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1章 第 21 章

我的书架

第21章 第 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一儿童节, 过节的气氛浓厚,热闹的大街上仿佛欢声笑语的童趣世界。

李明定的这家餐厅是一家风格小众的川菜馆,餐厅人不多。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街边的风景一览无遗, 盛夏一边刨着麻辣小龙虾,一边问:“你不是不爱吃辣吗?怎么选了个川菜馆?”

这压根就不是他选的, 可他偏偏又不能说,只能胡诌道:“听说这家味道不错,偶尔吃点辣, 改善下口味。”

盛夏不疑问有它,她想起昨晚李明找她要地址的事, “你昨天说要给我快递特产, 快递的什么特产呀?”

李明知道个屁,只能打起哈哈,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盛夏撇他一眼:“弄得这么神秘做什么。”

李明只能尴尬地嘿嘿一笑。

李明本还想打探下两人分手的原因, 可莫名心虚, 只好安静如鸡的吃饭。

窗户正对着的马路上,黑色布加迪停在路边, 车窗半降,男人偏头, 视线锁着窗边那抹倩影。

吃完饭, 盛夏去接账,李明站在门口等她,见盛夏出来,他打了个招呼就先溜了。

盛夏抬脚往街边走,走了几步,姜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接起:“可可,你是已经到了吗?”

“抱歉,夏夏姐,季彦泽那厮忽然说要带我去游乐场玩,我和他在来接你的路上了。”

盛夏一直知道姜可有个暗恋的人,上次姜可在季彦泽面前那表现,简直不要太明显。

和姜可一起出去玩没问题,但去当电灯泡她是拒绝的,“你别来了,正好我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说我去不了了。你和他好好玩,玩得开心点。”

姜可以为盛夏真有事,也没再坚持。

前面就是公交车站,盛夏往前走,刚走了两步,黑色布加迪就刹车在她面前,一身黑衬衫黑裤的男人从驾驶座快步走下来,拦住她的去路。

“去哪,我送你。”

布加迪车身线条流畅,蹭亮的黑色光泽碳纤维光泽,酷炫立体感十足。盛夏视线扫向布加迪,有一瞬间的错愕,不过她没问,她不知道白萧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女人清冷的桃花眼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白律师很喜欢和喜欢过的人纠缠不清?”

“夏夏,不是喜欢过。”白萧站在她面前,轻扯了下嘴角,他并不喜欢把这些略显矫情的情情爱爱挂在嘴边,他以前总觉得她知道他是喜欢他的就够了,却忽略了女孩子也是需要被满满的爱包围的,“是一直喜欢。”

他第一次用毫不遮掩的字眼直白的告白。

盛夏却想笑,她轻嘲道,“如果是因为我先提的分手,让你的感到自尊受挫、不甘,那我可以收回,分手的事,可以换你提。”

街边偶尔穿插着童声雀语,白萧却忽的觉得刺耳。

她把他的一切行为归咎于不甘心。

见白萧不说话,盛夏以为他默认,盛夏往旁边跨了一步,试图绕开他。

耳边仿佛一阵风佛过,前面的路被挡住,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男人冷白的手拽住她,这一次,男人没有拽她的手腕,他不轻不重的握住她的手,掌心微湿。他嗓音莫名的就哑了,带着一点盛夏不想懂的情绪,垂眸低声问:“是不是,当朋友都不行?”

他声音又低又哑,那一秒,那个向来矜贵淡漠的男人仿佛在那一瞬间落入凡尘。

盛夏没看他,用力拨开他的手,“白律师,和前任当朋友,对我们以后那位不公平。”

50米开外,李明和江月月悄悄蹲在车后,就这样看着他们一向沉稳的老大,那个从不把感情世界展现在众人一分一毫的人,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握着盛夏的手,像是害怕答案,垂眸定定的盯着女人的手。

江月月忽的觉得有些难受,不远处,白萧依旧定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盛夏离开,仿佛在看凝视着一场无望的未来。

她吸了吸鼻子,“我怎么觉得老大有点可怜。”

江月月想起盛夏的话,有些着急,“夏夏姐话都说的这么狠了,老大会不会因此放弃呀。”

李明想起白萧让他问的事,很肯定:“不会。”

江月月听李明这么说,稍微放下心来,她看向不远处的布加迪,“那车是老大的吗?老大什么时候换了车呀?”

君也上下都知道,白萧这人物欲要求很低,身价不菲,从不穿高定也就罢了,连被称之为男人脸面的车也不追求,因为对那辆破大众有了感情,多年来一直舍不得换。

李明想起前些天在他家楼下接盛夏的人,心里隐约明白过来,那个从来不屑于用外在物装饰自己的人,居然也落了俗套,有怕被比下去的一天?

--

盛夏租的房子是一梯两户的小高层,对面是个还在实习的大四学生租的,男生模样清秀,带着个黑框眼镜,经常早出晚归,偶尔两人还在电梯里碰到也会礼貌打个招呼。

和李明吃完饭,盛夏没直接回家,她先去逛了下超市,电梯抵达六楼,盛夏拎着菜走出去时,就撇见小男生拎着一个两个行李箱往电梯这边走,他看到盛夏,爽朗的打着招呼,“姐姐再见,我要搬走了。”

“怎么忽然搬走了?”

小男生嘴角微扬,看向盛夏的眼神多了几分狡黠,“那还不是为了成全我们人类最伟大的爱情。”

他说完就拎着行李箱潇洒进了电梯,盛夏也没多想,拎着菜回家将菜放到冰箱后,盛夏打开电视,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最近很火的一个偶像剧,已经更新完了,她这两天刚开始看,剧情还挺曲折,她看得正入迷,门口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她没立刻开门,透过猫眼向外看,是一个穿着搬家公司工作服的女人,盛夏以为是隔壁邻居搬家需要借东西,门打开,视线范围内忽的多了一道身影,男人穿着白t黑裤,站在门的一侧。

中年女人见门打开了,一副任务完成的轻松样,快步离开了。

“你怎么会在这?”盛夏眼神淡漠的看着他。

“你不肯让我当你朋友,”男人一双眸子盯着盛夏爱,低沉的嗓音里是浓浓的无奈和妥协,“我只好过来当你邻居。”

他就站在离她不到半米的距离,面不改色的说着这句话,神情没有半分不适。

盛夏有一瞬间的错愕,几个小时前,她刚刚对他撂了狠话,划分了界限,她以为以他高傲又冷淡的个性,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了。

可没想到这人竟然直接搬到她隔壁。

他怎么知道她住在哪里?

盛夏忽的想起李明昨晚问了她住址,“李明昨天说的快递,不会是你吧?”

白萧一本正经,像是压根没察觉到这话有问题,“当然不是,我又不是东西。”

盛夏冷淡的脸因为他自骂的话破防了,她忍不住嘴角轻提,“对,你的确不是个东西!”

“笑了。”男人眸色渐深,手不自觉的伸手想去触摸她,微微抬起又抑制住了,猛的收回,最后只道:“夏夏,儿童节快乐!”

盛夏用一种你脑子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着他,“见到你,一点都不快乐,再见!”

大门砰的一关。

男人低喃,“是要再见。”

以后的每一个节日,都会在。

每一天,都想努力让你开心。



次日是周六,晴空万里,暖阳半躲在云层里。教堂里,婚礼仪式已经结束,宾客开始陆续离开。

教堂最后方,男人拿着手机,低头凝视着屏幕。

他旁边,坐着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老人,老人见他出神,凑过去撇了一眼,似乎是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拿着手机追剧的照片?

“这是…你女朋友?”老人姓贾,是孔筱笙和白萧大学时的教授。贾教授是知道白萧有个交往了挺长时间的女友的。

白萧嗯了一声。

“其实我还挺好奇,你那个时候怎么没和筱笙在一起,便宜那小子了。”在贾教授眼里,那时孔筱笙和白萧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

白萧没答,只是反问他:“老师,您会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贾教授愣了半晌,有些不可置信,白萧那时的一言一行,在众人看来,明显就是在追求。

“不喜欢?不喜欢你那一年几乎每天送人家回寝室?你吃饱了没事干?还当着那么多人面说什么每个人心里都有永远的第一?”

“你也说了,只是那一年。至于第一那个,我有说是我心里的第一吗?”白萧没有过多解释,他忽的想到了盛夏,低喃道,“如果真喜欢,我怎么可能会不和她在一起。”

“老师,我没您想的那么克制。”

贾教授叹了叹气,也对,年轻人的世界,真喜欢哪有那么多顾忌。

他忽的想起那段时间的孔筱笙。她性格向来乖巧安静,以致于那段时间更加沉默寡言众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贾教授心里有个猜测,“现在想起来,筱笙那一年里是有些反常。所以你当时只是照顾她?为什么,既然愿意照顾,多少都有点喜欢吧?”

那是孔筱笙最不愿意面对的过去,那个坚强勇敢的女孩子选择了把一切藏起来,这么多年,白萧从不对人解释这些,“因为她变成那样,多多少少有我的责任。”

贾教授瞪大双眼,想到什么,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不一会儿,已经换成中式红色礼服的孔筱笙缓缓走过来,“今天怎么没把你女朋友一起带来?我和老师都还没见过她呢?”

孔筱笙见他不说话,又问:“怎么不说话呢?我过几天要回x国了。下次再见大概就是你俩结婚了。”

这次白萧没有再沉默,“可能暂时没办法带她见你们 。”

“为什么?”孔筱笙不解。

他眼眸低垂,连用词都在刻意回避,“她说和我在一起不开心,所以—”说到这,男人顿了一下,像是终于认清了事实,他低喃,“她不要我了。”

彻底的划清界限,连朋友都不想当。

孔筱笙认识他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无措到几近自卑的情绪。

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白萧的电话就响了,男人起身就往外走,“我接个电话。”

白萧走后,孔筱笙看着男人的背影,神情是忆起往事的恍惚,“老师,他没有交女朋友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结婚。”



白萧接了电话和孔筱笙道别就回了律所。

刚回律所,就听到李明发愁的声音:“卧槽,老大快递了一条狗给盛夏?”

江月月瞬间发现这其中的bug,“怎么可能,狗不能快递的。”

李明有些懵:“那为什么盛夏给我发微信说,快递了狗后记得快递狗粮……”

余光撇到白萧进来,李明快步走过去,一副苦恼的模样,压低声音问:“老大,你到底给盛夏快递了什么呀?”

白萧淡撇他一眼,神色未变道:“我自己。”

彻底凌乱的李明:……

所以,盛夏让快递狗粮是给……准备的??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读者在问原因,所以这章提前更了。结局会是he。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