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33章 第 33 章

我的书架

第33章 第 3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色宾利在车库入口停下, 物业照例询问,姜可将盛夏发她的房号报了后,物业就将车子放了进去, 下了车, 三人站在电梯口等电梯,温历将手里的袋子往姜可手里一扔,“你拿给她吧。”

“哟?”姜可啧啧两声,“这么赶着去买?这会儿又给我, 你打的什么主意?”

温历没搭理她, 这时, 电梯到了,三人进了电梯。电梯到一楼时停下, 这个点正值下班, 一楼门口的人有点多, 男人身形颀长, 气质卓然, 站在一众人中很是显眼, 姜可一眼就看到了。

她瞪大双眼,以为自己眼花了?白律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萧视线在三人身上短暂停留了下,最后目光落在姜可手里的袋子里。男人目光微顿了下, 然后面色很平静的走进来, 逼仄的电梯几乎全是人, 电梯开了又合上,陆陆续续下了不少人,行驶到五楼的时候,电梯里只剩四人。

姜可脑子里顿时涌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姜可下意识看向温历,男人手里拿着手机, 低头看着屏幕,模样看起来十分坦然,姜可腹诽,这人怎么比她还淡定呀?难道不应该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

白萧站在最前面,电梯到六楼停下的时候,男人先一步出了电梯,三人紧随其后,然后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姜可整个人都开始结巴了,她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你…你…你住在这?”

卧槽,夏夏姐和白律师和好了吗?还开始同居了?

白萧没吱声,温历扫了眼白萧手里的袋子,了然地勾了下唇。

而此时估摸着姜可应该已经到了的盛夏正准备开门看看,就隐约听到姜可的声音,她也没看猫眼,直接就开了门。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门外是四个人。盛夏视线最先扫过姜可,然后看向温历和季彦泽,她眼底闪过一丝意外。

“这么快到了,快进来吧。”说完这话,盛夏才瞥到最后面的身影,他站在温历身后,两个人差不多高,以致于盛夏一开始压根没看到他。

盛夏侧身,让前面三人进了屋后,挡在门口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被她这样盯着模样还挺坦然,“不是说让我进去吗?”

盛夏:……

她刚刚的确是说了让人进来,可压根就没看到他,她语气硬邦邦的,“我刚没看到你,不知道你也在。”

说完这话,盛夏这才看到男人手里拎着的东西,透明塑料袋里,似乎是酒精和几个小药盒。

白萧最开始以为她是不想理他,所以故意没看他,可没想到,她不是不想理他,是压根就没注意到他。

他这么大一个人,有这么不显眼?还是因为站他前面的人,夺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男人捏着塑料袋的手指收紧,眼底闪过一丝烦躁。

盛夏以为这人应该听得懂他的话,正准备转身进屋,面前的人忽的开口:“那你现在看到了。”

盛夏:……

她的逐客令都下得这么明显了,他还视而不见。

要装傻吗?谁不会?

盛夏也佯装听不懂他的话,“嗯,是看到了。”

像是在比谁沉得住气,白萧没吱声,他视线越过她,看向了屋内的男人。温历抱着胳膊,懒懒的靠在玄关处,一双漆黑的眸子光明正大的看着盛夏的背影。

毕竟有其他人在,盛夏多少想给他留点面子,不想直接赶人,可这人真是给脸不要脸,又聋又瞎的,有朋友在,她不打算再和他浪费时间,她指了指对面的房门,“白律师,你家在那边,你走错方向了。”

她声音冷了下来。

白萧像是没听到她的提醒,仍是看着屋内的男人,他视线很沉。

屋内,温历抬头,两个男人的视线这样对上,两个人都是懂得隐藏的人,目光并没有明显地针锋相对,像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对视。

盛夏忽的想起温雪的话,她觉得白萧现在就像一个有着逆反心理的小孩,她越是冷脸,他越来劲。姜可几人在这,让白萧进来气氛不要太尴尬,但耗在这更烦。

她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冷冰冰,“你先回去。”

白萧收回视线看她,表情缓和了些,可他没动。

盛夏见他表情似有松动,对着他笑了下,“邻居之间,是不是应该互帮互助?”

这段时间她哪次见面不是对他冷着一张脸,这会儿忽的对他笑了下,白萧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视线落在女人白里透红的脸颊上,和轻的嗯了一声。

盛夏:“那我现在要你帮我一个忙,你帮吗?”

“嗯。”别说一个,十个一百个都帮。

女人眨了眨眼,语速很快的道,“那你要不要回去?”

那一声嗯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从喉咙里跳出去,压根不受控制。

盛夏转身,门嘭一声关上的同时,传出了女人带着笑意的声音:“真听话,那赶紧回吧。”

门合上,男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想起女人套路的笑容,他直接气笑了。

不过,她最后,说他什么来着?

而且,那个声音,应该是在笑吧?

男人站在原地,想起女人刚才微弯的红唇,眸子里散出星星般的光点。

他满足地转身往反方向走,走了两步,倏地又停了下来,他垂眸,看向手里的袋子,愣了下,本应该给她的药还原封不动的躺在他手里。

他又返回去敲门。

屋内,盛夏刚招呼几人坐下,就听到房门又再次响了,细长的眉毛一蹙,她快步走过去,几乎是不用思考就猜到了外面的人是谁。

门打开,她下意识就准备发脾气,还没出声,男人就先她一步开口,像是猜到她要生气,他说,“先别生气,我只是把这个拿给你。”

面前的人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然后递过来,阳光透过玻璃窗撒进来,照的男人骨节分明的手越发冷白。

盛夏视线移到袋子里,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似乎是创口贴和酒精。她忽的反应过来,他刚刚从一楼出去,是去药房买这个的?

盛夏还在出神,头顶忽的响起一道声音。

“你刚刚……”男人顿了下,然后直接跳过了那几个字,“我脑子一时可能……有点短路,把这个给忘了。”

盛夏:……

她刚刚啥了?他脑子短路?

“我见朋友,别再敲门了。”接过他手里的药,女人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的温淡下来,男人的神色未变,目光却是为不可闻的沉了两分,盛夏怕再次僵持不下,声音软了点,像哄逗小孩子的,鬼使神差的,一个字脱口而出,“乖。”

为不可闻的一个“嗯”字从男人嗓子里跳出。

盛夏:……

看来温大小姐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门再次合上,一直竖着耳朵听门口对话的姜可见盛夏进来,指了指身侧的沙发,“夏夏姐,来这坐,我帮你贴创口贴。”

盛夏拿着白萧给的药走过去坐下,“不用,我一会儿自己来。”姜可在倒是没什么,毕竟温历和季彦泽也在,就破磨皮而已,她可不打算在两个大男人面前贴创口贴。

u型沙发,姜可和盛夏坐中间,季彦泽和温历分别坐在两侧,盛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应该要给人倒点水吧?

她起身,“我去给你们倒点水。”去厨房倒了三杯水出来,她放到小茶几上,“你们随意,我没什么招待朋友的经验,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见谅。”

盛夏朋友少得可怜,会互相串门的这种朋友,这么多年,只有温雪一个,她搬到白萧那去住后,温雪几乎从未来串过门,所以,招待朋友的经验,她还真是没有。有时候想想,会觉得那个时候的日子,过得好像真的单调又无聊。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大概那时候满心满意都是一个人,仿佛他就是全世界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沉溺于情爱的女人,可真傻。

温雪还担心她白萧追她,她会不会忍不住和白萧复合?

分手时,她就明白他是喜欢他的,他那样的人,断然不会委屈自己和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

可喜欢又怎么样?人这一辈子,可能会喜欢很多人。

“不用招待我们。我们是自己人,自己人要招待什么。”姜可说完这话,本想问季彦泽的,可想起刚才的不愉快,她跳过他,看向温历,“历哥哥,你说对不对?”

温历此时微弓着身子,修长的手指刚好搭在水杯上,他手指顿了下,像是漫不经心的随意一句附和,“嗯。”

盛夏向来心思敏锐,当即发现了不对劲,以往季彦泽在,姜可眼神时不时借着话题撇一眼季彦泽,可今天,像是故意似的,从进屋到现在,几乎看都没看季彦泽一眼。

她拿出手机,给温历发了条消息:【可可和季彦泽吵架了吗?】

姜可原本是打算阳奉阴违的上来坐一会儿就走的,可没想到发现了白萧住盛夏隔壁的事,她看向盛夏:“夏夏姐,白律师,怎么会住在你隔壁呀?”

盛夏闻言,抬头看姜可,想起白萧说他搬到这的理由,“大概是,他有被害妄想症。”

姜可:……

“行了,可可,别一直追着你夏夏姐问。”温历握着水杯,慢条斯理的饮了一口,忽的就听到姜可的话,他适时出声,带着不轻不重的警告。

兜里的手机叮咚一声,温历本没打算看,斜对面的人忽的看过来,桃花眼清澈似水,不笑时也带着一股别样的风情,“你手机好像响了。”

温历嗯一声,摸出手机,屏幕刚亮,太阳花头像就跳了出来,男人唇角轻扬。姜可因为盛夏的话视线此时在温历身上,刚好就撇见男人嘴角那抹笑意。

姜可小声嘀咕了句,“谁发的消息?笑那么开心。”

盛夏:……

“可可,别乱说!”

姜可视线懵逼的回到盛夏身上,“夏夏姐,我说历哥哥,你紧张什么,而且你怎么帮他呀?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姜可这话说完,盛夏发现客厅内三道视线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

此前,季彦泽一直垂眸玩手机,盛夏发现了,他这人并没有想象中的散漫,除非很亲近的人,不然他宁可对着手机也不会闲聊,上次见面时,即便不熟悉,他还是和她打招呼了,可这次,他整个人显得过于冷淡了。

“可可,别乱用词。”盛夏佯装生气的看向她,“你这样瞎表白,人家会误会你喜欢女生的。”

姜可不以为然,“不会的啦,有那个笨猪会认为我说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呀。”

膝盖中了一箭的季彦泽:……

她话音刚落,盛夏的手机就震动了下,刚给温历发消息时,她已经调成了震动,她垂眸,看着对话框里的消息,嘴角不自觉勾了下。【没吵,就算真吵了,应该也被一个聪明的girl化解了。】

姜可见盛夏也对着屏幕笑,不满的嘀咕,“你们一个两个怎么回事,今天怎么都拿着手机傻笑。”

盛夏:……

盛夏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了,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暧昧。她发觉姜可这丫头每次都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温历视线扫过盛夏,女人白皙的脸颊上爬上淡淡的红晕,男人视线重新回到姜可身上,“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一连两次被温历暗暗警告,姜可不高兴了,她瞬间忘了还在和季彦泽闹脾气的事,几乎是下意识的求助季彦泽,“彦泽哥哥,历哥哥欺负我。”

季彦泽撇她一眼,嘴角隐隐有笑意,“现在知道我是你彦泽哥哥了?”

男人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不到10秒的电话,挂断后,男人表情有些凝重,“抱歉,家里有点事情,要先离开。”他对着盛夏道。

温历见他这表情就知道不是好事,姜可最紧张,想问又不敢问。

因为这通电话,三人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要离开了,季彦泽和姜可走在前面,温历走在最后面,盛夏送他们出门,走到门口,温历忽的回头,“不用送了。”男人垂眸,目光扫过她脚踝,“记得消毒贴上创口贴。”

盛夏愣了下,对着他笑了下,“谢谢。”

这时,对面的房门忽的打开,男人站在门口,修长的手指里勾着个透明塑料袋,他视线直直落在女人身上,她对着他面前的男人笑,她笑起来很好看,眼尾微微上挑,眼底有闪闪的亮光,明媚又温暖。

男人捏着袋子的手不自觉收紧。

过道很快弥漫开一股味道,酸酸的……

温历转身,和对面的人视线短暂对视,男人很快收回视线,快步进了电梯。

电梯合上,整个过道安静下来。

白萧站在门口,目光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男人表情极其自然,稍显缓慢的开口,一句话,像是欲盖弥彰的解释。

“抱歉,醋瓶子打翻了。”

盛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3 19:06:20~2021-09-04 12:34: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4489079 4瓶;寒染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