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11章 第 11 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早上9点,白萧是踩点到的律所。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信步穿过走廊,神色无异的进了办公室。近1000平的办公室大厅顿时三两成团,低声讨论起来。

“白律师今天差点迟到也,我tm在君也工作快2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

“是呀,老大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提前半个小时到公司,比我大姨妈都还准。”

旁边有人噗嗤一笑:“我去,你别把老大和你的大姨妈放在一起对比好吗?你不觉得是对老大的亵渎吗?”

“行了,越说越离谱。”李明见话题越跑越偏,制止道,“大惊小怪什么,boss是老板,人自家公司,迟到都没问题,更别说老大还没迟到。”

“李哥,这不是迟到不迟到的问题。”小姑娘立刻跳出来反驳,“你想,我们在君也这么久,从没遇到过白律师踩点到公司。白律师那是什么自制力,一般人能比吗?”

立刻有人附和:“你别说,老大这自制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他们这里大部分人,是亲眼见识过。

君也成立三年,曾被人在大门上泼过油漆,也有人拿着喇叭在破口大骂污秽之词。

作为律师,断然不至于贸然动手,可那些话实在太难听,大概是仗着法律也奈何不了他们就有恃无恐,压根不怕警局一日游,所里的人虽然大多是理智占了上风,但神色终究控制不住,恨不得冲上去对喷。

可白萧从始至终都很冷静,那些污言秽语仿佛不曾带动他的一丝情绪,他平静的吩咐,“录音,等他们没力气骂了再报警。”

那些污言秽语都是针对白萧,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和家人了,他们作为旁人都气的想冲上去,可作为当事人的白萧,就那样面不改色的扔下一句话。

被击中软肋都可以面不改色的人,自制力得多强。

这几个人里,李明在君也工作的时间最久,他当然清楚大家指的是什么,别说白萧今天没迟到,就是白萧迟到他都是见过的,但老板的私事,他自然不会多说。

“行了,上班了,不闲聊,赶紧工作。”

众人悻悻散开,快速埋头工作。

君也这两年发展势头很猛,业务范围也越来越广,从一开始的主攻民事诉讼到现在的刑事诉讼、知识产权诉讼全面开花。

和大多数律师会选择自己比较擅长的领域进行执业不同,白萧是为数不多的作为综合性律师执业,还能在专业程度上碾压专业律师的综合性律师。

当然,这一切不是生来就有的。君也有一个很大的图书馆,里面珍藏的法律文献,堪比图书馆。

新进的律师会因为发现白萧记得每一本书的具体位置而震惊。众人见怪不怪的表情里带着点君也人与生俱来的骄傲说,这算什么,里面的法律条款老大差不多能倒背如流了好吗?你要是能达到那个程度,还记不到一本书的位置?

天才不可怕,努力的天才才可怕。

在君也人心里,白萧早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

中午吃过午饭回来,众人桌上摆了个红色炸弹。

李明和几个同事吃完饭回来,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红色盒子,他苦着脸走过去,一边拆礼盒一边诉苦:“你们这些,结婚都是扎堆吗?这已经是我这个月收到的第三个红色炸弹了,老子虽然是个单身狗,但也还要存老婆本娶媳妇的好吗?”

“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可没影响你存老婆本。”一个同事站出来调侃,“这可是我们所里今年第一个结婚的,哪来第三个。”

李明面无表情的解释:“我又没说全是公司的,另外两个一个是同学,一个是朋友的。”

一个年级稍长的同事笑道:“你这年龄,红色炸弹多不是挺正常吗?”

李明比白萧小两岁,今年30岁,这个年龄,周围结婚生娃的不在少数,红色炸弹自然收得不少。

李明扫了打开盒子,撇了一眼请帖上的名字,惊讶道:“小钟不是和他女友认识才半年吧,就准备结婚了?”

“是的,我听他说了,半年前相亲认识的,女方是个老师,女方爸妈都有退休工资,长得也还不错,各方面都挺合适的,现在这社会呀,工作节奏又快,圈子又窄,找到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多不容易,为什么不早点结婚?”

李明没接这茬,这话怎么听怎么怪,婚姻好像变成了等价商品,所有条条框框被摆到明面上,筛癣对比,最后再找个最合适的等价置换。

这时,玻璃门打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迈了进来。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并不是什么高奢品牌,很普通的一套西服,偏偏套他身上,硬生生穿出了一种高级感。

有些人穿衣好看在于身形,宽肩窄腰,是天生的衣架子,可举手投足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有了对比后才明白,再高贵的衣服装扮的也不过是肤浅的皮囊,真正让人一眼难忘的,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经过岁月打磨的矜贵成熟。

男人信步往前,视线撇到办公室桌的礼盒时明显一顿。

众人见白萧看向这边,下意识站直身体。李明见大家紧张的怂样,忍住笑开口道:“老大,小钟结婚,给大家发了请帖和喜糖。”

白萧淡淡恩了一声,就往里走了。

气氛恢复如常。

小姑娘挺直的背脊蓦的放松下来,自黑式的开玩笑:“你说我又不是罪犯,老大也不是警察,我怎么就这么怂,被老大一瞥就紧张呢?”

另外一个人戳穿她:“你哪里是被老大撇紧张,明明是看到老大就紧张,老大刚才又不是看你,人家看的是喜糖吧。”

小姑娘被戳穿,有点囧的转移话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老大的喜糖呀?”

当即有人附和:“对呀,白律师和他女朋友怎么还不结婚呀?都交往了差不多三年了吧,这小钟刚交往半年的都结婚了。”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李明,指望他这个跟在白萧身边最长的人透露点独家情报。

“别看我。”李明也还纳闷呢,“我也不知道。”

“也不知道白律师怎么想的。”小姑娘忽的有点同情盛夏,她小声嘀咕了句,“交往时间长了,不结婚就容易分手。”

李明飞快横了她一眼,她才悻悻闭嘴。



晚上八点,君也办公楼依旧灯火通明。

长廊最里侧的办公室,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敲打着键盘,行云流水的写着诉讼状,半个小时后,男人神经蓦的放松下来,他想到什么,拿起桌上的手机,手指一滑,干干净净的对话框出现在眼前。

男人嘴角微扬,太阳花映入眼眸,那是早上9点盛夏给他发的微信:【早餐吃完了,今早的粥是加了糖的?吃着好像是甜的。】

今早他醒来时她还在睡,他索性自己煮了点粥,以往他一个人的时候,并没有这么讲究,公司有食堂,早中晚都可以在公司解决,公司大部分男同胞也是这么过来的,他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可她偏偏觉得不妥,还一连指出好几条:“不卫生、不好吃、卖相也不好、总之哪哪的都不好。”

她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经常拎着各种精致的饭盒穿梭在他的生活里。

那个时候,他觉得,她大概是被某句话荼毒得不轻。

到现在,他发现,被这句话荼毒得反倒成了他自己。

屏幕里,男人深邃的眸子含着光。

那条微信下方,是他在9点01分回复的消息:【嗯,抱歉,不怎么进厨房,我可能糖当成盐用了。】

像是没听懂她话语里的言外之意。

对话框里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可几分钟过去了,最后只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

他当时看着屏幕,低笑出声。

盯着对话框看了好一会儿,白萧才摁灭屏幕,思绪得到片刻放松后,他忽的想起昨晚在车里的盛夏,她昨晚,情绪明显不太对。

男人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拨通了杨瑜的电话。

杨瑜还在生气,语气有些不耐:“什么事?”

“您昨晚和夏夏说了什么?”他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长驱直入到杨瑜气闷。

“你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这个?”她冷笑一声,“放心,我虽不满意她,但也不至于欺负她。”

白萧太了解杨瑜了,她不是不欺负,是压根就不屑。高高在上的杨女士,欺负一个小摄影师,对杨女士来说,那大概是拉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这几年,即便杨瑜不喜欢盛夏,也始终维持着表面的和平。

“我没说您欺负她,我的意思是,您是不是说了什么,影响到她的情绪了。”盛夏向来敏感,即便早就察觉到杨瑜不喜她,也从未自怨自艾过,这次这么一反常态,还是第一次。

“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为了她来质问我?”杨瑜情绪少见的激动起来,她讽刺道,“还是你女朋友那颗脆弱的小心脏,需要我捧在手心供起来。”

“算了,我只是问一下。您以后没事还是别叫她过去了。”白萧说完,直接撂了电话。

刚熄灭的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白萧以为是杨瑜回拨了过来,下意识想挂断,目光看清屏幕上的名字,他手指一顿,数秒后才点了接听。

屏幕那端,是一个久违的声音:“我回星城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