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7章 第 27 章

我的书架

第27章 第 2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幕拉起, 街边的路灯稍显昏暗,温历偏头,黑眸里是女人窈窕的身影, 白色裙子勾勒得腰间盈盈一握, 黑发散在肩头,晚风轻柔, 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很快,女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温历收回视线,他偏头看了下副驾, 嘴角微微扬了下。

别的女人要是有机会坐他车,大概会想尽办法和他套近乎, 她倒好, 全程几乎一句话不说就罢了,整个人还刻意往后缩了缩, 恨不得把自己存在感降到没有。

想要她开口, 还得他主动找话题。

男人准备收回视线之际, 忽的撇到后面车里一道熟悉的身影,劳斯莱斯后方, 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黑色布加迪。

主驾上,男人目光如炬的盯着前方的劳斯莱斯。

温历回头, 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无预兆的撞上。

整整10秒, 像较劲似的,谁也没有先收回视线。

手机叮咚声连续响起,温历这才收回视线,微信对话框里,是助理按照他的吩咐发过来的照片。足足发了几十张照片

男人修长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他向来不爱自我欣赏, 可今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翻来覆去把照片看了好几遍。

最后,他挑选了十多张发给助理:【怎么样?】

助理是半个小时前,收到温历消息让他准备照片,他压根不知道温历要这照片有什么用,完全是懵的:【温少,什么怎么样?】

温历:【我说这一组照片怎么样?】

助理立刻反应过来,吹捧道:【超级无敌帅!】

得到助理满意的答复后,温历盯着屏幕,再次审视了一遍。

他再次点开微信,找到姜可的头像:【你历哥哥这组照片怎么样?】

姜可没回答他的问题,【你哪根筋不对!】

温历:……

姜可:【这次是准备认下温公主这个小名了?】

温历:【……几个意思。】

姜可无情嘲讽他:【哈哈哈,像公主一样自恋呀……】

温历:……

姜可很少见温历吃瘪,心情大好,嘲笑完后不忘给颗糖,【帅的啦,非常帅,她们看到你这组照片肯定被你迷死了。】

温历:【嗯。】

黑色布加迪缓缓启动,从劳斯莱斯身侧驶过之际,白萧微微侧头,清楚地撇到了温历嘴角那一抹淡笑。

他收回视线,忽的感觉车子里都是酸味,男人不自觉攥紧方向盘,车子嗖一下向车库驶去。

--

盛夏租的这个小区房龄已经有些年头,小区里的路灯本就不密集,加上经久失修,晚上灯光略显昏暗。

她拿出手机准备打开手电筒,温历的消息就这个时候跳了进来,她点开一看,是一组图片。她没立刻挨着点开,只是问:【这么快?你不是还在开车吗?开车别玩手机,不安全。】

温历:【还在你们小区门口,吃饭时让我助理准备的,恰好他刚发过来了,我转给你。你先看看,如果照片不够我再让他找找。】

盛夏往上拉大致扫了一眼,至少十多张,不过都是温历的单人照,她没记错的话,她要求的是合照,不过单人照也差不多。【够了,不过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的,你爸妈还有温老前辈的呢?】

温历:【我给我爸妈和爷爷说了,他们还在准备。】

盛夏:【好的,那你开车注意安全。】

盛夏放慢脚步,纤细的手指点开温历发过来的照片。

这个点不少上班族刚好下班回来,电梯口人很多,电梯从负一层上来,盛夏站在人群最后方,跟着人群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最里面,男人站在最后方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走路视线还落在屏幕上的女人。

她穿着件纯白连衣裙,衬得她莹白的皮肤越发白皙了。在一众人里很显眼。

有那么好看?走路都还要看?

他想起刚才那一撇,温历对着手机屏幕笑得那…酸臭的模样。

电梯里陆续有人下了,原本密集的空间忽的空荡起来。

白萧往前挪了两步,余光一撇,不经意的撇到了屏幕上的照片时,脸色瞬间沉了。

小区一共就6层,盛夏住在6楼,电梯里的人陆续下了电梯,女人忽的想起什么似的,她视线看向电梯按钮处,6楼已经有人按了。

房子一梯两户,她没按,那按的人就是……

盛夏回头,果不其然。

白萧站在她身后不到30公分的距离,脸色沉如墨。

她已经在逐渐习惯分手的日子,可他却一言不发搬到她隔壁,时不时闯入她的生活,试图打破她安稳平静的生活。

电梯抵达六楼,盛夏走出去之际,丢下一句话。

“白律师,你不觉得你这样一言不发就搬到前任隔壁,在前任的生活里阴魂不散的行为,很吓人?”

身后的电梯门开了又关,男人像被定住一般,久久地站在原地。

电梯往下,陆续有人上进入电梯,路人见这人站在电梯里,也没按任何一个楼层,以为他是忘了,问他:“你到几楼?”

没人应。路人没得到答案,也懒得再理。

电梯到了负一层,又开始往上,一楼陆陆续续上了很多人。一到四层都有人下,电梯停在五楼的时候,电梯里只有一个女人。

女人在打电话:“你这个醉鬼,少喝点酒,到时候又去敲别人家的门,我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女人说完就抬脚往前走,走到门口,她忽的想起这电梯压根没按六楼,她脚步顿住,看了眼白萧,“喂,你住哪呀?”

她随意撇了眼男人的穿着,普通的白衬衫黑长裤,看起来不像什么品牌,可这人身高腿长,宽肩阔背,气质斐然,像个行走的衣架子似的。

最关键那脸,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感觉像电视剧里那种高冷禁欲的男人,还挺吸引人。

女人盯着他看,可男人压根没看她,他眼睑始终低垂,眼底像失了焦,好半晌,才缓缓开口,女人听见他低声说了句话,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小心翼翼的寻找一个答案。

“我住在这,会很吓人吗?

“没喝酒呀,怎么跟个醉鬼一样。”要不是他身上没有酒精的味道,女人都要怀疑他喝醉了,女人还赶着回家辅导孩子作业,没再理他,“你们这些男人,真是脑子不太好使,算了算了,懒得理你,我看你这脸这身材应该也不像是住我们这破小区的。”

--

接下来一连几天盛夏都没有见到白萧,她甚至在想,是不是她的话奏效了,他那么高傲冷淡的一个人,何曾被人这样冷待过,在她始终冷言冷语嘲讽的情况下,应该已经失了耐心,

盛夏这几天忙得晕头转向,肖玲一听说她要开工作室,就自告奋勇的加入。

可开工作室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虽说摄影技术专业上她没问题,但当老板和打工完全不同,首先是资金的问题,虽说工作室前期投入不算特别高,但设备、服装、 器材 、道具每样都要钱。

好在盛夏工作四年,有一定积蓄,资金问题勉强能够解决,在加上,md摄影辞退她的补偿金前两天已经到账了。

她收到时一度以为自己眼花,汪琴那天当众除了丑,竟然还这么快给她结算了补偿金,她估摸着是那天自己威胁劳动仲裁的话生了效,也没多想。

抛开资金问题不说,选址和工作室的定位才令盛夏头疼。

这天,肖玲和盛夏在道具市场逛了一天,买了些诸如反光板、反光伞的道具,工作室的位置还没定,这些东西目前只能放到盛夏家里。

刚下出租,肖玲就接到电话,她妈妈在家里摔了一跤,送医院了,盛夏接过她手里的反光板、反光伞,催她就坐这个出租赶紧回去。

好在道具不重,只是反光板体积略微有些大,盛夏抱着它,面前的视线几乎被挡住。

晚上10点,小区路上几乎没什么人,盛夏一个人穿梭在小区里,忽的觉得有些阴森。

她快步到了电梯门口,将反光板放下稍微歇了口气,电梯从负一层上来,门打开,那个好几天未见的声影忽的出现在电梯里。

男人黑衬衫黑裤,没系领带,大概是天气闷热,领口少见的敞开了些,似是见她出现,他眼里也是一闪而过的错愕。

白萧见她一个人拿着一大堆东西,本想过去帮她,刚走出一步,男人想到什么,脚步蓦的止住,“我帮你”三个字硬生生改口,他声音淡淡,像是对待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需要我帮忙吗?”

盛夏愣了下,她已经几近一周没有见到他,比起之前的频繁遇到,她甚至以为她上次说了那话后,他已经搬走了。

男人眉宇间挂着淡淡的疲惫,只看了她一眼,视线很快移到她脚边的道具上。

“不用。”盛夏将袋子拎在胳膊上,双手抱着反光板进了电梯。

白萧也没再坚持。

进了电梯,盛夏将反光板借力似的放在脚上,然后轻手轻脚的将口袋放在一侧。

这两天天气热,她只穿了件纯棉白色短袖,口袋一放,胳膊处明显的红痕就露了出来。

男人视线扫过那一抹红痕,眼眸深了深,这次他没再问,而是弯腰直接拎起她身侧的袋子,陈述性的一句:“还是我帮你吧。”

正准备去提口袋的盛夏被他抢先一步,皱了下眉,正欲开口,男人像是猜到她在想什么,忽的道:“你放心,只帮你拎到门口,我不会打扰你。”

他没看她,视线落在拎着的袋子上,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难言的情绪, “今天在电梯里碰到,真的——只是凑巧。”

这话像在和她解释什么。

盛夏的视线在他身上暂短停留两秒,然后移开,只低声应了“谢谢。”

而后,一路沉默的抵达六楼。

过道黑漆漆一片,看来物业还没来修理,出了电梯,完全陷入黑暗,盛夏抱着反光板往前走,正准备摸出手机照亮,后方忽的传来一道光。男人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拿着手机站在她身后,手机完完全全照着她前方的路。

随着亮光一起浮现的,还有盛夏房门口的男人。

房门口,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一手拿着枪,另外一只手拿着钥匙,正在试图开她的房门,大概是听到动静,男人缓慢的回了下头,露出眼角那道略显狰狞的疤痕。

过道里是浓厚的酒气,盛夏看着男人手里的枪,后背一阵冷汗,一时差点站不稳。

后背忽的被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扶住,男人不知道何时走在她面前,挡住了她是视线,他的手虚虚的在她腰间扶了一下,他没回头看身后的人,始终盯着她的脸颊,状若说着情侣间最亲昵的情话,“笨蛋,方向都分不清了?我们家在这边。”

略略调侃的语气,说完,他扶着她转身,将她护在身前,快步往前走。

门很快打开,白萧几乎是推着她进去,迅速关了门反锁。

盛夏吓得脚都软了,强撑的勇气在这一刻再也崩不住,浑身一下子就失去了力气,反光板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相比而言,白萧显得很冷静,男人反锁了门后连灯都没开,摸着黑将客厅的长方桌挪来堵在门口。

而后,他抵着桌子,压低声音,第一时间报了警,男人思路极为清晰:“你好,我要报警,我是景缘20栋1单元6-2对面的住户,景缘20栋1单元6-1有个男人拿着枪支入室抢劫,男人身材魁梧,身高大概一米八,手里拿着把黑色□□,麻烦你们尽快赶过来。”

警方出警需要时间,他再打了个电话告知物业。

手机手电筒的灯光打在地面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盛夏看到了男人握着电话的手。

微不可闻的发抖。他刚刚明明那么冷静的陈述着过程,她一度以为,他压根就不害怕。

想起刚才男人忽的挡在她面前,而后,始终护在她后方。

那一瞬间,一股难言的情绪从心底佛过。

开了灯,屋内瞬间变得亮起来,白萧看向她蹲在玄关角落的人,手往前勾了很小的弧度,又收了回去,他低声问:“自己可以起来吗?”

盛夏点点头,蹲得太久了,腿有些麻,她手撑在一旁的墙上,缓慢的站了起来。

男人弯腰,捡起地面的反光板,“应该摔坏了。”

“没事,我改天再去买。”盛夏的语气不似以往那边冷冰冰。

“你先去那坐会。”白萧指了指客厅的沙发,“我去给你倒杯水。”

盛夏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想起门口的男人手里的枪,她仍觉得后怕。

去厨房烧了点热水,白萧端着水杯出来,走到盛夏面前,男人手掌托着杯底,将杯子杯柄对着她,“小心烫。”

盛夏接过,吹了下,抿了一口,不放心的看向门口,“外面……”

“我去看看。”

“不要——”盛夏下意识以为他要出去,急忙出声,“太危险了。”

刚走出两步的男人忽的停止脚步,他没回头,察觉到她关心的语气,他声音微扬,“别担心,我只是透过猫眼看看。”

盛夏:……

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认为他那么聪明的人会蠢到出去看呀?

男人走过去,透过猫眼往外看,对面门口空荡荡的,哪里还有男人的身影。

他蹙眉,“人不见了。”

“啊,不会是已经进去偷东西了吧。”盛夏忽的想起她的单反,“不过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值钱的,大概就是那几个单反。”

其中有1个,还是白萧送给她的。

他话音刚落,男人就沉默了,一种奇异的默契。

男人走到沙发前坐下,他没坐在她身侧,而是选择坐在她旁边的小沙发上,似乎是怕她不自在,他说:“警察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盛夏握着水杯,嗯了一声。

气氛陷入短暂的尴尬。

“我以为,你已经搬走了。”

“我不会。”他垂眸苦笑,用了一个近乎拙劣的词,“因为,我搬到这,并不是为了缠着你。”

夜深了,客厅完全陷入寂静,男人的声音浮浮沉沉,是从未有过的溃败,“夏夏,哪怕你不愿意和我当朋友,对我来说,你始终是我最重要的人。”

“即便你不需要,我也希望遇到事,我能第一时间出现。”

他顿了下,再开口时,四个字,带着微不可闻的颤意和后怕,“比如今晚。”

“所以,夏夏,不管你信不信,我搬到这,只是因为,不放心你一个人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8 09:29:58~2021-08-29 18:18: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红烧肉的小猴子、寒染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