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14章 第 14 章

我的书架

第14章 第 1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会客室。

和其他摄影公司满屏的将摄影作品挂在墙上不同,md摄影的墙上很干净,纯白的墙面上没有任何摄影作品。

孔筱笙端挺的坐在座位上,面前是md摄影各个摄影师的作品集,女人纤细的手指缓缓翻页,翻到其中一页的时候目光一顿:“这个是谁的作品?”

汪琴脸色不太好。半个小时前,她接到通知,说有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客户主动找上门,说是慕名而来。

营销部的经理也是见过市面的,还是忍不住称赞道:“长得好漂亮,不比圈内那些明星差,关键是气质甩那些明星n条街,要是能把她的作品挂在我们官网宣传,那效果……”

汪琴在会客室见到了孔筱笙。哪怕她这个在摄影行业工作多年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孔筱笙确实非常漂亮。

和当下那些千篇一律的网红脸不同,她的脸高级又有着很强的辨识度。

脸瘦削,鼻子尖,外眼角比内眼角稍高,单看上半张脸,妩媚勾人,不太符合国人审美的大厚唇将她五官的特色凸显得淋漓尽致,整张脸辨识度极高。

被一眼吸引的不是皮囊,而是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那张矛盾又极具诱惑力的气质。

安静时清冷疏离,一张口又是端庄温柔的。

孔筱笙道明来意,她从国外过来,经朋友介绍,希望有幸请到盛夏拍摄她的婚纱照。

汪琴当然不乐意,她好不容易劝说孔筱笙先看了作品后再决定,可偏偏孔筱笙一眼相中的,还是盛夏的作品。

“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盛小姐的作品吧。”见汪琴迟迟没答,孔筱笙心里有了答案。

她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敲门声,肖玲的声音有些拘谨:“汪总,盛经理回来了。”

汪琴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进来吧。事已至此,她也懒得再在这里多费口舌,“既然盛夏到了,你们先聊。”说完,她转身往外走。

盛夏走进去时,汪琴正走出来,两人擦肩而过,汪琴恨恨地看了她一眼。。

肖玲将人带到就回去工作了,后面盛夏后面的姜轻声关上门。

孔筱笙本是背对着门坐着,早在肖玲说盛夏回来之际她就已经起身,盛夏走进来就看到一张极具诱惑力的脸。

和她以前拍摄过的那些美人不同,眼前的人亭亭玉骨,气质绝佳。

单看脸,明明是妖娆的长相,可偏偏,一颦一笑间大气又端庄。

孔筱笙伸出手,“你好,我是孔筱笙。”

“你好,我是盛夏。”过了半秒,盛夏才伸出手回握。

盛夏回头正准备介绍姜可,就发现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盯着孔筱笙,“这是我助理姜可。”

姜可第一次见到气质形象都无可挑剔的大美女,看愣了两秒,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态,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好意思,你实在太漂亮了。”

孔筱笙唇边微微扬起,“谢谢。”

简单介绍后,三人坐下,孔筱笙简单说明了下自己的拍摄需求:“是这样的,这次我和我男友回国,是在这边拍婚纱照,另外因为有部分亲友在国内,所以国内也会举办一次简单的婚礼仪式。”

自从md摄影开始转型时尚摄影,盛夏已经很久没拍过婚纱照了。她没打算隐瞒,“孔小姐,我差不多已经一年没有拍过婚纱照了。”

“没关系,我看了你的作品集,我相信你。”孔筱笙有点意外盛夏的坦诚,她笑得很温柔,“另外,有一点特殊的是,这次我们婚纱照拍摄的取景地,在庆大。”

盛夏一愣。她压住心里那个荒谬的想法,解释道:“到庆大拍摄可能有难度,学校那边不会允许我们进去拍摄。”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父亲是庆大的教授,所以庆大那边,我可以去沟通。”

商议好后,姜可将孔筱笙领到营销部签订拍摄合同,所有手续办完后,孔筱笙来到摄影部和盛夏道别:“盛小姐,今天打扰你了。”

她一言一行无不透露着极好的修养和礼仪。

那个被压下去的想法又突突往上冒,这一次,盛夏看着孔筱笙漂亮到让人失神的脸,忽的问,“到庆大拍婚纱照,是因为你和你男友都是庆大毕业的吗?”

她这问题明显有些突兀,孔筱笙没多想,“我是庆大毕业的,我男友不是。”

盛夏没再说话,礼貌性的将孔筱笙送到门口。

刚走到门口,孔筱笙的手机就响了,是何诗诗发来的视频通话。何诗诗知道孔筱笙今天找盛夏的事。因此孔筱笙下意识以为她是关心情况,视频接听,外放的声音,每一个字都清晰的传到盛夏的耳中。

“笙儿姐姐,你结婚的事,告诉我哥了吗?”

孔筱笙不懂何诗诗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她调小了音量,还是耐心的低声回答:“嗯,告诉他了,我前几天晚上有和他见过面。”

两个人站在md摄影门口,视频那边的何诗诗一眼就看到了门口那个显眼的logo。“那我哥……他什么反应呀?”

孔筱笙脸色瞬间沉下去,语气都变得冷淡起来:“诗诗,你哥现在有女朋友,你觉得你问这种问题合适吗?”

“我就好奇而已嘛,毕竟我哥——”

见何诗诗说话越来越没分寸,孔筱笙骤然打断她,“行了,我这会儿有事,先挂了。”

“是诗诗,你应该听出她声音了吧?”挂点电话,孔筱笙看向盛夏,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嗯,听出来了,我先进去工作了。”一股涩意忽的不受控制的窜到四肢百骸,盛夏几乎是落荒而逃似的和孔筱笙告别,转身快步往里走。

几天前,她问他要不要回来吃晚饭,他说他去见个朋友。

何诗诗的话在她脑海不受控制的一遍又一遍回响着。

笙儿姐姐要回国了。

你知道,我哥,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吗?

我哥,他是什么反应?

当天盛夏没有加班,这几天连轴转,她身体已经疲惫到极致,可比不上心里的。

回到家,踢掉鞋,盛夏没穿鞋,光着脚丫直奔书房。书架的书都是按购入先后顺序摆放,最上方的书已经有些年头,盛夏踮起脚尖,抽了其中一本,纸张有些泛黄,书页里夹着个书签,盛夏取出来。

徐志摩的一首抒情诗,娟秀的手写小楷。

不是白萧的字,盛夏看了一会儿,忽的笑哭了。

--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盛夏到家都比白萧晚,这种情况以往也偶尔会发生,白萧以为她忙于工作,没有多想。

转眼到了周四,次日就是和孔筱笙约定的拍摄日。

盛夏今天有拍摄,拍摄结束已经是晚上7点,她没直接回家,而是打车去了庆大。

那是白萧毕业的大学,在此之前,她从未去过。

和白萧在一起的第一年,白萧还受法学院的邀请,回庆大做了一场交流性的学术演讲。

那时候,总藏了点小心思,没能在大学时谈恋爱,那现在扮扮校园小情侣应该可以吧?

像是冥冥中有注定,那天她工作拍摄拍到很晚,终是错过了。

车子抵达庆大大门口,盛夏下了车往里走。工作这几年,她早就养成了习惯,如果是完全陌生的场地,拍摄前她都会先去熟悉场地。

晚上7点,整个庆大已经笼罩在黑暗里,小道上的路灯忽明忽暗。

盛夏第一次来庆大,有点摸不清方向,她转来转去不自觉就走到了一个小树林。

树林灯光昏暗,盛夏刚走进去,就撇到一对男女靠在树上,男的高大清瘦,将女孩子整个人压在树干上,他长手勾在女孩子脖颈后,把女孩子摁在怀里狠狠亲。

周围是黑暗也压不住的暧昧气息,还有青春雨季里,疯狂的悸动和热烈。

盛夏站在原地,撞见这种事,虽不至于尴尬到脸红心跳,但也断然不该站在继续站在原地。

黑暗里,盛夏看不清两人的容貌,她思绪有些飘,好像能看到很久以前,那两人也在这里,演绎着青春压不住的悸动。

她猛的转身,快步往前走,很快走到学生宿舍区。

和小树林里安静截然不同,宿舍楼下方很热闹。

红色玫瑰摆放了成一个浪漫的爱心图案,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男生抱着吉他正在爱心中间,边缘的一圈蜡烛在微风中明明灭灭。

伴随着悠扬的吉他上,男生略带沙哑的歌声响起,他站在女孩面前,深情的、温柔的注视着她,周围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时不时有起哄声。

盛夏忽的觉得有些不能直视这样的浪漫,她转身,快步离开了。

回到家的时候,白萧已经回来了。

男人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接电话,听到动静,他转身,他看了盛夏一眼,女人低垂着脑袋,看不出情绪。白萧收回视线,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好,你到时候拿给我。”

换做往常,盛夏会含笑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可她今天没有,她情绪明显低落。

盛夏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心不在焉的换鞋。头顶忽的投下一片阴影,男人不知道何时走到她面前,垂眼看她,“最近,是工作上不太顺心吗?”

盛夏抬头,男人英挺的眉眼映在她眼底,即便是问着关心她的话,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寡淡的。

她又习惯性的自我说服,他这样的性格,应该做不出那种事吧。

盛夏穿好拖鞋,忽的走到男人面前,她伸手,毫无预兆的闯入男人怀里,女人的侧脸趴在男人胸口,似玩笑的语气:“对呀,不开心,不想工作了,你要不要考虑养我?”

这不是盛夏的性格会说出来的话,白萧清楚,她喜欢摄影,喜欢到并不仅仅是把摄影当成一份工作。

白萧垂眼看她,像是在思考,数秒后,他开口,是一贯的理智口吻:“你想听到什么答案?”

她想听到什么答案,他难道不知道吗?

盛夏从他怀里退出来,手心都是凉的,他永远都是这么理智,明明知道她想听到什么答案,她脸上是佯装不在意的笑:“开个玩笑而已,你那么认真做什么?”

白萧不喜欢刨根问底,两个人之间给彼此空间,盛夏不说,他向来不会多问。

这个插曲就这样过去,次日,庆大被暖阳包裹着,阳光洒在树叶上,整个校园仿佛都变得生意盎然起来。

第一组拍摄定在庆大的室内篮球场上。

盛夏和姜可布置好现场后,已经换好新郎衣服的肖正科率先来到篮球场,肖正科旁边还站着戴着个老花镜的老人。

盛夏对着两人微微点头示意,肖正科也朝着她微微颔首。

孔筱笙还在篮球场内的一个休息室换衣补妆,肖正科索性和老大爷在篮球场的凳子上坐着等。室内篮球场这个点没人,老大爷旁若无人似的,就这样和肖正科闲聊起来。

“想不到呀,你小子居然后来居上,想当初,我可是很看好那法学院那位。”

肖正科似乎知道老大爷说的是谁,扬唇一笑,“可能他追得比较含蓄。所以给了我机会。”

老大爷切一声,显然很不认同:“那小子那个性,能做到那步,已经算他的极限了吧。你别说,你们这些小年轻,青春期那个荷尔蒙一上来,还真是跌破我们这些老教授的眼镜。那小子平时多高傲多冷淡一个人呀。追起人来还真是不含糊。”

老大爷陷入回忆里:“那时候筱笙那丫头有晚课,他每天跟着蹭课,永远都是坐在她身后的位置,筱笙怕冷,他还不忘给她准备暖手袋和热水杯,一坚持就是一整年。这决心和毅力,我到现在都佩服。”

“还有,每晚都雷打不动、风雨无阻的的送她回寝室。”

一直不动声色听八卦的姜可悄悄走到盛夏身边,她以为盛夏压根没听,兴致勃勃的准备和盛夏分享八卦。偏头一瞥,却见盛夏整个人跟失了魂似的,脸色近乎惨白。

那边老大爷的声音还在继续。

老大爷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坏笑着看了肖正科一眼,扯着嗓子故意道:“你别说,那时候他两是公认的般配。”

“庆大百年校庆那年,她两在舞台上表演了一首四手联弹的钢琴曲,谈完后,主持人夸那小子弹得好,他却一脸认真的看着筱笙,说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永远的第一。后来那话在学校里传的津津乐道,荣登当年庆大十大最动听的情话。”

“你别说,我都还是第一次发现,这小子居然会说这么动听的情话。那不就是顺着主持人的话赤/裸/裸的暗示,她永远是他心里的第一。”

“可惜呀,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没在一起。不然也没你小子什么事了。”

今天是两人拍婚纱照的重要时刻,老大爷说这话明显有些欠揍。可肖正科的神色始终很平静,全程没有半分不悦。

他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毫无预兆的把盛夏心里那一点希望彻底撕破。“你别激我,我不介意,相反我很感激那个时候,白萧能陪在她身边。”

男人醇厚的嗓音毫无阻碍的传了过来,“更可况,筱笙值得。”

那些曾经自我修复的伤口被这样硬生生扯开,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盛夏脚下一晃,差点站不稳。肖正科的声音明明温和没有半分攻击性,却像裹着针似的狠狠往她身上扎。

她嘴角轻扯。

那是白萧吗?或许是,是另外一个白萧,她从未见过、也不认识、也从未在她生命里出现过的白萧。

她忽的想起唐安安,她在电话那头低声问温雪,我是不是不值得的时候,是怀着怎么样的的一种心情。

她那时不懂,现在却明白了。

姜可早就发现了她情绪不对。一向红润的唇色发白,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可嘴角偏偏还挂着笑。

这会儿猝不及防听到那个名字,她才明白盛夏一反常态的原因。

姜可紧紧拽住盛夏的手,一秒都不敢放开,她有种感觉,只要她松开,盛夏可能连站都站不稳。

“夏夏姐,你没事吧?”

女孩担忧的声音在盛夏耳边响起。盛夏缓缓转过头,漂亮的眸子像失了焦,“没事,只是有…一点点难过。。”

只是有点…难过吗?为什么她觉得夏夏姐好像难过得快哭了?

“你还能拍吗?”姜可有些不放心,她忽的觉得拍摄都变得异常残忍,“要不我让肖玲过来替你。”

“不用。”

姜可不知道盛夏是怀着怎么样一种心情完成了拍摄。

拍摄很顺利。站在摄像机面前的盛夏,仿佛又进入到工作里忘我投入的状态,除了姜可,其他人并没有看出盛夏的异常。

拍摄结束后,盛夏去了趟卫生间,再出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姜可不放心她的状态,坚持送她回去。

在路边叫了辆车,两人上了后座。晚上7点,城市的夜幕缓缓拉起。

姜可坐在盛夏身侧,一直紧紧的握着盛夏的手。她的手很凉,此时整个人偏头看向窗外,姜可看不到她的表情。

一向话匣子的她这会儿忽的不知道怎么开口。她隐约能猜到盛夏难过的原因,大概是知道了白萧曾经那么喜欢过一个女生,可只是曾经呀,没有在一起过不是吗?

她略显笨拙的劝说着,“夏夏姐,你别难过,他们两都没有在一起过的呀。现在,你才是白律师的女朋友呀。”

盛夏恍若未闻,她始终偏头看着窗外,街景快速的倒退,她不自觉想起她追在他身后跑的那些日子。

从一开始的冷言冷语,然后不咸不淡,最后终于不再冷眼拒绝她。

就连确定关系,都不是一句简答又直白的我喜欢你。

那段时间,盛夏已经隐约发现白萧对她的态度和之前不太一样,盛夏当时以为打破平衡的会是她,可没想到打破平衡的却是何诗诗的一个电话。

那晚两人吃完晚饭白萧送盛夏回家。车子刚开进小区车库,白萧的电话就响了,手机连着蓝牙,甜美娇软的声音就这样在车内响了起来。“哥,我下午给你发的微信,你怎么没回我呢?你这会儿忙吗?不忙的话快帮我挑挑,哪件礼服好看,我马上要换衣服了。”

“嗯,有点忙。”白萧应了句。

白萧停稳车子后,拿起手机垂眼扫了眼,然后递给副驾驶的盛夏,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哪个好看?”

盛夏没出声,仔细点开几张图片看了下,指了指中间的图。于此同时,电话那端的人有点懵的问:“哥哥,你在问我吗?”

“没问你。”白萧将手机放回支架上,回答电话那端的何诗诗,“中间那件好看,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等等——”何诗诗急急喊道,她语气都不自觉变得紧张起来,“那个,哥哥,你刚才,在和谁说话呀?”白萧没回答何诗诗,他偏头,身子微微向前倾,大概是怕对方听到,这次他压低了声音,凑到盛夏耳边:“我妹妹,你要和她打个招呼吗?”

男人温热的呼吸撒在耳廓,他离她太近了,近到已经过了安全距离,盛夏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把白萧的问题完全抛诸脑后。

白萧眼里带了几丝笑意,他迅速坐直,这次,声音格外清晰:“你嫂嫂有点害羞,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给你介绍。”

电话挂断前,那端再次喊了声“哥哥。”白萧蹙眉:“还有事?”

沉默了两秒,何诗诗才开口,她情绪明显低落,“没事,我改天再给你打电话吧。”

盛夏完全没注意到后面两人的对话,她当时整个人还处于极度震惊中,她没有很傻的问白萧你刚刚说了什么这种傻话。再问一次,是要给他反悔和解释的机会吗?她又不傻。

平稳了下呼吸后,盛夏故作镇定的问:“你刚才怎么对你妹妹撒谎?”

白萧侧眸看她,盛夏心里可开了花,面上还故作淡定:“你说你忙,可你今天根本就不忙。”

男人淡淡哦一声,“难道——陪女朋友不算忙吗?”

他喜欢她吗?

喜欢,但可能没那么喜欢。

爱情呀,最怕有对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