舌男打算乘胜追击,无情的嘲笑一番,“那是当然——”

他刚开口,话还没说完,已经先他一步迈进电梯的男人立在电梯口,男人单手抄兜,颀长身形让电梯略显逼仄,白萧似乎压根没想让“鸭舌男”进去的意思,男人长指一抬,按了下负一层。

而后,赞许似的看了被他挡在电梯外“鸭舌男”一眼,男人嗓音低沉清越,“是不错,这次记住名字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被口罩遮住的脸错愕数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我x!!

不错你大爷的!

夏夏又不是你专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