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34章 第 34 章

我的书架

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盛夏白了他一眼, 嘭的一声关上门。

一分钟后,盛夏收到了白萧的微信:【生气了?】

她没理,数秒后, 又是一条:【装醋的瓶子不小心打碎了, 我拿出来扔掉。】

盛夏:【您可真巧!】

白萧:【是挺巧的,我刚把醋坛子拿出来扔掉他就走了。】

盛夏:……

盛夏懒得再搭理他。

回屋后她坐在沙发上,小茶几上,姜可买的创可贴躺在那, 她从盒子里取出一个, 弯腰贴在脚后跟上。

贴完后, 盛夏仰头靠在沙发上,顶着烈日在外跑了一天, 脚又酸又胀, 她将脚抵在沙发上, 捏了捏脚, 捏了一会儿后, 脚舒服了些, 她整个人陷入沙发里,眼神放空的盯着天花板。

她其实能察觉到白萧的变化。

客厅安静,空气里夹杂着些许燥热, 或许是同样的事总是容易勾起相似的记忆, 又或许是刚才才看到了那个人, 有些久远的记忆飘飘浮浮的钻入脑子里。

他偶尔也有过温情的时候。

她在md摄影的第一年,因为名字的事被一个小明星发微博冷嘲热讽了,其实很小的一个事,她那时年轻,还做不到完全泰然处之。所以那条微博出来的时候, 她多少还是有些难过的,特别是那个明星有些粉丝,完全不分是非黑白的一边倒的点赞,甚至热门评论还有好几条跟着嘲讽的。

【哈哈哈,笑死我了,为什么要想不开取这么个名字,不怕自己一辈子被剩下吗?是我的话早就去改名字了。】

【我好想知道,天天被人喊剩下剩下是什么感觉?】

【露露别怕,我们都支持你,有言论自由,怎么取个名字别人连说都不能说了?这么脆弱,滚回你妈妈肚子里去吧。】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摄影师,没有任何力量去和拥有千万粉丝的明星抗衡,互联网时代,那个明星粉丝一人一句话都能将她淹没。

她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白萧,她对待很多事的态度就是不理会,就像狗咬了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咬回来吗?

那条微博踩着微博热搜的尾巴,白萧压根就不看这些娱乐八卦,因此,她当时下意识觉得,他不会知道这事。

对方发了微博不到10分钟,君也的律师函就挂在了白萧的个人微博。和律师函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句话:百家姓里面没有“剩”的,脑子笨没事,回去多读书。

盛夏是几个小时后才知道这事的,她当时甚至是忐忑的,外人只看到他用个人微博发律师函强硬的在护着她。可她知道,他在生气。

因为一直到晚上她回了家,白萧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一条微信都没给她发。

她其实隐约知道他在气什么,那个时候,多少有些自尊心作祟,两人在一起时,他已经是业内最知名的律师之一,年轻有为,走到哪都是众人讨论的焦点,而她还是个不知名的摄影师小助理。

没有人会认为这段关系般配。

她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事,从小跟着外婆一起长大,不想让外婆一把年纪还为她担心,她养成了报喜不报忧的性格,也已经习惯了很多东西都自我消化,

大概是因为那晚心绪不宁,准备晚餐的时候,她不小心切到手了,很小的一个刀口,冰凉的冷水冲刷了几下,她就没理会了。

那天她下班很早,可下班很早的不止她一个,她到家不到半个小时,白萧就回来了,那段时间他在忙宁泰的一个专利诉讼,好几天回来的时候,她都已经睡下了。

所以盛夏对他那么早回来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男人西装搭在胳膊上,以往他都会习惯性的回到卧室把衣服挂好。

可那天,他连衣服都没挂,换了鞋径直走向她,大概是连续加班,男人眼底疲态明显。

她当时站在冰质的大理石吧台前,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食指处的小伤口隐约还渗着血。

身侧投下一片阴影,或许是理亏,她当时压根就不敢看他。

她还在切菜,大概是因为不安,手里的动作也变得极为缓慢。

身侧的阴影消失,盛夏抬眸。客厅的电视柜里有个小药箱,男人将胳膊上的西装往沙发上一扔,然后走到电视柜旁,取出药箱,然后看向她的方向,他声音有些沉:“过来。”

隐约猜到她要做什么,盛夏在走到他面前停下。

“不用这么麻烦,就一个小伤口而已。”

白萧没理会她的拒绝,直接将人按到电视柜上坐下,他弯腰,蹲在她身侧,强硬地拽住她的手,不太熟练地将创口贴固定在伤口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做过这事,第一次固定的时候创口贴松松垮垮的,他拧眉,撕开重新固定了一次,完事后,只扔下一句:“以后多吃点。”

当晚,两人躺在床上,盛夏背对着他,还在犹豫晚上要不要开口解释这事,腰间忽的多了一只手,男人宽厚的紧贴着她后背,他语气又无奈又气,“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找男朋友,是不是?”

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下来了,男人长手一勾,直接将她带到了他怀里,她的黑发蹭在他胸口,甚至能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她静静窝在怀里,低低的啜泣着,头顶是男人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气,然后,她听到他说。

“来,到男朋友怀里来哭。”

那也是那个男人少有的露出的温情的一面,过去这么久了,盛夏依稀觉得这话不真实,像是一场梦境,潜力里总觉得像他那样的男人,说出来的话大概应该是——别哭了。

而不是纵容又无奈的一句——“来,到男朋友怀里来哭。”

可能是白天逛了一天的缘故,那晚盛夏睡得很沉,次日醒来时,烈日已经高悬在空中,已经很久没睡过懒觉,像是忽然惊醒,她从床上弹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抓起床头柜的手机一看,已经9点了。

屏幕里,有几条未读消息,分别是两个人发的,其中一个头像,是几天前她刚加的——白显荣。

她点进去,对方只发了一句话——【你想租几间?】

还有些混沌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女人手指飞速在屏幕上敲打:【3间可以吗?】

白显荣跟干脆:【行,下午过来签合同。】

本以为这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没想到白显荣又忽然同意了,盛夏开心得立刻打了个电话过去和肖玲分享这事。大概是心情不错,电话挂断后,她点开了白萧的微信,一大早,他给她发了三条消息。

白萧:【我熬了粥,要不要我给你送过来】这条微信是7点半发过来的,她以往和他住一起的时候,平日几乎都是7点半醒。

大概是见她没回,20分钟后男人又发了一条:【不吃吗?】

这条发过来后,很快,像是猜到答案似的,又是一条:【还是不想吃我做的?】

工作室的地址定下来了,盛夏心情不错,【我才起床……】

男人那端回复的很快:【抱歉,我不该那么早给你发微信,我以为你已经起了。】

盛夏没再回他。

和白显荣约的是3点,7月的第一天,酷暑像是张开了双翼,整个大地像在火笼里翻来覆去的烤,盛夏从出租车里出来的时候,热气从脚底一路往上窜。

她今天带了单反,背了个黑色书包,抵达致悦摄影的门口时,后背已经热得汗淋淋的,前台的小姑娘今天没玩手机,见盛夏到了,立刻领着她往里走。

白显荣已经坐在会议室等了。对比初次见面夸张到扎眼的穿着,男人今天着装倒是正常了些,polo衫黑长裤,看起来倒是清爽,简单寒暄两句后,白显荣也没废话,将准备好的合同递给盛夏。

盛夏接过,逐字逐句的看了起来,合同条款和她们之前谈好的完全一样,扫到最后,女人的目光在那条特别约定那顿了一下,她看向白显荣,指着合同:“这条约定怕是不太合适吧?”

合同里加了一条特别约定,甲方即白显荣可以随时来工作室学习观摩,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

“别紧张,你再看下面一条,再决定是否同意。”

盛夏继续往下看,“如乙方同意特别约定,甲方办公楼所有的现有设备都可以免费供乙方使用,且在甲方其他办公楼未承租出去之前,乙方可以免费使用。”

这条款怎么看都是白显荣吃亏,这里的设备全都是顶级配置,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盛夏心声警惕,正准备拒绝,白显荣像是猜到她要说什么,解释道:“我呢,开摄影工作室就是玩票的兴致,这些设备对我来是说就像玩具一样,你不要的话,我就让人搬去扔了吧。”

盛夏:……

盛夏虽有些心疼,但还是保持理智的:“你随时到工作室观摩学习不合适,比如有时候晚上工作太晚了,我可能会在办公室睡。”

白显荣上下扫了她一眼,有些无语道:“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盛夏:……

“我不是说你对我有兴趣。”盛夏当然知道他对她没兴趣,“我的意思是,男女有别,你一个大男人,经常出现在我工作室,始终不方便。”

“我哪有那么闲……经常出现在你办公室。”白显荣见她十分警惕,使出了杀手锏,“你这人真是麻烦,不同意就算了。”

白显荣做出一副没了耐心的样子,做势就要离开。

“别。”大部分富二代本就是随性又恣意,白显荣那要求虽然有些姑古怪,但于她确实是百利无一害的事,对方好不容易同意她只租其中三间,盛夏也没再过多纠结,“我签。”

合同签完,白显荣也没再多呆,他拿出手机,对着合同咔嚓拍了张照,只潇洒扔下一句:“行了,这地从现在起,就是你的了。”

5分钟就,男人回到车内,将刚才拍摄的图片发了过去,同时,还有三个略微挑衅的文字:【羡慕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4 12:34:44~2021-09-05 18:42: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残阳浅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