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19章 第 19 章

我的书架

第19章 第 1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和白萧的意外见面, 并未对盛夏内心造成任何波澜。

这段时间一个人住习惯了,忽的发现单身真好,不用去等待迁就另外一个人, 去回首会发现那时真像迷了心窍, 可能就如温雪所说,像一场漫长的迷失。

盛夏租的这房子是个两室一厅, 本来她一个人住,一室一厅就足够,可肯定得给温大明星备个房间。

回到家, 将温历的伞撑在阳台后,盛夏拿着家居服钻进了卫生间。

洗完澡出来, 才注意到温雪给她发了视频通话。她回拨过去。

那端温雪接得很快, 视频里,盛夏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 v领睡衣领口有些低, 锁骨线条宛若出水芙蓉莫名诱人, 温雪啧啧两声,忍不住调侃:“幸好你那没男人, 不然你这模样,还真是引人犯罪 。”

盛夏发现自她和白萧分手后, 温雪和她聊天越发没个正形, 她把手机放下床头,随意得扯了条毛巾挫头发。

“喂,给我看天花板干嘛?”温雪在视频那端气笑了,“我发视频来是为了看你家墙的?”

“我在擦头发。”

视频那端,温雪眼珠一转,忽的说, “你拿着手机转一圈我看看。”

盛夏懵:“转一圈看嘛?”

“我看看你新租的房子怎么样?”

盛夏听话的拿着手机在转了一圈。两室一厅的房间,房间不大,但布置得很温馨,阳台上躺着几盆绿植。

温度看到有两个房间,问:“你一个人住,租个两室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给你准备的。”盛夏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温雪心里美滋滋的,面上没表现出来,“用不着这么浪费,一室一厅也行呀,我又不是没和你挤过一张床。”

“我还没穷到那个地步。”盛夏这才把镜头对着自己,视频里温雪那张精致的脸跳出眼眸,她笑,“再说了,你那要命的睡姿还是留给祈远楠消受吧。”

温雪:……

又闲聊了几句,温雪打了个哈欠,盛夏知道她拍夜戏辛苦,催她早点去睡

视频切断,盛夏才注意到微信消息已经被姜可轰炸:【夏夏姐,那个邹雯雯怎么那么多少事!!!她们大明星不都是自己有自己的化妆师的吗?为什么非要我们这边安排化妆师,也不怕我们化妆师把她化得很丑吗?】

【还有汪琴为什么要答应,气死我了,我明天就拿钱去砸死那个老妖婆。】

私下不少人称汪琴是老妖婆,汪琴这人做事不留半分情面,md上下怨声载道,可偏偏谁也不敢多说什么,谁让人家后台硬。

这事也是最近这段时间才在md内部流开,汪琴竟然是总经理冯晨男朋友的姐姐,盛夏知道时也颇为意外。

当初她进md摄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md的创始人冯晨。

冯晨是盛夏大学时的学姐,大她三届,那时盛夏加入摄影社团,她大一那年,外婆手术病危,冯晨陪着她跑上跑下,帮外婆联系医生,虽然外婆最后还是走了,可这份情义,盛夏一直记在心里。

冯晨毕业后创办了md摄影,在社团时冯晨就对盛夏的摄影技术十分赞许,盛夏毕业后,接受了冯晨的邀请。

那时的冯晨,热情正义,嫉恶如仇。md这2年发展飞速,逐渐在摄影行业站稳脚跟,冯晨身上属于上位者的威严也越加明显。

亲疏远近也越发分明。

盛夏不禁有些唏嘘,她关掉和姜可的对话框,不意外的看到摄影部的微信群里,汪琴再次艾特了她:【邹雯雯要求我们这边提供化妆师,你安排下。】

对话框重新切回姜可的界面,她回:【你拿什么砸?你爸会帮你?】从姜可她爸将她扔到这的行动来看,大概率不会帮她。

姜可:【一百块就可以买到几十个亿,我现在就出去买!】

盛夏没懂这些小姑娘的脑回路,【一百块买几十个亿?】

姜可发了个呲牙的表情,【冥币呀,要多少有多少!姐有钱,拉一车都没问题!】

盛夏:……

--

普通拍摄md这边提供化妆师没有问题,可偏偏对象是邹雯雯,md摄影上下本就对邹雯雯开了摄影师的事心有余悸,唯恐惹邹雯雯一个不快被殃及无辜,自然没人愿意去撞枪口。

自从盛夏上次在农家乐暗讽了汪琴后,汪琴对盛夏的刁难越加变本加厉。

盛夏心里也清楚,汪琴是针对她,即便拎人也是从她们部门拎人,没必要波及无辜。

次日早上8点,黑沉的天被晨光撕开了一个光口,暴雨接踵而至,气温骤降,星城被迷雾笼罩,城市仿佛海市蜃楼,若隐若现。

盛夏和姜可撑着伞站在街边,眼前是在朦胧雨雾中飞速驶过的小车,耳边刺耳的喇叭声和霹雳喇叭的雨声混杂着。

两人在暴雨中等了10分钟,姜可不耐烦的低头一看,小白鞋已经上全是水渍,零星的点上了几点污泥,黑色运动裤裤脚几乎湿透了,湿腻腻的感觉让她浑身难受。

她下意识偏头看向盛夏,女人穿了件蓝色冲锋衣,黑色长裤,背包被她反背着护在胸前,头顶的伞几乎是完完全全的护在背包上,姜可一愣,当即看向后方,果然,后背被淋湿了大半,更别说裤脚和她一样几乎完全湿透了。

和自己怒不可言的表情不同,盛夏整个人显得很平静,女人撑着伞背着包站在雨幕里,后背和裤脚都被淋湿,这场景怎么看怎么狼狈,可女人就这样挺拔的站在那,平静的姿态,仿佛任何事都无法将她击垮。

姜可的火气瞬间灭了,算了,和盛夏姐比,自己还得都练练,她只是小声的抱怨了一句:“刚打电话不是说还有几分钟就到吗?让我们赶紧出来在街边候着,可我们都等了10分钟了还没到。”

见盛夏不出声,姜可问:“夏夏姐,要不打个电话问问吧。”

盛夏盯着不远处停在街边那辆黑色保姆车,雨雾中,车子若隐若现,“不用,再等等,应该快到了。”

车内,邹雯雯戴着黑色墨镜,懒洋洋的靠在后座上,透过车窗的黑色单向膜,她能隐隐的看到街边的人。

她站在雨幕里,视线直直的盯着这边,大雨也无法让她脸上有一丝一毫的狼狈,明明看不到里面,可邹雯雯却觉得,自己已经被她彻底看穿。

她烦躁的吩咐:“开过去。”

副驾驶的助理一点吃惊的回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么快,助理有点不敢相信,“不让她们再等等?”

邹雯雯没说话,一个眼神撇过去,那意思很明显,我刚才不都说了,还要我重复第二遍吗?

小助理吩咐司机,司机当即把车开过去。

黑色保姆车刹停在两人面前,溅起一地水花,姜可不可避免的被甩了一身,正要发火,保姆车后座滑开,一张漂亮到无可挑剔的脸出现在眼前,不同于以往精致的礼服,今天的邹雯雯只穿了套简单的黑色西装,脸上一点妆都没带,鹅蛋脸,丹凤眼眼尾上挑,整个人显得又纯又欲。

邹雯雯脸上没什么表情,视线在盛夏身上淡淡扫了一圈,才偏头看了看身侧的位置,“上车吧。”

--

邹雯雯最近在竞争一个热门ip,导演连试镜的机会都不给她,经纪人让她演了一段视频发给导演,试图打动导演,可人家连看不看。最后经纪人另辟蹊径,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拍摄用一组职业范十足的照片,再买个人设热搜炒作一波。

拍摄场地在城郊的一个摄影棚,整个上妆过程邹雯雯十分配合,盛夏给她上的妆容很淡,干净清透的裸妆,邹雯雯的脸可塑性很强,进行这场拍摄前,她将网上她的各种照片看了很多遍。

她眉毛是那种偏细的柳叶眉,整个妆容上,花费时间最多的就是眉形。这会儿细长的柳叶眉已经变成微上挑且略长的拱形眉,这种眉形很烘托气场。

助理有些惊艳的看了邹雯雯一眼,邹雯雯懒懒接过,看清镜子里的人时,眼神一滞,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给她画眉毛。但看眉形来说,哪怕放在她这个360°没死角的脸上,都不算好看,眉毛又粗又长,眉尾微微上挑,不像上挑眉那般上挑得明显。整个眉形看起来就是一个土、肥、圆。

可嵌在她脸上,意外的……好看。连带着她整个人的气场都跟着变了。

拍摄过程很顺利,邹雯雯的镜头感很强,盛夏事先看过她的很多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掐在了观众的审美点上。

拍摄结束,邹雯雯主动和盛夏握手,她和汪琴其实早就认识,本来因为汪琴的原因对盛夏略有偏见,可今天拍摄下来,发现这人摄影技术是真的非常厉害,邹雯雯被彻底惊叹了,她语气很真诚,“你挺让我意外的,有没有兴趣,当我的摄影师?”

盛夏:“谢谢,我目前不打算换工作。”

--

拍摄结束盛夏和姜可就回了md 摄影。

一整个下午,汪琴也没来过问拍摄情况,路过办公室时,时不时撇盛夏一眼,眼底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姜可压根没想到邹雯雯的拍摄过程会这么顺利,解决了邹雯雯这个□□姜可心情不错。

她准备小小的庆祝一下。她想到什么,拿出手机,点开温历的微信:【你朋友新开的那家酒吧,叫什么名字?】

她前段时间听某个人提过,这家酒吧风格独特,有那种小镇温柔酒吧的风格。

温历几分钟后才回:【问这个做什么?】

姜可防着他:【你管那么多,赶紧告诉我。】

温历:【你三岁。】

这动不动就喜欢讽刺人的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

下意识以为这是骂人的话,姜可打字都带着怒气【会不会好好说话呢,骂我做什么!】

几分钟后温历才回:【这家酒吧停适合你的。】

姜可:?

温历:【我刚说的是酒吧的名字。】

姜可:……

谁取的破名字呀,取这个酒吧名字的人才是三岁好吧!!

--

酒吧觥筹交错,舞台里男男女女暧昧的勾在一起,随着重金属质地的音乐疯狂扭动着。

卡座里,男人回复完消息,将手机搁一旁,随手勾起酒杯,红色液体在光影里晃荡。

吧台处,一个穿着露背塑腰短裙的女人像猎物似的盯着他看了很久,她端起酒杯,步伐妖娆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到男人身侧的位置,微微侧了身子,把胸前的风光往人跟前送,“一个人喝着是不是特别没劲?”

酒杯往桌上一撂,红酒顿时撒了大半在桌上。

温历捞起手机快步往外走,全程看都没看身侧的人一眼。

那女人愣在原地,她竟然看走眼了?

那男人明明一举一动间都透着浪荡!

酒吧门口,刚接完电话的季彦泽回头就看到往外走温历,温历手里挂着车钥匙,季彦泽问:“去哪?”

“找人喝酒。”温历语气懒懒的,似乎想到了什么,桃花眼闪过一丝别样的笑意, “一个人喝酒没劲。”

季彦泽冷撇他一眼,“我不是在陪你喝酒?”

“你陪我喝酒?”温历扯着唇 ,语气带着几分荒谬,“那请问,喝了吗?”

季彦泽:……

两人刚到,季彦泽他妈电话就打过来了,季彦泽出来接电话,自然还没来得及陪温历喝酒。

似乎没打算带上他,温历说完就大步走向街边。

男人走了两步,忽的停了下来,他转身返回,看着季彦泽,“不是要陪我喝酒,还不走?”



因为要喝酒,姜可今天没开车,在地图上找到“你三岁吗”这个一听名字就非常酷炫独特的酒吧后,到街边拦了辆车。

车子行驶到一个酒吧门口停下,和那些灯光闪烁的酒吧不同,这家酒吧门口的灯光很柔和,大门上方是是红色灯光镶嵌的四个大字—你三岁吗

盛夏一下车就看到了那个独特醒目的酒吧名。

姜可猜以盛夏的性格,可能以往都没进过酒吧,她解释道:“这家酒吧很正规的,环境很好,而且一点都不乱,你放心,要是那种乱七八糟的酒吧,我也不会带你去。我还在网上看了评论呢,大家都说躺在沙发上,听着音乐,感觉特别放松。”

小姑娘一双清澈的眼神紧紧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的情绪。

盛夏手搭在姜可肩膀上,十分捧场道,“看起来特别不错。”

不得不说,这家酒吧的装修风格是真的独具一格。

木质典雅的,宛若古朴小镇里的酒吧,没有躁动的重金属音乐,甚至连舞池都没有,整个酒吧大厅沙发呈3层爱心状环绕。

舞台上,有一个年轻帅气的小男生在唱歌,偏女性化的嗓音,可不会让人觉得是女生的声音,很有特点。

酒吧生意火爆,所剩位置不多,盛夏和姜可到的时候,只有最外圈的爱心尖还有位置。

落座后姜可点了两杯酒,姜可准备将不那么烈的鸡尾酒留给盛夏,伸手就去端另外一杯威士忌。

身侧的人快她一步,端起威士忌就往唇边送。

姜可下意识以为盛夏不会喝酒,有点着急去抢她手里的酒杯,“夏夏姐,这酒烈,你别喝,会醉的。”

淡黄色液体从喉咙滚过,是久违的熟悉感,盛夏靠在沙发上,耳边是柔和的音乐声,女人纤细的手指晃了晃酒杯,好笑的看着姜可:“我不能喝,你能喝?你这丫头估计酒量比我还差吧。”

姜可见盛夏心情似乎不错,脸上瞬间挂起了笑容,“我以为你不会喝酒呢。” 看盛夏这反应,都知道不是第一次喝了。威士忌有些烈,很多人第一次喝因为不适应被呛得整个脸涨红,“不过会喝也不能喝多了。”

这段时间姜可一直紧张兮兮的照顾她情绪,盛夏还以为姜可是带她来一醉解千愁呢,她扬唇,“不应该一醉方休?”

姜可神情立刻变得认真起来,“那怎么行。”

她下意识以为小姑娘会来句“为了个臭男人不值得之类的”愤愤之言。

下一秒,小姑娘咬了下唇,一脸苦恼的模样:“不能醉,你醉了,我可搬不动你!”

盛夏:……

她好像不算重吧…

姜可暗自嘀咕,“到时候我得找人搬你,可不就便宜那人了。”

她一口一个搬,好像是个庞然大物似的,那画面感太强,盛夏笑出声,不解道:“人家当苦力来搬我,明明是个苦差事,怎么到你口中,好像变成了一件血赚的事?”

“你皮肤怎么白、这么嫩,这么软,可不是便宜那人吗?”

“算了,不说这个。”姜可不知道想到什么,语气有些小幽怨,她看向舞台,“夏夏姐,你觉得台上唱歌的那个小帅哥怎么样?”

除了刚进舞台随意瞥了眼后,盛夏就没再注意上舞台的人,听姜可这么说,她才顺着姜可的视线看过去。

舞台上的男人穿着白t黑长裤,这打扮乍一看压根不像来酒吧驻场的,尤其是配上男生斯文干净的长相,怎么看都不像喜欢混迹于酒吧的人。

就别说那张看起来就格外显小的脸了,怎么看都觉得不会超过20岁。

盛夏打量完,真诚评价道,“挺不错,就是稍微小了点。”

姜可:……

“夏夏姐,男人最怕被评价——”姜可憋着笑,刻意停顿下加重咬字,“说他小。”

盛夏:……

这丫头,一言不合就开车。

盛夏笑她:“你在你喜欢的人面前也这么敢说?”

“当然不。”姜可脸色微红,“给他听见,不得打死我。”

身后忽是出现清咳声,紧接着,一道慵懒低沉的声音响起,宛若钢琴的低音区一般浑厚动听。

“我们可可—”男人微顿,再开口时,原本懒散的语气不明显的凉了一度,“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声音!!

姜可吓得瞬间弹了起来。

两米开外,季彦泽一身黑色休闲装,单手抄在兜里,饶有兴致地盯着姜可。

“你…你…刚才听到了?”姜可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紧张到开始结巴。

早在姜可咋咋呼呼的弹起来之际,盛夏就已经闻声回头。

她和姜可坐在位置恰好是爱心最顶端的位置。

气质外形都格外出众的两个男人站在沙发正后方。

温历身着休闲t恤黑长裤,勾着唇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他身侧站着一个男人,约莫185的个子,额头饱满,剑眉星目,脸瘦削立体,一身黑色休闲装,男人目光落在姜可身上,懒散中带着点别样的温柔,“听到什么?”

“你喜欢的那人会打死你?”他慢悠悠继续道。

男人很高,足足比姜可高一个脑袋,就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盯着姜可。

两人间隔着一个沙发,姜可说话间习惯性的微微仰头看他,男人忽的提步走近,微附身,手指在姜可额头上一弹,“你脑袋进水了吗?敢对你动手的男人,你还缺心眼的喜欢,别喜欢了。”

“我和你温历哥哥都舍不得打你。”男人扯着笑,语气狂妄,“那小子算个什么东西。”

姜可怕他看出来什么,只默默的哦了一声 。

心里默默嘟囔道:你刚还不是动手弹我额头了,算了,看在你自己骂自己不是东西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姜可刚才注意力全都在季彦泽身上,压根没注意到季彦泽旁边的温历。

她眼神警惕的瞅着温历,“你怎么在这?”

“这酒吧我朋友开的,我出现在这里很奇怪?”他嘴角仍是那副漫不经心的笑意。

姜可在内心咆哮!放屁!

哪有那么巧,她刚问他,他就跟来了。

多半是猜到夏夏姐在这里!

“怎么,不欢迎我们?”

姜可看了季彦泽一眼,咬牙道:“当然没有。”

温历和季彦泽落座后,姜可介绍几人认识。因为季彦泽在的原因,姜可说话间规矩了许多,不开小车车了,连眼神都规矩了。

季彦泽看到姜可面前的酒杯,直接吩咐服务生将酒杯拿走了。

姜可抗议:“那是鸡尾酒,我可以喝,喝不醉的。”

季彦泽没说话,只是淡撇了她一眼。

姜可怂了,立刻规矩不说话了。

她侧身,有些委屈的摇着盛夏的隔壁,“夏夏姐,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盛夏:……

说完姜可不再理会身侧的两个男人,话匣子又打开似的和盛夏低声聊了起来。

温历和季彦泽始终很安静,视线时不时佛过身侧的女人。

季彦泽注意到温历视线,略略调侃:“原来你来这里,不是打算喝酒。”他视线扫了盛夏一眼,女人此时脸颊微红,细白的手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不过去劝劝?不怕她喝醉。”

“她想喝就喝。”温历视线若有若无的略过那个身影,“有我在,有什么好怕的。”

作者有话要说:  会看评论,参考大家的意见,所以这章重新修过了。

感谢在2021-08-19 20:30:09~2021-08-21 12:2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茉茉、23141293 5瓶;冉崽 4瓶;暖阳 3瓶;寒染幽、有趣的脖子、我自西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