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8章 第 28 章

我的书架

第28章 第 2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警察和物业是一起出现的, 原以为的入室盗窃,竟是一场乌龙。

物业来的是个小姑娘,穿着物业的衣服, 长相甜美, 她站在门口,解释来龙去脉:“我们刚才去调了监控, 这人从6楼乘坐电梯下了5楼,然后就一直没有再出来过,后来警察到了后, 我们去找了五楼的住户,这才得知, 那位男士是五楼的住户, 今晚出去聚餐喝酒喝多了,下错了楼层, 所以才上了6楼, 拿着自家的钥匙去开了你家的门, 他开了一会儿发现打不开又迷迷糊糊的走了,至于你们说的那把枪, 那是他给他儿子买的玩具枪……”

盛夏:……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6楼的声控灯坏了, 当时我们没看的太清。”白萧看着物业的小姑娘,声音是一贯的淡漠,“麻烦你们尽快安排人来修。”

“好的,实在抱歉。”小姑娘声音软软的,眼珠一直盯着白萧看,“那个, 冒昧问一句,你是白律师吗?”物业的小姑娘看着白萧英俊的脸,有些脸红的问道。

白萧淡淡嗯了一声。

物业的小姑娘一脸星星眼的盯着白萧:“白律师,你怎么会住在这里呀?”

小姑娘以往也是在新闻上看到过白萧的照片,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一时好奇的多问了两句。

她着实有些奇怪,她记得这家之前是个实习的学生租的,怎么变成了白萧,而且这里的环境和白萧的身份严重不符。

白萧没吱声,只是再次提醒:“6楼的声控灯麻烦你们尽快安排人来修。”

小姑娘讪讪点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了,五楼的那位男士说想亲自向你们道歉。”

白萧没答,只是回头看向身后的人,他语调明显放柔了些:“需要吗?”

盛夏摇摇头。

小姑娘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她看向盛夏,“白律师,你和这位……”

警察见这姑娘话题越来越偏,当即打断他,迅速做了笔录。做了笔录,他正准备离开之际,电话忽的响了,电话那端不知说了什么,警察眉头紧皱,“这么猖獗,装扮成工作人员入室强/奸?”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警察说完就准备走,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忽的转身对物业说:“你们提醒下小区单独居住的单身女士,不要给不认识的人开门。你们隔壁小区有人装扮成检查天然气的,进入室内把女的给强/奸了。”

“啊?我知道了,谢谢提醒。”小姑娘脸色都吓白了。

出了这样的事,小姑娘没再多呆,当即和警察一起离开。

两人走后,白萧没关门,两个人站在门口,白萧看着盛夏出神的身影,轻声问:“我送你回去?”

和刚才和小姑娘说话时那淡漠的语气完全不同。

他其实很想留她多坐一会儿,可他也清楚,她大概不会想和他呆在一起。

“不用,就几步路。”盛夏弯腰,拎着玄关处的袋子准备离开。

她刚抬脚,身后的男人就开口了,“夏夏,你知道刚刚看到那个男人时,我在想什么吗?”

空气的流速似乎因为他这个问题被彻底打乱。

玄关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

白萧站在她对面,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女人干净的侧脸。

玄关只开了一盏暖黄的小灯,好似灯光柔和了女人的表情,她身上没有以往那种拒人千里的冷漠感。

盛夏没回头,可脚步蓦的停下了,她听到他说:“我当时其实脑子里一片空白,可我知道,我喜欢的女孩千万不能有事,她受了那么多委屈,还没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还没有被喜欢人热烈至死的爱,还没有被喜欢的人光明正大地偏爱过。”

玄关处,男人声音是控制不住的颤意。

在一起三年,盛夏一直以为没有任何事能将他击垮,就像两人分手时,他也是沉稳冷静的。

盛夏看向电梯口,他说他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可他明明那么迅速的挡在了她身后,用他宽阔的肩膀将那个醉酒的男人彻彻底底的隔绝在她视线里。

她隐约已经明白他在害怕什么,她一直在想,如果他袒露心迹,她要怎么应对?

上次,在上次md摄影大楼外,他不顾一切的冲出来护着自己,后背狠狠撞了车门。这次,他用宽阔的后背将她和那把枪支彻底隔绝开,他替她挡住了所有的危险。

她很难彻彻底底的铁心石肠。

可想想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他那样的性格,就算喜欢她护着她,大概也不会说出来。

可下一秒,男人开口了。

“夏夏,我喜欢你,比你以为的喜欢多很多很多。”男人深深地盯着女人的侧脸,想起刚才警察的话,他继续道,“以前跟我谈恋爱,让你受尽了委屈。以后不会了。所以,能不能——”

盛夏睫毛轻颤,拎着袋子的手下意识收紧。

她下意识的就以为他要借机问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前一秒还说不会缠着她的人,立刻就暴露了。

刚涌起的那一点纠结倏地落下,她迅速偏头,面无表情的打断他,态度十分坚定,“不能不能!”

男人垂眸,“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都不行吗?”

他的声音低低的,也没看她,像是在自言自语。

“没别的意思,就是怕以后万一再遇到危险,你找不到我。”

白萧没看她,他害怕看到她眼底的坚定和果断,她在感情上向来勇敢坚定,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他想起当初她说的不愿和他当朋友的理由——对以后那位不公平。

他不愿去想这个问题,也不愿面对。

半晌后,男人开口,他彻底妥协了,“如果你以后找到了以后那位,有了新的守护你的人,你再把我拉进去也不迟,这样都不行吗?”

盛夏愣在原地。他刚刚,问能不能……是问黑名单吗?

不能的话都放出去了,她转身往前走,没把话说死,“我考虑下!”

“夏夏。”因为她的答案,男人眼底是一泛而过的暖意。

“还有什么事?”盛夏不耐烦了。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说一句。”他看着女人清透的眸子 ,想起无数个她在他怀里的夜晚,男人声音很低,“晚安。”

盛夏没吱声,直接走了。

直至女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了眼眸里,男人才收回视线。

回到客厅,男人在沙发上坐了会,小茶几上的水杯上,只抿了一口的水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他伸手勾起来。

杯柄温热,仿佛还带着熟悉的温度,直到水温冷却,他才回卧室拿了睡衣钻进卫生间。

她刚才如果注意观察,会发现,他的衬衫后背已经完全湿透。

洗完澡,躺在床上,了无睡意,耳边是空凋沙沙的声响。

警察的话像魔咒一般,不受控制的钻进脑海。

他是律师,曾经镇定自若的亲自把强/奸犯送到牢里,可这会儿,却因为一句话,整个心都彻底乱了。

床头柜的手机屏幕亮了下,想到盛夏那句我考虑下,他迅速弹起来抓起手机。

不是她。

是何诗诗给他发的微信,【哥哥,瑜姨说你和夏夏姐分手了吗?】

心烦的话题被再度提起,男人按灭屏幕,没理。

他忽的想到什么,点开百度,在搜索框搜索“被对方从微信黑名单放出来会有提示吗?”

答案是清一色的没有。

他想打她电话试试,可又怕她已经睡了,吵到她休息。

罢了,微信都没放出来,电话估计也一样。

漆黑的房间里,男人眼底闪过一丝躁郁。

他想到什么,抬眼看向黑漆漆的房门,走过去,将卧室的门大大敞开,而后又将窗户全部打开,关掉空调,重新躺在床上。

这房子隔音不是很好,寂静的夜里,偶尔能听到楼上的对话声,可听不到隔壁的。

男人再度从床上弹起来,这次,他拿着枕头和手机,直接躺在了客厅的沙发里。

布艺沙发仿佛黏在身上,热得浑身不舒服。这是出租房,客厅的空调廉价又破旧,关键那沙沙的声响。

男人看向防盗门,他忽的想到一个问题,这门隔音效果应该不会太好吧?

如果有人敲她的门,他能听到吗?

--

昨晚的事虽是一场乌龙,可盛夏着实被吓得不轻,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好。次日不到7点,她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今天要去踩点工作室的位置,和肖玲约的是九点,时间还早,盛夏洗漱后准备熬点粥。

打开橱柜,盛米的桶里空空如也,这几天为了工作室的事忙得晕头转向,家里的米吃完了她都忘了买。

算了,反正楼下就是美食街,下楼找点吃的吧,从柜子里挑了条裙子换上,给自己化了个淡妆,她拉开大门准备出门。

大门刚拉开,视线范围内就出现一个挺拔的身影,

对面的房门大大敞开,男人穿着灰色家居服,倚靠在玄关处打电话,大概是听到动静,他看过来,像是没睡好,男人眼睛下方萦绕着一圈淡淡的淡青色。

盛夏的视线就这样直直和他撞上,她正准备移开,男人已经收回视线,语速稍快的对着电话那端道,“今早的会议取消,就这样,挂了。”

盛夏没再看他,她拉上房门正准备反锁,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声音,“吃早饭了吗?我煮了早饭,不常煮,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分量,煮得有点多,所以给你盛了点。”

玄关处的储物柜是镂空设计,男人从热水盆里迅速端起早就躺在那的三个玻璃饭盒,不急不缓的朝着女人走去。

盛夏回头就看到那三个极其显眼的玻璃饭盒,一个饭盒是盛的青菜粥,另外两个,其中一个有点像牛奶?另外一个似乎是鸡蛋和培根之类的?

经过昨晚那事,她虽然不打算再撂什么“伤人”的狠话,但也没打算心平气和的和他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

“不用,我吃过了。”语言可以撒谎,身体不会,刚说完,肚子就十分不配合的叫了起来。

盛夏:……

白萧倒也没拆穿她,他已然走到盛夏面前,“没事,吃过了就再少吃点,我都盛好了,你拿进去先吃点再走。”

玻璃饭盒目测至少是600ml的量,盛夏不想理他,这人对她的饭量有什么误解?

“不用了,我不想被当猪养。”

6月的天/朝阳早早就从云层里爬了出来,透过过道的窗户撒进来,有些刺眼。

钥匙还插在钥匙孔里,盛夏胡乱的拧了两下,身侧蓦的投下一片阴影。

她侧眸,男人站在她身侧,阳光打在他身上,他五官本就利落分明,光晕往身上一照,整个人莫名带着温柔的错觉。

他盯着她,“谁把你当猪养了?”

男人声音很轻,语速的刻意放缓的拖长,微微上扬的语调里,和以往淡漠的语调大相径庭。

盛夏撇了他一眼,没吱声。

男人的视线紧紧的锁着她,她今天化了淡妆,整个人看起来明艳动人,他倏的放下心来,看来昨晚应该没有失眠。

“怎么不回答?”

盛夏不想理他,她总不可能回答“你”吧……

她觉得自己肯定是昨晚被吓到了外加没睡好,不然怎么会脑抽的说那句话。

她拔出钥匙就往外走,吃了瘪心情十分不爽,“反正我不吃,你还是拿回去喂猪吧。”

女人快步进了电梯。

白萧这才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女人让他喂猪的早餐上,那是他早上五点提前起来准备的,足足准备了两个小时,7点他就一直在门口等着,一开始他有想过去敲她的门,可又担心她还没起来,昨晚受了惊吓,也不知道她睡得好不好。

于是他就开着门,站在玄关处干等着。

怕温好的牛奶凉了,他盛了一大盆热水放在玄关的柜子上,玻璃饭盒一直放在温在热水里。

水刚刚换过,怕她又像以往一样不理他,手伸进还有些烫的热水快速取了饭盒。

他扫了眼微红的双手 ,扯了扯唇。

可最终,她还是不愿意吃。

还让她拿去喂猪,哪个猪需要吃这么好?

白萧回厨房找了个编织袋,将三个玻璃饭盒用袋子装了起来。

男人没立刻出门去上班。他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点开昨晚下载好的铃声,再度走出房门,将手机放在对面房门口。

做完这一系列安排后,他回到自己房门口,手指勾着门把手,防盗门轻轻合上,他重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躺下,竖起耳朵仔细听外面的动静,沙发上隐约可以听到轻微的敲门声。

他有点烦躁,有人敲门他也不可能每次都出去看吧?她大概会觉得他像个神经病。

于此同时,昨晚喝醉酒闹乌龙的男人在媳妇的要求下来到六楼,准备和盛夏道歉。

两人刚走出电梯,就听到规律的敲门声。视线左右来回扫,没人呀?

这时,男人看到了躺尸般躺在门口的手机,谁在这放敲门声的声音呀,有病吗?

两人敲了敲门,没人应。男人看了眼那怪异的手机,拿出手机录了个像才和媳妇一起离开了。

白萧试验了几次,然后才取回手机。

早上八点半,男人拎着早餐出现在君也的时候,李明正坐在位置上啃面包,面前忽的多了个袋子,他定睛一看,似乎是饭盒?

还没来得及询问,头顶就响起熟悉的声音,“给你准备的早餐,吃之前发个朋友圈晒晒。”

李明:????

男人快步回了自己办公室,刚坐下,男人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点开太阳花头像的朋友圈。

以往什么都看不到的朋友圈,这会儿完全不同了。

他的整个视线被日期和文字填满,男人想到什么,快步迈出去,此时的李明正准备从袋子里取出饭盒,准备品尝下老大心情大好给他的“爱心”早餐。

忽的,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一勾,袋子就这样被无情临走了。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李明:????

几个意思,一会儿让我吃,一会儿又不让我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9 19:15:02~2021-08-30 20:15: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红烧肉的小猴子、我自西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