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4章 第 24 章

我的书架

第24章 第 2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汪琴的独立办公室在长廊的最底端, 宽敞明亮,里面有个长沙发,敲门声响起时, 她正准备午休。

“谁?”她没去开门, 不太高兴的问了一句。

“汪总,我是盛夏, 有点事想找你。”她虽喊着一句汪总,可语气冷冰冰的。

汪琴本不想理会,一听是她, 立刻走过去开了门,邹雯雯这事虽闹得大, 她也把要开除盛夏的话放出去了, 可冯总那始终没点头,她清楚, 这事十有八九要夭折。

所以, 如果盛夏愿意服个软, 她见好就收,可以考虑放她一马。

这会儿盛夏出现, 她下意识就认为盛夏是来服软的。

门打开,汪琴一副恩赐的语气, “关于开除你这事, 也不是没商量,只要——”

汪琴话还没说完,盛夏就不急不缓的打断她:“我今天来不是为这事。”在汪琴错愕的眼神里,盛夏一字一句继续道:“我就想问汪总一句,肖玲请假这事,你是不是问她家里人是不是都死绝了?并且还给了她一耳光?”

汪琴脸瞬间黑了, “盛经理,请注意你的语气,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

盛夏没理会她,追着这个问题不放,“汪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汪琴被她这态度彻底激怒了,高高在上的语气,“是又怎样,我是她领导,我有权决定批不批假条,她要是不满,可以辞职。”

汪琴上位这么久,除了盛夏,肖玲是第一个敢当面和她顶嘴,还是平日里那么安静一姑娘,她简直觉得领导威严扫地,“你是她经理,怎么管人的,这么玻璃心,被骂两句就敢和领导顶嘴了,这么情绪化的,md摄影供不起她这尊大佛。”

她理直气壮压根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

“按汪总的意思,我如果成为你的领导,我也可以对你进行人生攻击是不是,我也可以诅咒你全家是不是?想扇你耳光就扇你耳光是不是?”

盛夏看着她,女人的语调依旧平和,可没有温度的眼眸,让她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汪琴莫名被镇住了。

半晌后,她回神,板着脸,语气嘲讽:“盛经理这是想为属下出头呢?你自己都大难临头了,还想为属下出头?成为我的领导,你有这背景吗?”

她半句不提能力,只拿背景试图去刺激盛夏。

看汪琴狂妄的反应,盛夏也不指望她能知错给肖玲道歉了,她拿出手机,当着汪琴的面拨通了冯晨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夏夏,大中午的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冯总,肖玲和汪总吵架,汪总还因此打了肖玲一耳光这事,你知晓吗?”

“这事呀,我听说了。”冯晨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没有再发表意见。

盛夏心蓦的就一沉,她已经隐约猜到答案,也还是忍不住听她亲口宣判:“汪总是不是该当众给肖玲说一声对不起?”

这要求已经低到不能再低,她不觉得过分。

“夏夏,这样在一众下属面前给一个属下道歉,她以后领导威严何在,还怎么服众管理摄影部。”冯晨是毫不犹豫的偏袒。

“如果我非要汪总给肖玲道歉呢?”

“盛夏!”冯晨喊她的名字,音量陡然提高,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你是不是忘了,md摄影到底谁说了算?”

盛夏没说话,她忽的觉得有些不认识电话那端的人了。以前善解人意,不图回报带着她跑前跑后的学姐,怎么忽的就变成了这样。

她可以接受她安排汪琴进摄影部,却无法接受她不分是非黑白。

见盛夏不说话,冯晨以为她让步,“至于你的事,你放心,你是摄影部能力最强的摄影师,我会再和邹雯雯好好沟通—”

盛夏蓦的打断她,“不用了,冯总。”她不疾不徐的陈述着,“刚刚我已经让姜可带肖玲到医院去检查过了,医生说肖玲的耳膜穿孔,听力受到一定损伤,让汪总道歉这个要求在我看来并不过分,既然汪总不愿意,那我们就只有报警走法律程序了。”

话音刚落,汪琴原本趾高气扬的脸立刻露出慌张的神色,她刚在气头上,那一巴掌确实很用力,肖玲脸上五个手掌印现在都还在。

她不是法盲,普通的打耳光不造成伤害的她们压根没办法奈何她,可一旦肖玲伤情鉴定结果是听力受损,她甚至会被拘留。

电话那端冯晨沉默了数秒,刚刚还压迫性十足的语气一下子就放软了:“同事一场,别闹得那么严重,这事确实是汪琴做的不对,我现在就让她给肖玲道歉。”

道不同不相为谋,先礼后兵已经是给足了冯晨面子,“冯总,那是刚刚。”盛夏态度坚决,没有半分让步的打算,“现在让我们放弃起诉也可以,除非汪总脸上也挂彩。”

汪琴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盛夏,“妹妹,不可以!别答应她。”

“我们可以补偿,20万。”冯晨试图用钱解决问题,在她眼里,这本就是小事,大不了多给点钱。

盛夏嘲弄轻笑了下,“冯总,我出100万,买汪总5个巴掌,你看行吗?”

“盛夏!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员工,我们认识多年,你至于为了她和我闹成这样?得罪我,对你的发展有什么好处。”冯晨情绪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冯总,我不是和你闹,我要的是公道。”盛夏神色未变,不轻不重的语调里,是威胁,“冯总,看来我们无法达成共识,那我们还是法庭上见吧。”

“等等——,”见盛夏要挂断电话,冯晨当机立断,“给我十分钟。你先去把部门的人召集在一起。”

这话已经是答案,盛夏离开后,汪琴很快接到了冯晨的电话,冯晨知道自己男朋友这个姐姐性子倔,只是放软了声音,好言相劝:“姐姐,你就委屈一下,道个歉,让她打一下,你也听到了,对方都被你打到听力受损了,真打起官司,你可是要被拘留的,忍一时风平浪静,受这一点点委屈,后面咋们再想办法讨回来。”

“我不——”汪琴一想到要当众被人扇耳光,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被那小蹄子打了,我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冯晨将md摄影从一个小公司做到如今的地位,也不是吃素的,“行,你不愿意道歉就算了,我也不逼你,刚才盛夏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想拿钱和解人家不愿意,那你就等着警察上门吧。”

汪琴一听,顿时吓傻了,立刻服了软,“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吃饭的人陆续回了办公室,盛夏给姜可发了个消息,让两人吃完饭就尽快回来,10分钟后,姜可带着肖玲回来,小姑娘眼睛微红,脸上五个手掌印清晰可见。

盛夏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温声道:“一会儿汪总会出来给你道歉。道完歉,她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回敬她。”

肖玲不可置信的看着盛夏,她性子乖巧安静,虽然恨汪琴恨得牙痒痒,可毕竟没做过这么大胆的事,“夏夏姐……我不敢。”

盛夏握着她的手,“没事,你放心打,她不敢还手,也不敢说什么,你自己控制好力度就行。她都诅咒你全家了,你还打算留情面?”

肖玲想起汪琴当时那些难听的话,顿时有了勇气,“可夏夏姐,你这样帮我,会连累你的吧。我还是不要了。”

“都准备走了,谈什么连累不连累。”

“就是呀,玲玲姐,勇敢往前冲,别怕,天塌下来还有我们呢。”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姜可忽的拍了拍肖玲的肩膀,鼓励道。

大不了她在他老爹面前卖个掺,她老爹如果铁石心肠,还有季彦泽和温历那厮嘛,涉及到夏夏姐的事,温公主不至于不管。

肖玲在两人的鼓励下,也做好了心里建设。3分钟后,汪琴踩着高跟走了进来。

此时整个部门的人都已经回到座位上,在众人的注目礼下,汪琴走到肖玲面前,她也没看肖玲,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打你。”

语气没有半分诚意,全都是不服气。

肖玲大概是想起了刚才的事,眼眶又红了,也没吱声,盛夏站在她身侧,拍了拍她肩膀,然后不轻不重的说了句。

“没关系,她打回来就行了。”

女孩子受到鼓舞,顿时有了勇气,飞快抬起手,利落的一巴掌下去。

啪的一声,汪琴半张脸偏过去,此时此刻,她狼狈得就像一个笑话。在一众属下面前,被一个即将被开除的员工扇了耳光,比打脸更难受的自尊被人践踏,仿佛自尊被人狠狠踩在脚下。

她不敢看那些员工的目光,不仅脸,浑身都是火辣辣的疼。她手捂着脸,脚步踉跄的快步离开。

汪琴走后,安静的办公室瞬间低声讨论起来。

“卧槽,我刚是不是眼花了,肖玲居然打了汪总过一巴掌,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汪总竟然还不反抗?”

“盛夏牛呀,怎么办到的。”

|“牛什么,汪琴是皇亲国戚,这次把汪琴得罪得这么狠,她在md还呆得下去吗?”

“不过真是过瘾,我看老妖婆不爽很久了,平日里仗着冯总的身份,在公司作威作福,今天终于有人敢教她做人了。”

“你们没看到汪琴那脸,又黑又红,像个猪一样。”

看着老妖婆几乎落荒而逃的身影,姜可觉得太过瘾了,一脸崇拜的看着盛夏:“夏夏姐,你怎么办到的呀,简直太厉害了吧。”

盛夏轻笑,眼底带着点狡黠,“就使了点小计谋。”

这么一闹,公司肯定待不下去了,姜可问:“夏夏姐,那我们现在去交辞呈吗?”

“先不,先等着。不过我们可以先收拾东西了。”

--

md摄影楼下,黑色布加迪停在街边,黑色车膜让人完全看不清里面。

进入6月,正午的阳光毒辣。

街边,两个女人背着包撑着太阳伞站在布加迪旁边等车。

女人回头撇了一眼线条流畅的布加迪,眼里放着光,“ 限量版布加迪也,我这辈子还没有坐过呢。”

另外一个女人无语的撇了她一眼,“你没看公司八卦群吗?公司出大事了,你还有心情在这欣赏布加迪。”

“你说肖玲和汪琴吵架的事?汪总打了肖玲的事?”

“不是,说是盛夏回来后去找了汪总,然后不知怎么的,汪总竟然当众给肖玲道歉,在盛夏的怂恿下,肖玲还给了汪总一巴掌。”

“盛夏胆子也太大了吧,公然挑衅汪总。汪总不是说因为邹雯雯的事要开除她吗?邹雯雯这事也是奇怪。我听说那天拍摄很顺利呀,邹雯雯莫不是故意的吧,难道和盛夏有什么私人恩怨?不然为什么拍摄好好的,干嘛投诉盛夏,还威胁冯总要开除盛夏,不然就找人黑md摄影。这上市的重要关头,即便盛夏能力再强,我看也是凶多吉少了。”

“谁知道呢,邹雯雯本来就嚣张跋扈。盛夏遇到她也是倒霉,盛夏即便离开也不怕吧,长的漂亮能力又强。”

女人叹息:“以汪总记仇的性子,说不定今天就要将她们辞退了。”

一辆轿车在两人面前停下,两人上了车。

布加迪车窗微敞,车内男人脸色冷沉。

他今天在附近法院办事,下意识将车子停在了这一片,办完事准备回公司,却不想恰巧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邹雯雯?他隐约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当即给李明发消息:【邹雯雯是谁?】

李明回的很快:【是个女明星呀!】像是忽的反应过来白萧问这话的用意,李明又补充道:【前段时间她有找过君也,希望你能帮她母亲打离婚官司,因为对方出的价格很高,所以我还特意给你提过,可被你毫不留情的回绝了……老大你忘了吗?】

这2年白萧不接离婚官司,普通的离婚官司李明压根不往白萧那报。可邹雯雯身份特殊,所以李明有给白萧提过。

可没想到记忆里一向很好的老大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人好歹是个当红流量好吧。

白萧沉默了两秒,才道:“你把她电话给我。”

李明虽觉得奇怪,但没多问,很快就把电话发了过来。

邹雯雯为表诚意,前几次都是用私人电话亲自打的电话。白萧拨过去,那边接得很快。

一声懒洋洋的哪位。

“邹小姐你好,我是君也的白萧。”男人声音低沉,没什么温度。

那边愣了两秒,然后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白律师怎么突然亲自打电话给我了?这是突然又愿意接我母亲的离婚官司了吗?”

“你为难盛夏,是因为我没接你的案子?”

电话那端安静了两秒,忽的哈哈大笑起来,“白律师和盛小姐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白萧哑然。他忽然很烦躁,冷冷道:“邻居。”

“哦,只是邻居呀?”邹雯雯来了兴趣,她之前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是白萧助理接的,这次不过为难了一个人,这人竟主动给她来了电话,她慢悠悠道,“你找我,是想我别为难盛夏?”

“摄影对她来说不单单是一份工作,她是真的很喜欢摄影,如果你不为难她,我愿意——”

他的话没说完,邹雯雯就猝不及防的打断他。

“你愿意,我不愿意了。白律师,之前听闻你是个非常有原则的律师,现在看嘛,传闻也不见得全是真。”

“而且,你想多了,我压根不知道盛夏和你的关系,我为难她,只是因为我对她——”她拉长语调,故意似的,“很感兴趣,很想拿下她。”

白萧:……

对方说完就直接撂了电话。男人视线一直望着大楼门口。

什么叫想拿下她?

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攥紧。半晌后,脑子里佛过一个想法,一个不文明的字眼从喉咙里蹦出。

-

很快姜可就知道盛夏说的等着是什么意思了,还不待她们辞职,汪琴就已经吩咐人事部的人来给他们三个人办了辞退手续。

肖玲拿着辞退手续后一脸愧疚,她本就是做好了辞职的打算,没有人在被听到领导那么诅咒自己的家人后还能大度的一笑而过。可她没打算连累盛夏,邹雯雯也就是投诉,汪琴大肆宣扬消息,也就是故意恶心她,以盛夏的能力,冯晨还不至于真开除她。

姜可倒是无所谓,她本就是因为这事火冒三丈,要不是因为盛夏,早就不想呆在这地了。

“汪总让你们收拾东西,尽快离开md摄影。”人事部的同事委婉的转达着汪琴的话。

手里还有部分安排好的拍摄没有处理,盛夏本想考虑要不要处理完后续工作再走,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

盛夏的东西不多,大部分都被她塞在黑色背包了,另外一些重要资料,她用一个档案盒装好。

部门的人都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姜可和肖玲的东西早就收拾完毕,她两东西不多,一个背包就足够。

几句简单的告别后,三人正欲往外走。原本还在午休的汪琴踩着高跟鞋忽的出现,她脸上还挂着彩,“同事一场,我还是送你们最后一程。”

原本伤感的气氛陡然变了。肖玲站在盛夏旁边,脸上的红肿未消,看着汪琴忽的出现,情绪明显有些波动。

盛夏伸手,女人细嫩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肖玲偏头看向盛夏,女人眸子清凉,无声的给她传递了力量。

姜可忍了汪琴很久了,以往顾忌着盛夏只能百般忍让,现在都离职了,她才没那么多顾忌,只想痛痛快快的的将汪琴大骂一顿,“老妖婆,谁要你送,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身侧的人一拉。

而后,女人清冷的桃花眼淡淡扫过汪琴,“汪总,不用了。我们年轻,最后一程还早着。”她嘴角甚至挂着淡淡的笑意,可眼神却冷的像八月寒冰,“汪总,等您最后一程的时候,我们会来送您的,您切记保重身体。”

“盛夏!你得意什么—”汪琴听明白她那个最后一程的意思,气得脸都黑了。

盛夏眼神示意了姜可和肖玲一眼,两人会意,快步往外走。

“老妖婆,可要记得保重身体哟,不然最后一程来会太来得很早的。”走到门口,姜可调皮的回头对着汪琴道。

三人乘坐电梯下楼,今早出外景,姜可没开车,三人出了大楼就准备往街边走。

盛夏视线看向街边,准备拦辆车。

视线范围内,三辆拉风的轿车十分醒目的停在街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4 20:47:44~2021-08-26 20:0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ngling1211 10瓶;残阳浅黛、爱吃红烧肉的小猴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