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31章 第 31 章

我的书架

第31章 第 3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雪的电话打过来时, 白萧已经回了自己家。

电话刚接通,温雪压根就没给盛夏说话的机会,霹雳巴拉在电话那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好几句:“夏夏, 你别住那了, 换个地方住吧,我在星城有好几处住处,你随便挑一个。”

她刚说完,又否定了这个提议, “不行, 你搬过去还是一个人住, 我还是不放心,要不你还是考虑下来当我的摄影师吧, 你还是在我眼皮子底下, 我比较放心。”

“算了, 你肯定不会同意……”

盛夏:……

这人今天怎么了, 一打电话过来就开始自言自语, 盛夏见她还有继续下去的趋势, 当即打断她,像是察觉到温雪不安的情绪,她笑了下, 下意识以为温雪让她搬家是不放心白萧住她隔壁, “你这是怎么了, 一打电话过来就让我搬家?你今天给白萧准备的礼物,已经把人给制住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们隔壁小区有个人被人入室强/奸了,新闻都出来了,你没看到呀?”温雪以为她不知道, 对她这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态度简直头疼,“你说我能不担心吗?离你那么近,我看你还是听我的劝,赶紧换个地方住吧,即便不愿意去我那,再重新找个其他地方住也是可以的。”

刚也是一时急了,温雪知道,盛夏那个性,怎么可能会愿意去住她那。她骨子里多少是有些要强的,只是这些年和白萧谈恋爱,把自己的锋芒收敛了不少。

盛夏没想到温雪是为了这事打电话过来,她觉得温雪有些小题大做,“没必要,就像有些报复社会的罪犯,还会拿着刀在街上随意遇到个人就砍呢,那我就不出门了吗?”

温雪觉得她简直是诡辩,意识到自己说不过她,温雪想起她刚才提到的人,灵机一变,转换了思路,“你刚刚说,我准备的礼物把白萧制住了,什么意思?”

想到某种可能,她在电话那端哈哈笑了起来,“不是吧,你还真把人叫来亲自拆礼物了?他还真那么幸运的,刚好选到那个老鼠夹?”

盛夏嗯了一声。

那画面感实在太强,温雪实在忍不住,笑得快喘不过气了,“他要是运气好点,选到防狼喷雾、防狼报警器、防狼电器都没事,你看,可偏偏,老天都要帮你收拾他,刚好那么不凑巧的选到了老鼠夹。”

想到白萧那个冷淡的性子,温雪有点摸不准,虽然他现在在追盛夏,可他那样的人,何曾被这样戏弄过,指不定会因此对盛夏发火,温雪有点后悔了,她小心翼翼的问:“他被你捉弄了,有没有生气呀?”

盛夏沉默了半晌,才道,“没。”

“这还差不多。”温雪还有点好奇,“那他没生气,有没有说什么?当时什么反应?”

盛夏回忆了下当时男人的表情,不仅没生气,而且似乎还…笑了。

其实当时男人刚说完那句“我倒是不介意多来两次时”,她就听到了咔嚓一下的声音,脑子在那一瞬间清醒过来,温雪那个性……怎么可能真会给白萧准备什么好礼物。

她当时一脸无辜的看向对面的男人,“你手……怎么了?”

“被一个东西夹住了。”男人的声音没什么情绪,听起来好像也不像生气。

盛夏:……

“哦。”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不太走心的问候一句,“那你还好吧?”

男人气笑了,“你说呢?”

“我看,好像……不太好。”盛夏讪讪道,“你要不先把手取出来看看有没有怎么样?”她当时有点纳闷,小声嘀咕了句,“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你自己买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瞒不下去,盛夏只能如实道,反正现在他两的关系,她也不怕白萧对温雪有什么意见,“那个……是温雪给你买的,说是为了替我感谢你搬到我隔壁照顾我。”

“我实在没想到,她会买这个。”

白萧将手从快递盒子挪了出来,和男人的手一起出现在视线里,还有那个两排钢牙的老鼠夹,温雪买的这个老鼠夹是超大型的,明晃晃的将男人整个袖长的手全部包住了。

白萧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根根手指细长且有力量,是手控看了都会忍不住心动的那种手。

盛夏压根不敢想,有一天,这双手会被老鼠夹夹住……还是以一种有点蠢的方式,但凡他拆快递的时候注意点,都不会中招。

那模样实在有些滑稽,盛夏没忍住,低笑出声。

男人当时见她丝毫没有同情心的笑了,似是恼了,喉咙里蹦出一句:“还笑?”

像是觉得理亏,盛夏瞬间制住笑意,抱歉两个字还未说出口,一直盯着她的男人忽的再次开口,他只说了四个字。

“罢了,笑吧。”

低沉的嗓音里,是深深的无奈和纵容。

盛夏当时心重重漏了一拍,佯装没听见他的话,自顾自的拆其他几个快递盒。防狼辣椒水、防狼报警器等一一落入视线,给白萧准备的,温雪这是在说他是狼吗?

盛夏没抬眼看那人的脸色,他今天被人这样戏弄,又被人当狼一样防着,她估摸着白萧此时脸色估计不太好看。

然而,和她料想的完全不同,头顶响起一道赞同的声音,低沉好听,完全没有被戏弄的恼怒,“还是温雪想得周到,你一个人住,这些东西是多备点好。”

这人最近脑子好像真不够用,没看出来温雪是在暗讽他吗?

盛夏没说话,坐回小茶几前,闷声剥着小龙虾,头顶那道视线太灼热,盛夏始终垂着脑袋,大概是意识到盛夏的不自在,白萧没再多呆,男人离开之际,像是猜出她心里想什么似的,走到门口时,他忽的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向女人的眸子,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温雪准备的东西,对我也适用,夏夏,我以后要是做了让你伤心难过的事,你尽管拿他们教训我。”

见盛夏长久的沉默,温雪忽的意思到不对劲,“白萧不会是跑到你家来拆的快递吧?”

“你回我微信的时候,他刚好给我打包晚饭回来。”盛夏不打算告诉温雪昨晚的有个醉鬼开她家门的事,所以跳过了她主动喊白萧过来的事。

“不对呀,他拆快递的时候只要稍微注意点,都不会被夹到的,他眼睛长哪去了?” 温雪琢磨了下,“不会蠢到只顾着盯着你看,没瞅快递吧。”

盛夏:……

“不是吧,他也有这么蠢的时候。”见盛夏不吱声,温雪了然,“快点快点,你还没告诉我,他当时到底什么反应。”

盛夏不禁又想到男人当时看到他笑,极度无奈的神色,她不想和温雪讨论这个话题,“能有什么反应,你不知知道嘛,他常年都是那张神色淡淡的脸。”

“不对。”温雪可没那么好蒙,“肯定有,你快点告诉我,不然你今晚别想睡。”

“真是怕了你。”盛夏经不起温雪闹,器械投降,三言两句简单将当时的场景简单复述。

温雪听完,在电话那端笑疯了,“哈哈哈哈,他说什么——不介意多来几次?这么喜欢被夹,要不要我再买两个老鼠夹成全他?”

笑的眼泪花花了,温雪想到那句“罢了,笑吧”,倏地止住笑声,“不过最后那句,我怎么感觉有点……”最后那个字温雪没说。

意思到这话完全偏离了她立场,她当即岔开话题,“对了,搬家的事,你真不考虑下?”

“不考虑。”盛夏态度很坚定。

谈及这个话题,温雪瞬间又想起了那个新闻,她是真的不放心盛夏一个人住,别家的姑娘要是遇到点危险,爸妈总是第一个冲上来的。可盛夏没有。

没有护着她的爸妈,现在,连会保护她的男朋友都没有了。温雪忽的冒出一个想法?把白萧当个工具人不好吗?她家姑娘在他那受了那么多委屈,难道不应该让他亲身感同身受吗?

而且,以往白萧那人虽性子寡淡,但真遇到事,也是真真切切的在护着盛夏。

盛夏和白萧在一起的第一年里,那时盛夏还是个不知名的小助理,当时摄影师给一个三线明星拍一组杂志照,拍摄中途休息,那女明星见这小助理长得还挺漂亮,随口问盛夏的名字,盛夏当时正好在女明星身侧,她答了后,女明星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忽的笑了起来。

“你爸妈给你取这个名字,不怕你嫁不出去吗?”女明星话语里没有半分尊重,好像眼前的人不过是一个打发时间的乐子,“剩下?还真是不怕你被剩下呀?”

那时候盛夏还会事无巨细的告诉温雪,当晚说起这事,她虽没哭,可声音里是止不住的气愤,温雪这人一遇到自己人的事就控制不住脾气,她知道那个明星,气得当晚就打电话过去把人骂了一顿。

结果那个小三线第二天还发了个微博挑衅:【名字取得不吉利还不让人说了?说她剩下怎么了?她难道不是“剩下”,还打电话来骂我,你红你了不起?】

小三线热度不高,这条微博只踩上了热搜的尾巴,关注的人不多,温雪当时是晚上下了戏了后,助理告诉她,她才知道这事的,“以我个人的名义,发律师函给她。”

“公司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助理不让她乱来,提醒道,“而且,已经有人发了律师函了。”

君也的律师函来的猝不及防,和以往用君也官微发布的律师函不同,那次的律师函,是白萧的个人账号发布。那时君也成立不到一年,白萧的人个人账号从未发布过任何内容,那条律师函成功荣登白萧的第一条微博,他粉丝不算特别多,几百万,粉丝消息扒得特别快,瞬间就把这其中的关联扒得清清楚楚,其中还有一些迷弟的小律师,白萧的账号设置了不能评论,于是凑热闹的人纷纷跑到小三线微博下留言。

【口无遮拦也得分对象,敢diss白大的女朋友,怕是律师函收到你手软。】

【可以呀,把白大这么多年不发微博的习惯都弄破防了,真牛逼!】

【白大没用公司账号发,用的个人账号,护短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这么多年,那条微博仍然挂在白萧的个人微博上。他没删,想起这事,温雪有些唏嘘,她忽的想起两人分手那天,那人来找她,问盛夏为什么不开心?

可能没有她以为的那么不喜欢,只不过他用错了方法。

温雪她不厚道的想,反正白萧也死皮赖脸住盛夏隔壁了,总得让他发挥点作用才是,最好可以让白萧当个工具人,不过,在这之前,她得摸清盛夏的态度,她话锋一转,“肯放他进你家?你这是准备给他一个机会?”

这问题盛夏其实没仔细想过,分手时,她以为两个一拍两散,达成共识,以后相见也是陌生人。可这人一言不发搬到他隔壁就算了,她冷嘲热风的对他撂了狠话,他依旧没搬走,甚至还跟变了人似的,真大大方方的追起了人。

“我现在只想好好办我的工作室,恋爱什么的,压根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好吧,不管是新的人,还是旧的人。”

开工作室的事温雪是知道的,盛夏从md离职没两天温雪就知道了,她还半开玩笑的邀请盛夏到她的御用摄影师,被盛夏半分情面都不给的拒绝了,拒绝的理由万年不变——不要把她两之间的关系染上金钱。

多年闺蜜,温雪清楚,盛夏一旦决定的事,向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没多劝,但还是不放心,创业的辛苦她虽没亲身经历过,但戏里经历过。

这个社会对女性极其不友好,她虽然知道盛夏不至于迷失,但她身上没个人护着,她哪里放心。

尤其是她附近小区,还发生了那样骇人听闻的事。

温雪心一横,准备将白萧这个工具人的想法付诸实际,她提议道:“我建议你,别一直拒绝白萧,先勉强和他当个朋友吧。”

“他现在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即便你拒绝,他也是要追你的,所以他都要往你面前凑,你不理他,他说不定更得劲,人都有逆反心理和征服欲,特别是像白萧这样的男人,你越是不理他,他越是不会放弃。所以,你干脆搭理他,试着和他当个朋友,说不定他会更听你的话,再退一步,如果你不想让他继续喜欢你,也很简单。”温雪循循善诱道,“你之前把他的生活照顾得妥妥帖帖,在他心里肯定是善解人意又知事不闹腾,你们当了朋友后,所以现你就使劲使唤他,让他觉得你任性又不懂事,完全不是他记忆里喜欢的人了,说不定他受不了就知难而退了。”

盛夏觉得这个方法并不靠谱,“他应该不至于那么容易知难而退……”

“那你就作到让他不喜欢!”

盛夏:……

温雪觉得这主意简直不要太棒,“偶尔还能把他当个工具人用用,我觉得这想法简直不要太棒!”

“夏夏,相信我,绝对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1 20:04:10~2021-09-02 19:10: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自西向、寒染幽、爱吃红烧肉的小猴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