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13章 第 13 章

我的书架

第13章 第 1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盛夏愣了数秒,她突然有点理解姜可刚才那句“我死了”。

在此之前,她压根不敢想,白萧会来和她讨论“开车”的问题。

玄关处空间逼仄,男人身高腿长,往那一站,气场强得让人想忽视都难。

被他握住的手腕仿佛开始冒汗,盛夏没敢看他的眼睛。

他在感情上虽显寡淡,可某些方面,教养是从骨子里与生俱来的。

从不开有色玩笑,是不开,不代表不懂。

盛夏明白这个道理,自知忽悠不了他,于是她坦诚道,“那个车当然不是轿车,至于指的车……你应该懂的。”

“至于努力当爸爸,你那么聪明,应该能猜到吧。”

男人眉心微蹙,沉默了好几秒,始终没吱声。

两人之间几乎从不讨论这样的话题,盛夏有点紧张,他不会认为她私下经常这样开小黄车吧?

盛夏正琢磨着要不要再解释下,头顶忽的传来一道声音,“你们同事间经常这样—”他顿了下,换了个更委婉的问法,“聊天?”

盛夏:……

“当然没有。”盛夏飞快否认,不想和他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她借口飞快往厨房跑,“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

他们两一起用餐的时间大部分都是早上。盛夏的工作其实不像白萧那样忙,偶尔不加班时,盛夏会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回家做饭,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吃,吃完她会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

有时候白萧回太晚,会发现她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白萧也不是无动于衷,有好几次,他也想说下次会早点回来,可最终他没开口。

无法百分百确定的事,他向来不承诺。

脑子里闪过女人揉脖颈的动作,白萧淡声道,“不用弄了,我不饿。”

盛夏脚步一顿,他们两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用晚餐了,她慢吞吞转身,“那明晚你回来吃晚饭吗?”

“夏夏,我明晚—”男人顿了下,“约了个朋友。”

在一起三年,盛夏其实并不清楚白萧究竟有些什么朋友,因为,他几乎从不曾主动提及让她一起。

温雪偶尔会笑她像谈了一场假恋爱,没家庭地位,热恋感全无,寡淡无味。盛夏那个时候还挺坦然,谁让她偏偏喜欢上那么冷沉寡淡的一个人。

更可况,任何轰轰烈烈的恋爱,到最后不都会归于平淡吗?

可为什么,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开心?

客厅空荡又安静,仿佛陷入长久的静默,女人很久都没开口,像是再等待他下一句话。

可他没有。

盛夏背对着他,她庆幸白萧此时看不到她的表情,“好的,我知道了,别回来太晚。”

--

原木风的中式餐厅里,正中间的位置是一个人造小园林,几盆栀子花矗在园林间,餐厅里散发着淡淡的栀子花香。

白萧到的时候,孔筱笙正站在园林中间,女人微弓着腰,栀子花快碰到她挺拔的鼻尖了,她闭着眼,像是在沐浴花香,数秒后女人才缓缓睁眼,低声和身侧的服务员说了句什么,服务员含笑摘了一朵给她。

孔筱笙拿着栀子花转身之际,一眼看到了门口那个挺拔的身影。

白衬衫显得男人皮肤越发冷白,西装外套被他随意搭在胳膊上,袖口微微卷起,手腕处的腕表很醒目,他表情淡淡的,和记忆里相差无几。

多年没见,他们之间并没有久别重逢的陌生感。

孔筱笙对着男人微微一笑,指了指一侧的位置。

男人信步走过去,187的个子在餐厅一众宾客很是显眼,加上男人自带一股矜贵沉稳气场,已引得餐厅里不少人频频侧目。

落桌后,孔筱笙先开口:“6年没见,怎么感觉你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似的。”

孔筱笙视线在故意似的在白萧身上扫了一圈,“还是那么帅。”

白萧将外套挂在身后,黑眸闪过一丝意外,可他声音是平静的,“你变了很多。”

“哦,是想夸我变漂亮了吗?”孔筱笙一边翻菜单一边调侃。

“开朗了很多。”

“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孔筱笙在国外的这些年,两人只有偶尔过节会在微信互相问候,虽联系不多,但白萧交女朋友这事,她还是知道的,“不是交女朋友了吗?朋友圈看不到一张照片就算了,现在我回国也不打算让我见见?”

白萧没吱声,似乎并不想提这个话题,孔筱笙也不勉强,他这人向来不喜欢把感情拿出来当话题,她当即绕过这个话题,“对了,我要拍一组照片,可我好几年没回星城了,对这边的情况也不了解,你有没有熟悉的摄影师朋友,帮我我介绍介绍?”

“拍什么?”

孔筱笙顿了下,避开男人的目光:“婚纱照。”

白萧盯着她看了很久,最后只是问:“想好了?”

“当然。”

“摄影这块我不太了解,抱歉,可能帮不了你。”

孔筱笙也不意外,“没事,我就是随口一提,我改天再问下诗诗。”

--

因为汪琴临时塞进来了邹雯雯的拍摄,盛夏的工作安排被打乱,一连好几天,盛夏都过地昏天暗地。

邹雯雯的拍摄时间最终定在周六下午三点。

周六一大早,盛夏早早到了公司,再次点开邹雯雯的照片合集,电脑屏幕上,邹雯雯的各种精修图快速滑动着,清一色的“国民初恋”风,很适合她的年龄。

这几年,md摄影转型时尚摄影,盛夏也给不少模特和十八线拍过平面。她拍摄前有个习惯,她会将网上所有能找到的拍摄者的照片全都浏览几遍。

姜可因为今天的拍摄担心得一晚上没睡好。

她这会儿还在犯愁,不知道邹雯雯这颗□□会不会爆炸。

身侧的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压根没她这样焦虑,姜可把脑袋探过去,看清屏幕上的照片时,她不意外的收回视线。

这话真没错,认真工作的女人最美丽。夏夏姐全身心投入工作时,沉静大气,显得特别迷人。

将邹雯雯的照片全部扫了一遍后,盛夏闭了闭眼,这几天加班强度大,她眼睛有些发酸,从抽屉里取出眼药水滴了几滴后,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

她抬眼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接听,声音不是陌生的:“夏夏姐,你最近工作忙吗?”

是何诗诗。

盛夏不认为她们是可以寒暄的关系,尤其是上次何诗诗已经彻底把她的心思摆在盛夏面前。

她语气极淡,“有什么事吗?”

何诗诗像是没听出她不欲多谈一般,语调软软的,“哥哥,有没有介绍他的一个朋友过来拍摄呢?”还不待盛夏答,她又自顾自的像问错问题一般歉意连连,“哦,抱歉,我忘了,你应该没见过她,那哥哥这两天有你提吗?他一个朋友回国了,要拍摄一组照片,让哥哥给她介绍个优秀的摄影师。”

或许是那两个字太敏感,盛夏此时脑子里反复的只有这两个字——回国。

没记错的话,上次去杨瑜那,何诗诗也提到过这个词,和一个人。

恰好前几天,白萧去见了一个朋友。

她的刻意引导太过明显,盛夏手指攥紧,在姜可疑惑的目光中,快步走到办公室外。

她呼吸有些乱,可声音是以往那般波澜不惊的,“所以,你是想告诉我,如果白萧没有让她朋友来找我,就是认为我不优秀吗?”

何诗诗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么明显的引导,可盛夏偏偏不上钩。

“我不是这个意思。”何诗诗说,“哥哥他没给你提可能有他的顾虑吧。”

“我也认识哥哥的那个朋友,恰好她也问了我的意见,”她扯着嗓子,说的话很耐人寻味,“我觉得,你们有着共同的喜好,她应该会非常喜欢你的,所以我向她推荐了你。”

姜可发现盛夏接完电话回来情绪好像不太对,可没时间让她多想,因为今天还有邹雯雯的拍摄。

两人提前1个小时到了摄影棚。

盛夏工作时很少分心,她没心思去多想,迅速从包里拿出三脚架,熟练的调好相机,姜可在一旁协助盛夏布线,两个配合默契,所有器材调试好,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姜可抱怨道:“真够大牌的,都2点半了,还没到。”

3点开始拍摄,人到了还要换衣服补妆,提前半个小时到是基本。

她话音刚落,盛夏的手机就响了,是汪琴的电话:“邹雯雯临时改了时间,今天拍摄取消,你们先回来,具体拍摄时间等我通知。”

摄影棚很静,姜可听得一清二楚,她严重怀疑汪琴是故意这个点通知她们:“什么人呀,要取消不知道早点通知?我们大老远跑过来布置好现场,她一句临时取消就完事了,真是不把别人的时间当时间。”

小姑娘发两句牢骚无可厚非,盛夏任由她去。

两人回了公司,刚走到公司门口,就碰到刚上完厕所的肖玲,“夏夏姐,你回来了。有客户找。”

“客户?”盛夏疑惑,她今天有拍摄,根本没约客户。

姜可反射性的骂了句脏话,“不是又是汪老妖关照我们,扔过来的吧?”姜可顿时觉得头大,“邹雯雯那么大一个麻烦都还没解决。”

“这次不是。”肖玲连连摆手,“她一大早自己找上过来的,营销部接待的,这人气质形象出众,长得很漂亮,汪总本想分给周晓他们部门,结果那人笑着婉拒了,主动要求看夏夏姐的作品。”

肖玲想到什么,笑着调侃道:“对了,这人是从国外回来的,夏夏姐,你名气都打到国外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盛夏忽的想到何诗诗上午那通电话,数秒后,她问:“叫什么名字?”

“名字好听又好记,孔筱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