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12章 第 12 章

我的书架

第12章 第 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城市像被一个巨形幕布笼罩,仿佛山雨欲来。

会议室,汪琴喋喋不休两个小时后,终于肯饶过众人的耳朵。

她总结陈词后,忽的看向盛夏,面无表情地吩咐道,“盛经理,周六有场重要拍摄,你把自己手里的工作安排下,将周六的时间空出来,这次拍摄公司非常重视,也是md摄影成立到现在能接触到的最好的资源,希望你不要辜负公司对你的信任,至于后续具体拍摄安排,等和对方接洽好后再另行通知你。”

汪琴一口气说完,压根不理会盛夏的反应,一声散会后就趾高气扬的踩着高跟就走了。

另外一组的组长坐在盛夏对面,眼底闪过一丝同情。

大家都心知肚明,公司最近的重要拍摄,大概就是人红戏不红的邹雯雯了。

这可是md摄影成立到现在,能接触到的最好的资源。

早年,md摄影是以写真摄影和婚纱摄影起家,近2年,市场逐渐饱和,md摄影也逐渐开始接触时尚摄影,但效果并不理想,比起那些早就在时尚摄影站稳脚跟的时尚摄影大牛,md摄影想在时尚摄影分得一杯羹,难如登天。

这2年,时尚摄影这块大多接触的是些不知名的小模特或者十八线的小明星。

时尚摄影和写真婚纱摄影不同,且不论时尚摄影拍摄需要摄影师敏锐的时尚感知力,就单单时尚摄影的对象,就和md摄影以往接触的大为不同。

就比如这次的拍摄对象——邹雯雯。

作品一部接一部,大巴大巴的钱砸下去,就是捧不红,作品一部比一部扑。

换其他明星,早就无作品可拍了,偏偏这位,依旧把把的资源送上去让她挑。

这位邹雯雯小姐很年轻,今年21岁,还在某传媒大学念大三。

虽然这位邹雯雯小姐作品不火,可的确算md摄影转型时尚摄影来,接触到最大的腕了。

如果忽略掉圈内那些关于邹雯雯的传闻。

圈内盛传,这位雯雯嚣张跋扈,眼高于顶,可偏偏人背后的金主“是非不分”。前不久,邹雯雯新戏的一组定妆照在微博被群嘲,第二天,摄影师和化妆师齐齐被封杀。

汪琴给的好资源,都有毒。

耳朵被汪琴荼毒了两个小时后,众人都没了加班的心情,不一会儿,办公室零零散散的只剩几个人,姜可在心底把汪琴diss上百遍后,一屁股坐回位置上,做好了加班的准备。

身侧的人忽的合上电脑,姜可惊讶道:“夏夏姐,你今天不加班?”

今天白大律师亲自下厨,盛夏打算早点回家报之以李,“我今天有点事,要早点回去。”

大概是因为想到了那个人,她眼底是一泛而过的温柔。

收拾完东西,两人进了电梯,刚进电梯就看到了电梯里md摄影的广告位,电子显示屏里,“md摄影,美的摄影”的广告语循环播放着。

姜可撇了一眼,忽然嘿嘿笑出了声。她心情瞬间变好了,女人细长的眉毛微挑,内涵道,“夏夏姐,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公司的名字取得特别好。”

盛夏偏头看她,小丫头一脸狡黠,嘴角压着笑意,大概是觉得她猜不到她话里的深意,她故作正经道:“嗯,公司也觉得md寓意特别好,所以,下个星期你就可以天天穿着表忠心了。”

姜可:……

等等!什么意思?

姜可顿感不妙,看向盛夏的眼神一脸生无可恋,“不是吧,夏夏姐……,你快告诉我不是,不是我猜的那样……”

盛夏忍住笑,“就是你猜的那样,公司给大家准备了工作服。上面有logo,就是你觉得特别特别好的—md。”

盛夏调皮的刻意加重了md两个字。

最后一点点希望被打破,姜可想撞墙!

啊啊啊,妈的!!

她才不要把md两个字天天挂胸前呀!!!

两人并肩走出大楼,扑面而来的一股闷热燥腻感,姜可越发烦躁,她丧着脸,正准备和盛夏saygoodbye,身侧的人忽的笑出声。

“没有工作服,我逗你的。”

“啊啊啊,夏夏姐,你实在太坏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姜可早就没了之前的拘谨,女孩细手一伸,挠痒痒似的伸手去闹盛夏。

盛夏躲开,姜可小跑着追上去,两人街边嬉戏打闹着,姜可气鼓鼓的,嘴里还念叨着,“太坏了,夏夏姐你居然还有这么坏的一面,我要告诉白律师。”

md摄影楼下的主干道上,划了不少停车线,盛夏被姜可逼到一个黑色轿车前。

这一片不好停车,晚上经常都有很多轿车停在楼下,灯光昏暗,盛夏背对着轿车,压根没注意里面的人。

好久没和这么年轻可爱的小姑娘当朋友了,盛夏只觉得姜可可爱死了,她脸上笑意越深,“你多大了,还学小学生要告家长那一套?”

“哟!白律师是家长吗?”姜可眼眸一转,拉长语调的语调里,是意味深长的调侃,“也对,大晚上的,白律师该当努力当爸爸了。”

盛夏:……

这小丫头车速还挺快。

盛夏脸一红,转身就想走,“行了,不闹了,我得回家了。”

这一转,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面前的黑色轿车车窗半降,男人只穿了件灰色衬衣,领口微敞,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正盯着她的方向。

盛夏愣了半秒,眼睛亮亮的,惊喜道:“你怎么在我们公司楼下。”

女人微扬的语调里,情绪藏都藏不祝

站在盛夏身后的姜可此时也注意到了车内的男人,路边灯光忽明忽暗,她站的角度,清楚的看到男人如雕刻版流畅的下颚线,唇形是那种近乎冷淡的薄唇,冷白肌肤下,眉毛下方那颗黑痣越加明显。

男人目光在姜可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才看向盛夏,“来接你。”

姜可自然也注意到了,刚刚白萧目光在她身上的稍微多加停留的那么一下下,她有点不安,她挪到盛夏身后,轻轻拉了下盛夏的衣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夏夏姐,我死了!1

盛夏的目光因为姜可的动作短暂的移开,她反应了数秒。

毕竟年纪大了,盛夏不像这些小姑娘热衷于网上冲浪,但诸如我死了之类的词她觉得自己联想下大概能get到,她看了车内的男人一眼,然后微微侧身,附在姜可耳边有点小自豪的问:“这是想表达……被他帅到了的意思?”

姜可:……

“不是!1姜可快崩溃了,偷偷的撇了车内的男人一眼,见男人此时已经没有注视着他们的方向,她才松了口气,“我是想说,我尴尬死了啦!1

“你忘了吗?”姜可简直想哭,平日里盛夏反应挺快的呀,今天怎么这么迟钝……

姜可这么一提醒,盛夏才慢半拍的想起了,刚刚看到白萧的那瞬间,脑子里全都是惊喜,她确实把这社死的场景暂时抛诸脑后了,“哦,这个呀,我想起了。”

姜可见她这副淡定的模样越发着急,她撇撇嘴,苦恼道:“白律师会不会觉得我带坏你,以后不许你和我玩呀?”

盛夏侧眸看向车内,男人此时低着头,单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正在屏幕上快速滑动,似乎在…发消息。

他那个沉闷又古板的性子,怎么可能明白那话的含义。

“没事,你放心,他从不开车,所以应该不懂你的意思。”

出了这么一遭,姜可哪里敢多呆,听到盛夏这么说,稍微放下心后就溜之大吉了。

盛夏弯腰跨进后座,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脖颈有些发酸,盛夏靠在椅背上,伸手揉了揉。数秒后,车子仍然停留在原地,她疑惑道:“不走吗?”

男人没回头,只是定定盯着后视镜的人,“安全带。”

盛夏:……

盛夏有点无语,在某些方面,她觉得白萧是真的有点……古板,她乖乖系上安全带,小声道,“一两分钟就到了,不系也没关系吧。”

男人像是没听到,没再多什么,车子平缓的驶入大道,很快驶入车库,盛夏走在前面,到了家,盛夏换了鞋正准备往里走,手被白萧一把拽祝

盛夏回头,就被男人猝不及防抛来的两个问题彻底弄懵了。

“什么叫我从不开车?”

“还有,什么叫我应该努力当爸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