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0章 第 20 章

我的书架

第20章 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人在酒吧没有呆太久。盛夏毕竟和两个大男人不熟, 加之她性子又比较慢热,姜可担心盛夏不自在,玩了一会儿就提出要离开。

晚上8点, 四人站在街边, 两个男人身形颀长,气质矜贵, 站在路边尤为显眼,已经频频引得路人侧目。

“我送可可回去,温历你送下盛夏。”还不待姜可出声, 季彦泽就先一步开口。

姜可虽想季彦泽送她,但脑袋还是清醒的, 不至于把盛夏不负责的扔给居心叵测的温历。

“不用, 我们一起,先送夏夏姐。”姜可撇了温历一眼, 坚持道。

温历手里勾着车钥匙, 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闻言轻耻一声,“我说, 你们两这样安排合适吗?”

姜可:“怎么不合适了?”

温历视线落在盛夏身上,“你们好像都没有问人家, 愿不愿意?”

姜可:……

她这么觉得温历在给她挖坑呢!

盛夏原本就是不打算让人送, 她一开始就本想说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可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抢了先。

“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盛夏看了姜可一眼,“可可就麻烦你们送回去了。”

“不要。”姜可不放心,“夏夏姐你喝了酒,我们先送你回去, 他们再送我。这样行不行?”

看姜可一脸担心的样子,盛夏拒绝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最终点了点头。

温历今天没开车,来酒吧时就是季彦泽开的车。盛夏和姜可上了后座,温历才慢悠悠跨进副驾驶。

酒吧离盛夏家不远,十多分钟后,法拉利稳稳停在街边。

盛夏正准备下车,副驾驶的男人忽的回头,“我的伞,你准备什么时候还我?”

盛夏:……

她还纠结过要不要还,但温历还会在乎这么一把不值钱的小伞,是她着实没想到的。

温历对外的身份是中创游戏公司的ceo,他没接手家族事业,因此外人并不知道他和温家的关系。

温家在温爷子那代是房地产起家,到了温历父亲那代,开始逐步涉猎娱乐和互联网,逐步发展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巨头。

到了温历这代,温历对家里产业没有半分兴趣,自己独立在外开了一个游戏公司。

盛夏会知道这些,还是因为曾经机缘巧合见过温历和温老爷子一面。

“抱歉,要不我上去拿,你们稍微等我会。”盛夏提议道。

“不用麻烦,这里停车不能停太久,加个微信吧 ,我把邮寄地址给你,你空了邮寄给我。”

“好。”

加上微信,盛夏这才下了车。

车子缓缓启动,副驾驶的男人偏头,在穿梭的街景里,搜寻着那个纤细的身影。

车子驶出一段距离,憋了一路的姜可终于忍不住,她坐直身体,看着温历仍然偏头看着窗外的模样,着急道:“温公主,你别打她主意!”

男人收回视线,慢悠悠的回头瞅了姜可一眼,桃花眼凉了一度,“刚——喊的什么?”

他语调悠悠的,仍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姜可懵逼的炸了眨眼,脑子瞬间清醒了!

啊啊啊,她嘴快一下子把温历最讨厌的小名脱口而出了。

这小名说来话长,温历出生前,作为温家第四代单的温父抑制不住想要一个女儿的心,在温母还未怀孕前,就已经早早的把孩子的小名取好了——温公主。

温历在父母一颗“望女心切”的期待下出生,成功摘得温家第五代单传。

温历小时候模样清秀,有几分小女孩的秀气。一众亲友偶尔逗弄小屁孩,也会把温公主这个小名拿出来溜溜。

姜父和温父是多年好友,姜可小时候少不更事,还一口一个温公主的去戳龙须,后来被温历似笑非笑的一撇,瞬间吓得话都说出不出来了。

这么多年,这个毛病依旧改不了。

“你别用这样的语气和可可说话。”主驾的季彦泽见姜可紧张得咽了咽口水,一双大眼睛懵逼又无助,那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

温历睨他一眼:“我语气有凶?”

“自己什么模样,没点数?”季彦泽和温历多年好友,专挑外人不敢说的说,他扯唇笑了下,毫不留情的嘲他,“我算是知道你今晚在酒吧,怎么不主动搭话了。你这腔调,估计刚出声,人家就不想理你了。”

温历:……

“我x!彦泽哥哥你也看出来温公主对夏夏姐居心不良了?”姜可多年来一直有个毛病,一急起来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她话音刚落,车子缓缓停在红灯前,前方的两个两人十分默契的回头看她。

连眼神都十分默契!凉飕飕的。

姜可虽然管不住自己的嘴,但多年早就养成了“说错就改”的优良品德,她无辜的冲着两人笑笑,“彦泽哥哥我错了,我不该用语不文明。”

“你不是温公主,你是——”姜可卡顿了两秒,这才看向温历,挤出笑才继续,“温大少爷。”

季彦泽见女孩眉眼弯弯的样子,他收回视线,平时着前面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半晌,只说出一个字:“嗯。”

“姜可可——”温历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他语速尤为缓慢的喊着姜可的名字,“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

“行了行了。”季彦泽出来解围,“你吓到可可了。”

温历好笑的看了季彦泽一眼,那眼神仿佛在问,我可怕?

“你想追人,你还得指望可可帮忙呢。”

“她会帮我?”

“当然不会,你身边莺莺燕燕那么多。”

温历扯唇,气笑了,以往这种问题,他压根不屑解释,“姜可可,你是不是忘了,我没有女朋友。”

姜可自然知道温历没有女朋友,可这货每次出入宴会都带了女伴,不像彦泽哥哥每次都是一个人,“你不过才见过夏夏姐一面,互相不了解,谈什么喜欢,你就是见色起意。”

“谁告诉你昨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了?”

“啊?你们以前就认识?”

温历没再理她。

----

白萧这段时间很反常,以前不吃辣的一个人,最近吃饭几乎都是无辣不欢,甚至加班的时间都比以往少了很多。

一大早,李明就被白萧喊到了办公室。

男人眉宇间都是疲色,“最近,我的案子适当的减一减。”

“啊?”李明有点懵,“为什么?”

刚问完,他内心就闪过一丝奇异的了然。在他看来,白萧和盛夏的分手多少有点突然。

那么喜欢白萧的一个姑娘,怎么就那么狠心说分手就分手呢?

在外人眼里,白萧白萧在感情上可能有些寡淡,可他是清楚的,有些人在感情上不外露,也不习惯于把喜欢挂在嘴边。

他们老大可能确实不会什么浪漫的花言巧语。

他也不屑于在外人面前秀什么恩爱,甚至很多时候他表现出来的喜欢,都是不轻易在外人面前展露的,甚至很多时候,不会在盛夏面前表现出来。

那时候李明都觉得白萧有些……别扭。

两人刚在一起那会儿。盛夏还经常会准备点小吃往公司送,他们下面的人也沾了白萧的光能一饱口福。

开始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是外面买的小吃,偶尔盛夏心情好也会亲自下厨准备点小吃。后来有一次白萧吃了外面的小吃,拉了一天的肚子。连带着另外几个人也拉了大半天的肚子。再之后盛夏往这边送小吃,都是自己亲手准备的。

卖相虽然赶不上外面店里的,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所里的人都吃得挺开心,沾了老板的光,以后经常都有健康又美味的小吃了。

变故在一周后,盛夏和往常一样,先是把小吃发给大家后,才拎着盒子往白萧办公室走。

当时盛夏没注意,发小吃的时候把手机放在桌上忘带走了,手机是震动,恰好有人给她打电话,众人就让他把手机给盛夏送过去。

门虚掩着,里面站在门口,他一不小心将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白萧的声音和平日一样,听不出情绪:“以后别再送吃的过来了。”

大概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说,里面沉默了好几秒,才响起一个低低的声音,“为什么?”

这次,白萧也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他声音有些沉:“像上次那样集体闹肚子的事,我不想再看到。”

“对不起,上次的事我也很抱歉,所以我再也没外面买小吃了。”盛夏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李明都快听不清。

白萧没打算让步,他的话一次比一次严厉:“有时候是好心办坏事,上次万幸不严重,只是拉肚子,万一有其他严重后果,你觉得他们的家人对接受你的道歉?”

“我知道了,你应该也不需要我只给你一个人准备,毕竟,万一吃出了什么事,我也负不起你的责。”

说完,屋内响起脚步声,很快,门猛的被拉开,李明当时尴尬的站在门口,看着女孩微红的眼眶,要不是碍于身份,恨不得当场骂白萧一顿。

她挤出一个笑:“李哥,抱歉,以后可能不能再给你们准备吃的了。”

李明将手机递给她,笨拙得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无声的眼神安慰,盛夏接过后快步离开了。

那时李明刚进君也不久,还带着一股年轻自带的正义感,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走进去义正言辞的对着白萧道:“老大,你刚刚那样说未免太过分了,你没看到盛夏都快要哭了吗?”

“我知道。”白萧当时看了一眼门口,“可她的人生不应该浪费在这上面。”

李明哑然,那一瞬间他有点明白了白萧的良苦用心。可这方式他不赞同,好半晌小声嘀咕道:“那你好好和她说,不要用这么伤人的方式不行吗?”

“你以为我没说过?”白萧那副护着自家人的语气让李明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吃了她的东西还让她内疚那么久,你们好意思?”

这世上会花言巧语、甜言蜜语的男人不少。他们喜欢时,把喜欢的女孩捧在手心,恨不得每天给她们一个惊喜,好像说情话变成了喜欢的一种象征。

可也还有另外一种人,不喜欢也不擅长说是什么甜蜜浪漫的情话,甚至很多时候说出来的话没那么好听。

能凭此能判断谁喜欢得更深吗?

年少时感情观肤浅,总觉得真正喜欢你的人会经常把喜欢你挂在嘴边,会恨不得每天都给你准备惊喜,从不会说一句难听的话。

可那能维持到几时呢?

想起往事的李明心里有些感慨,白萧这样的方式,他不好评价,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每队情侣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外人本就不予置评。

只是,这样的个性,在感情里,多少容易被埋怨。

想起往事,李明有些感慨,这些话他本不应该多说,可他实在不忍心看白萧这么消沉,“老大,这些话我来讲可能有些不适合,我其实不知道你和盛夏为什么分手,但如果你还要试着挽回这段感情,一定要让对方知道你的心意,别什么都闷在心里,女孩子猜不到你的心思,久了可能多少会有些委屈。”

说完李明有些忐忑,可谁知面前的男人嗯了一声,然后说:“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

晚上9点,结束了外景拍摄,盛夏看到了李明的微信:【不是说要请我吃饭,这次不是说说忽悠我吧?】

盛夏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窗户敞着,风将女人额前的碎发吹起,她有些烦躁的看向窗户,她一直觉得,和白萧没有共同的朋友圈,分手后也应该不会因为朋友有任何的牵扯。

可她忘了李明。

她潜意识里并不想和白萧身边的人扯上关系,可也不至于因为分个手,要将和那人有关系的朋友驱逐在她的朋友圈之外,况且吃饭这事,确实是她承诺在先,【当然不会。】

李明:【就喜欢你这干脆利落的性格,行,那我可不客气了,难得你请客一次,我可得好好宰你一顿。】

盛夏:【只请你一个人,我还是请得起的。】

微信那端的李明不知道懂没懂她的暗示,也状若无意的回了一句:【放心,我一个人吃不穷你。】

两个人默契的都没有提及第三人,默契的都反复提及同一个词。

最后两人把吃饭时间定在这周五的中午。

md摄影在休息时间上还算人性化,每周休息两天,除了固定的每周二休息外,另外一天职工根据自己手里的工作自主选择休息时间。

周四下班,姜可和往常一样送盛夏回家,盛夏搬家后,姜可回家恰巧要路过盛夏那片,索性每天赶鸭子上架的刚盛夏拽上她的车。

“夏夏姐,明天过节,你有什么安排吗?”姜可作为盛夏的助理,休息时间自然和盛夏保持一致。

盛夏偏头看她,疑惑道:“明天过什么节?”

“儿童节呀!”

盛夏:……

以前和白萧在一起时,两个人的生活单调到有些枯燥,白萧喜静,即便偶尔休息时也甚少出门,一来二去,盛夏也跟着变得宅了起来,即便过七夕,两个人也只是在家简单过下,盛夏眼神有点遗憾:“我明天中午约了一个朋友吃饭。”

姜可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没关系,你吃完我们一起去过节,你把地址给我,你吃完饭我来接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大修过,建议大家重看,上章大修时因为看到有小可爱评论说不喜欢看到身边一切把两人凑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大修了下。这篇文是我第一次尝试写火葬场,评论区很多人希望男二上位。我写文也确实容易受到评论区影响,这两天看到大家的评论,也一度在考虑要不要让男二上位,特别是昨晚那章发了后,我一晚上没睡好,一度写不下去,考虑要不要解v停掉。

但我确实不喜欢给专栏留坑,因为这个文一开始准备写的就是火葬场,也没有在文案标男二上位,所以对冲着文案来的小可爱们负责,我想了一晚上,男主不会换,温历这个角色,我自己也有一定偏爱,后面出场可能也不会太少,对希望男二上位的小可爱说声抱歉。

男二就留给大家吧。再次鞠躬致歉。

感谢在2021-08-21 12:25:27~2021-08-22 11:09: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ngling1211 20瓶;田菜要多喝开水、19001287、顾思琪 5瓶;残阳浅黛、爱吃红烧肉的小猴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