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29章 第 29 章

我的书架

第29章 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6月烈日似火, 空气中翻滚着热浪,大地仿佛撕开一个火山撕开一个裂口,热气止不住的往外涌。

盛夏和肖玲一上午顶着烈日踩了好几个地方, 肖玲快累瘫了, 一上出租车,就摊在椅背上,“可可最近在做什么呢?以往不都是天天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你身后。”

盛夏这两天有和姜可联系过,小姑娘在微信那端卯住劲发泪雨梨花的表情包, 给盛夏描述着她被禁足的惨状, “被辞退的事被她爸爸知道了, 在家面壁思过呢。”

“可可家应该很有钱吧。”肖玲想起上次来接姜可的那个男人,“上次可可还称呼来接他的那男人温公主, 那男人一看身份地位就非凡品, 可可竟然敢开他玩笑, 应该关系很好。”

温公主?

盛夏忍俊不禁, 她实在难以把温历那模样和公主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可可爸爸和温历爸爸是好友, 她们两个认识很多年了。”至于姜可家具体的情况, 盛夏也没具体多问。

“啊,那可可家也超级有钱吧,那快有钱怎么还来md摄影上班呢, 是我就在家当咸鱼了。”肖玲不解, 随后又想到一个问题, “我本来还以为可可也会来你工作室上班,我们三又可以在一起工作,现在这希望是不是要破灭了呀?

“我也不知道。”盛夏虽然回答着不知道,但内心已经隐约有了答案,姜可爸爸会把女儿放到md这种大公司历练, 不代表会让她女儿到一个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的工作室浪费时间。

肖玲也明白了点什么,预感到分别的叹了叹气。

“你妈妈一个人在家可以吗?”盛夏今天本打算自己出门的,她知道肖玲妈妈摔跤的事,昨晚就给肖玲说了让她好好在家照顾妈妈,结果肖玲给她发微信,说她妈妈没事,坚持要陪自己一起。

盛夏好说歹说,小姑娘都坚持非要来。

“没事,昨晚去医院拍了片,没伤到骨头,院都没让住,医生说注意休息就行。”肖玲顺着这个话题问了一句,“夏夏姐,你爸妈呢,怎么从来没听过你提到你爸妈?”

盛夏沉默了几秒,忽的偏头看向窗外,她声音很平静,像在讲别人的事,“我爸在一场交通意外去世了。”

说到这,她没再继续,肖玲敏感的察觉到什么,没再继续多问,“对不起呀,我不该多问的。”

“没事,都过去很多年了。”

工作室的地点盛夏心里已经有了初步打算,上午和肖玲踩的三个点盛夏都不太满意,下午两人来到了星城cbd的世茂大厦。

这个地方是几个初步确定的位置里,盛夏最满意的,地处cbd,位置绝佳,闹中取静,俗中取雅。

唯一的不好当然就是价格。创业初期来说 ,这里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也不是完全没有毛病。肖玲站在世贸大厦门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大楼好像离君也挺近的……”

君也的办公楼在世贸大厦旁的和茂大厦。两个大厦相对而立。

盛夏倒不至于因为紧邻君也就直接放弃这,两人快步进了世茂大厦,在大楼指示牌前把每层楼的分布扫了一遍。

指示牌上,清楚的写了每一层的分布,盛夏一眼就扫到了10l的“致悦摄影工作室”几个字,这家工作室,以前怎么从未听过?

cbd的电梯几乎时时刻刻都是人满为患,电梯几乎每层都停,盛夏和姜可站在电梯最前面,后方有两个人低声聊天。

“听说md摄影都要上市了,我当时去md摄影面试都过了,结果致悦这边开的工资高不少,我就来这边了,现在真是后悔到肠子都青了,人果然是不能太看重眼前利益呀,你看,现在这么快又要失业。”女孩的声音满是忧愁。

“你当初就应该想到,你们老板看起来就不太靠谱……”

“是呀,从他当初租办公室租了五年就看得出来,大概是个人傻钱多的主,现在才经营不到半年,就经营不下去了,嚷嚷着要转让出去。”

听到这,肖玲眼睛一亮,下意识看向盛夏,盛夏也看向她,两人对视一眼,没说话,默契的懂了彼此的意思。

这时,电梯刚好停在10l,肖玲还没来得及出声,盛夏就偏头看她,像是猜到她要问什么,盛夏道,“走吧,去看看。”

“人傻钱多”这四个字毫不夸张。10l一整层楼近600平全都被致悦摄影租了下来,肖玲有些诧异:“这么大,他们的业务量能支撑吗?”

“很显然不能,所以经营不下去了。”电梯出来,是一个长廊,长廊两边分别是办公室分布,盛夏扫了眼,单独的化妆室、接待室、会议室、写真类,摄影室十分齐全。

每个办公室门口都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门面低价转让,价格面议。

肖玲蠢蠢欲动,“夏夏姐,低价面议,要不我们去问问。”

盛夏虽有点心动,但还是理智的,“这个我租不起,一整层全是,租金太贵了。”

肖玲眨了眨眼,“夏夏姐,你是不是傻了,你可以只租其中一两间呀……”

盛夏:……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肖玲知道她心动了,直接拉着她往里走,“走嘛,去看看,不合适我们也可以不租。”

前台的小姑娘正在玩手机,肖玲走进礼貌问:“你好,我们看到你们门口贴着转让的通知,我们可以参观下这里吗?”

小姑娘收起手机,一脸笑意:“可以可以,我带你们逛逛吧。”

盛夏觉得她走进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她越看越心动。

近7米的挑高空间感十足,悬挑的盒子立在接待室中间,垂直交叉的空间立体感极强。会议室往里是化妆室,门口户外质感的水泥地台,模糊了室内室外的界限,整个布局十分空心,简约洗练的氛围,超强的秩序感。

整层楼有三个摄影棚,每个摄影棚的配置用都是顶级。几万一组的进口灯,大型柔光罩,雷达罩都是用的最顶级的,要不是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盛夏都跃跃欲试的想立刻拍一组了。

“两位觉得怎么样?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和我们老板详谈,他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肖玲随口一问:“你们老板去哪了?”

小姑娘犹豫了下,不知道说出这个答案会不会让这两人觉得老板不靠谱,琢磨半晌,她最终还是实话实话道,“他饿了,找吃的去了。”

肖玲:…………

场面冷场数秒,肖玲干笑两声,“你们老板挺——”她卡了半秒,最后只憋出一个字,“萌……”

小姑娘连连摇头,一副受到惊讶的模样,“你们可这样说他……他听到说不定会把你们轰出去。”

肖玲不解,为什么呀,萌这个词用来形容女人,大部分女人都应该挺喜欢的,就算不喜欢,也不至于那么不礼貌的把她们轰出去吧。

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声音,闲闲的,语气有点欠扁:“我像那么不礼貌,随随便便把人轰出去的人吗?”

肖玲:……

卧槽,小吃货竟然是个男的!!

相比肖玲的一脸震惊状,盛夏显得淡定很多,她转身就看到了倚靠在门口的男人。

男人抱着胳膊,整个人闲闲的倚在门框上,他的打扮看起来稍显夸张,纯棉上衣是毫无规则到凌乱的条纹,这衣服要是放到普通人身上,那估计就是灾难,偏偏这人模样生得好看,勉强撑起了这衣服。

白显荣见对方视线在她上衣上略微停留了几秒,以为是欣赏他这衣服,“我这衣服,是不是让你感受到了眼花缭乱的视觉魅惑!”

盛夏:……

前台小姑娘见自家老板又开始“发病”,立刻跳出来制止。她们这老板人傻钱多也就罢了,还有个毛病——总爱秀他那总是完美踩在众人雷点上的时尚感……

“白哥,这两位是看到我们贴的门店转让的通知,对我们的门店很感兴趣。”

见小姑娘引见,盛夏适时自我介绍,表明来意:“你好,我叫盛夏。”她指了指肖玲,“这是我朋友肖玲——”

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人打断,之前漫不经心的男人忽的问了一句,“叫什么?”

盛夏以为他没有听清肖玲的名字,于是极为缓慢的重复了一边,“肖玲。”

白显荣看着女人精致的脸,“我问的是你。”

盛夏愣了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名字怎么感兴趣,“我叫盛夏。”

“盛夏嘛。”男人扯唇,散漫的夸赞道,“这名字真好,炙热的夏天。”

“关于——”

盛夏刚出声,白显荣就打断她的话,男人抽出手机,“加个微信吧。你们想盘下我的店嘛,我知道了,不用说了。”

“我得回家和我家人商量下——”白显荣勾唇笑了下,“毕竟嘛,我只是个人傻钱多的富二代……”

盛夏:……

男人嘴角的笑意是真真切切,不似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假笑,盛夏甚至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股挺光荣的意味。

她还是第一次见人自嘲还能自嘲得这么开心的。

对方都主动加她微信了,她也不可能拒绝,况且她对着地方确实有点心动,交换了微信,盛夏本还想再沟通下,能否只租其中一两间的事,可男人表示还有事要处理,后面会和她联系。

盛夏也不好多打扰,和人打了个招呼,就和肖玲一起离开了。

白显荣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勾唇笑了下,手机抛到上空,勾勒一个完美的弧度,重新回到手中。

点开微信,看着那个太阳花的头像,白显荣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男人指尖一滑,点开另外一个头像,发了条微信出去。



从世贸大厦出来,像进入一个闷热的蒸笼,再逛下去怕是要中暑,两人就近找个了咖啡厅休息,顺便点了两杯咖啡。

太阳渐渐隐入云层后,两人才打车各回各家。

刚下车,盛夏就接到一个电话,是菜鸟驿站打过来的,她的快递已经在菜鸟驿站滞留很多天,一直没有去取。

这段时间忙晕了,完全把温雪给她寄的东西抛之脑后了。

挂断电话,微信对话框里弹了条消息。她扫到那个熟悉的头像,没理。

去菜鸟驿站取了快递后,她抱着几个快递盒懵逼的进了电梯。

温雪买的啥呢?这么多快递盒?

电梯停在六楼,盛夏抱着几个快递盒刚走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

男人脸上的疤显眼,盛夏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

女人穿着朴素,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朝着盛夏走过来,“这位小姐,实在抱歉,我们是来为昨晚的事道歉的。”

“另外,有个东西要给你看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8 15:40:37~2021-08-31 19:5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红烧肉的小猴子 3瓶;我自西向 2瓶;寒染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